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txt-第七百九十五章:血跡相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检查站的警示红蓝灯在远处闪烁着,几辆警车停在路边设置了关口,注满水的鲜黄防撞桶折射着远处照射来的车灯,在警车的几声警笛鸣响后,远处的远光灯也立刻切成了近光。
关口边坐在高速入口护栏上的两个警察快速地放下手里的方便面下来,拿起酒精检测仪走了过去准备好检查,但在看到缓缓驶来的车辆时,被车灯照亮的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明显愣住了,有些大眼瞪小眼的意思。
最先驶过来的是一辆黑色的加长宾利,一般见到这种车警察是查都不想查的,不是因为害怕得罪权贵,而是因为这种车的车主一般都配有专门的司机,并且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酒后驾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今天驶来到关口的这辆宾利似乎有些反常,因为他少了一个车门,驾驶座位置的车门居然消失不见了,直接可以看见驾驶座里坐着的一个身穿T恤和牛仔裤的男孩。
这是这辆宾利的司机?
两个警察互相对视了一眼,互相眼中掠过了怪异,不约而同地走了过去,“请靠边停车接受检查。”
宾利渐渐停稳,林年看向警察中较老的一位老警员问道,“测酒驾?需要我下车吗?”
“…这下不下车感觉没什么区别吧?”年轻警员皱眉看着车上的林年说,“怎么搞的?喝多了吗?”
總裁 的
“只是前面的路出了点事故。”林年解释。
“没有报警吗?我们这边没有收到任何交通路况的通知。”老警员站在后面的防窥车窗前向里面窥伺,“后座上还有人吗?”
“有的,我家里人。”林年点了点头,“不过现在都睡着了,没必要叫醒他们了吧?”
“出了车祸都能睡这么死?”年轻警员狐疑地从驾驶座探头进去,往后面看了看,果然见到了睡得舒舒服服的苏爸爸和苏妈妈,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酒精味道。
“才吃了饭从酒席上回来,他们都喝了很多酒睡得很死。”
“酒席?”老警员像是听见了什么敏感词,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林年,“吹一个?”
“没问题。”林年点了点头。
老警员凑了过去拿出了手里的酒精检测仪,还调侃道,“别把这玩意儿当葫芦丝吹啊,之前我们就见过抱着我酒精检测仪吹得相当深情的选手。”
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 君飛月
一口气下去,酒精检测仪的荧幕呈现绿色,数值是10,这证明林年的血液里的酒精含量约莫小于20毫克算不上酒驾。甚至更有可能一点酒都没喝纯粹是因为车内的空气质量才会吹出两位数数值的。
“没问题。”林年点了点头…酒精已经很难在他的体内留存超过一分钟,就算当面喝了一瓶白酒,只需要用白水漱漱口的功夫再吹基本都是个位数。
“能把后座的人叫醒吗?我有事情想问他们一下。”年轻警员探头向里面看了看苏爸和苏妈问道。
“不太合适,我老板一家已经睡着了,今晚他们酒实在喝太多了,还是让他们休息一下吧。”林年摇头说道。
“你还真是他们司机啊,挺年轻的…现在的大老板雇人还真是放心。”老警员点了点头。
“还是叫醒他们问一下吧。”年轻警员摇了摇头走到了后车门的地方伸手扣住了车门,但还没来得及打开,他的右手就被驾驶座里伸出来的一只手握住了大臂。
“还是算了吧,交警同志。”林年走下了车,看着被自己握住大臂表情僵硬的年轻警员,在蓝红的警示灯下与他四目相对,“工作需要,麻烦理解一下,我不想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好。”
年轻警员浑身紧绷住了,在数秒后,老警员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前,林年松开了对方的手臂,转身重新回到了驾驶座内顺手还将所有车门锁死了。
无限血核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啊,记住了。”老警员摸了摸腰间的对讲机,想了想还算了,盯着驾驶座上的林年认真教育了一番,“你还年轻别犯错误,许多年轻人都以为自己酒量好,喝了照样开车然后就出事故,这种事情我见得太多了。”
“好的。”林年点头表示诚心受教。
爆發少女
“好了,现在再来聊聊你这车…你这出的事故不小吧?”老警员摸了摸下巴拿手摸了摸这千万级别豪车的战损部位,“伤到人没有?你是学过交通法的,肇事逃逸可是大事情…驾驶执照带了吗?”
