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漢世祖-第285章 胃口極大的反擊推薦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韩卿所言不可挽回的危机是什么?有话但请直言,不必保留,你是否察觉到了什么?”耶律贤眉头深锁,看向韩德让的目光中带有几分疑问。
韩德让则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拱手应道:“臣无定论,只是觉得,南朝实力雄厚,有充足的军力民力可以调用,此番虽为我军所趁,乃有山阳之失,但绝不会坐视局面恶化。
汉军援兵不至,越是如此,则越令臣惊心,或许,在我们不察之间,汉军暗蓄兵马,潜伏而来,意图谋我!
陛下,如今的云中对于我军而言,太过深入了!”
“韩卿,这还是朕第一次见你露出如此怯态吧!”见韩德让一脸迟疑,满口猜测,耶律贤叹道。
“臣只是,深感忧虑!”韩德让道。
“朕又何尝不是如此!”耶律贤疲惫的面容间露出少许萧索之意,沉吟良久,终于下定决心一一般:“召唤在外将士,全军准备撤离!”
虽然耶律贤听取建议,做下决定,但是韩德让也没有多少松懈,而是紧跟着请道:“陛下,还当从速!”
“立刻召集将领,议定撤军事宜!”迎着韩德让凝重的目光,耶律贤几乎咬牙道。
撤兵对于任何一支军队来说,都是个技术活,稍有不慎,或出现些什么意外,撤退就变成败退了。
辽军也一样,耶律贤想要安全地北撤,就辽军自身,都有不少需要克服的困难。其一,将士众愿,在没有发现明显危机之时,很多人都不愿意就这么畏战北撤;其二,兵力处于分散状态,想要将那些外山阳劫掠上瘾的军队重新召集起来,需要时间;其三,辽军虽然全是骑兵,畜马颇多,但那些缴获的钱粮物资,将大大降低他们的机动能力。
当然,最重要的还在于,汉军这边,岂会甘休,放任他们轻松离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在辽军兵围云中,肆掠山阳之时,大量的汉军援兵已自三面向山阳挺进,或许不该叫援军,因为汉军的目标明显不在救援云中,而是击破这支胆大猖獗的辽军。
二十日的时间,足够让刘皇帝从辽东抽调一支精锐归来,并集结休整。更多的军队,则在后续不断完善的作战计划中,按照军令,运动到位,只待发出雷霆一击。
云中辽军大营的动静,当然瞒不过云中城汉军的眼睛。老将虽然已多年不带兵,但是老当益壮,重披戎装,仍旧极俱威势。
登上北城关,极目远眺,虽然并不能看清楚什么,但是,隔着数里地,都能感受到辽军答应的忙碌与紧张。
“这两日,已有三支分掠的辽军,回到云中,敌西北两大营,都在收拾整备,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辽军打算撤退了!”手指城外,山阳诸军副都指挥使田重进语速极快,向李万超说道。
“想走?岂能如其意?”李万超花白的胡须在凉风中凌乱,老眼依旧如鹰隼一般犀利。
“此前,尚无动静,变化就发生在这两日间,末将也无法确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惊得辽军欲遁!”田重进四十岁左右,有勇力,通兵略,带兵经验丰富,但此时,语气中带有几分焦虑。
此番,籍辽军南下之机,设套引诱山阳深入,合围歼之,这个策略是田重进最先提出筹划,然后才由李万超出面,上报通知,协调执行。
结果基本是按照设想在走,辽军确实破防南下了,兵临云中,但是,最关键的一步,也最难把握的一步,还未开始。
山阳已经被辽军祸害过了,官民损失严重,若是最后让辽军溜掉了,那结果就太难让人接受了。虽然上边有李万超顶着,但作为首先提出策略并辅助执行的田重进而言,也是巨大的挫败,会影响仕途的。
“辽军之中也是有能人的!”李万超倒是稳得住,沉着说道:“有所警惕,不足为奇,若无此机警,纵然给他们机会,也未必抓得住,南下闯关!”
李万超苍老却浑厚的声音似乎有安抚情绪的作用,田重进也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道:“而今辽军欲走,合围的大军也不知已兵临何处,进展如何!”
这便是这种大计划执行最为困难的地方,消息传递不便,也很难及时,参与各路兵马想要做到完美配合,就更难了,很多情况,只能靠各路的将领临机决断,而任何一种选择,都可能造成结果的不同,影响胜负成败。
而云中在被围的情况下,想要及时协调,与其他几路军紧密配合作战,就更难了。
李万超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表情微微绷紧,使得脸上的沟壑更加清晰了,沉吟几许,李万超道:“再派人南下,联系上康延泽,让他尽快北上。”
说着,李万超不由望向西北方向,严肃道:“其余诸军的行动,固然重要,但老夫最为关切的,还是康保裔!能否留下辽军,能取得多大的战果,就看他那边,能否扎紧北面这道口子了!”
