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oge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蒼青之劍 ptt-第四十一章 地上與地下的戰鬥熱推-f9d2j

蒼青之劍
小說推薦蒼青之劍
“换车。”狄奥多拉冷静下令。
汽车来到地下车库,在女皇的命令下停住。
两名侍卫迅速离开车辆,狄奥多拉也扶着阿斯克下车,后者有些迷迷糊糊地回头看去,就看见一队撒拉森风格的心灵术士乘上了那辆车,再次朝外面开出去了。
显然,是用于迷惑其他姑娘的诱饵。
这样一想,阿斯克便忽然有些酒醒了。
真正醉过一次后,他才明白原来所谓的“喝醉”,对半神而言根本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他们往往只需要一个念头,活化的肉体力量就会将体内的酒精消除殆尽。
也就是说,假使半神喝醉了,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后,只要身体稍微觉得不舒服,就会本能地、无意识地发动肉体力量清除酒精。
因此喝醉,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那天晚上的诺菈,大概也是在酒醒了以后故意装醉,为的就是顺水推舟吧。
至于为什么顺水推舟……
阿斯克感受着怀里狄奥多拉的绵软温度,心想我还是假装继续醉酒吧。
君士坦丁堡地下秘密班列,从君士坦丁堡延伸向西方,一直穿过色雷斯平原,抵达希瑞斯半岛的奥林匹亚城。其修建目的是为了在下一次君士坦丁堡危急的时候,奥林匹亚城可以及时运兵过去,反之亦然。
不过如今这项工程还只做了君士坦丁堡的区域,因此即便是在帝都之内,也没有多少人知晓这事,因此很适合用于做一些隐秘的事情,比如说……
“唉。”狄奥多拉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我也是出生在皇宫紫室里的正统嫡系的所罗门公主,如今居然要在这种地方……哼。”
“要不我们回大皇宫?”阿斯克下意识问道。
“你醒了?”狄奥多拉惊诧。
“阿巴阿巴阿巴。”阿斯克连忙假装说醉话。
“哦?”狄奥多拉语气玩味,显然也意识到这个家伙早就醒了。
不过她倒是愿意和阿斯克保持这种暧昧的默契,因此也故意佯装不知。
在大皇宫的地下,设有这条地下军用专列的起点——为皇族准备的秘密候车室,布置得极其舒适惬意。即便是在地底数百米的深处,依然没有任何气闷的感觉。
屏退了两名侍卫后,狄奥多拉就关上了门,将团长放在床上。
“还装呢?”她双手叉腰,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
阿斯克尴尬地坐起身来,而狄奥多拉已经来到衣柜前换衣服了,让他窘迫得不知道该转头还是继续看。
事实上,由于外貌和性格的极大变化,导致阿斯克一直对她有种疏离的感觉。
他印象里的希拉,是一位青涩美丽的小皇女,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思维和全局视野,但在某些方面却幼稚得可爱。
如今的狄奥多拉,却是从各个方面都无可挑剔的女强人,就像是从可爱小妹妹突然进化成了强气御姐,是足以让任何一个妹控哀声哉道的巨大变化。
不适应,太不适应了。
还好阿斯克并非一个原教旨主义者的妹控。经过美狄亚和埃莉诺的磨合,他对于如何应对这类女人也有着丰富的经验,于是就站起身来,从后面抱住了还没来得及换上睡衣的狄奥多拉。
“屑。”狄奥多拉也没想到,这个一向被动的男人,居然会突然主动出击,“你在比较我和美狄亚她们的尺寸吧?”
阿斯克立刻义正言辞:“怎么可能?我的心里只有你。”
“你漏了一个时态:现在。”狄奥多拉冷笑了声,“是‘现在’心里只有我。”
“等哪天你将我玩腻了以后,立刻就会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去,投向你那些老婆们的怀抱。”风暴女皇转过身来,不容置疑地将他按倒在床上,“不过无所谓了。”
“朕是东所罗门帝国的皇帝,是不可能与其他女人分享丈夫的。所以不是你在玩我,是我在玩你,明白吗?对她们而言你是值得珍守一生的丈夫,但是对我而言,你不过是舒缓日常疲劳的工具罢了,最吃亏的自然是她们。”
阿斯克目瞪口呆,心想这六年不见,小女皇的脑补能力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增加,连工具人理论都出来了。
于是他便故意问道:
“所以我由共治皇帝降阶为你的宠臣情夫了?”
狄奥多拉顿时语噎,半晌才道:
“不,你名义上还是得担任我的共治皇帝,替我处理一些不太紧要的政务。只是实质上,你其实还是我的宠臣,我的工具,我的……”
阿斯克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而是迅速将她的嘴堵住了。
……
地底深处的战斗刚刚开始,地面之上的战斗却并没有结束。
佩姬疯狂爆发冲出了草叶囚笼,然后在诺菈还没来得及再次封堵她的去路前,迅速施展了不死幻剑。
然后……一口气分出了几千个分身。
显然,“没有无敌的战术”,这个定律对诺菈也适用。行动力本来就是污秽之主的强项,而利用草叶封堵污血,需要消耗大量的植物。
一旦用不死幻剑进行数量增殖,诺菈这边的植物数量立刻就不够了,君士坦丁堡毕竟不是原始森林,仅靠路边绿地没办法提供更多的藤蔓。
诺菈倒是没有露出意外的情绪,面对已经突破包围的佩姬,冷静地与埃莉诺且战且退。
很快,附近教会的超凡者也已经赶来了。
“将军大人!”
看到佩姬疯狂进攻教廷的圣女大人,以及神罗帝国的铁王座执剑人,教会超凡者们也是完全傻了。这是众神之战吗?贸然参与进去会死的吧!
能加入帝国正教会,这些超凡者的政治意识肯定是不缺的,毕竟东罗帝国一向以官僚和政斗为国家传统。
见佩姬没有下令让他们帮忙进攻,大家立刻无需沟通,颇为默契地假装要帮忙封堵两人的去路,实际上根本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
诺菈用金色的瞳孔看了他们一眼,于是拦住去路的教会超凡者们,从脖颈处迅速长出巨大的肉瘤来,口脚麻痹直吐白沫,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埃莉诺则是大喝了声,审判的金红火焰立刻燃起,将佩姬分身的追击道路完全封死。
两人迅速向外冲去,突然间远处一声恐怖的超高分贝炸响,瞬间震慑了在场的众人,连还要越过火焰追杀两人的佩姬也愣住了。
那个方向,是君士坦丁堡的大皇宫!黄金执政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