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我不是野人 ptt-第一二五章自殺需要資格

我不是野人
小說推薦我不是野人我不是野人
第一二五章自杀需要资格
“挺好的。”听到精卫这样说,云川非常的欣慰。
于人而言,只是这个世界中的过客,早死晚死终归是要死的,与其跟草木一样按照自然规律死亡,不如带着感情,带着遗憾,带着愧疚,带着希望早一点死去。
很多人的一生,就像是一条没有任何遮盖的大路,从出生的那一刻,就能一眼看到死亡的那一刻,这中间没有平仄,没有弯曲,没有波澜,甚至连故事都没有,这样的人生,过一百年跟过五十年又有什么差别呢?
有奋斗,有激情,有热情,有欢乐,有悲伤的生活才是值得多活一段时间的生活。
只不过,没人愿意死亡罢了。
野人中间从来没有自杀这种死法,自杀这种死法是人的感情变得丰富之后才有的一种高级死法。
野人即便是遇到了在后世人看来早就该自杀的事情,也会让自己活下去的,就像那个被狼咬掉了脸,鼻子跟一只眼睛,肚子上也开了一个豁口,一只腿被狼给活活吃掉的家伙,他又无数次机会在狼吃他的时候自杀,结果,他没有自杀,反而拼尽全力弄死了狼之后,还爬了三里路回到了族群,现在,整天靠在墙根上晒太阳,没有一星半点要死的模样,看样子只要有吃的,他愿意一直这样活下去。
一个老婆,孩子都被野兽拖走的家伙,第一天云川还觉得他很抑郁,有可能会自杀,结果,第二天人家就开始跟邻居谈论到底是白米好吃,还是白面好吃这种事情了,就像被野兽拖走的那两个人不是他的老婆跟孩子一样。
现在,嫘要为轩辕殉葬,轩辕如果死掉了,她就不愿意独活。
云川相信,这种事情精卫是做不出来的,他也不指望精卫这样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似乎还能活很久,很久。
嫘要自杀,这种事云川不打算阻拦,他记得舜的两个老婆,就是在舜死亡之后,用她们的眼泪弄出来了湘妃竹,最后殉葬的。
这个故事被后人描述的非常的唯美,还制作成了美丽的图画,画面上的湘妃们美若天仙……
不管嫘的死活,云川却解散了小苦布下的所有陷阱,甚至封闭了所有关于轩辕的消息。
虽然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杀死轩辕的机会,云川却没有了半点想要推一把,或者谋算一下的想法。
他觉得道法自然这句话其实挺好的。
既然出生跟死亡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那么,顺其自然就是这个世界里最大的一个道理。
顺着走就是了。
云川部每天都有很多的婴儿诞生,每天都有很多的老人死去,常羊山西边的山脚处已经有了很多很多的坟茔。
坟茔上的堆土很厚,很新,应该是有人在不断地照料这些坟茔,所以,有些人已经死了,他其实还活着,活在那些想要记住他们的人心里。
长羊山上楼阁重重,从山脚一直铺设到山顶,每天早上百十道山门依次打开,就能看到云川端坐在一张椅子上看日出的模样。
雷雨天的时候,云川不再躲避了,他认为自己没有追杀轩辕,没有追杀蚩尤,那么,这个世界上的报应就不会降临到他的身上。
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轩辕没有回来,蚩尤也没有回来,他们两个像是抛弃了自己的部族,嫘派遣少昊去了荆山,结果,轩辕没有在荆山铸鼎,也没有在荆山之羊被黄龙接走。
他们只是单纯的消失了。
云川总觉得小苦跟小鹰应该知道这两个人的下落,或者知道轩辕跟蚩尤两人的下场。
可是呢,问过之后,被他们两人坚决的否认了。
云川又问了一些人,那些人坚决的说,小苦跟小鹰在荆山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可是,嫘认为轩辕是被云川杀死了。
所以,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嫘穿上了盛装,来到野象原的最高处,跪坐着,用一柄青铜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少昊在野象原上挖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坑,将嫘埋葬进去,又在坟茔上堆积了好多好多的土,以至于让野象原的最高处又增高了十米不止。
少昊寻找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去了遥远的东方。
嫘死后,昌意成了轩辕部新的王,他特意来到常羊山城,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放在这里,希望能接受云川王的教导。
云川没有拒绝,他还想给少昊一些物资上的支持,可惜,自从少昊离开了轩辕部,他也失踪了,不论是巨鹰,还是小苦,小鹰麾下的那些流浪野人,也没有找到少昊的踪迹。
惡役大小姐的執事大人
轩辕部的人对于轩辕的失踪,没有太大的反应,唯一对此有反应的人是岐伯,他特意来到常羊山城行医,只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在常羊山上的上百重大门依次打开的时候,将自己吊死了在了第五重大门以内。
云川看到尸体的时候,岐伯的尸体正被山风吹得缓缓摇晃,吊死的人舌头一般都会吐出来,岐伯没有,他的咽喉处有一根细细的针,就是这一根针将他存在于喉管里的半截舌头封住,让他死后没有那么狼狈,显得很从容。
云川真心为他感到高兴,能用一根针封住舌头,这就说明岐伯对于针灸的研究已经迈进了一个新的阶段。
斗羅之我的武魂通萬界 小說
他死了,针灸之术却不会失传,因为轩辕的儿子昌意就是岐伯最喜欢的弟子,听说,昌意的针灸之术甚至超越了岐伯。
岐伯即便是了死了,他的两只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目光虽然已经停滞,但是,眉眼中的愤怒仇恨却依旧表现得非常明显。
“我没有伤害轩辕,你怎么就不信呢?”
