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七百五十九章 悲劇蚩尤,應·傲天·龍,防風之死分享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这个时间的节点,发生了太多的动荡,堪为后巫妖时代最大的变局。
尤其是人族。
四大支柱,有其中三支,发生了领袖的更迭!
除却云师,仍为轩辕所执掌。
火师,炎帝战死,传位蚩尤。
鸟师,文命逆伐而上,为东夷大地最高上皇。
龙师,应龙应运而出,复辟了第二神朝,自开一脉道统源流。
这样的变化太大了!
领袖换了,执政的路线是否要更换?
这里面有太多的讲究。
人族各大王庭不敢轻视,在结束了讨伐帝俊的最高烈度战争后,便立刻着手进行自我调整,努力控制局势。
不仅要有打天下的能力,更要有治天下的手腕。
因为,大家没有忘记……还有那么一个邪恶的阴影潜伏着,如芒在背,恍如是悬在所有神圣头顶的利剑!
——魔门!
五运道主,趁着当世最高战力的出局,悍然掀起了魔劫。
杀戮、毁灭、劫数……等等,都会增强他们的战力!
这个时代,死难了太多生灵,更是让秩序凋零残破……这本就是对魔道的大补。
如今,已经到了某种警戒线上,十分的危险,没有哪位人族的领袖敢轻视。
星 武神 訣
不然。
可能前脚刚剿灭了天庭,还没享受胜利果实呢,后脚魔门就狞笑着杀了出来,五运魔祖横行天上地下,无人能治!
所以。
国防安全要抓。
经济发展也要抓。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确保族群安全与族群良性发展齐头并进,不能犯了穷兵黩武亦或者是软弱可欺的病。
这是对人王们的巨大考验。
他们要在战胜妖的同时,防备魔的作乱。
——斩妖除魔!
因此当文命提议火师与龙师的领袖各自进行内部的整顿治理时,这两位新晋的巨头都同意了。
哪怕蚩尤恨不得立刻杀上岁月源头,与东皇血战一番……可现实摆在面前,他却也克制住了。
于是,各回各家。
蚩尤统帅九黎,回归了火师王庭。
他虽无炎帝遗嘱,少了人皇印信,怎么看都有点得位不正的样子——毕竟在火师人心中,女娃才是永远的储君,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蚩尤嘛!
当年连备胎都算不上。
不过,看在薪火长燃的份上,火师的子民却也认可了他的摄政,诸般政策被执行。
兴农耕、冶铜铁、制五兵、创百艺、明天道、理教化……
事实证明,蚩尤可不是只会打仗,治国也是一把好手。
也是。
他可是跟在女娲身边进修过的!
或许谋略算计,非他所长,玩阴的……有一大把人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但是嘛!
搞搞种田发展、经营建设,还是凑活的。
最起码,不至于会栽在穷兵黩武这个陷阱中。
如果会输,那也多半是输在“伐谋”、“伐交”之上。
女娲的警卫队长!
能坐到这样的位置,足以证明他的优秀。
只不过,人跟人不能比,神跟神也不能比。
女娲在这个时代,卷入的是十八层地狱之下级数的游戏难度……她挑战的对手,不是道祖鸿钧这样的洪荒最大权限狗,淫威赫赫,需要三千神圣联手才能制裁。
就是龙祖这样霸气侧漏的皇者,能干出“枪在手,跟我走;杀东华,宰天道”这等伟业。
再不然,便是天皇帝俊,别处心裁,自开神明一道……他哪怕败了,其实也是虽败犹荣,死在开天斧下!
最后的最后,太昊和人道,都在看着女娲!
蚩尤追随女娲,误入炼狱难度副本,还坐上了炎帝这样绝对吸引火力的位置上……下场堪忧。
能不能得个全尸结局……都是问题。
……
“我们赢了!”
“血债血偿!”
应龙带领着龙师的残兵,回到了曾经的王庭故土。
医谋 小说
这一次,他们是堂堂正正的归来!
龙师屡经磨难,兴盛过,也衰落过,曾被帝俊摆布,玩弄的族破人亡,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多少勇士倒在路上,一寸山河一寸血。
但是,他们最终杀回来了!
