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cti超棒的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一七一章 拒絕鑒賞-r76rx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茶室内,烟雾缭绕,林骁等了好半天,见秦禹还没有回话,就主动问了一句:“你怎么不吭声呢?”
秦禹抬头与林骁对视数秒:“因为这个我没办法答应你。”
林骁皱起眉头:“为什么?”
“……在松江闹起来的决定,是我做的,为此透支了天成集团养了四五年的底子,下面的人也是全力配合,所以现在利好的局面,根本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秦禹看着林骁说道:“游行开始后,我们在区内区外折了多少人?王家的,老二那边的,张亮的,鬼子的,还有天成安保集团的!这么多人,付出这么多代价换来的结果,你让我给自己换一身衣服,我办不到啊。”
“你完全可以把股份分出去一部分啊,给大家一个交代啊!”林骁摊手回道。
“你还是没懂我意思,这不光是股份上的事儿。”秦禹摇头:“我倒不在乎外人怎么看我,怎么议论我……我只是对天成集团的人和事,有所牵挂,放不下!”
“小禹,人生在每个年龄段,都会面临选择和转折点,学会放弃是成年人必备的技能。”林骁有急迫的说道:“你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你离开了,其他人就活不了吗?他们会有自己的出路的!而你要结婚了……!”
“我不想放弃!”秦禹同样急迫的打断了林骁的话:“于家从江州跟我跑到了松江,帮我多少次?帮天成多少次?现在又把全部家底儿都放在了这儿,你告诉我,我怎么能做到拍拍屁股就走人呢?马家,因为我立场问题,都死多少人了?连马老二差点都被枪杀在了家里,眼睛瞎了一只,你现在告诉他,我不干了,剩下的你们自己玩吧?你让他怎么办?他媳妇都没了啊……还有王家,他们因为要跟我绑在一块,得罪了多少人?我跑了,他们能在松江站住吗?谁又能给他们足够的关照和空间呢?天成安保集团的前身是耀光公司,人家本来在江州呆的好好的,是我困难了,强行把这几千号人拽倒了松江,打龙城,进松江,你知道他们没了多少高层吗?死了多少人吗?这是股份的事儿吗?是人命和血的事儿!现在利好的结果搞出来了,你让我卖了这帮人,去换个机会,这合适吗?!”
林骁看着秦禹的反应,无言以对。
秦禹换换站起身,掐灭烟头说道:“市议长确实很有吸引力,但我不能拿这些去换……你不在天成,不了解我的感受,走到今天……我欠这里的人和事儿太多。”
林骁沉默半晌,声音颤抖的问道:“那你考虑过我妹妹嘛?你就这样朝不保夕的折腾,你让她怎么办……!”
“哥,蕾蕾今天要在这儿,她也不会让我这么选的。”秦禹沉吟半晌后回道:“……我知道这事儿你费了不少劲儿,我也谢谢家里,能帮我想的这么周全,但我……真做不到。”
林骁听到这话,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秦禹的想法肯定是无法改变了。
“就这样,我先走了!”秦禹拿起外套,转身就要走。
林骁站起身,突然喊道:“小禹,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家里的意思,你明白吗?!”
秦禹怔了一下:“那你告诉家里,我有自己的规划!”
林骁无言。
秦禹推门离去。
……
其实对于林家来说,秦禹目前经营的一些产业,他们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再说难听一点的,就是人家看不上这点东西。
响的买卖,对林家来说算事儿吗?!
药业集团,你秦禹就是干到顶了,无非也就是军政的白手套,和一定的经济收益而已,但对于林家这样的将门豪门来说,这些是大道吗?
天成安保公司,哪怕就是被收编了,最多也无非就是给个团一级的番号而已,可现在人家林骁都是旅长了,你秦禹得混多少年,才能在部队里窜起来呢?而且就算你窜起来了,对林家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他家根本不缺高级军官,甚至是将军!
但让秦禹去走仕途,在松江政坛内发展,那是会有很大意义的,因为松江是军政掌控的第一个城市,战略意义和布局意义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秦禹要能在这个位置发光,那对林家来说,将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可秦禹最终还是拒绝了,他的理由也比较简单,第一,他喜欢林念蕾,就是因为二人之间在88号院内积累下的纯粹情感,彼此无所图,只是单纯的喜欢和爱,可林家要为他安排好了未来,那时间短还看不出什么,时间一长,二人关系是会畸形且变质的。
第二,秦禹心里非常清楚,他一旦放弃了现在的一切,那就等于是彻底入赘林家了,以后自己在事业上每走一步,都要询问林家的意见和态度,他表面上当着的是自己的议长,可后半辈子过的却是别人的人生。
第三,秦禹舍不得身边的这些人,他知道自己的根在哪儿,也知道自己怎么样过生活,跟谁在一块,心里才不会成天堵得慌……
综合以上种种,如果秦禹还是那个在待规划区连饭都吃不上的小雷子,那他可能毫不犹豫的就会选择林家给的路,可他现在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不想在听别人安排去过一生。
当然,如果秦禹目前真处于吃不上饭的状态,那也不会有林骁刚才跟他的谈话……生活就是这么讽刺。
……
秦禹和林骁谈崩了的第二天,军政的调停小组就去了奉北,正式与党政,学院一方展开谈判!
更为讽刺的是,这次调停小组的代表里,是没有秦禹的……
晚上。
陈俊给秦禹打了个电话,话语简洁的说道:“我到新乡了,你出来找我一趟,咱俩谈谈啊?!”
“好啊!”秦禹点头。
“好,我等你!”陈俊挂断电话,撇嘴说了一句:“九区军政干事儿挺孙子的啊,松江大门是秦禹打开的,他就是在桌上说不上话,你起码也得有个尊重的态度啊。”
“您叫秦禹来是?!”
“我要跟他谈谈未来,呵呵!”陈俊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