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攝政大明討論-第1208章.猜與決.熱推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最终,因为西门盛与姜泉二人的联合表态,关宁铁骑、辽东团练、以及辽东分练皆是揣着满腹狐疑、不情不愿的结束了与辽东边军的对峙,陆续返回了各自营地。
这个时候,吴世霖所掌握的情报太少,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至于王世臻、令狐光、宋大禾等人则是实力薄弱、无力改变局面,只能是强忍心中焦切、苦等局势变化。
这样一来,局势总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种稳定局势实际上极为脆弱,必然不会持续太久。
毕竟,西门盛与姜泉二人只是假传上令,赵俊臣与何宇二人至始至终都没有现身。
所以,各方势力的心中疑窦并没有消除,依然是一心想要查探究竟,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般念头也会愈发强烈。
若是赵俊臣与何宇二人迟迟无法现身,吴世霖、王世臻等人也绝不会只是一味的忍耐与等待,迟早都会按耐不住、再次闹出事端。
所以,对于辽东镇而言,眼下的当务之急,依然是尽快营救出赵俊臣与何宇二人。
就像是西门盛此前所言,只要能顺利营救出何宇,眼前的所有困境与威胁都会迎刃而解。
但西门盛却不知道,他接下来要面对的局势,远要比他预想之中更为复杂。
*
却说,方振山与王世臻、令狐光、宋大禾等人返回营地之后,首先是与众人继续商议对策,商议无果之后就迅速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之中。
随后,方振山就在营帐之中不断度步,大脑急速转动,认真思索着目前局势。
“赵阁臣遭遇绑架的事情,乃是姜泉亲口告诉我的,绝对不会有假……但姜泉刚才再次现身,却又表示无事发生,还转达赵阁臣的指示,强行要求关宁铁骑、辽东团练、以及辽东分练立刻返回各自营中、不可擅自行动……这道命令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
我当初还是固原总兵的时候,曾是多次执行过赵阁臣的命令,而这道命令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无论遣词用句、还是语气句意,根本不像是赵阁臣的过往风格!
然而,假若姜泉的做法乃是假传上令的话,他也不像是这般胆大包天之辈……
还有,我乃是赵阁臣的心腹朋党,姜泉无疑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正常状况下,姜泉发现了赵阁臣被绑架之后,就应该是率先与我商议对策、合力营救,而不是彻底把我抛到一边、擅自行事,还把李世杰这枚至关紧要的棋子交由我来全权处置……
这一切都不合理!除非……姜泉的所作所为,皆是出于赵阁臣的指示……
而这般情况也就意味着,赵阁臣早就预测到了自己与何宇二人会被匪徒绑架的事情!
结合这些迹象,我已是有七八成把握,可以肯定这一切变故,皆是出于赵阁臣的谋划!
但若是这一切事情皆是出于赵阁臣的安排,那赵阁臣为何要刻意瞒着我?至始至终都没有向我告知任何计划细节?
难道说,赵阁臣对我还是不够信任?但若是不信任我的话,却又为何要把李世杰这枚至关重要的棋子交由我来处理?
还是说,赵阁臣认为我哪怕是完全不清楚他的全盘计划,也一定会依照他的设想做事?”
想到这里,方振山又联想到了另一件看似很寻常的事情。
就在不久之前,姜泉现身传令各军返回营地的时候,还特意向方振山多说了一句话,说是赵俊臣“亲口交代”,希望方振山一定要“牢记朝廷使命、不可忘却本心”!
这句话看似很正常,但细思起来,却又像是另有所指。
“朝廷使命、以及我的本心……”
“在赵阁臣眼中,我的本心是什么、我的朝廷使命又是什么……”
就这样喃喃自语片刻后,方振山灵光一闪,终于是面现恍然!
暧昧透视眼 魂归百战
方振山身为辽东督抚同知,他的朝廷使命自然是全力制衡辽东镇的尾大不掉!若想要制衡辽东镇,他就必须要增强自身实力!
而方振山又是一个善于钻营投机、结党营私之辈,他的本心也从来都不是效忠朝廷、造福百姓这些事情,而是不折手段的为自己谋取更多好处与权力!
