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踏星討論-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陸隱戰夢桑展示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很快,陆隐看到了梦夫子关于睡梦心经的记忆,也得知数十年前,梦庄进入第五大陆后找过睡公子麻烦,睡公子在第五大陆名声不小,同样修炼睡梦心经,梦庄自然会找他。
梦庄追杀过睡公子,但没多久就被人发现,不敢再出手,睡公子怎么说都是第五大陆的人,而梦庄想追杀第五大陆的人,一旦被陆隐知道,后果会很惨,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不过睡公子的睡梦心经就是传自梦庄,曾经第六大陆与第五大陆开战,流落到了第五大陆。
自那之后,梦庄没有再对睡公子出手过,一直很低调。
陆隐身形掠过梦夫子,站在原地沉思,这睡梦心经并不是什么太厉害的功法,就是比较奇特,可以梦中杀人。
波拉最喜歡的紮拉姐姐大人
但依靠这部功法可以入梦,这是陆隐唯一需要的,然而梦境有真实虚幻,入梦越深,越能找到梦桑,梦桑的入梦必然是最深的。
光凭此刻的睡梦心经肯定达不到,该推演一番。
一旁,梦夫子忐忑,他不知道陆隐来梦庄究竟做什么,莫非,当初追杀睡公子一事被知道了?不对啊,就算知道,陆主不至于为了一个睡公子特意来梦庄,眼下边境有战争,第十院被屠杀,哪件事不重要?
农门书香 柒言绝句
他们根本不知道第十院如何被屠杀的,天上宗早已封锁了关于梦桑的事,否则带来的恐慌会更严重。
一个渡苦厄层次的强者在梦中杀人,对象还是天元宇宙的人,谁不害怕?
陆隐一句话未说,身体消失。
梦夫子呆鄂,人呢?
反轉後悔百合花
陆隐返回天上宗,抬手,骰子出现,一指点出,他要在时间静止空间内推演并修炼睡梦心经。
四次摇骰子都没摇到四点,陆隐无奈,只能等十天。
他闭起双目,开始推演睡梦心经。
数天后,陆不争得到消息,天元宇宙边境,控制机甲的人尽数在梦中被杀,这则消息震动了边境,却很快被封锁。
控制机甲的都是普通人,普通人如何能几天不睡?
梦桑没有在现实中出手,它非常谨慎,与始境的暴岐还有总会长都不同,它只想在梦中杀人。
修炼者可以不睡,普通人做不到。
陆不争来到后山,见陆隐闭眼推演什么,不敢打扰,让人去无限帝国通知,所有人不得入睡,也不得进入机甲,不要让梦桑知晓机甲到底是哪些人在控制。
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梦桑屠杀整个无限帝国,那也没办法。
战争是没有道理的,承诺不过是君子协定,不遵守也没办法,靠的还是实力。
好在陆隐与总会长的约定还算数,数日后,无限帝国无碍,陆不争松口气。
霸氣村妞,種個將軍當相公 雪夜妖妃
或许也是因为无限帝国已经没有人控制强大机甲了。
天上宗后山,陆隐睁眼,抬手,骰子出现,一指点出,四点,他目光一凛,时间静止空间,进入。
一秒后,陆隐出现,他望向星空,虽然现实中才过去一秒,但他已经经历了一年,推演完了睡梦心经。
梦桑,入梦一战。
陆隐缓缓闭眼,沉睡。
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到处都是雾蒙蒙,这里就是梦境。
现实有现实的世界,梦境有梦境的世界。
陆隐看到了众多普通人的梦境,却唯独没有修炼者的梦境。
他行走于梦境,梦境,其实就是沉睡后精神的活跃,以另一种形态呈现在宇宙中,这个宇宙没有任何是可以隐藏的,如果真有,那只是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
精气神如此,梦境一样如此。
光怪陆离的梦境世界就像一个个气泡,陆隐随手一挥,气泡排开,他站在梦境内,静静等着。
不久后,一道人影走来,身穿黑袍,出现在陆隐面前。
陆隐盯着来人:“梦桑?”
“又见面了。”对方开口,声音低沉。
“第十院是你屠杀的。”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们早晚都要死,让他们死在梦中,总好过有一天被这个宇宙摧毁。”
“你对我的到来不意外。”
“我在等你。”
“你等到了。”
“星空第十院是你的起点,也会是你的终点,我送你去见他们。”
梦境颠倒,陆隐眼前天旋地转,他瞬间出现在天上宗,却又看到了梦境,梦境,现实,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他无法分清。
睡梦心经只是保证陆隐可以入梦见到梦桑,但这门功法在梦桑面前是那么的可笑,可笑到即便修炼了睡梦心经,陆隐都无法确定此刻的他究竟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中。
好在陆隐从未指望过以睡梦心经对战梦桑。
天道之有予,吞吐百川,古映之地和,仿上圣而为…天道之不予,化气归纳……跃星空而卧…善通人和…吞吐百川…跃苍茫而卧…
颠倒的梦境震动,来自始祖经义对于精气神的加持。
梦境,就是精气神的活跃,陆隐的精气神本就坚如磐石,随着始祖经义出现,整个梦境都被镇压。
梦桑惊讶,这是什么功法?
