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別叫我歌神 線上看-第1827章:真的可以爲所欲爲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重磅消息,俄罗斯国宝级音乐家伊万·尼卡诺尔维奇·托卡夫斯基加入小白娱乐,组建谷小白专属交响乐团——云霄交响乐团!”
“超级重磅消息,世界第一的小提琴家佐尔坦·埃斯科巴拟加入云霄交响乐团,担任乐团首席及小提琴第一首席!”
连续两个超级重磅消息,把整个古典音乐圈,炸得七荤八素。
古典音乐圈,是清高的,但也是清贫的。
古典音乐圈和流行音乐圈相比,就像是学界和业界。
和玩通俗音乐的同行们比起来,古典音乐圈的人,赚的钱似乎要少得多了。
他们享有极高的声望,但是世界最顶级的音乐家,赚的钱怕是也比不上流量明星。
自然更是远远比不上谷小白这种级别的歌手了。
但是你若说学界完全被业界支配,古典音乐圈向流行音乐圈俯首称臣,那也是不太可能。
甚至业界对学界的影响多一点,就会有人要叫唤学界要亡了。
風煙中 小說
古典音乐圈也是如此。
谷小白的“云霄交响乐团”的出现,就像是狼闯入了羊群。
在这个圈子里,已经许久没有新的玩家加入了。
而且是一加入就想要坐庄的那种玩家。
一时间,许多人都在讨论,埃斯科巴会不会真的加入“云霄交响乐团”。
以及这是否是炒作。
在古典音乐圈里,其实有很多人,想要蹭埃斯科巴的流量。
毕竟他的知名度实在是太高了。
之前也有过一些新兴的乐团,炒作过埃斯科巴将要加入的消息。
但最终却只是“和埃斯科巴先生合作演出”这类的内容。
毕竟埃斯科巴已经有十年左右,不曾真正常驻某个乐团了。
世界上最顶级的乐团都曾经邀请过他,但都没能得到他的青睐。
但是这一次,埃斯科巴却并没有出来辟谣,让这个消息多了几分可信性。
有几个和埃斯科巴关系比较好的古典圈大佬,也对此很是疑惑。
在圈内和埃斯科巴齐名,但是在流量上却明显不如埃斯科巴的柏林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安东·约夫姆联络了埃斯科巴,问他:“你该不会是真的打算加入这个什么云霄交响乐团吧?”
他们本以为埃斯科巴会无情的嘲讽几句,谁想到埃斯科巴却在回答:“对啊,我倒是想要加入,但是还不知道能不能加入呢。”
“啥?”
“我在等面试。”
“面试?”
安东·约夫姆觉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滑稽的一件事。
他埃斯科巴想要加入哪个乐团,竟然还要面试?
医圣
难道不该这些乐团,哭着闹着,跪着要让他加入吗?
他毫不怀疑,就算是他现在担任首席的柏林爱乐乐团,若是埃斯科巴说要来,他们乐团的首席指挥都能把他踢了。
没办法,这世界上,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公平。
就这样一个人,云霄交响乐团何德何能,还要面试!
“埃斯科巴啊,你越来越会开玩笑了,你说吧,这个什么谷小白,到底和你什么关系?你要帮他站台?”
“他大概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够帮我突破我现有技艺桎梏的人。”埃斯科巴道。
“切……”安东·约夫姆是绝对不信的。
他“啪”一声挂了电话,然后摇头,这个埃斯科巴啊,真的是学坏了。
这个谷小白到底给了他多少钱,让他这样站台啊。
他越想越觉得这事儿简直荒谬,回去就和自己的乐团的同事们说了。
接下来,这个消息立刻就在古典音乐圈里传开了。
“听说了吗?那个什么云霄交响乐团,就连埃斯科巴想要加入,都还得排队等面试!”
“不是吧,现在什么人都敢炒作?这股风气都跑到我们古典音乐圈里来了?”
