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夜的命名術-531、起風了熱推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火塘大长老是个什么样的人?火塘人都知道,那是一个有便宜就一定会占的人。
就像当初,火塘与庆氏大房完成交易,约定在002号禁忌之地里杀死庆怀。
三长老带队去了,返回火塘后告知大长老:别人把庆怀给杀了。
大长老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不挺好吗。
所以,这个时候既然有禁忌物,自然不能错过。
等拿了禁忌物,打完这一架后,他就带着秦以以回火塘。
骑士休想占到他们火塘的便宜!
“老蛮头儿,不用你开口我也会给,”李叔同笑吟吟的说道:“小以以,你自己去挑吧,等见了庆尘,就说这是我送你的。。”
秦以以眼睛一亮:“谢谢大叔!”
大长老心满意足的捋着胡子。
事实上,这一次李叔同前往北方神代与鹿岛的地盘上,除了一件不能说的正经事以外,剩余的事情就是找一个可以刺激到叶晚、林小笑的环境,帮助他们成功“渡劫”。
一般情况下,真正的B级是指觉醒者与修行者,不算基因战士。
所以神代这些年夺舍事业也不是特别顺利,毕竟真正的B级也不是大白菜。
而叶晚、林小笑这两位骑士“信差”都是觉醒者,停留在B级已经超过十年时间,其中八年都是在18号监狱里。
其他觉醒者都是在一次次寻找极限,尝试突破。
叶晚与林小笑却心甘情愿在监狱里陪着他,觉醒者突破一个级别后的五年内,是最好的再次突破时机,如果错过了,便很难再突破了。
所以,他们俩已经错过了最好的突破时间。
对于李叔同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亏欠。
所以他把这件事情列为最重要的计划,但还没有成功。
另一件事情就是寻找禁忌物。
因为李叔同很清楚一件事情:庆尘是又能让时间行者表世界完成八项生死关的,虽然上限只有A级,但那也是骑士正统,都是他的徒孙。
当初李叔同在002号禁忌之地里,之所以给老家伙们说庆尘就是骑士的未来,也是因为这个因素。
可以预见的是,骑士组织将在庆尘手下快速壮大起来,而他这个当师爷的,要是见了徒孙不拿出点见面礼,是不是会显得很寒碜?
什么礼物才能匹配他半神之名呢?好像也就只有禁忌物了。
此时李叔同还不知道,庆尘已经又收了一个‘阴阳师’转职‘阴阳师骑士’的小女孩。
不然他可能会想办法去抓一堆式神给的小姑娘当玩偶。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隔代亲。
李叔同问李恪:“你师父还有其他徒弟吗?我最近几乎没有与外界联系,你给我说说。”
李恪看了周围一眼,示意这里还有外人。
李叔同摆摆手:“不用怕,只管说。”
这里的人只有秦以以、大长老、乌鸦、李恪、李云镜。
禁忌裁判所的嘴是最严的,他们从来不透露自己知道的秘密,以免卷入纷争。
火塘这边呢,李叔同自信只要他还活着,大长老就不会出去乱说什么。
至于李云镜,这是自己人。
李恪想了想说道:“目前按骑士传承来说,只有一位师兄。如果是按准提法的话,那就多了,李束哥他们都拜在了师父门下……还有庆氏的影子候选者庆一,二十多号人呢。”
这下李叔同都愣住了,这么多?!
别的不是骑士也就算了,怎么自己十多年都收不来的徒弟,庆尘一找就是俩?
这才几个月啊,要是再过几年,岂不是骑士组织真要恢复往日荣光了?
回到那个打群架的时代!
这样的话,自己得去找多少禁忌物才够?不行,还得再去鹿岛搜刮搜刮民间的禁忌物。
此时,不仅是李叔同意识到了骑士的未来。
反应最快的其实是大长老,他听到庆尘开始广收门徒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这群缺德玩意要开枝散叶了!
火塘又要遭殃了!
一个骑士就能把他拎去当向导,一群骑士到时候要一起爬圣山,他火塘还有好日子过吗?
大长老说道:“如果不是我更讨厌神代,我就要去神代举报你们,让他们派集团军过来围剿你们,让你们救不了庆尘那小子!”
