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愛下-第兩千一百五十四章 瀑布之下 空谷琴音鑒賞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林云走出紫鸢剑匣,立刻抬头看去。
在头顶有云雾缭绕,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空间缝隙存在。
那些空间缝隙肉眼可见,若是光凭肉身下来,无论是何等圣体,恐怕都被会撕成两半。
林云连忙回头朝紫鸢剑匣看去,就见剑匣表面有许多痕迹,应该空间裂缝造成的。
紫鸢剑匣还真是宝贝,空间裂缝也就造成了点痕迹,连裂缝都没有留下。
以后可以换个思路,将它当做盾牌使用,恐怕也会有诸多妙用。
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渣男,快看看这里!”
就在林云思绪飘散之际,小冰凤紧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在剑匣对面,林云走了过去,看着她手指的方向顿时倒吸口气。
就见紫鸢剑匣的背面,有五道夸张的裂缝,从头到底,像是被鬼爪撕裂了一般。
“这什么东西?”
林云看的头皮发麻,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真的是捡回了一条命,太过侥幸了!
之前秘境差点坍塌,恐怕就是与这鬼爪有关。
空间裂缝都只能留下几道痕迹,鬼爪竟然差点将紫鸢剑匣撕裂了,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小冰凤面露紧张之色,没有回答林云。
“能恢复吗?”
林云现在比较担心这个。
小冰凤叹了口气,抬头道:“恢复如初问题不大, 只是需要点时间罢了,毕竟秘境内已经有两道至尊神纹了,还有一颗梧桐神树,现在的问题是……”
林云反应过来,抬头看去,道:“问题是,如何重新回去,对吧?”
光是这片区域的重力,和空中隐秘的空间裂缝,想要上去就难如登天。
如果还得堤防这神秘的鬼爪,几乎没有重新登上去的可能。
林云道:“看看有没有其他出路吧。”
“大概率是没有的吧。”
小冰凤走在前面,在她面前有一片荒芜的土地,地面上有数十具尸骨。
尸骨除了人之外,还有许多强大的异兽,无一例外至少都是圣境强者。
他们死后残留的圣道规则,交织在空中,至今都还未彻底散去。
有些最近数百年死亡的圣境强者,甚至连圣源都还未彻底消散,在黑暗的空间内,有光芒依稀可见。
“这些人都是一顶一的圣境强者,但都困死在这,没有去找其他出路……渣男,咱们可能真得留在这了。”小冰凤轻声叹道。
林云神色肃穆,四下看了看。
他心态算是比较好的,困在此处闭关修行就是了,等冲破圣境桎梏,总有办法再尝试尝试。
可他来天墟废土,有两大目的,一为神之血果,二为苏紫瑶。
现在神之血果已经到手,困在此处,可没法送出去。
“林云,你不会怪本帝吧?”小冰凤带着愧意道。
林云摸了摸她的头,笑道:“起码现在还活着不是嘛,再说,真被困在这地方,和你待在一起,也不至于太过寂寞,还可以撸猫。”
小冰凤眼前一亮,当即道:“本帝也是这般想的,要不我们就不出去了吧!”
林云看她,见她目光明亮如星辰,语气真诚,面露笑意。
这丫头,不会故意的吧?
“本帝在此传你绝世神功,百年之后,等你再回昆仑,说不定你就是帝君了。到时候本帝的实力也恢复了,横行昆仑,镇压八方,也就弹指之间。”
“你要是不想这些虚名,那咱就在此参悟神境奥秘,外界纷纷扰扰,且随他去。”
“你只管走自己的剑神之路就好!”
生活 系 游戏
小冰凤颇为理智,掰着手指头,看似客观给林云分析着,只是眼中闪过抹狡黠。
“想的倒是不错。”
林云没有理会,看似在坠神谷内探路,他四下搜寻一番,而后颇为失望的回来了。
前后两条路,一条是瀑布通往更深的深渊,里面涌出来的气息更为可怕。
另一条则是一片恐怖的岩浆,滚烫吓人,连圣兵都给轻易融化。
“难怪这么多圣境强者,在此等死,真的是无路可走。”
林云轻声自语,神色凝重。
林云祭出逐日神诀,从脚下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又催动苍龙神体,抵住了层层重力。
嗖嗖嗖!
他身姿轻盈灵动,巧妙的躲过了几道空间裂缝,可高度来到百丈之后,就被重力扯了下来。
三百米,这就是他的极限了!
“太难了。”
林云落在地上,深吸口气。
以现在的修为想要飞上去,没有任何可能。
他转换思路,以玄雷宝链作为钩锁不断拉扯,最终攀升到了千丈。
结果还是不行,摔下来时伤的更重。
那就只有一条路了,要么走跳岩浆,要么跳瀑布。
两条都是死路。
“先休息。”
林云心中很急,可也没有太过焦躁。
三天后。
林云圣气和剑意,全部重回巅峰,修为甚至还精进了不少。
小冰凤倒没说错,这地方遍布圣道规则,是一处绝佳的修炼圣地。
休息好了,两条路总得都试试。
先试岩浆,林云将右手伸了进去,仅仅是片刻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手骨。
他将手拿了回来,青龙圣气催动,血肉不管汇聚。
十几次呼吸后,手臂完好如初,只是圣气损耗较大,林云脸色苍白无比。
“别试了。”
小冰凤心疼的道。
“这条路,看来是没得选了。”
林云叹了口气,这片岩浆涌动的区域,若能穿梭过去,说不定真有出路。
可惜这鬼地方,重力太过恐怖,一不小心就会被扯下来。
最终,他们来到了瀑布上方。
瀑布流动不止,下方是一片漆黑的深渊,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底。
“这气息虽说恐怖,可也不至于无法躲开,为何那么多人还是枯坐等死?”
林云小声说着,然后很快就知道了。
他丢下一块长达十丈的山石,石头抛下去的刹那,被重力扯得四分五裂。
下面的重力还要恐怖,这还没完!