赵俊臣身为内阁辅臣,自然是很清楚方振山所肩负的朝廷使命;而且赵俊臣与方振山乃是同一类人,他也很清楚方振山的本心究竟是什么。
所以,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其实就是要让方振山不必过多考虑赵俊臣被绑架的事情,接下来只需要专注思索自身的利益与前途,尽量发挥自己在钻营结党方面的特长,然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认为自己终于是推测出了赵俊臣的真实想法之后,方振山的心情又是欢喜、又是失落。
欢喜是因为,赵俊臣现在已经为他营造好了一个非常有利的局面,还给予了他很大的发挥空间,让他可以趁机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好处。
失落则是因为,赵俊臣至始至终都没有向他透漏过任何计划细节,让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这也就意味着……赵俊臣并没有把他视作铁杆心腹。
或者,赵俊臣这次的计划,并不仅仅只是为了针对辽东镇,也想要趁机进一步加深自己对于方振山的控制力。
毕竟,方振山当初还在陕甘三边的时候,之所以是选择投靠赵俊臣,全是因为局势所迫,还被赵俊臣抓住了许多把柄,但现在陕甘三边的局势早已是尘埃落定,曾经的那些把柄也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不痛不痒……
与此同时,方振山与赵俊臣之间的利益绑定也不算特别深,赵俊臣能送给方振山的诸般好处,无论朝廷中枢、辽东镇、还是山海关吴家,也同样都能拿出来。
这般情况下,方振山对于赵俊臣的效忠,只是出于思维惯性罢了,所有人都把他视为是赵俊臣的朋党,所以他也只能继续为赵俊臣效力。
但若是方振山突然间发现了更大的利益诱惑,决定要背叛赵俊臣转而投靠辽东镇、山海关吴家、又或是朝廷中枢,赵俊臣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考虑到方振山的秉性作风,这种情况未必就不可能发生,所以方振山的“忠心”在赵俊臣的眼里显然是不可靠的。
于是,赵俊臣在制定计划之际,至始至终都瞒着方振山,只是让方振山自由发挥。
但以赵俊臣的手段风格,等到这一切事情皆是尘埃落定之后,方振山必然会有更多把柄落在赵俊臣的手中,也必然会有更多利益与赵俊臣进行绑定……
再然后,方振山也就会再次成为赵俊臣的铁杆心腹!
说根到底,赵俊臣从来都不相信绝大多数人的忠心,他只相信利益与实力。
想明白了这些情况,方振山摇头轻叹,喃喃道:“只是数月未见,但赵阁臣的手段已是愈发的高深莫测了……我自诩是一个聪明人,但也正因为我是一个聪明人,所以赵阁臣也就能一眼看穿我的后续做法……
不外乎就是全力瓜分辽东镇的实力、趁机增强自身资本,然后为了保住这些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手里的资本,主动向赵阁臣交纳一分投名状……
与赵阁臣这样的人接触,真是又累又轻松,必须要无时无刻的用心揣摩,然后就会发现他其实早就把最为轻松的那条道路摆在了你的面前……但你若是顺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今后就很难回头了……
现在,我已经看到了赵阁臣所指明的未来道路……似乎也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既然这一切都是赵阁臣所期望的话……”
这般轻声自语之后,方振山很快就再次想到了自己所掌握的那枚关键棋子——李世杰。
于是,方振山再也没有更多犹豫,向守在帐外的侍卫传声吩咐道:“去把辽东千户李世杰请来这里见我……态度客气一些,就说本官有要事与他商议!”
*
当李世杰见到方振山的时候,方振山的神态肃穆,但隐隐间又透着一丝善意与亲近。
不待李世杰行礼,方振山已是抬手道:“李千户,目前局势紧迫,就不必浪费时间客套了……本官有重要事情要通知于你!”
李世杰同样是表情严肃,连忙问道:“卑职也知道今天必然是发生了某些重要变故!卑职昨天晋见赵阁臣的时候,赵阁臣曾是表示今天会把卑职放回辽东镇,但如今不仅是迟迟不见动静,而且就连那些负责看守卑职的禁军将士也皆是匆匆离开了营地,刚才卑职还远远看到营内各军同样想要离开这里,然后就受到了辽东边军的阻拦,险些爆发了冲突……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听到李世杰的说法,方振山也就愈发肯定,赵俊臣把李世杰此人交给自己,必然是为了让这枚棋子发挥重要作用。
虽然心中算计不断,但方振山表面上则是一副开诚布公的架势,神态也是愈发肃穆,缓缓道:“本官已经收到确切消息……就在今天上午,赵阁臣与方总兵相约前去北边的赤林山狩猎,但竟是落入了不知来历的匪徒所布置的陷阱之中,现在他们二人皆已是身陷敌手、生死未卜!”