“带了。”林年主动出示驾驶执照,“没有伤到人,只是车损看起来严重了些而已,而且另一个事主应该马上就到了,她可以跟我一起跟你解释。”
说罢他探出车内看了一眼公路后方,一道远光灯在远处亮起,不时后切成近光灯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呼啸而来,那赫然就是红色的保时捷911,在关卡灯光的照耀下那辆保时捷的车头居然也挂彩不轻。
“另一个事主也在啊,那好办了。”老警员递还驾驶执照呼了口气,“小梁,去问一下什么情况。”
“你好同志,请配合检查。”年轻的警员小步跑过去对缓缓降下的车窗敬了个礼。
“查酒驾还是什么?”车窗落底后,保时捷驾驶座上的自然是苏晓樯。
“就您一个人吗?”年轻警员立刻探头往里面看,但却被瞬间皱眉的苏晓樯后仰微微避开,伸手猛地往外推了一下他的额头。
“查酒驾也请你放尊重点,车里就我一个人,这辆车后排基本做不了人…不是要查酒驾么?快吹了走了吧,我赶时间回家,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她的脸上有些不快,语气里的不耐烦快要溢出来了。
“…好的。”年轻警员差些被推了个踉跄,脸上掠过一丝恼怒,但在不远处老警员和林年的注视下也只能退了出来。
他走向老警员那边拿酒精检测仪递到苏晓樯面前,但苏晓樯却没有第一时间吹,而是探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林年皱眉说,“这是那个倒霉家伙吹过的?”
“什么倒霉家伙…”年轻警员拿着酒精探测仪有些不解。
“之前他莫名其妙在路边停车没打双闪放警示牌,车门被我给撇了,硬是要我负责赔钱。”苏晓樯略微烦躁地说道。
“你们没有报警吗?”
“大晚上谁愿意在公路上耗着?本小姐又不是赔不起,私了算了,反正又没有人事事故只有车损。”苏晓樯摆了摆手,“给我换一个来吹,免得沾了他的霉气。”
“都一样的啊。”年轻警员皱眉说,“还是说你真喝酒了?所以不敢吹?”
“我说,去换一个,如果吹出问题了我把车送给你。”苏晓樯盯着他冷冷地说道…但没想到这年轻警员居然没杵,而是站在了原地拿着酒精测试仪一动不动,似乎也被激了起来硬要苏晓樯吹这个测试仪。
“喂,小梁,别闹了,她要换就换一个吧,路边桌上不是还有个新的备用的吗?给她拿过来吧。”老警员听到这边的争执立刻走了过来解围。
年轻警员又站了几秒,最后还是放弃了,走去关口把手里的酒精测试仪还给老警员,重新拿来一个递到了苏晓樯面前。
苏晓樯没什么拖延,探出车窗就轻轻吹了一下,年轻警员正要低头看,结果一阵风吹来迷了他的眼睛,微微侧头揉了揉眼睛再低头后发现酒精测试仪上跳的数字是绿色的0,证明苏晓樯一点酒都没有喝。
“还有什么事情吗?”苏晓樯冷漠地问。
“…再吹一次?”年轻警员说。
“你有病还是我有病?要不要我再下车陪你抽个血?”苏晓樯冷眼斜视他。
“如果您愿意配合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年轻警员居然真做出了要抠开车门的动作。
“神经病!”苏晓樯顺手就反锁了车门,“真要查我就让你们领导来跟我讲话。”
“小梁…你在干什么?”老警员快步走了过来脸上满是古怪,伸手拉过了年轻警员,“这是在工作呢,别代入个人情绪!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姐…”
“还有什么事情吗?赶紧一块说了。”苏晓樯摇头问。
“前面的先生说之前路段你们出了一些小碰撞请问是否有这回事?”老警员公事公办地问道。
“是有这回事情,我们已经协商完毕了,不用你们担心了。”苏晓樯说,“如果你们还不放心可以去查监控,能开这两辆车的你害怕在城里找不到人吗?”
“这个确实。”老警员苦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加长宾利,这种车就算不挂车牌想要找到也是几分钟的事情吧?随便问一下估计都能把车主的信息给问个七七八八。
“那就放行吧。”老警员思量再三,觉得既然没问题也没必要招惹这种车主了,工作上的职责他全部尽到了就已经足够了,而且如果真有什么隐藏的事情,事后交通局调监控不就行了?不过那就不是他的工作范围了。
“我觉得他们有些问题。”年轻警员对老警员低声说道,“扣下来查一查车吧,尤其是后备箱什么的,万一装了尸体呢?说不定这两个司机在前面犯了事情早已经统一了口供。”
“小梁,你到底在说什么?”老警员诡异地看向身边的搭档,“今晚我怎么感觉你怪怪的…之前你翻出去草地里去上厕所的时候撞邪了吗?”
