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mnl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第190章大舅哥你不地道啊!讀書-z7stz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90章
为韦浩戴着手套,非常的高兴,手暖和多了。
“丫头,多做几个,现在时间还早,我估计明天父皇和老爷子抽肯定是需要的!”韦浩对着李丽质说着。
“好,反正也快,我们几个人不用多长时间。”李丽质微笑的说着。
“别忘记给自己做一副,你的手小,按照自己的手来比划做一个!”韦浩对着李丽质说着。
“知道,我肯定要给自己做一副的,明天我也要去打猎!”李丽质笑着说了起来。
“你也去打猎?”韦浩吃惊的看着李丽质说道,他还以为李丽质就是过来玩的。
“那当然,我也是有亲兵的,主要是我的亲兵去打,我就是跟在后面看着。”李丽质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一起吧,反正我也不会!”韦浩对着李丽质说道,李丽质自然是笑着答应,
晚上,李丽质和她的几个宫女,做了十多副手套,她们自己也是人手一副,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参加去冬猎的勋贵子弟,也是全部在一块空地集合,韦浩自然也是前往,但是他的手套让程处嗣他们紧紧的盯着。
“韦浩,你戴着什么,给我看看!”程处嗣对着韦浩说道。
“想都不要想,我可不会上你们的当,这个是的手套,带着暖和!”韦浩白了他们一眼,自己可是知道他们的性格,好东西到了他们的手上,还能要的回来?
“那个,给孤看看?”李承乾也是骑着马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门都没有,这么冷的天,你们想要让我摘下手套,做梦!”韦浩压根就是不给面子,谁让自己摘下手套都不可能。
“小气!”李承乾郁闷的看着韦浩说道。
“大哥,给你!”这个时候,李丽质一身白衣,身上披着雪白的披风,骑着一匹枣红色的汗血宝马到了李承乾身边,交给了李承乾一副手套。
“咦,妹妹,你也有,瞧见没有,孤有!”李承乾接过了手套,对着韦浩得意的扬了扬,接着就开始戴了起来。
“大哥,这个是韦浩昨天想到的,让妹妹做的,给你做一副,还有给父皇,三哥,青雀,他们也做了一副,你带着看看,很暖和,牵着缰绳一点都不冷,而且如果把手套绑紧的话,握着兵器也没有问题的!”李丽质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听到了,吃惊的看了韦浩一眼,这次轮到韦浩得意了。
“你还别说,真暖和,如果我们前线的将士也有这样的手套,打仗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冷了,而且也不担心手会被冻僵!”李承乾看着韦浩一眼,然后盯着自己的手套说道。
“那当然,不过,作战的手套需要外面加一根绳子,好绑着兵器,这样不会担心兵器被甩脱了!”韦浩坐在马上,笑着说了起来。
“嗯,不行,此物,需要贡献给韦浩才是,韦浩,你拿过去交给父皇!”李承乾对着韦浩说道。
“让丽质去,等会要打猎呢!”韦浩不想去,这么小的事情,有什么好显摆的。
很快,李世民和李渊就出来了,李世民宣布今年的冬猎开始,为期七天,所有的猎物归大家所有,能打到多少就打多少,接着李渊就宣布比赛了,就是个人比赛,个人打到了猎物,一个是看重量,第二个要看难打的动物,打的最多的,李渊赏赐100贯钱,另外镜子一块!
“什么玩意,赏赐镜子?”韦浩听到了,傻眼了,这还有什么意思,自己可不缺那个玩意,再说了,100贯钱,顶什么用,自己还缺这么点。
“镜子啊,好,这次可要好好打,我家媳妇可是天天催我去买,我上那里买去?”
“诶,太好了,这次头名是我的!”
“谁也不要好我争,肯定是我的!”…
而韦浩后年的那些子弟,吩咐开始摩拳擦掌了,想要大展身手,抢夺头名。
“有毛病啊,这么点赏赐,还要抢?”韦浩嘀咕了一句,
而旁边的尉迟宝琳听到了,则是盯着韦浩郁闷的看着。
“怎么了?没说错啊,就100贯钱,没多少啊,老爷子太的小气了!”韦浩看着尉迟宝琳说道,
而旁边的的程处嗣则是恨不得揍他,100贯钱不多?100贯钱可是够很多普通人家几十年的生活费用,是可以买二三十亩地的。就是自己,也需要差不多两年才能攒上100贯钱,还要自己省吃俭用才行。
“别听他说话,听他说话,能气死,他以为谁都像他那么有钱,再说了,你知道那个镜子是什么价格吗?就老爷子赏的那块镜子,孤敢说,价格不会低于200贯钱,这个还小气?”李承乾也是很上火的看着韦浩,但是他也知道,韦浩可有钱了,镜子还是他弄出来的,就是东宫现在都还没有那个梳妆台呢。
“切,反正不稀罕,这么冷的天,我去看看去,如果没意思,我就回去睡觉了,反正我的亲兵会打!”韦浩鄙视的看着他们说道,他们那个气啊,真的很想揍人。
“殿下,你是他大舅哥,你就不能表示表示?”程处嗣无奈的看着李承乾说了起来,李承乾当做没听到,和他打架,那不是开玩笑吗?之前就打遍了年青一代无敌手,现在还跟着洪公公学武了,自己去打他,他是真的敢还手的。
“韦浩,不许乱说话,你瞧瞧你!”李丽质也是笑着盯着韦浩说道。
“成,不说!”韦浩点了点头说道,李丽质也是催着马站到了韦浩身边,
接着李世民继续在上面讲话,讲完了,就宣布狩猎开始,