那些碎裂的石头,在呼啸中发出巨响,而后惊动了某种神秘的存在。
林云和小冰凤,看到了一只可怕的白骨手掌,手掌由某种伟力凝聚而成。
瞬间就将碎裂的石块抓成粉末,不仅如此,其五指紧握的地方,还留下一处巨大的空间漩涡。
林云神色凝重到:“紫鸢剑匣,就是被它撕裂的吧。”
小冰凤奇怪道:“紫鸢剑匣乃是空间至宝,本身材质也是数十种神料融合而成,虽说你现在没法激活圣纹,可就算是圣境巅峰,也不可能将它撕裂才对。”
林云沉吟道:“它什么来历?”
妖怪镖局押送中
“本帝倒是有些猜测,但现在还是别说的好。”小冰凤轻声道。
林云见状,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多问。
“我试试。”
林云深吸口气,准备再跳一次。
不等小冰凤开口,林云就跳了下去,嗡,瞬间林云就感受到重力的巨大拉扯。
龙血立刻燃烧起来,苍龙神体全力催动,肉体神威溢出,风雷齐聚,龙吟怒吼。
他身上绽放出刺眼的光芒,体内龙血沸腾犹如火山怒吼,磅礴的力量充斥全身。
顶住了!
苍龙神体顶住了重力的拉扯,肉身并未被扯成碎片。
可还来不及欣喜,那诡异的骨爪就从瀑布下方呼啸而至。
独居、发烧。晓爱恋。
仅仅是狂风铺面,林云就感觉魂魄都在颤栗,剑意还未释放,就在体内不断碎裂。
咔咔咔!
林云一口鲜血,他竟然被剑意反噬了,像是数千道剑刃碎片在体内冲撞。
唰!
林云不敢再有任何犹疑,在空中强行转身,而后一招手,掌心玄雷宝链如电光射出。
宝链的蛇头咬住崖壁,将他快速扯了回去,其与骨爪擦肩而过。
嗖嗖嗖!
玄雷宝链犹如钩锁,不管释放之下,带着林云重新回到了瀑布上方。
“果然是死路啊。”
林云眉头微皱,心有余悸。
但他并不甘心,他有神之血果必须带回昆仑,他还要找到苏紫瑶,不能久困此地。
七天之后,伤势恢复的林云,又一次来到了瀑布前。
只不过这次,他将紫鸢剑匣也带过来了。
“你不会是想……”小冰凤诧异道。
“嗯。”
林云点了点头。
紫鸢剑匣是能挡住鬼爪的,只是被撕裂的比较严重。
“应该还能挡住三次。”
林云看着紫鸢剑匣道。
剑匣背面的裂缝,已经恢复了些许,不像最初那般狰狞可怖。
“三次之后,剑匣可就得被毁了,这剑匣从玄黄陪你到昆仑,你就舍得吗?”
“有梧桐神树,有两道至尊神纹……”小冰凤喃喃道。
小冰凤没说太多,可林云能感受到她的不舍。
她对紫鸢剑匣的感情,比林云要深厚许多,这寄托了她的特殊情怀。
她见证过紫鸢剑匣的辉煌,最辉煌的时,紫鸢秘境自身就媲美一处圣地。
可林云被困与此,即便有再多不舍,小冰凤也不会阻止他尝试。
凤凰心眼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一人,可谁叫这人就在眼前。
“那在等等吧。”林云道。
“嗯。”
小冰凤立马抱住紫鸢剑匣笑道。
这丫头!
林云瞧她这般模样颇为可爱,也不由忍俊不禁。
锵锵锵!
可就在此时,一阵飘渺的琴音从山崖下方传来。
琴音在空谷回荡,宛若天籁,有一种让人无法言表的清冷孤傲。
“有人!”
林云和小冰凤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这瀑布下方,竟然有人在弹琴!
何方高人?
不对,不对!
林云脸色忽变,这琴音听着有些耳熟,似乎……似乎……
这不是他在浮云剑宗与洛花醉酒时,对方所弹奏的琴曲吗?
“其实我不喜欢弹琴吗,我只喜欢与你弹琴……”
“我不喜欢浮云剑宗,我只是想和你待在浮云剑宗;我也不喜欢与人讲理,我只是愿意为你低头;我也不喜欢喝酒,我只是喜欢你喝酒时的模样。”
“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不通音律,不喜浮云,蛮不讲理,喝酒便会杀你。可我唯独喜欢你,于是酒水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琴音继续变幻,林云早已呆住,他知道,他全都知道。
于是,琴音开始拥有生命;于是,浮云开始翻滚。于是天下的绝色都凝聚在指尖,化作芳华,近在一人身上绽放。
等到一曲终了,林云呆呆的看向瀑布下方。
苏紫瑶就在瀑布之下!
难怪她一直没被人发现,原来被困在此地,这才让血月神教和魔灵族的人无法找到。
她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是她!”
小冰凤终于听出来了,她神色微凛,眼中闪过抹复杂之色,盯向深不见底的瀑布下方。
右手小拳头,悄然紧握。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笔趣-第兩千一百四十八章 火玉龍蓮看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好戏要开场了。”
黎飞白盯着下方山谷,神采奕奕,有一种由里到外的自信。
林云又看了眼下方山谷,除却明宗、天炎宗、万雷教和神道阁这几大圣地外,还有许多老牌圣者门阀。
以及冒死前来续命的老圣君,这阵仗,即便是林云也得好好盘算盘算。
更别说,暗处还藏着好些和他一样的人,同样不可小觑。
“这神之血果不好拿,即便拿了也得好好想想,如何才能撤的出去。”
林云神色凝重,冷静的盘算着。
“瞻前顾后,畏手畏脚,这可不是剑修风格,现在看来……你和天绝城那帮无法无天的人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黎飞白起身,面色平静的道:“剑客,就该一往无前,宁折不弯,所谓生死,有何惧之。”
林云张了张嘴,本想反驳一二,想了想,顺着他就好了。
“我有说错?”黎飞白看向林云似有不服,轻声笑道:“还是你觉得,我在教你做事。”
“你对。”
林云简单的道。
黎飞白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神之血果我帮你拿,但神之血果的几片叶子,你得给我。你修为实力都差一点,就别下去送死了,待会真杀起来,必然是血流成河。圣君都会成为炮灰,三阶圣君,也未必能保全性命。”
“我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你。”
林云摸了摸下巴,轻声笑道。
有人愿意榜自己免费打工,他自然没法拒绝。
至于黎飞白反悔,那也没关系,对付他一个人,总比对付下面一帮人容易。
黎飞白淡淡的道:“你只需信任我就够了,救我一命,助我拿到万妖果,这个恩情比你想象中的大。”
轰!