年轻警员一顿,然后忽然不说话了,老警员看着他的模样摇了摇头,“放心吧,别没事找事了,测了酒驾没问题,出车祸他们也自己私了,我们怎么也管不到人家的身上去。”
“我还是觉得有问题。”年轻警员还在坚持。
“别问题不问题了,少给我惹事情。”老警员终于有些脾气了,低声训斥了一句,然后走上前向宾利上的林年挥手点头表示可以放行了。
宾利和保时捷也都重新匀速行驶,驶过了检查口前往前面的收费站一路上了绕城高速,在几道油门声后不见了车影。
“这可闹的真是…”老警员终于见到这麻烦事结了,摇了摇头转头正想跟年轻警员继续扯上几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穿着交通制服的…陌生男人?
“你是谁?什么时候来的…小梁呢?”
老警员愣了一下,正想多问,但下一刻对方就消失在了警灯的蓝红光烁中,紧接着喉部传来了一阵剧痛,后颈的颈椎骨骤然暴出皮肤裸露在了空气中苍白带血,伴随着骨裂和窒息感只是一瞬间,老警员就双眼发黑失去了意识。
陌生男人沉默地站在渐渐淌开了血泊中,弯腰捡起了老警员甚至都来不及拿起的对讲机徒手捏碎成了零件掉在地上。
他站在原地等待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后面的公路上再度出现了远光灯,不过是成排而来的,那赫然是数十辆黑色的奔驰组成的车队,油门踩到了远超限速百分之五十的程度狂飙而来,在接近检查口的时候集体刹车。
车门打开后一群黑超快速小跑了过来,领头的黑超壮汉眼神阴翳,看了一眼地上的老警员的尸体,又看向穿着警服的陌生男人,快步走上前去递上自己的西装外套,“陈先生!你居然比我们先到了…我们来晚了吗?”
“嗯。”脱下了警服换上了西装外套的男人扭头看向绕城高速的入口说,“我没有把他们拦得下来。”
“陈先生就连你都没拦下他们?”领头的壮汉面色微微变了一下,要知道面前的这个穿着交通制服的男人可是干部级别的人物,而现在居然就连干部都失手了…
“目标很棘手。”男人低声说,“我没把握拿下他,对方又有两个人,所以没有贸然动手只能拖延时间,但你们来得太迟了。”
这下子领头壮汉才微微喘了口气,“是被人数压制了吗?不过真正动手起来的话,我想最后赢的还是陈先生。”在他的背后那群黑超看向陌生男人的眼里也全都是敬仰和认可,似乎对这个陈先生拥有的力量拥有绝对的信心。
病王医妃 风吹九月
男人没有说话。
“需不需要继续追上去?”领头壮汉回头看了一眼全副武装的黑超们低声说,“我们在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具我们人的尸体,死得很惨,下手的人恐怕实力不下于我…还有一具尸体没找到,应该在他们的手里…我怕他们留了活口准备审问。”
“算了,暂时不追。”男人说,“先回去,召开干部会议,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既然陈先生都这么说了,那今晚就先放他们一马…苏华权这个名字已经在我们的名单上很久了,这次他终于回国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领头壮汉阴冷地说道。
男人一言不发地看着领头壮汉指挥着黑超们快速清理现场,他默默地站在路边看着地上被拖走的老警员尸体。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当时他被扯住手臂时,在那个男孩的力量和眼神的压制下他的心理状态是怎样的…那是一种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感,他有多少年没感受到这种恐惧了?
他深吸了口气眼神幽深无比,恐怕如果不是当时他身边还站着那个毫不知情的老警员,估计对方早就毫无顾忌地动手了吧?那么一旦发生冲突他的结局必然是…
远处的奔驰鸣笛打断了他的思考,再抬头时现场已经清理干净了,就连检查站口都不复存在,水桶和警示灯全被搬空了,地上的血泊也被化学试剂溶解了个干干净净。
风一吹过冷汗已经打湿了他的后背,他把男孩那双深深刻印在他脑海中的双眸强行抛开不敢多想了,快步走向了打开车门的奔驰钻了进去。等到车队驶入绕城高速离开后,只留下了冷清无比的入站口以及地上一滩痕迹明显的水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