在应龙的带领下,他们攻破了所有的艰难险阻,回归了棋手的位置。
压迫在龙师身上的两座大山,纷纷被掀翻。
夔牛被杀,四海援兵终于得以进场。
重华殒落,天庭的压力一朝散去,可以从原本的战略防御,转变为战略进攻姿态——寇可往,吾亦可往!
这种种事迹,都是发生在应龙复辟龙师期间,因此理所应当的,应龙收获了至高无上的权威,在新一代的龙师子民心中,她可以与苍龙始祖并肩,甚至超越而上了!
纵使苍龙有朝一日归来,想要夺回权柄……那也不是一件易事。
而应龙的征途,显然并不止于此。
大权在握,她没有得意与松懈,除却协助夏后氏清剿各方山头余孽之外,便是鼓捣正事。
“我们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
应龙在龙师会议上指出,“昔年水患,成我龙师败亡之源,今朝就让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告慰昔日的亡魂!”
平淡的内容之下,是应龙的无尽锋芒,证明着自己超越前人,超越了昔日的第一龙师神朝。
传承自苍龙的第一龙师神朝,那算什么东西?
知道我第二龙师神朝吗!
第一龙师神朝做不成的事,我第二龙师神朝来做!
第一龙师神朝杀不了的敌人,我第二龙师神朝来杀!
一句话,苍龙能做的我们做,苍龙做不到的我们更要做!
先斩后奏,人道特许!
这就是第二龙师神朝,这就是天上地下最大背景龙——应龙!
雄赳赳,气昂昂,应龙收复水权,平定水患。
巫支祁已被镇杀,重华的统治被终结,这片大地上再没有能阻挡她的人了。
于是,有龙神以尾画地成江,横扫无量山河,驯服弱水,奔流入海,再重归天地水元循环!
靠着自身手腕,又裹挟人族联军击溃天皇化身、逆转攻守的大势,应龙彻底势不可挡。
曾经,她想自称大神,都很玄乎——这样的称号,不是自己吹的,是要别人认可的。
如今,她已然可封圣!
应龙大圣!
一路所过,诸神景从,天地之间,诸多水仙、水神、河伯之属,献上祝贺之辞,尊其号令。
那黄河、江、汉、淮、济之水,更是皆为应龙大圣之食邑封地!
夏后一脉,昔年作为第一龙师神朝转移财产的保险柜,今朝文命为了龙师鸟师之尽弃前嫌,亦是将洪荒水道权柄归还,相助之更进一步,越发强大与可怕。
且,云师亦有贺礼。
代表轩辕意志的云师大臣,于众目之下,尊其地位,谈笑有言——应龙大圣神威凌万古,功德映诸天,实乃世之大贤!
云师子民、轩辕子孙,世代皆愿聆听应龙大圣金玉良言、教诲之辞!
火师之中,祖巫派系,则有玄素神女之遗留相赠,是其斩杀了夔牛妖帅后的部分收获……那是风雷、雷雨的大道感悟。
一时间,第二龙师神朝,彻底稳固了地位,应龙大圣名震千秋。
她把握着权柄,体悟着天地运转、人道变迁的洪流,一身道行突飞猛进,功参造化。
在某一日,她忽然动了!
杀上星天,踏足那人族最巅峰的战场,对已经被迫战略防守的天庭征伐,打下了自己的烙印,在星空中留痕!
她改变了星空的法理,因强大而重定了部分亘古星辰的起源。
世人常道,有二十八星宿,分列四方星区,确定日月五星之运行。
而今,应龙展现神威,凿入星辰法理,为之增添了属于自己的神话!
原本是天官四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今朝则为天官五兽,加了一个应龙,亦称黄龙!
五星天官耀世间,应龙位列中央,统治中央七宿,自称女王星!
这样成就,纵然是苍龙归来,也不过如此了!
尽管,这里面有些取巧,是趁着大佬们或出局、或牵制的情况下做到的。
世间无太易,应龙称大王。
火星 引力 小說
没办法。
当她借来了开山斧这样的大杀器,什么白泽也好,鲲鹏也罢,都要绕着走!