两人正说着话,下方山谷之中,又是一道青色神光绽放,而后凝聚为光柱冲霄而起。
“两色神光了!”
“这神之血果的品质怕是很不一般。”
“看这迹象,大概还有三道神光,至少是一枚五色神之血果,一旦能将它带出去,必然会震惊昆东荒。”
“何止东荒,怕是昆仑都要有许多老怪物出来。”
……
軍婚誘寵 小說
山谷辽阔的草地上,人群彻底骚动了起来,这神光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太大。
正议论着,又是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三道神光了。
“少主,这枚神果,不得了啊。”
明宗一行人中,一名青衣老者,看向明宗少主黄靖宇。
黄靖宇很冷静,盯着神光所在的位置,眼中尽是若有所思。
这等天材地宝极为珍稀罕见,只要能将它拿到,此行就算没有得到神火碎片,也绝对值了。
“想要拿到这神之血果可不简单啊。”
黄靖宇喃喃说道。
即便是狂妄如他,也知道夺取这神之血果难度有多大。
就在此时,万雷教和天炎宗的大队人马齐刷刷飞了过来,为首的天魁圣君和柳云澜径直朝黄靖宇走来。
现在东荒几大圣地,基本以明宗为首,暗中早已推举其为盟主。
“两位,应该和我想的一样。”
黄靖宇面露笑意,看向天魁圣君和柳云澜说道。
他们年纪都只有百来岁,算得上是绝代天骄,彼此之间也认识了很长时间。
大家想法一看便知,这二人不来,黄靖宇也会主动邀请他们过来。
“神之血果大家各凭本事,不过无论是谁拿到了,遇到外界围攻,我三家都齐力迎敌。”黄靖宇继续说道。
“正有此意。”
天魁圣君笑道。
“除此之外,无论谁最终拿到了神之血果,都应该对方相应的好处。”柳云澜道。
黄靖宇神色变幻片刻,笑道:“这没问题。”
“恭喜诸位,我三家联手,这神之血果必然是手到擒来,谁也挡不住!”
“谁挡杀谁!”
众人商议联手后,士气都变得极为高昂起来。
看的旁人心惊胆寒,不过这山谷草地上,也有人在暗处冷笑不止,眼中没有丝毫服气之色。
很显然,这其中还是有诸多变数存在。
“无霜公子,这三家联手了,我们怎么办?”
神道阁的圣境长老,眉头微皱,略显担忧的看向曲无霜。
曲无霜神色平静,摇着扇子道:“该争还是在争,若这几人真要撕破脸的话,咱也不用怕他。”
神道阁作为东荒六大圣地之一,以灵纹造诣名震天下,底蕴还是有的。
可惜那位小公主没来,不然他们两家联手,机会也是相当之大。
无霜公子看了眼四方,神凰山的人一个不见,也不知道这帮人去了哪里。
曲无霜猜测,可能去寻找神火碎片了。
比起神之血果,神凰山的人显然更在意神火碎片,毕竟他们都是有凤凰血脉的后裔。
轰!
就在几方紧张忐忑之际,山谷之中又是一道神光绽放。
紧接着神光不断,七道光柱在山谷草原中心汇聚,数不尽的圣气从那光源处的地底喷出。
七色神光笼罩之下,圣气宛若祥云一般,大量的生机钻出地底,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力量。
仅仅是呼吸一口,便受益无穷,许多老辈圣君脸上的皮肤都年轻了些许。
“七色神之血果!”
“这神之血果,可以延命七百年!”
众人都跟疯了一样,情绪显得极为亢奋。
站在山头上的林云,眼中也是闪过抹异色,竟然是七色神之血果。
砰!
一声惊天巨响,神之血果破土而出,光柱笼罩下方圆千里的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一枚拳头大小的果子,周围有七片叶子,每片叶子都布满原始圣纹。
强大的光芒从中绽放,天上降起瓢泼大雨,每一滴雨水都绽放着淡淡的圣光。
林云伸手去接,雨水打在掌心,立刻有磅礴圣气渗透进来。
“光是这场灵雨,就能让不少人修为大进了。”
林云心中淡淡的道。
若是往常,这一场灵雨就是场造化了,可和神之血果比起来,没人在意。
唰!
林云还没反应过来,就有数十道身影,绽放出可怕的圣光朝着神之血果冲了过去。
“你站这别动,本公子替你将果子抢过来。”黎飞白也动了,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山头上。
砰!
数百股圣威在山谷中激荡,碰撞出堪比雷音的巨响,轰隆隆不停回荡。
这等威压之下,若是没有圣元罡气护体,一介圣君怕是寸步难行。
眼下这场面可以说极为血腥残酷,天道宗初九的动|乱也不过如此了。
还未真正靠近神之血果,就有许多圣君大打出手了。
主要是有许多老辈圣君,本来就寿元无多,可以说是完全不要命了。
“林云,你真信他会拿到神果?”紫鸢秘境中,小冰凤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歹是八大帝族的人,多少有些手段吧。”林云轻声说道。
咔擦!
七色神光的光柱圣威打破,有圣君抢先一步,直接握住了神之血果。
噗呲!
可还来捂热,就被数十种武技狂轰乱炸,几乎是一个照面就被轰烂了。
呼呼!