闻之,田重进颔首,附和道:“这么久了,康保裔当有充足的时间东来,如无意外,眼下应当已过白道坂,能够赶上!唯一的顾虑,是其兵少,且远途行军,难免疲惫,能否截断辽军归路,无法保证!”
李万超叹道:“陛下过去曾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形势已然发展至此,其余几路军的进展,不在我们把控之中,作为包围反击的基础,我们眼下,只能将我们能做的事情做好,竭尽全力!传令吧,让将士们准备好,一旦辽军北撤,便出城追击,务必要缠住他们,以待后援!”
“是!”田重进郑重应道。
“末将有一请!”看着李万超,田重进拱手,一脸认真像。
“请讲,不必如此客气!”见状,李万超轻笑道。
田重进:“追击之事,由末将率众出城,请老将军坐镇云中,不必亲临战阵!”
“田将军是嫌老夫年老,不能提刀跃马,上阵杀敌了吗?”听此前,李万超双眼一眯,盯着田重进,语气中有所不满。
见状,田重进神情严肃而真诚,应道:“此战凶险,胜负安危难料,末将自当率众死战,若有差池,陷于其中,末将自不足惜。然云中,还需老将军坐镇,只要云中在,那么战局就仍在我们掌控之中,为顾全大局,还请老将军暂抑杀敌之心,留守云中!”
听田重进这番话,李万超面上的不愉之色消散了,目光变得和蔼,虽然共事还不足一个月,但他对田重进确实欣赏。
稍加考虑,李万超道:“罢了,我这老朽之躯,就留在云中城,坐待尔等得胜而还!”
“是!”田重进再拱手,慨然道。
云中辽军后撤意切,汉军也针锋相对,当围城十日之后,汉骑第一次出城,突破辽骑的封锁,南下之后,辽军的反应也更加急切了。
这种情况,对韩德让而言,再清晰不过了,汉军谋划他们,已是定论,否则,不会他们这一动,就这般大的反应。
对汉辽双方而言,这似乎,又是一场对时间的争夺战了。当日,耶律贤便派了一支轻骑北上,保护后撤道路,同时,第一批约两万人的部卒军队,也先行动身北返。云中城中的汉军则没有轻动,他们要打的是追击战,出击的时机要把握好!
在辽军正式动身北撤时,云中以南百余里的地方,一支数万人的大军,已越过桑干河向北挺进。高扬的旌旗,绵延的队伍,游弋的骑士,无不证明着,这就是合围大军的主力了。
这支军队一共六万余人,成分比较复杂,有边军,有州县兵,有蕃兵,还有大量的乡兵义勇,但基本都来源自河东道。这也是,河东那边,在不到一个月时间,组织起来的军队。
虽然战斗力比起禁、边军要弱上不少,但都经过基础训练,具备一定纪律的士卒,哪怕是那些乡兵义勇。
即便如此,集结的军队,也另外花时间进行整备,中下层的军官,则多源自有战阵经验的官兵,一路有序北上,也伴随着整编以及训练。
当收到云中急讯时,北上的速度也立刻提了起来。二十九日,尚在应州境内隐蔽休整,十月一日,便已进入怀仁境内。
而怀仁,距离云中不过八十来里。河东援军的领军主将,名叫康延泽,当年曾作为杨业的副将,参与百草口之战,痛击来犯辽军。此人虽然名声不扬,但识略非凡,统军能力很强,尤其是组织编练军队的能力。
日晡时分,大军抵达怀仁,以营为单位,各结守御阵型,就地休息,饮水进食。北风呼啸而过,被辽军肆掠过的怀仁县城空无一人,冷清清地矗立在那儿,仿佛诉说着无限的凄凉。
康延泽看起来像个儒将,平日里身上带着一股随和的气质,但此时,凝望着破败萧条的县城,面容冷峻,久久无语。
“都将,是否派人,进城收容尸体?”身边的偏将请示道。
“不了!破辽要紧!”康延泽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但给下属极大的压力。
醫女冷妃 小說
坐 忘
“天色已然黯淡,是否吩咐下去,就地宿营,明日再向云中进兵?”
“不!”康延泽再度拒绝,转向北方,双目中闪动出惊人的神采,说道:“辽军已然北撤,可以放心进军!传令下去,全军高举火把,做足声势,结阵向北,连夜进发!”
“连夜进兵,是不是太冒险了?”
“赶到云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