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mfs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鈞天圖-第七十五章 七爭(五)展示-osh4o

鈞天圖
小說推薦鈞天圖
七争共主非同儿戏。关于出战之人,相信河畔双方彼此早有决策和推演。各自锁定对方阵营十余位杀力不俗的化劫上境尊者,然后排兵布阵见招拆招,对于天机星甚至似乎预知一切的君泽玉,以及女神龙欧阳庆许、沈厉这般人物而言,稍费心神,算不得难事。
天下无圣,化劫至高。孰强孰弱,总要打过才知道。这是河畔两岸的所有山巅之人此刻心中所想。
不过话虽如此,凡事又皆有例外。圣人如云也好,化劫至高也罢。天下浩瀚传承万载,北海无尽,南海无边,总有那么些超脱物外的万一存在,或大隐于市平平无奇,或小居世外孤岛桃园,是为无解。
比如洛长风曾在天涯渡遇到的那位红衣,比如西方灵山万佛之祖。
复姓半城的红衣并非此间天下修士,自然不会掺和所谓的七争之战。万佛之祖业已飞升,人间诸法相之一的李星云素不善斗,许是变数,却并非无解的万一。
河畔两岸阵营里,称得上无解二字只有一位,便是那沿着瀑布河流下游走去的帝王盟主。
帝无泪而立之年有余,昔年天阙榜前十,与连城诀、牧云剑城、皇甫毅等年轻天骄齐名于世。帝御天圣陨后继位新任帝王盟主,以风雷之势内固王权,兵不血刃将十三王族心怀二意者处置殆尽,震慑三袍笼络人心,后诛天机灭魔门,展露心机手段文治武功尤胜其父……直到千里追杀两界山残烬,从重阳和洛长风身上夺得两部残图。
至此钧天七图,兼得其五。浣花洗剑,造化混元,十万兵魔,炼石补天,神农百草。皇陵闭关后,自称苍穹之下人间之上的他实力修为更是已然成谜。
洗尘宴初见,无论王道剑的昆仑掌门或是天东新圣连城诀都或多或少感受过些许修为压迫。而这,尚且还是帝无泪克制境界气机的结果。
因此七争之前,菩提书院和天东八百宗为首的枯字风楼专门针对这位而立有余的帝王盟主做过诸多推演。分别以行、法、易、流、术五字门十数位大道不同化劫上境修为的前辈与帝无泪交手对阵,杀手锏尽出前提之下,衍化结果竟无一胜局。
行字门道困于浣花洗剑,法字门道困于造化混元,术字门道困于十万兵魔,易字门道困于炼石补天,流字门道困于神农百草……残图五部,帝无泪近乎无解。于是昨夜推演后,枯字风楼七层房间里所有目光不约而同齐齐投向洛长风。
犹如此刻河畔。
洛长风在万众期待之中走了出来。不仅仅是身旁连城诀,李星云,离落,楼兰君主等同盟视线,就连河畔对岸女神龙欧阳庆许以及其身后牧云剑城等众至强亦是侧目。
天下修行,六字门中。既然残图五部压制行法术易流五门,那么便出一位川字门徒迎战帝无泪好了。
于是才有河畔溪流瀑布下的那幅画面。
七重山水两岸。
天穹有青海长云暗雪山。
雪花落画卷。
菩提书院洛长风,迎战帝王盟主帝无泪。
……
下方是六重山水。
天东圣主连城诀出现地没有悬念。浑身金甲披圣衣,单手持逆鳞。
连城诀毫不掩饰化劫上境修为气机,以至整个人被层层金光笼罩,远远瞧去宛如贬谪人间的战神圣子。
他走到河畔。
手中逆鳞绕青龙,水中卷起苍龙卷,遨游直上暗雪天。忽逢王道百万剑,穿山过海一字咬衔,剑如雨落山水画卷大地人间。
剑光消散,牧云剑城显现。
……
七争之三的五重山水一畔横着书案,案上笔墨纸砚整齐罗列,案后铺有金色蒲团。笔刀书生小圣人王亭集腰悬青神山酿站在河边,冲着对岸双手抱拳。
有位年轻负笈的儒生站在对岸,衣着寒酸。
如果柳十三有幸见证决定天下共主的七争之战,此刻应能认出此人。正是当初于山涧河源有过一面之缘的寒门士子。
身浴月华,披浩荡天风。
藏地书魂,学究鬼神。
……
四重山水河边岸,依旧两人遥相而立。一是北雪山庄秋北雪,一是断家枯冢守门人。
“向前辈请刀。”
“你叫秋北雪,刀名南楼月?”
“敢问前辈称呼?”
“断千一。”
“前辈与天刀……”
“无甚关系,家族同辈而已。”
秋北雪沉吟稍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五息后伸手为礼:“请出刀。”
谁知对岸河畔苍苍老者惋惜摇头,说了句:“你慢了。”
……
刀剑无眼且直接。
然而比起牧云剑城和连城诀、秋北雪与断千一的开场,三重山水的七争之五战,则是更为干脆利落。
刀剑错的梁冰和江湖兵主萧别恋。
天下兵战四甲,有萧别恋的百兵行者,有披甲门的梁武卒,有江满楼的铁浮屠,也有上官世家的草头神。而今两甲狭路相逢,无需言语,自然要给天下人论个强弱高低。
因此那化劫上境修为的两大尊者梁冰和萧别恋碰面的瞬间,便有刀光剑影闪烁昏天之下与河畔两岸。
……
第六战。
传说之中大妖出身却不知出处的镇山重夔对阵六姓十阀的琴心剑胆高木遥。
关于镇山重夔的记载,便是当年的天机阁也仅存寥寥百余字。记载的便是这位神秘大妖与上任妖帝的同境一战,化劫上境。
只是那战后,妖帝入圣,重夔跌境。
而王敖老祖所在世家的首席客卿高木遥,则是名义上的天北守门人,六姓十阀里所有年轻晚辈的剑术总教习。琴心剑胆,其剑术修为,便是天北第一人狂诗绝剑陈玄都遇上也不敢轻言胜之。
河畔两岸。
高木遥提剑负琴。
镇山重夔法相妖身。
……
奇怪的是,在那一重山水间,河畔两岸迟迟无人。即便是八重山水之巅余下对阵的双方也只是遥遥隔望,丝毫没有出阵的意思。
他们像是在等,极为默契地都在等。
只不过不是等对方强者出阵而后排兵对敌,相反,他们在等人入阵。
等两人入阵,入此处‘依山傍水,陌上人家’和青海长云暗雪山互为天地的帝皇陵巅斩仙台两处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