大唐补习班 危险的世界
“这些人啊,真的是什么花巧都能玩出来。”
“真当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稀奇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稀奇稀奇真稀奇,蚂蚱踩死老母鸡。”
托卡夫斯基万万没有想到,他第一个邀请了埃斯科巴,反而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他这边,其实还真有几个非常优秀的乐手人选的。
在邀请埃斯科巴乐团担任首席之后,他就开始物色联络其他的各位乐手。
几名俄罗斯的乐手,因为他的名望,以及对谷小白的“认同感”,很爽快地就决定考虑一下。
但是西欧几个国家的音乐圈里,却是纷纷嘲讽。
一方面,托卡夫斯基身为俄罗斯人,其实也受到了西欧的主流古典音乐圈的排斥。
但更多的,却还是因为“连埃斯科巴都要面试”这个梗。
“什么?云霄交响乐团?我们恐怕要排队面试到天荒地老吧。”
“对不起,我可没有信心通过面试,毕竟埃斯科巴都要面试嘛!”
“这么高贵的乐团,我们可高攀不起!”
“老司机啊,你真的堕落了,晚节不保啊……那个谷小白,到底给你多少钱,让你可以如此纡尊降贵,加入他的乐团?他不就是一个歌手吗?”
托卡夫斯基哭笑不得。
难道,自己要拿出来“钞能力”,把他们砸趴下?
郝凡柏是给了他非常大的权力和非常宽容的预算。
但是这些家伙,他们凭什么看不起自己的乐团,看不起小白,凭啥看不起我们,还值那么多钱,要我们花这么多钱去挖啊!
托卡夫斯基也有些不爽。
谷小白是在音乐上击败了他的人,是让埃斯科巴都觉得要认真研究甚至可能是自己突破契机的人。
这些家伙凭啥!
托卡夫斯基的组建交响乐团计划,意外搁浅,在古典音乐界遭到了广泛的抵制,但科学界却因为谷小白的一个动作,而全体沸腾。
在“谷小白实验室”的官网上,刚刚挂出来了一则新的消息。
“因为目前技术条件成熟且资金到位,谷小白实验室打算组建低温实验室,开展低温物理学、低温生物学和低温医学的相关研究,向全世界公开招募科学家,详细招募职位请下载表格。”
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新闻,整个新闻连上题目,也不过是一百多个字,就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轰动。
俄罗斯,西伯利亚,萨哈共和国,雅库斯克。
永久冻土研究所里,几名研究员正围在一台电脑前面,低声讨论着什么。
“啊,真的有啊!”
“竟然真的不只是招募低温物理学家!”
“谷小白他招募冻土研究人员做什么?他不是物理学家吗?为什么会对冻土感兴趣?”
“这不是很好吗?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报名试试看?”
“我们……谷小白能看得上我们吗?”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南官夭夭
“我觉得他想要研究的,不应该是低温超导体或者低温等离子体之类的东西吗……”
几个研究员低声讨论着,眼中闪烁着光芒,却又不敢真得让这光芒亮起来。
就在此时,研究所的副所长多库恰耶夫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一眼就看到那些研究员们电脑上显示的东西,但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假装没看到,道:
“门外有一个客人打算参观实验室,该谁去接待了?”
话音刚落,几个研究员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啊?”
“真的吗?又有人打算来参观了?”
“该谁了该谁了?”
“是该肖平了吧。”
说着,大家看向了旁边一个一直沉默着,并没有加入他们之前讨论的研究员。
这名研究员身材高大健壮,一头长发,脸上留着一些胡茬,看起来很是粗犷。
他叫肖平·奥尔加·鲁克,是研究所的一名资深研究员。
他简单地向大家道了谢,却也按捺不住喜悦,大步走了出去。
走出了破旧的研究所小楼,肖平就看到了大门外,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
此时,那个人戴着帽子、墨镜、口罩和围巾,正站在研究所的门外,看着旁边的牌子。
“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梅尔尼科夫冻土研究所”的字样上,大半覆盖着冰雪。
那高挑的身影对这个牌子看得很认真,似乎这牌子上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一般。
看着这个身影,肖平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在哪里见过呢?