神之血果当场飞了出去,立刻就引发了下一波追逐。
即便是圣地,死一个圣君也是天大的事。
可眼下这陨落的圣君,完全没人去管,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神之血果吸引住。
在这种狂热的氛围,你若是不动手,慢上一步就有可能被人抢走神之血果。
哪怕明知道抢到手后,会被众人集火,可依旧无法冷静下来。
太卷了。
就算是圣君,碰到了这种能延长寿元的神物,也无法保持超然之心。
仅仅是半个钟头过去,这山谷中就死去了十来名圣君,受伤者数量更多。
“一群老鬼,明知道没机会拿到神之血果,也来这凑热闹,不知死活。”
黄靖宇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幕,神情冷漠之极。
“少主,该动手了。”
“这种神果,没有超凡的命格,拿到手也是祸害,除了少主没有人有资格承受。”
“天命在我!”
旁边,几名圣境长老出言道。
黄靖宇没有反驳,淡淡的道:“替我开道!”
“就等少主下令了!”
天道宗的十来名圣君,同时祭出星相画卷,他们脚下出现日月转动的异象,而后各自拍出一手。
“斗转乾坤!”
伴随着一声爆喝,天地间出现日月悬空的异象,他们各自掌芒凝聚在一起,爆发出去的刹那,将虚空震的不停颤动。
砰!
数十名圣君避之不及,一个个都被震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吐。
还没完!
这些圣君又是一声怒喝,双手猛的合什,日月融合,一个巨大的明字出现在山谷天穹上。
恐怖的威压震慑之下,许多圣君都露出难受的神情,动弹起来都变得极为困难。
“是日月圣典!”
“明宗出手了。”
许多人神色惊呼,眼中露出忌惮之色,显然没有料到,这明宗圣境出手之下会有如此恐怖的圣威。
唰!
黄靖宇身如惊鸿闪电,朝着被神之血果飞了过去,嘴角勾起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呼呼!
神之血果本身有些懵懂的灵智,见到有人靠近,本能的打出七色神光朝着黄靖宇扫了过去。
“雕虫小技!”
黄靖宇丝毫没放在眼里,他修为已经达到了二阶圣君的境地,日月圣典催动之下,一道拳芒呼啸过去。
拳芒如太阳般绽放,几乎是一个刹那,就将这七色神光通通碾碎。
可就在他将要抓住神之血果时,一抹刀光打破日月笼罩下的禁制,闪电般朝着黄靖宇落下。
唰!
黄靖宇不得不退后几步,抬头看去,却是天炎宗的云澜圣君出手了。
“柳云澜,看来这天墟废土,你也有不少收获,刀法不错。”
黄靖宇面带笑意,神色轻松的朝柳云澜看去。
“彼此彼此。”
柳云澜轻声笑道。
二人看似轻松,实际上各自争锋相对,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
结盟归结盟,可神之血果这等东西,亲兄弟来了都得争,还是落在自家手里比较好一点。
轰!
就在两人气机交锋之际,一道雷光落下,将两人的面孔映照的无比冷峻。
雷光蕴含着某种古老的圣威,落下的瞬间虚空像是凝固了一般。
唰!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神之血果被一股伟力扯了过去。
二人同时回头,就见万雷教的天魁圣君面带笑意:“两位哥哥,这神果我先笑纳了。”
天馈圣君手持一杆紫色旗帜,旗布上烙印着一道好几道可怕的神纹。
方才轻轻一挥,连空间都给禁锢了片刻,而后轻轻一收,神之血果就快速被卷了过去。
“金雷旗!”
两人立刻发现,这是万雷教的四曜圣器,算是天魁圣君的最大底牌。
好家伙,一个个都不演了,一出手就是大杀招。
嗡!
就在天魁圣君,觉得自己就要得手时,一道光束激射而至。
光束所过之处,天穹间落下的雷霆被通通震碎,等光束击打在旗帜上,天馈圣君退后了好几步。
他定眼看去,自己的四曜圣器金雷旗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脸色顿时有了变化。
抬头看去,就见黄靖宇伫立虚空,右手手背对着他,在那食指上一枚戒指闪耀夺目。
“月光神戒!”
天魁圣君惊呼一声,这是明宗秘宝至尊圣器,戒指上镶嵌的宝石乃是月光神石。
不过这应该是仿制品,称之为月光圣戒更合适些,不然以黄靖宇的修为还无法催动。
可即便是仿制品,这威力也大的有些吓人了。
“回来!”
黄靖宇翻手一招,月光在他掌心凝聚,一道漩涡出现,将神之血果快速吸扯过来。
“大日神钟!”
他未卜先知一般,左手推了出来,昊日在其掌心凝聚成古老的神钟。
咔擦!
柳云澜挥出来的刀光被震碎不说,这古老的神钟去势不止,将虚空震出一道道裂缝,朝着柳云澜压了过去。
几人斗得厉害,可各自跟随的圣境长老却是默契十足,悄无声息扩散开来,将三人团团围住,不给外人可乘之机。
一群老辈圣君瞧见此幕,又气又怒,他们活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眼见神果出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个小辈在这斗法,自己连出手去争的资格都没有。
唯一有机会去争的曲无霜,瞧见此幕也是眉头微皱,一时间无从下手。
“到此为止了!”
又是几个回合之后,黄靖宇技高一筹,将神之血果握着掌心。
柳云澜和天魁圣君,心有不甘,可先前有过约定,眼下也只能罢手。
“放心,本少主绝不会亏待两位弟弟,都是自家兄弟。”
黄靖宇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笑道。
按照承诺,黄靖宇得拿出一些宝物分给二人,做为他们不死争到底的补偿。
可很显然,再好的补偿,与神之血果比起来都不太够看。
“恭喜黄兄了。”
两人靠近之后,勉强挤出笑意,做出恭喜的手势。
“同喜,同喜。”
都市全能系統 詭術妖姬
黄靖宇大笑不止,道:“两位弟弟,不妨来一起看看这神果有何玄妙之处。”
他摊开手掌,让神之血果悬在掌心,柳云澜和天魁圣君近距离观察之下,皆觉得这神果玄妙无比,蕴含某种先天大道之力。
就连叶子上的圣纹,都蕴含着无比强大的规则之力,对圣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神果被困在掌心不断挣扎,可月光圣戒释放出来的无形之力,却将它死死止住无法脱困。
“这神果当真妙不可言,光是这几片叶子,就足够让我们修为大进,实力暴增了。”柳云澜轻声说道,眼中露出炙热之色。
“放心,这点格局,哥哥还是有的,一人一片,绝不会少。”黄靖宇听出对方的暗示,面露笑意,显得大气无比。
神果在手,区区一片圣叶他完全给得起,何况还剩下五片,他依旧拿的是大头。
黄靖宇的心情,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好。
听闻此言,柳云澜和天魁圣君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先离开此地吧,迟则生变。”天魁圣君警惕的看向四周,小心提醒道。
“我们三大圣地联手,谁敢放肆!”
