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ow2優秀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可大可小-第六百五十九章 試金石看書-zj5pk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如果林福全在宪兵队,或许还安全些。毕竟那边认识他的人不多,与人接触的机会也少。林福全由渡边义雄送上任,除了说明他深得日本人信任外,估计还有一层意思:林福全依然在为宪兵队做事。
胡孝民希望,如果可以,争取在重庆把柳娜梅干掉。毕竟,林福全打入76号也不容易。或者,在柳娜梅回特工总部前,让林福全撤离也行。
胡孝民很不解,林福全打入特工总部如此危险,为何上峰还会答应?他真想以余升龙的身份告诉林福全,赶紧撤吧,随时都可能暴露。你要是暴露了,可能还会牵连到我。
然而,胡孝民这次的情报,并没引起上峰的足够重视。相反,上峰还给胡孝民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柳娜梅即将回沪。
胡孝民一脸惊愕: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柳娜梅要回沪,林福全必然会暴露,为何还不让他撤离?
还是说,柳娜梅回沪后,并不会影响林福全的安全?
得出这个结论时,胡孝民突然惊出一身冷汗,同时也很愤怒。
上峰这是在拿林福全的生命当儿戏!
上面提前知道柳娜梅要回沪,说明一件事,柳娜梅已经落在军统手里。让她回沪,是想让她担任双面间谍,暗中为军统做事。
而林福全,将成为柳娜梅是否真心为军统做事的试金石!
柳娜梅虽没回来,可胡孝民相信,她已经落到军统手里,并且答应替军统做事。
此事胡孝民不好提醒林福全,从林福全进入特工总部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不能再发生横向联系。既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林福全的安全。
况且,与林福全联络,随时会引火烧身。胡孝民谨小慎微,从现在开始,他把林福全当成定时炸药,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
顾慧英早上在餐桌上,一边看着报纸,突然说道:“孝民,新法币发行了,旧法币怕是要开始作废了。”
南京中央储备银行成立,周费梅为筹委会主席,开始营业,并发行中央储备券。币值为一元、五元、十元兑换券;一分、五分、一角、二角、五角辅币券。
汪即卿发表局面训词,声称中央储备银行的成立,是一九四一年复兴经济工作的一件重要事业。他要求中央储备银行以有效的办法,救济恶性通货膨胀,并集中资力,扩充和平区的生产力。
周费梅也发表声明,称:新法币(指中储券),与旧法币等价行使。旧法币如跌至相当程度以下,当即稳定新币制。对于由香港流入上海的旧法币,将加以相当的限制。
胡孝民叹息着说:“未必,但老百姓怕是要遭殃了。”
中央储备银行是借了五千万作准备金起的家,也就是说,一旦发行量大,中储券随时可能成为废纸一张。旧法币跌不跌,胡孝民并不知道,但中储券,以后的信用度,一定不如旧法币。
胡孝民也收到了指令,配合民众抑制中储券。上海银行钱业公会决议,坚决拒绝与中储行往来,也拒绝使用中储券。
周费梅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已经给赵仕君下令,让特工总部配合中储行上海分行,强力推行中储券。
胡孝民的情报处,分到了十万中储券的任务。也就是说,情报处要在十天内,把这十万元花出去。76号的特务,拿着中储券上门买货,还没有哪家商户敢不卖吧?
只要商户手里有了中储券,他们就不得不接受中储券。人都是自私的,总不能收了中储券,当废纸扔了吧?
顾慧英突然问:“新四军的很多干部,都是上海过去的。他们在泾县遭到蒋军袭击,突围的人员,会不会来上海?”
也在吃着早餐的关寿楣,听到顾慧英的话,拿面包的手突然停在空中。这也是她很忧心的问题,新四军很多党员干部,都是她的朋友和同志。
胡孝民叹息着说:“当然会来,我已经下令,严密监视从外地进入上海的人群。可惜,我们在租界还没有执法权,否则这次能抓一批新四军的党员和干部。”
如何配合和掩护这些好不容易突围出来的同志,是胡孝民面临的最新问题。
上午,他特意去了趟登部队,向佐藤精一又要了几张派司。上海地下党有自己的交通员,一直以来向苏南、苏中、苏北输送人员和物资。然而,一些特殊的人员和物资,必须有特殊的渠道才行。
一张登部队的派司,能保证路上畅通无阻。虽然上级还没有指示,可这种事真得做到前面。一旦组织有需要,说明到了紧急关头,也是考验自己的时候。
他知道,顾慧英可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她在情报二科,只能被动搜集情报,不像自己,能做更多的事情。
胡孝民从登部长回来时,刚进76号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份,正是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柳娜梅,他停好车后,马上走了过去,一脸惊喜地说:“姐,你回来啦?”
柳娜梅看到胡孝民,大步向他走来:“孝民。”
她在重庆执行任务,真是受苦了。刚开始时,她的行动很顺利,也接近了个重要人物,还成为对方的外室。靠着这个人,她获取了大量情报,通过自己携带的电台,源源不断向宪兵队报告。
甚至,她还借着新的身份,拉拢了沈森这个军统下水,成为代号为“雪狼”的潜伏者。沈森派到上海,她觉得应该能发挥重要作用。
发展雪狼,是柳娜梅最引以为傲的杰作。人在重庆,却在上海军统有潜伏者,她绝对称得上谍报之花。
然而,好景不长,她的电台很快被军统锁定,人也被军统密捕。
到军统后,柳娜梅知道想活命就只能合作。她与戴立见了面,也答应给军统效力,成为中、日、伪三面间谍。
胡孝民看着柳娜梅,关切地心:“姐,你受苦了。”
柳娜梅说道:“听着你的这句话,姐的心暖洋洋的。”
这次回到上海,她又有了新的任务,关于重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