冷少的纯情宝贝
这个消息太过荒谬,任谁也不敢相信,李世杰当即是目瞪口呆,不可思议道:“总兵大人与赵阁臣被匪徒绑走了?这、这怎么可能?”
方振山缓缓摇头,道:“本官也觉得事情过于荒谬,但事实就是如此!你今天所见到的种种变故,皆是由此而起!禁军将士们急切想要营救赵阁臣,所以才会急匆匆的倾巢出动;我们这些人也想要参与营救,所以同样想要出营,但辽东镇那边则是想要尽量封锁消息,完全不愿意承认此事,所以才派兵阻挡了我们……”
不等李世杰理清思路,方振山又说道:“本官可以理解辽东镇的做法,但在本官看来,因为赵阁臣与何总兵遭遇绑架的事情,目前的辽东局势已经岌岌可危,本官虽然想要尽力维稳,但也是有心无力……因为辽东镇的阻拦与封锁,本官现在就连此处营地都无法迈出一步!……所以,本官就想到了你!”
李世杰强行压下心中震惊,问道:“方督抚您想到了卑职?为何?”
方振山缓缓道:“本官并不清楚赵阁臣昨天与你谈话之际,究竟有没有答应过今天要放你你开这里的事情,但你现在由本官负责看管,而本官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立刻放你自由、让你尽快返回辽东军中……毕竟,本官现在虽然是寸步难行,但你乃是辽东千户,更还掌握着一部分辽东铁骑的指挥大权,又是世代将门李家的嫡系子弟,所以你完全可以自由进出营地,辽东镇那边绝不会拦你,有许多事情也唯有你可以完成!”
李世杰微微一愣,又问道:“却不知……方督抚您究竟希望卑职完成哪些事情?”
方振山的表情间满是忧国忧民的样子,语气也愈发严肃,道:“当然是尽量稳定目前岌岌可危的辽东局势!”
随后,方振山开始夸大其辞,不断渲染一副恐怖情景:“目前不仅是赵阁臣与方总兵遭遇了绑架生死未卜,本官还听到一些流言,说是那些绑匪皆是与辽东镇有生死大仇的亡命之徒……若是这般传言为真,那么赵阁臣与方总兵接下来能够安然脱身的机会……只怕是极为渺茫……说不定就在现在,方总兵已然是遇害了!”
看到李世杰再一次的面色大变,方振山继续说道:“你可以想想,这般情况下,辽东镇必然是群龙无首、说不定就会内部分裂、祸起萧墙!朝廷中枢那边也必然是要追究所有人的罪责!到时候不仅是辽东境内将会动荡不堪,本官还担心建州女真那边会趁机来犯……到了那个时候,所有事情都会失控,你我所有人都难以独善其身!
所以,本官希望你立刻赶去辽东军中,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尽量稳定辽东镇的内部局势……只要辽东镇没有发生大乱,辽东境内的局势就可以稍稍平定,建州女真那边也难以趁火打劫。”
本官认为,你返回辽东军中之后,关于营救赵阁臣与何总兵的事情,已经有太多人操心了,你大可不必过多关注……
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最坏的状况,也就是何总兵他若是已是惨遭匪徒杀害的话……你、你麾下的辽东铁骑、以及你背后的李家将门,究竟应该支持谁来接任辽东总兵之位?若是这件事情迟迟不能决定,辽东镇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就会不断持续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听到方振山所描述的恐怖未来,李世杰一时间愈发是心中大乱,竟是主动向方振山询问对策,道:“那……方总兵您觉得,卑职应该支持谁?”
见李世杰这般上道,方振山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但表面上依然满是肃穆,道:“目前状况下,除了资历最浅、实力最弱、还刚刚犯了过错的西路参将黄申明之外,辽东镇的另外四位参将可谓是各有优势,北路的西门参将实力最强、南路的徐参将资历最老、中路的李参将声誉最佳、东路的甘参将人脉最广,似乎都有资格接任总兵之位……所以,本官才会对你寄予厚望!你不论是选择支持何人,那个人的胜算都会更高几分!”