黄靖宇不以为意。
他嘴上这般说着,实际上还是相当小心,准备彻底制服这神果后,便将其收入储物手镯。
这神果还在挣扎,抗拒被他降服,得给它点颜色瞧瞧。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火莲出现在天穹之上,莲花金光熠熠,出现的瞬间就震碎了天上的明字。
轰!
明字破碎,日月散开。
莲花中一条火龙呼啸而去,还不等明宗众人反应过来,火龙张口就将天上日月全部吞了进去。
哗!
日月被吞的刹那,天地瞬间暗了下去,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圣元注入双眼也看不到任何事物。
黄靖宇脸色大变,黑暗中感觉一只手朝自己伸了过来,顿时大怒不止。
“找死!”
他一掌拍了过去,有人发出痛苦的闷哼,而后黄靖宇也不知道在黑暗中被谁攻击,身上中了好几道掌芒。
这种绝对黑暗之下,方才还笑眯眯的三人,都变得互相不信任起来,直接大打出手。
“住手!”
黄靖宇察觉到不对,将一大半圣元注入月光神戒中,轰得一声,天地重新变得亮了起来。
明宗圣境长老,也在此时回过神来,日月重新融合。
古老的明字出现,将吞下日月的火龙直接震破,天地恢复如常。
“我的神果!”
黄靖宇看向掌心,刚才还在的神之血果早已不见踪影,他面带不满的看向柳云澜和天魁圣君。
可二人也是一脸怒意,方才黑暗之中,他们也被人给偷袭了。
“呵呵,东荒三大圣地,似乎也不过如此。”
一阵笑声传来,几人连忙回头看去,就见一名青年手握神之血果,凌空一个翻转,脚下龙莲绽放,目中星辰隐现,眉间锋芒,傲视全场。
“火玉龙莲!”
有不少年长的圣君,认出了龙莲的来历,神色都显得极为震惊。

超棒的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第兩千零八十五章 祭典 不如饮美酒 马迟枚速 閲讀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倘諾遠逝他以來,九大神龍尊者,我教和魔靈族至少能佔住一下。”
趙天諭詠道:“金蓮火樹也被他搶了,他的安然比我想象的大,此次淌若化工會,不必將他闢,再不然後必成大患。”
王慕焉心情不改,對於早有預料,只道:“他很奧密,稀鬆勉強。”
“誠,他的資格算一期謎,我始終相信,他歸根到底正是夜傾天,仍另有其人。”趙天諭道。
妖九拐六 小說
“設若大過夜傾天,還能是誰?”
王慕焉笑道。
“不關鍵了,臨候本有人纏他。”
趙天諭容端詳,似存有指道:“推測這幫人有道是挺喜滋滋的。”
“今日唯的常數縱天劍和道劍,儘管如此這兩劍好像率不會現身,可竟自得綢繆好答之策。對了,倫常塔什麼了?”
王慕焉道:“全部盡如人意,器靈現已整甦醒。”
“五倫塔本來就我教寶貝,被氣象宗強取豪奪這樣從小到大,也該拿回去了。早就失落的,這一次得悉數拿歸來……”趙天諭道。
倘使人家聽見此話,定會嚇一大跳。
倫理塔是時段宗的年月珍寶,內裡不只是修齊禁地,還得天獨厚毒化時代時速,對一番聖地以來享有舉足輕重的意。
假設倫常塔被攘奪,時分宗勢將精神大傷,東荒首度戶籍地的名頭鮮明得讓位了。
除外,裡邊還貯存著鉅額珍寶,功法、珍本、妙藥巨集觀。
其一名堂之大,氣象宗很難承襲。
就在這,院外走來一人,兩人掉頭看去,算在青龍國宴上和林雲交承辦的古宇新。
他不但水勢回心轉意,國力宛然還有精進。
他從天陰宮大殿宇出的,天陰宮主頃與夜家那位剛峰聖尊密談。
“夜家那位老聖主早已答應了。”古宇新面帶高昂的道。
趙天諭聞言,腰纏萬貫笑道:“不期而然,既然他點了首肯,統籌橫決不會有怎麼著情況了。光憑夜千羽那群人,還翻不起呦浪來,章家和神龍王國不清不楚,白家那群人最寵愛保全主力……多餘的夜家不及為慮了。”
古宇新道:“但他興頭很大,要了五成,倫常塔中的瑰要分他夜家五成。”
“給他縱令,倒歲月讓附帶讓夜家的人來應付他,夜親屬忖度決不會圮絕。”趙天諭笑道。
即使如此全給了也無妨,倫理塔當真重大的它自各兒,外面的河源快快消耗算得,血月神教也不缺這些。
“只待初八了!”