云川说这句话的时候,跟在他身后的昌意的两个儿子干荒跟颛顼齐齐的盯着云川的后背看,目光非常的犀利。
“别这么仇恨我,轩辕失踪这件事真的跟我没有关系,你们如果继续这样仇视我,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云川没有看干荒跟颛顼,却能想象到他们此时的心情,他之所以会说这些话,是因为他的胖儿子云蠡正站在他的身后,可以看到干荒跟颛顼的行为。
而小苦更是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物,他一直在寻找除掉这两个少年的机会,现在,他们给了小苦机会。
云川下令厚葬了岐伯,给他准备的坟茔很高,很大,这导致了常羊山西边的坟墓区多出来了一个小山包。
干荒,颛顼准备住在岐伯的坟茔边上,说是要陪伴这位长者,云川同意了,当晚,颛顼就跑了,留下干荒一个人抱着一本书站在守陵人的茅屋边上等着小苦来处死他。
然后,小苦就处死了干荒,将他埋葬在岐伯的陵墓边上,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干荒不再受风吹雨淋之苦。
不久,昌意就派人把颛顼的人头送来了,只不过,这颗人头被刀砍过,依稀有些颛顼的模样……于是,云川就捏着鼻子认了。
昌意还是受到了惩罚,他被小苦发配到了赤水边继续当轩辕氏的王。
云川很认真的在纸上写下了“昆仑”两个字,等他觉得满意了之后,就被阿布拿走了,他需要把这两个字交给石匠,石匠们会把这两个字贴在石头上,然后凿刻出来,最后放在城头。
常羊山城现在已经有了云川希望中的昆仑的模样,现在,只要等这块石头刻好,安置在城头之后,云川要的昆仑城就会出现了。
他曾经从无数个角度看过常羊山城,没有一个角度符合他昔日在昆仑山看到的那一角飞檐的模样。
这让云川有些焦虑,也有一些失望。
即便是他刻意雕凿出来的飞檐,也与当初看到的盛景相去甚远。
天宫到底存不存在?
云川没有答案,可是呢,他终究是看到过那一角飞檐,还是朱红色的飞檐。
云川部的红色染料不好,不论怎么调配也弄不出那一抹嫣红色,就算云川用了朱砂,也不符合他看到的颜色。
白貓
所以,天下太平!
元绪现在彻底的与硕果仅存的两只肥乌鸦为伍了,他也喜欢上了云川卧室外的窗台,与两只肥乌鸦蹲在一起,经常让云川产生出幻觉,总觉得窗台上蹲着的就是三只肥乌鸦,看样子,元绪道法自然的理念正在慢慢实现。
秒速九光年 小說
回到天宫的时候,云川发现精卫很不对劲,就像是一个普通女人偷人了面对丈夫后产生的不自然感。
云川倒不觉得精卫会偷人,可是,精卫这种欲盖弥彰的感觉真的很是让他伤心,他总是以为,精卫这种简单到透明的人就不该在他面前有什么秘密。
可是,现在,精卫真的很慌张,一边殷勤的伺候云川洗漱吃饭,一边不断地偷偷看最里面的一间屋子。
就好像她的情夫就藏在里面一样。
云川仔细想了一下,就对精卫道:“把睚眦喊出来吧,别躲了。”
精卫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猛地跳起来,叉开双腿双手护住那扇门,结结巴巴的对云川道:“你不要杀他!”
云川皱眉道:“我现在就很想知道,睚眦凭什么认为他可以偷偷跑回来而不担心我杀他,另外,我也不相信睚眦可以平安无事的进入我这昆仑城,还可以打破小鹰,小苦,夸父,阿布这些人布置的防御圈。”
只有情使我迷惑
精卫战战兢兢地对云川道:“他帮了你很大一个忙。”
云川愣住了,眯缝着眼睛瞅着精卫道:“你千万,千万不要说他帮的是那种忙!”
精卫用力的点着头,脸上的泪水却肆意横流,双腿抖动的如同被弹的琵琶一般,却依旧守护着那扇门不让云川进去。
云川在门前来回走动,走了几圈之后,停下脚步,对精卫道:“我今天还没有回来,睚眦也没有来过,你觉得这个办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