眼前,陆隐脚踩逆步冲来,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他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梦桑。
平行时间下,即便梦境都静止,陆隐一掌打下,梦桑抬手,砰的一声,脚下路玻璃般破碎,陆隐压着梦桑不断下沉,一层层破碎梦境,又好像是在破碎现实。
如果是现实,陆隐此刻破碎的就是天上宗。
但他心如磐石,这里是梦境,无关现实,他信任始祖经义,信任看到的一切,只要相信,就是真。
梦桑手臂断裂,骇然,此人到底怎么回事?凭什么认定这里就是梦境?它的灵化天赋是梦魇,可以让梦境与现实颠倒,这个颠倒并非以他的意志为转移,而是以对方的意识,对方的精气神。
他可以轻易让疯院长入梦,于梦中杀了疯院长。
但对于始祖就无能为力,尽管让始祖入梦,但始祖却知道,那就是梦,是梦,就该破碎。
这点,疯院长做不到,陆隐做到了。
梦魇之下,陆隐但凡有一丝疑虑,梦境就会与现实颠倒,梦桑最善于让人心志动摇。
但此刻,陆隐根本没有丝毫动摇,这就梦,梦就是梦,变不了现实。
乓乓乓
脚下不断破碎,如坠入无边深渊。
梦桑黑袍被撕碎,陆隐看清了它真面目,就是一个兽首人身,长有尾巴的灰色生物,一双大眼睛灵动而诡异,在它眼中看到的不是陆隐,而是破碎的天上宗,是破碎的一个个天上宗修炼者。
陆隐目光陡睁,这是梦,何来的天上宗,始祖经义震荡梦境天穹,击破了一个个泡影。
无数人自梦中清醒,疑惑的望向天上宗方向,他们好像看到陆主与敌人战斗。
梦桑转身,一尾巴抽向陆隐。
陆隐抬手抓住它尾巴,将它整个身体抡起来砸向大地:“一只野兽而已。”
梦桑再次破碎大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一口血吐出,目光由灵动化为愤怒,混账,它是桑天,是灵化宇宙的桑天,竟然被拎着尾巴砸,混账,混账。
陆隐一手抓住梦桑尾巴,一脚踹出,嘶的一声,鲜血洒落,梦桑尾巴被撕开。
剧痛传来,梦桑身体被踹飞了出去:“你找死。”
陆隐追上去:“你还有什么手段。”
梦桑与暴岐和总会长齐名,拥有桑天的实力,但陆隐坚信这里是梦境,不入梦魇,梦桑也无奈。
它体会到了总会长的感觉,陆隐的力量太过恐怖,一旦被抓住,很容易被撕碎,如果它不是桑天,仅仅是祖境层次,哪怕是序列规则层次,都容易被此人撕碎。
回身,陆隐已经到了,心脏处星空释放,一刹那,梦桑也下意识施展序列之法,却发现序列粒子直接被排斥开。
它正面承受陆隐一拳,后背都凸了出来,再次咳血。
陆隐抬手抓住它脑袋,猛地用力。
梦桑遍体发寒,双手利爪探出,虚空闪烁白痕,刺向陆隐。
陆隐身体蓦然干枯,梦桑利爪刺入体内,脖颈,胸口都被刺穿,而陆隐双手也狠狠拍在梦桑脑袋上,两人同时分开。
梦桑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脑袋差点被陆隐拍碎。
陆隐身体快速恢复,他小看梦桑了,这畜生的利爪比什么都锋利,不过攻击未达物极必反上限,恢复的极快。
陆隐再次一步踏出,抬掌打向梦桑。
梦桑双臂挡在前方,白痕闪烁虚空,它用出了久违的战技,撕开虚空,挡住了陆隐一掌,身体极速后退。
自突破始境,它就没用出过战技,而今都成就桑天,渡苦厄,竟用出了战技。
梦魇无往不利,灵化宇宙除了桑天,就算瑶宫主,天赐他们都忌惮,不敢入梦,陆隐却破了梦魇,打的它不得不以身体作战。
兽首人身,灵蜕之时选择这个形态就因为那时候的它,最擅长肉体力量。
陆隐刚刚一轮攻势,如果换做那个圆脸老者,未必能吃得消,生物极限的力量足以打崩任何正面承受的高手,除非对方同样擅长肉体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