趙天諭深思道,音略有打哆嗦,一目瞭然他很鬆懈。
要勉強一下青史名垂甲地,即令內業經支解,不畏預備了數生平,依然如故心有餘而力不足百分百完成。
不怕卓有成就,也必將會交洋洋理論值。
可不用得做,聽由五倫塔一如既往日月神紋,都是血月神教可否還君臨崑崙的生死攸關。
一發是日月神紋,它頂紐帶,磨它就獨木難支破開六聖城的封禁。
“慕焉,亮神紋與你休慼相關,你猶興味不高。”趙天諭捕捉到了王慕焉的一點心理。
無奈隱婚:小叔叔請自重
王慕焉笑道:“我等這整天久遠了,然而在這處所地火了這般久,總歸會有些不忍看它覆滅。”
“為山火,不必勝利。”古宇新理智的道。
……
林雲臨玄女院,本想見淨塵大聖,但淨塵大聖不在。
再想去見學姐欣妍,探悉她正熔融一枚聖源,撞倒紫元境半聖,便只在佛事外遐看了一眼。
水陸廣闊無垠著稀靈霧,外觀有峻玉龍,懸崖峭壁上刻著一尊龐大的古佛雕刻。
在古佛的盯下,欣妍身上浴著金色佛光, 端莊平靜,玉潔冰清而弗成褻瀆,空靈之極。
林雲遙遠的看著,好久無以言狀。
學姐懷有自發月宮聖體,當初得淨塵大聖佈道,她隨身的佛性更其重,百無聊賴之氣進一步蕭然,這是在佛教的途中一去不掉頭了。
欣妍盤膝而坐,空疏半空,身上穿上八仙玄女的裝,一章凌布隨風輕舞。
苟凡夫見了,篤信覺著是老好人活著。
林雲在此暫停了一晚,末了抑或回了紫雷峰。
他見到了紫雷峰主,張嘴問起:“峰主,初四是甚歲月?”
“初八?下一步初五嗎?”
紫雷半聖笑道:“你為何有敬愛問道此事,你若不問,我也要與你撮合。”
“啊?初十是怎大時空?”林雲怪道。
“望你還不明晰。”紫雷峰主笑道:“下週一初八是宗門九十年一次的祭典,祭典祖輩,想念父老,兩宗三院七十二峰的人,裡裡外外地市現身。”
“除外,當天還會定局上九峰的搶奪,上九峰的座位不惟會從新洗牌,處所依次也得更來定。”
上九峰林雲是知情的,是七十二峰單排名靠前的九峰,位置比三院不差數額。
上九峰高足所能身受的水資源,遠超別樣諸峰,紫雷峰成年墊底,逾比都萬不得已比。
林雲心髓思謀著,和王慕焉說的盛事對待,上九峰的禮讓如沒那麼樣非同小可。
可居然選項初四這一天,出於祭典的聯絡嗎?
“祭典有何許出色方針?”林雲好奇的道。
“特等物件?往時也會有,會想著能使不得將人皇劍呼喚迴歸,多年來幾世紀專家都看淡了。”
紫雷峰主摸著須道:“代表意旨比較大吧,儀由天陰宮和道陽宮宮主聯機牽頭,絕大多數的聖境強人地市來目擊,屆候會有不祧之祖異象永存,對聖境強人來說,亦然一個悟道的隙。”
“然子嗎?”
林雲思來想去,想不出一期諦來。
紫雷半聖吧,理所應當有一番很性命交關的點,可他一時間對不上。
“上九峰的奪取是怎麼條件?”林雲按下嫌疑,開腔問津。
假若足以來說,幫紫雷峰拿個上九峰的儲蓄額,亦然乘風揚帆為之的事。
“法例可方便,現下的上九舞會指派別稱新教徒,供別六十三峰尋事,連輸三次就會吃虧上九峰的面額。”
紫雷峰主道:“淌若只輸一次的話,另峰還有些身份爭一爭,能夠輸三次就沒什麼事了,這上九峰差一點都被四大家族的人操縱,論彥幼功其它峰壟斷不過。”
林雲聽大智若愚了,輸三次縱利害換三次人,旁峰縱拼盡全盤聚寶盆,堆出一番高手,也抵無窮的旁人輪替交戰。
“再不,我碰?”林雲隨心道。
紫雷峰主笑道:“這視為我先頭的致,這事你別摻合了,異教徒不節制年紀,年紀最大精到一百歲。”
“真格極品的異教徒,到了一百歲本條年歲,昭彰有上古境修為了。你當今是天龍尊者,你去到會,病賤了這幫人嗎?”
林雲啞然。
能化作清教徒都是萬中無一的狀元,在助長四大戶的波源,以一百歲的歲襲擊遠古境半聖實是有可能性的。
“你此刻才青元境修為,無論是怎的逆天,陽愛莫能助敵過遠古境半聖。”紫雷峰主沉聲道。
“倒也是。”
林雲笑了笑,他若一仍舊貫青元境半聖,逼真不敢說打贏古境。
紫雷峰主合計林雲性氣消退了許多,笑道:“這才對嘛,要不臨候家中來一句,天龍尊者就這,你能忍?”
“別人同意管哪些修為不修持的,能打贏天龍尊者,誰決不會試試看。”
“等你也破史前境了,這幫人怕是一劍都擋相連,到點候再來料理她倆,俺們不憂慮。”
林雲笑道:“峰主,我已經紫元境了。”
唰!
語氣一瀉而下,兩朵通途之花在林雲百年之後放,算作風之大路和雷之陽關道。
紫聖輝在林雲隨身看押,一股熊熊的氣魄在他眉間縈迴,紫雷峰主旋踵一驚。
咦,這明顯獨自紫元境修持,勢始料未及實在不輸古時境半聖太多了。
“我小試牛刀唄。”林雲眨了忽閃,笑道:“真敵惟獨,我也會綽綽有餘出場,不會給這幫人囂張的時。”
雞蟲得失,敢在他眼前裝?
林雲又不對傻,決不會給他們斯隙的。
紫雷峰主猶豫不決一會,道:“相近真好吧小試牛刀,惟有數得著就別爭了,何許人也上九峰的差額就夠了,滲溝翻船鬼。”
林雲隨口應下,繼而道:“獨立有啥勞動權?”
“一部分獎賞,只是最大的恩遇,本當是十全十美方香。”紫雷峰主道:“硬是祭典上,嚴重性炷香付給拔尖兒來弄。”
林雲摸了摸下顎,這還奉為個機遇。
臨候當兒宗的十八羅漢若能顯靈,從心所欲賜點咦無價寶,都或許受害好久了。
“行吧,我清楚了。”
林雲酌著,說不定認同感試著爭一爭。
“你別太百無禁忌,你那時是天龍尊者了,一顰一笑都備受矚目,得陽韻得驕矜。”紫雷尊者見他如斯形相,匪面命之的勸道。
林雲笑道:“峰主,我徑直都很調門兒啊,你是否對我有嗬言差語錯?”