山洞里渐渐沉默下来,接下来便是一场大战了,如今这短暂的休息之后,他们便要经历长达四百公里的跋涉。
中间还说不好有多少危险。
李叔同起身对李恪说道:“你来一下。”
李恪将刚刚收到的见面礼禁忌物抱在怀里,然后跟着走出了山洞。
李叔同说道:“我听说,你跟你爷爷和你师父一起去了002号禁忌之地?给我讲讲那个故事吧。”
这位半神站在寒风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恪说道:“师父说,爷爷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骑士,去青山绝壁上看一眼朝阳,所以师父背着爷爷爬上青山绝壁。”
李叔同回忆着那位老爷子,少年时他便很少回半山庄园了,于是父子二人聚少离多。
他总觉得,自己只要回到半山庄园,那个人就会在家里等着自己,所以他便没有给对方分太多时间。
那时他以为,父亲永远都会在那个地方等着自己。
可直到对方走了,他才明白,原来时光流逝的那么快。
现在就算自己回半山庄园,也见不到想要见的人了。
“你爷爷临终时,也应该没有遗憾了,这一点我要谢谢你师父,”李叔同平静说道。
李恪低声说道:“师父说,您和爷爷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也该轮到他为你们做些什么了。”
那个自己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少年,如今已经长大。
可越是这样,李叔同越是觉得神代该死。
屋外風吹涼 小說
自己唯一的徒弟,竟然就这么被抓到了A02基地那样的鬼地方,成为了第二个庆牧。
“师爷,您这次也是专程赶过来救师父的吗?”李恪问道。
李叔同笑了笑说道:“你师父身份特殊,所以我过去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是我的徒弟。可现在不一样了,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个厉害的师父。”
李叔同看着漆黑夜幕。
就像他说。
可是你要明白啊我的朋友,我们不能用温柔应对黑夜,要用火。
……
……
就在这个黑夜里,北方集团军归属于神代的军事驻地里,正有一艘庞然大物缓缓升空,八岐号空中要塞。
它脱离了前线的战斗编制,由内部核动力反应炉驱动着,渐渐加速向极北之地飞行过去。
空中要塞侧面,512个引擎喷出宛如液态的蓝色火光,128个反重力装置也发出嗡鸣声。
上千个战斗无人机集群,也在升空的第一时间进入护航模式,随时准备战斗。
人类都是有巨物崇拜的,所以当这种“怪物”升空,军事驻地里的士兵看着空中要塞之伟岸,总会忍不住感叹自身之渺小,与科技之神奇。
更北方,一支归属于神代的机械化野战师,也缓缓出发了。
现代高功能步兵战车,拉载着神情麻木的士兵,奔赴不知在何地的战场。
23号城市里。
神代云罗正身穿一袭白色狩衣,平静的坐在昏暗的议事厅里。
十位理事坐在高高的审判台上,光影不曾从他们脸上经过,以至于所有人都像是坐在了黑暗中。
有人问道:“神代云罗,在表世界时,你是否有勾结外部时间行者,残害神代家族之中的勇士?”
神代云罗声音凝实却坚定:“没有。”
“神代云罗,当神秘事业部遭遇外敌时,你是否尽了全力?”
“没有。”
审判问到这里,忽然停滞了。
“为什么,”神代靖丞问道。
神代云罗抬头望向那黑暗的高台:“自作聪明的人太多,自以为是的人太多,神代云一自作主张、立功心切,神代云午、云觉、云夜三人想要争夺红叶狩的红丸,结果丧命。我觉得,应该接受审判的是他们……如果他们还活着。”
“放肆!”黑暗里有人说道。
神代靖丞:“你出去吧,换神代云秀进来。”
神代云罗皱起眉头:“此战之中,神代云秀也有保存实力的嫌疑。”
“出去,我们自有主张。”
隔了十分钟,魁梧的神代云秀身穿黑色西装,缓缓坐在了被审判席上。
黑暗里有人问道:“这次表世界神秘事业部遭重创,你觉得责任是否在神代云罗身上,据我所知,他是从头到尾都没出过手的人。”
神代云秀高声道:“我认为家族必须严惩神代云罗,他在表世界擅自行动且傲慢,无法承担起家族在表世界的重任!表世界这一战中,他有避战嫌疑!”
“好了,你去吧。”
抱緊我的君主大人
待到议事厅了彻底安静下来。
有人说道:“两人素来不和,神代云秀晋升A级,表世界已经无人制衡他了,神代云罗不能动。”
“附议。”
“附议。”
“附议。”
“弃权。”
“附议……”
权力,即是平衡。
这是帝王心术。
可惜十位理事并非帝王。
“那个能够震慑式神的人,你们怎么看,”神代靖丞问道。
“或许是源氏的后人,”有人回应道。
源氏,在神代家族中是一个禁忌,他们篡改了所有历史,企图将那一段卑躬屈膝的历史给抹掉,于是在西渡的船上做了手脚,任由它在海面爆炸、沉没。
曾经,神代曾怀疑过,如今禁断之海的行成、海底那头巨鲸之所以会存在,便是因为它吞了源氏家主。
在过去近千年,神代一直认为源氏已经彻底毁灭了。
直到现在,那恐怖的压迫感再次出现。
那是可以动摇神代根基的东西。
“杀?”
“不能杀!”
“为何?”
“式神的数量,已经很多年没有增加过了。要找到他,这是家族未来的希望。”
“附议。”
“附议。”
“附议……”
22号城市里。
香色生活:傲嬌女財迷
神代的高天原庄园深处。
一名武士匆匆走过满是枯寂感的黑石子小路,这偌大的高天原庄园里,满是阴森的感觉。
越是接近神桥所在,便越是毛骨悚然,仿佛被百鬼盯上了一样。
白天还好,可如果是晚上从这里经过,哪怕是神代家族中修行着切舍御免的武士,也不由的汗毛炸起。
武士跪在了一间屋子前:“老祖宗,家主说您可以动身了。”
屋子里传来苍老又沙哑的声音:“知道了。”
……
稍后还会有2021年总结,可看可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