惹是惹不起的,只能避其锋芒。
好在应龙也没有乱来多久。
在星空中逞威后,她便回归洪荒大地,走遍四海九洋,做一番大事。
——开辟龙门!
龙族这些年失血太严重了。
天庭带去的伤害,过于沉重。
龙师被绞杀,龙族也不好过。
夔牛大圣癫狂屠戮,龙族的大本营——东海,都险些被打成焦土!
无数龙种,横尸于此,死伤太多了。
即使今朝胜利了,但已经缺失的元气,可不是那么容易补回来的。
而时不我待。
应龙观察临摹着苍龙所开辟的化龙之道,又身为龙师、龙族的中兴之主,大有所得,于是开始了拉人入伙、招商引资的工作,上好的福利待遇推销出去,先把兵员补充上来再说。
于是,龙门成就。
严格来说,这龙门非是应龙首创。
早在久远之前,龙祖苍龙也捣腾过……不过,这不是他人都被踢出去了吗?
龙之大道,更是在之后被帝俊重创。
如今,应龙给之补齐了,并且进行了一番修改。
——扩招!
——使劲的给我扩招!
充分发挥龙族的潜在底蕴优势,完成补兵的重要工作,最终向天庭挥起复仇的刀!
……
一系列的大动作,应龙并不如何安分。
她挑战着前任龙祖的成就,做出了一连串的功绩。
收回水权,横击星空,开辟龙门……种种功业覆盖着苍龙,与之重合!
醉翁之意不在酒——许多古神大圣都看得出来,这小姑娘很有想法,俨然是要夺了苍龙身为龙族起源的根本。
且,她运气太好了。
正确的时机,做着正确的事,没有对手阻路。
加上苍龙大圣的头铁,那得罪人的本事太过逆天,许多同道也等着看他的笑话,竟然无人插手干预。
于是,应龙开启了无敌的龙生。
什么是龙傲天?
这就是!
——应·傲天·龙!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是怎样的空虚……”
明面上死了铲屎官、应当很悲伤的应龙,暗地里却是逸兴遄飞、意气奋发。
她独在站在一座仙山的顶峰,冷风吹过,感叹无敌的寂寞与空虚。
直到某一刻,文命来了,淡淡看了她一眼,手一招,开山神斧飞走,物归原主。
“你工作做完了吗?”
“这就得瑟起来了?”
“走,跟我干活去!”
“铲除重华余党,消灭各地匪患……”
应龙是哭丧着脸被拉走的。
不过,她也没有抱怨什么。
很识趣,很上道。
当然,这里面或许有几分杀鸡儆猴的恐吓存在。
——防风氏被杀了!
文命重整山河,让东夷由大乱到大治,这过程注定了不会平平静静。
他号令诸部,限时在涂山来觐见他这夏后一脉入主鸟师至高王庭。
有防风氏一脉,竟然敢迟到?!
杀!
文命诛杀了这一脉的领袖!
如此铁血,震慑群雄,让想为重华哭丧的许多余党心颤,甚至于都不敢去再面见重华的嫡子——商均,举起他的旗号,继续跟夏后氏对着干。
这是真的敢杀人!
那防风氏的领袖,被处死前都是惊恐惊怒,不敢置信,“你竟然杀我?!不尊重我们?!”
“有何不可?”
文命淡然回答,“重华惯坏了你们,让你们这些人似乎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少了敬畏心了。”
“重华作秀,玩弄了丹朱三年……这我不怎么认可。”
“所以,我直接摊牌了。”
“不过,其实也可以理解。”
“重华得位不正,要靠政治手腕,需要作秀,也需要对你们妥协。”
“我可不同。”
“我上位,靠的是杀伐,靠的是功绩。”
“平定水患,铲除天庭之敌……”
“人皇的位置,舍我其谁!”
文命自有霸气。
他不想玩什么权术,因为论功绩、论实力,谁能匹敌?!
他携大功绩而登位,不服者死!
重华上位前,有他刷的那么多璀璨功绩吗?
所以,他需要进行什么政治交易、利益妥协吗!
不需要!
不过,文命杀伐气虽重,却也没有扩大打击。
他是来办事的,不是来杀人的。
重华之子商均,文命并没有如何虐待,多少给了一个不错的待遇,一方封地去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