“我信你個鬼。”紫雷峰主道:“你這孺哪次諸宮調了,剛返就去幽蘭院挑釁幽蘭聖女,宗門零位戰大殺四野,飛雲山乾脆破九重天,名劍例會越來越交惡了天……你說說。”
林雲可望而不可及道:“峰主我委很陰韻,脾氣尤其出了名的好,宗門上下誰不寬解。”
紫雷峰主道:“了卻吧你,你性格好豬市上樹了,言而有信拿個上九峰的貿易額就好,別整出哪邊聲響來。”
林雲強顏歡笑,實在勉強,連峰主都不信他,他性情還不好?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一世獨尊-第兩千零五十五章 無間煉獄 临危不挠 旁文剩义 讀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九座蒼巖山之內,慕千絕面色冷冰冰,無言以對向陽鳥龍之路飛去。
目前慕千絕還不喻林雲曾經盯上了。
他很紛爭,統觀瞻望神龍之路,幾乎都有天路數得著坐鎮。
有得竟然還有兩人,留他的擇並不多,要麼重回紫龍之路。
或再選一條神龍之路,前者是找死,他才剛被夜傾天攆入來。
再選此外的神龍之路,慕千無望了一眼就捎了抉擇。
說到底,預留他的低位其餘選萃了,但龍之路。
龍身之路的天路卓然鶴玄鯨,對立具體地說,算天路頭角崢嶸中較弱的留存。
倘諾不弱,他也決不會選料龍身之路了。
砰!
術計劃,慕千絕強勢破開蒼龍之路的風障,長短翅子撮弄,身上聖輝空廓,一番忽閃就落了下。
霹靂隆!
有小徑準星加持的半聖之威刑滿釋放出,讓鳥龍之首上的洋洋教主,樣子都出示危險奮起。
王座之上,第十三天路堪稱一絕鶴玄鯨,雙眸微凝,這火器盡然來龍之路了,深感他是軟柿?
狗狍子 小說
“起開!”
慕千絕一聲大喝,信手一推,就將後坐的夜鋒給捲了入來,霸佔了他的處所。
噗呲!
夜鋒退掉口鮮血,滾了一些圈才被道陽聖子接住,就近的白疏影和欣妍,表情為某部變,分頭啟程飛退,可依然被餘波掃到,退了一點步才站住。
夜鋒氣的顏色發青,他尖銳瞪了眼慕千絕,想要說些啥,可還未住口又是口熱血吐了沁。
“慕千絕,你敵可夜傾天,就拿我等撒氣?”夜鋒怒目圓睜。
慕千絕面露值得,稀道:“你還不配!”
他連番兩次在夜傾天胸中敗下陣來,蒞臨龍身之路,必得從新找人立威。
夜鋒是誰他並不看法,也無意多想,除幾個天路獨秀一枝能讓他約略在意外場,另人傑在他叢中和雌蟻並無多大千差萬別。
言罷,他又是隨意一擊,無相神印直接蓋了山高水低。
隱隱隆!
一尊撐天巨手,寒冰和狂風格加持,還了局全落來夜鋒就經不起了。
如許碩大無朋的殼下,欣妍和白疏影神志也變了。
這即是龍靈級武學嗎?
夜傾天以前,土生土長收受著如許大的上壓力,天路特異的實力,確確實實要遠比其它人威猛。
東荒別樣保護地的大主教,臉蛋兒也都透露吃驚之色。
事先還認為,是否慕千絕勢力太弱,才讓天路獨立神話澌滅。
於今見狀,平生就錯處這一來,意是夜傾天氣力太強。
王座上的鶴玄鯨,手中赤裸吃驚之色,即時頗為鑑賞的笑了起床。
這幕千絕,莫非不敞亮這群人都是天宗青少年?
主要時辰道陽聖子站了下,周身放出金色的聖輝,如大日等閒耀眼奪目,徑直硬抗了這道統治。
砰!
驚天轟鳴中,無相神印分裂,空間波動盪,東荒另外教皇趕早不趕晚首途避讓,色都兆示頗為儼。
視野看嚮慕千絕,院中都閃過抹怒意,卻膽敢多說呀。
效能達到,慕千絕當即罷手,他很高興專家的容。
這才是對天路出類拔萃該片敬而遠之!
“大無相神訣確實定弦。”王座上鶴玄鯨看嚮慕千絕,讚許一聲,繼而多觀賞的笑道:“我覺得你怕了夜傾天,故萬萬沒將他處身眼裡啊,恰降臨龍身之路,就對時段宗新教徒脫手立威,真有你的,慕千絕!”
天理宗異教徒?
慕千絕表情微變,眼波一掃,他看向道陽聖子等人,在觀看旁人的狀貌,聲色當即沉了上來。
倒運!
他惟獨想找人立威資料,並消亡本著時刻宗的意思。
偏偏這龍之路,他不信夜傾天還會借屍還魂。
沒理,除他外界,龍之路還有一位天路首屈一指鶴玄鯨。
遠道而來與此,就象徵要與兩位天路數得著為敵,除非夜傾天瘋了。
一念及此,慕千絕神復正常化,看了眼道陽聖子等篤厚:“我道早晚宗,人人都如夜傾天形似驚豔,觀展也中常。”
鶴玄鯨拍打著扶手,笑道:“你就穩拿把攥了夜傾天不會來這蒼龍之路?”
慕千絕眼中閃過抹不岔之色,冷冷的道:“鶴玄鯨,你或想念一度你自己吧,我來此,就算想叮囑你,天路超絕亦有差距!至於夜傾天?來了又哪邊?我會怕他鬼?”
他很煞有介事,絕無僅有國勢,口角聖翼吐蕊,眉間有凌冽的鋒芒睥睨。
咔擦!
一併爛乎乎之響動起,跟腳劍日照耀滿處,一塊兒稔知的身形破空而至,打閃般達到了道陽聖子等肢體邊。
“夜傾天!”
當洞悉接班人嘴臉後,大家眉眼高低微變,不由驚呼起身。
王座上的鶴玄鯨,亦然一臉大吃一驚,這夜傾天殊不知誠來了。
夜傾天?