从身形上来看,这个人年龄不大,甚至可能是一个少年,穿着打扮上应该是游客。
他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提醒道:“您好,这位客人。这里是研究所,不是冻土博物馆,博物馆的话,你应该去那边。”
他觉得,这可能是一个走错了路线的游客。
雅库斯克是地球上最寒冷的城市,也是人类在永久冻土上建立的最大的城市,人口接近30万人。
这座城市有多冷呢?
雅库斯克每年会被积雪覆盖204天,1月的平均气温低至-40度,有时能达到-50度以下。
在冬天,很多时候,整个雅库斯克会被浓雾包围,伸手不见五指。
在这里,历史记载的最低气温达到过-64度,但夏天,却有可能气温高达40度,全年的最高和最低的温差,甚至可以达到100度以上。
这里很冷,但正因为冷,所以这里也是世界上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年都有无数的游客,想要来这里感受一下,真正的极寒。
而依托于这里的极寒天气,它的冻土博物馆,也是极具特色。
但这里不是冻土博物馆,而是冻土研究所。
并没有那么多好看的东西。
“没错,我就是来参观研究所的。”少年转过头来,即便是墨镜挡住了他的脸,肖平依然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非常坚定和平稳。
这不像是走错了路的人。
“那么……您请跟我来吧。”肖平道,然后侧身让开了道路。
“门票多少钱?”少年问道。
“呃,我们是研究所,不收门票,不过……”肖平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道:“因为参观实验室需要我们来当向导,所以……可能需要您支付一下向导费……”
“好的,多少钱?”少年又问。
“一……一千卢布就好了。”肖平的脸都红了,他看少年似乎打算掏钱,连忙道:“那个,您不用现在就付钱给我,参观完毕之后,您把钱给我……就可以……”
但少年却已经把钱递了过来。
一千卢布,只多不少。
瑪麗埃爾克拉拉克的婚約
肖平有些犹豫,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来。
在他的手捏到了那一千卢布时,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有了这一千卢布,他中午又可以多买一些食物回去了。
即便是隔着墨镜,他都感受到了少年的目光。
那目光之下,带着疑惑。
肖平越发觉得这个少年有些熟悉,他问道:“客人您来自哪里?”
“中国。”
“啊……”肖平恍然。
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
按照现在的汇率,一千卢布,也不过是一百多人民币而已,但却已经差不多是他一天的工资收入了。
能不高兴吗?
正因为如此,所以“向导”这个工作,需要实验室的人轮流来承担,因为这是难得的赚外快的机会。
“客人您的俄语说得真好,我是冻土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肖平,下面我带领您参观一下我们的冻土研究所……”
冻土研究所,是一栋只有三层高的小楼,蓝白色的涂装,显得很是整洁。
但是仔细看去,却会发现,其实小楼已经非常陈旧了。
和其他地方最大的区别,就是在小楼之前,有一个巨大的猛犸象雕像,猛犸象竖起鼻子和两只长长的獠牙,凝望着远方。
看客人在这雕像前面驻足,肖平解释道:“这两只猛犸象牙,其实是真正的猛犸象牙化石。”
年轻的客人在旁边静静观察了片刻,在进入实验室的大门之前,肖平道:“接下来我们要参观的地方,会通往实验室的地下永久冻土层,地下会非常冷……”
说着,他拿出来了一件厚厚的毛皮大氅,递给了少年。
少年接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披在了身上。
沉重的毛皮大氅,裹在少年的身上,可少年的身形,却依然显得如此的挺拔。
不知道为什么,肖平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这个少年,一定长的很好看吧……”
好熟悉的感觉,他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