听到方振山的提醒之后,李世杰总算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重要性,表情似惊似喜、若有所思!
方振山则是趁热打铁,继续说道:“但你若是询问本官的看法的话,本官倒也可以指点你一番……这般情况下,不外乎就是于公、于私两层考虑!
于公的话,你需要考虑自己所支持之人的能力,是否足以担当重任!于私的话,本官曾是固原总兵,当初经常与晋商打交道,也从晋商那里学会了一些生意经,此时只需要考虑两点就好,一是回报、二是风险!你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究竟支持谁的回报更高?风险却又最小?与此同时,此人的能力也足以稳定局势、担当大任?”
听到方振山的提点,李世杰心中立刻就有了答案,几乎是脱口而出,道:“西门参将!是北路的西门参将!”
方振山轻轻点头表示认可,道:“若本官与你易地而处的话,也会选择全力支持北路参将西门盛!
首先他能力最强,由他接任辽东总兵的话,能在最短时间内稳定局势;其次他成为辽东总兵之后,你所收获的回报最大,因为西门参将的朝野形象毁誉参半,接任辽东总兵的机会原本是最低的,但若是因为你的支持而成功接任,那你就是雪中送炭,他自然会全力报答;最后,则是风险最小,因为西门盛地位稳固、实力最强,就算是最终没能让他成功接任辽东总兵,也能够赢得他的好感与支持,至少是稳赚不赔!”
懐丫头 小说
眼见李世杰再次陷入了沉思,方振山又在天枰上放置了一枚重量砝码,继续道:“但无论你接下来选择支持谁,只要能迅速结束辽东镇群龙无首的局面,本官、王巡抚、令狐总兵、还有宋总兵都会全力支持你的决定!”
听到方振山的这般说法,李世杰惊讶抬头,却发现方振山的表情极为认真。
若是拥有了辽东境内文官系统、以及辽东团练与辽东分练的支持,再加上李世杰本身所具有的李家人脉……那情况还真像是方振山此前所言一般,无论李世杰接下来支持何人接任辽东总兵,那个人都会胜算大增!
最终,李世杰咬牙道:“既然如此,卑职希望自己可以尽快返回辽东军中……说实话,卑职至今还不敢相信赵阁臣与总兵大人遭遇绑架的事情,更不愿意相信总兵大人他已经有可能遇害……卑职必须要亲自查探情况之后才能决定!”
“自然如此!”方振山立刻答应了李世杰的要求,然后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过,在你离开这里之际,本官希望安排一名亲信跟在你的身边,由他负责你我二人的今后联系之事!而你也要利用自身在辽东军中的影响力,让他可以避开辽东边军的封锁,自由进出营地内外。”
思及方振山所承诺的好处,李世杰认真思索片刻后,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方振山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抬手指向身边一位年轻人,道:“此人名叫郭裳,乃是辽东宣慰同知,倒也算是机敏多谋,接下来几天就由他跟在你的身边,负责双方联系之事。”
听到方振山的介绍,李世杰认真打量了这个郭裳一眼,不由是有些意外。
宣慰同知虽然是一个没有多少实权的官职,但毕竟是一个正四品官衔,而眼前这个郭裳看起来并无多少出众之处,却能年纪轻轻就成为朝廷四品官员,自然是让李世杰大为惊讶。
技能 書
郭裳虽然年纪不到三十,却是举止干练,还带着一丝历经沧桑之后的沉稳,当即是拱手道:“接下来这几天,还请李千户多多指教!”
*
接下来,在方振山的安排之下,李世杰很快就离开了赵俊臣的营地,带着郭裳匆匆赶去了辽东镇的营地,想要进一步查探消息。
然而,李世杰刚刚赶到辽东镇营地的门外,还不能他通报身份,营地大门已是突然打开,随后就见到另一位辽东千户史城现身,率着一队辽东边军正打算匆匆出营。
而李世杰与史城二人见到对方之后,皆是心中一愣之余,也皆是忍不住眉头一皱,心中暗生排斥之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