慕千絕霍地回身,一眼就看樣子了,正點驗同門河勢的夜傾天,樣子當即就發怔了。
他其時就目瞪口呆了,又來?
老公太狂野:霸占新妻 单兮
“夜傾天,你委實將要和我難為?”慕千絕氣的打哆嗦,神情黑黝黝,最為氣惱。
林雲詳情欣妍等人不適,也就夜鋒傷的重一些,略微鬆了弦外之音。
聽見幕千絕來說,林雲不由道:“你這話,可真不像天路百裡挑一該說吧。”
慕千絕冷著臉道:“我早已給你臉,偏離真龍之路了,你與此同時疊床架屋磨?”
林雲表情平安,薄道:“正,你是被我掃地出門的,次,你給我末,不替代我行將給你排場。”
他煙雲過眼客客氣氣,將慕千絕底間接揭掉。
“夜傾天,我給過你機遇,你不感同身受,那就別怪我不虛心了。”慕千絕眼色馬上冷峻。
他從來免與林雲動手,一退再退,目前退無可退,那就別怪他得了水火無情了。
林雲來得無可無不可,道:“堅持不懈我都不欲你給我會,要戰便戰,你若贏了,我有口難言。”
成則為王,弱肉強食。
他很掩鼻而過官方這種高高在上的話音,喲叫給他機緣,寧病己方用劍拼下的?
幕千絕的氣焰很可怕,可以到讓人回天乏術全神貫注。
林雲面獰笑意,可前後有一股鋒芒,化為劍勢爭鋒針鋒相對。
天路典型?
誰還訛天路首屈一指了,需要你來給我臉?
唰!
慕千絕率先打破對立,伎倆一抖,抬手就為林雲推了出。
這一掌的快麻利,快到極其了,連殘影都獨木不成林瞭如指掌。
砰!
下俄頃,掌芒就印在林雲被隨身,只能惜,這是一路殘影,一觸即散,
林雲鳥龍劍心有預知安然的職能,刁難逐日神訣,他很逍遙自在就閃避了這一掌。
慕千絕神態一無發展,是非翅猛的一扇,轉種又是一掌,手掌有無相魔眼顯露,再行轟向林雲心裡。
八九不離十凡是一掌,卻蘊著盡頭神妙莫測。
凡人被無相魔眼輕飄一照,人體就會僵,魂靈通都大邑膽顫,一霎時衰弱。
除外,這一掌再有兩種大路準則加持,出掌裡,有底不清的異象在四周圍綻放交匯,可凡人卻為難論斷,只可目飄渺的像。
緣這一掌太快了!
唰!
清風拂過,徽墨微濺,這一掌仍是連林雲日射角都莫得撞。
“無相魔眼映照以次,還能有這一來快的身法?”王座上的鶴玄鯨,眼光暗淡,出示多吃驚。
異域,另一個天路出人頭地也在漠視這一戰。
他倆已將夜傾天奉為了詭祕敵,想要超前探問他的氣力。
“慕千絕,你連我一根髫都碰缺席,還想給我時嗎?”
林雲重躲過締約方勝勢,站在一根懸浮起來的龍鬚上,稀溜溜道。
慕千絕停了上來,他看了林雲,然後將詬誶聖翼撤口裡。
轟!
下一時半刻,他的村裡出現墨色和銀裝素裹的水墨之色,無異是石墨意境,可這次卻大例外樣。
玄色含著殞旨在,銀涵著生之心意,他出冷門而控陰陽氣。
“不已活地獄,生死存亡白雲蒼狗!”
慕千絕冷哼一聲,一座不輟火坑嶄露,那麼些的掌芒,從不息人間地獄中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飛向林雲。
林雲目微凝,眼中發自異色。
果然還要清楚存亡恆心,這傢伙寧正和是是非非二帝有累及?
管是憑依大無相神訣,依舊依憑是非曲直二帝,暫時這不停活地獄戶樞不蠹遠唬人。
蕭蕭!
死活二汽重重疊疊打轉,數不清的掌芒,從世界萬方將林雲圍住,這下憑他何如閃,都無奈真逃避這些掌芒了。
唰!
慕千絕下手猛的一抓,彩色翅膀從館裡飛了沁,契約化成一條搖曳嗚咽的五金聖鏈。
聖鏈如一束光,直刺林雲心。
觸目此幕,欣妍和白疏影都心事重重方始,她倆氣色大變意欲脫手突圍那座不止地獄。
林雲臉色未變,道:“後勁完美無缺,明天定會成為聖道特級庸中佼佼,可嘆……今朝還差了些味道。”
文章倒掉,林雲掏出葬花,後揮劍斬了下。
玄的春夢時間內,一盞古燈被燃點,嬋娟陽光劍星忽閃,立時合辦富麗劍光飛了出去。
林雲這次從未用盡手腕,只將高峰萬全的劍意闡揚到終點,他想總的來看極限天河劍意真相有多強,想覷葬花的鋒芒總歸有多強。
咔擦!
只分秒,一直人間地獄就繼之過眼煙雲。
數不清的掌芒,還未臨劍芒就被擊飛入來,慕千絕吼三喝四一聲,抽回聖鏈想要障蔽這一劍。
砰!
劍光與聖鏈衝擊在老搭檔,幕千絕的身被劍光戳穿,一口熱血清退,軀以飛了出來,便捷且飛出龍首暴跌陬。
林雲銀線般飛了下,在他即將低落沁時,一把將其掀起:“事實驗證,我不亟待你給我時。”
“放我。”慕千絕神態陰沉,可式樣卻兀自生冷,這是天路拔尖兒的老氣橫秋。
“也行。”
林雲停止,慕千絕肢體倏跌落下去,龍首之上龍威竟自很害怕的。
慕千絕當時就痛悔了,想要伸手招引,可他叫制伏,精光抵迭起這股龍威,止無休止身材往下倒掉。
唰!
林雲看,間接躍下龍首,在慕千絕掉到大興安嶺半山腰時將其拽了迴歸,信手丟在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