那些勋爵子弟,全部开始兴奋的喊了起来,然后拍着马就前往自己的亲兵队伍,带着自己的亲兵队伍准备出发了,
而韦浩则是很迷茫,他们这就出发了,那自己该带着亲兵队伍去什么地方。
“韦浩,你等等我,等会我们两个人亲兵汇合,然后一起出发,我先去把手套给父皇和阿祖!”李丽质对着韦浩交代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就催着马前往自己的亲兵队伍当中。而李丽质骑马到了李世民的身边。
“父皇,给你这个!”李丽质从马上下来,把手套就给了李世民,接着把另外一副手套给了李渊。
“什么东西,戴在手上的?”李世民看到了李丽质手上的带着的手套,马上就问了起来。
“嗯,保暖的,韦浩让做的,非常好用!”李丽质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接了过来,戴在自自己的手上。
“还别说,很合适,而且也能够活动自如,很好!韦浩想到的?”李世民活动一下自己的手,开口说道。
“嗯,他昨天很冷,就让我做这个了。”李丽质点了点头说道。
“这孩子,做这些事情脑袋是真好用啊,如果我们大唐的将士能够带上这个,巡逻边境,那就暖和多了,我看看握兵器如何!”李世民说着就接过旁边一个士兵的长枪,仔细的拿着手上,还挥舞了继续,非常的好。
“不错,不错,需要推广开来,丽质啊,你把方法告诉工部那边,让工部那边赶制出来,送到边境的将士手上去,好东西,这小子,有这样好的东西,也不知道告诉朕!”李世民非常高兴的说着,要李丽质把这个方法告诉工部那边。
“父皇,他之前都是不骑马的,这次可以说是第一次骑马远行,以前他哪里知道?”李丽质笑着说道。
“嗯,韦浩呢?”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在那边呢,等会我们两个一起去打猎,父皇,我就先过去了啊?”李丽质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去吧,注意安全就是了。”李世民想着点头说道,
很快,李丽质就骑马到了韦浩这边,和韦浩一起去打猎,打猎的地方还是很远的,而且看马蹄子,如果有马蹄子就说明那个方向有人去了,自己现在去,可能打不到东西,所以他们需要走的更远,
到了地方后,韦浩他们发现了不少猎物,都是韦浩的亲兵和李丽质的亲兵去打着,韦浩和李丽质则是下马,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韦浩点了一个篝火,然后开始烤肉了,李丽质也是坐在旁边看着韦浩做那些事情。
“尝尝!”韦浩烤好肉后,把里面鲜嫩的隔出来,涂上带过来的酱,交给了李丽质,李丽质接了过来,就吃了起来,韦浩也是坐在那里吃着,
而周边,还有他们两个的亲兵在捕杀猎物。
吃完了,李丽质和韦浩两个人翻身上马,也去尝试杀猎物去,他们两个可都是骑着好马,追那些猎物也快,但是大家都是喜欢用弓箭射击,韦浩不会开只能看着自己的亲兵用弓箭射击那些猎物,这一打就快天黑了,韦浩这边也是打到了不少,韦浩却一头都没有打到,连李丽质都射杀了一直梅花鹿,她也会开弓!
“欺负人是不是,别把我整急眼了,整急眼了我弄枪出来!”韦浩很气愤的看着李丽质说道。
“你手上不是握着长枪吗?”李丽质不解的看着韦浩说道。
“嗯,这个,没屁用!”韦浩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长枪,一只都没有杀到。
“嘻嘻,下次你还是练练开弓吧!”李丽质笑着对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接着一行人就是往驻地那边赶去,路上也是遇到了其他的队伍。
“韦浩,你猎杀了没有?”尉迟宝琳骑着马过来,他马上还挂着一只野山羊。
“没有,本侯不忍杀生!”韦浩一脸不屑的说着,李丽质听到了,在后面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没猎杀到就没有猎杀到,还不忍杀生?”尉迟宝琳鄙视的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就瞪着他。
没一会,又碰到了李德謇兄弟两个,他们也问韦浩打中了没有,韦浩不做声,他们也是嘲笑了起来,气的韦浩不行啊,不就是不会开弓吗?真是的,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吗?
很快,一行人就到驻地这边,李丽质住的地方更近,韦浩他们还需要继续往前面走一段路,但是也不远,到了住的地方后,韦浩就回到了自己的睡觉的房间,太冷了。
没一会,韦大山就到了韦浩的房间,对着韦浩说道。
“公子,你明天要换战马了!”
“嗯?换什么啊,这匹马很好啊!”韦浩没懂的看着韦大山。
“马蹄磨了很多,小的看了一下,明天如果继续骑这匹马的话,可能会伤到马蹄!”韦大山看着韦浩说道,之前韦浩可是也用这匹马做骑马练习的,
韦浩听到了愣了一下,对着韦大山说道:“怎么可能,我之前骑的都好好的,我去看看!”
韦浩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去快就自己的马去,这可是汗血宝马,自己喜欢的紧,韦大山也是跟着韦浩过去,等到了马匹旁边,韦大山抓住了韦浩战马的一条前腿,给韦浩看着。
“公子你看,昨天从长安到这边,加上今天公子骑着马去打猎,路上也是不平整,没有伤到腿就已经很不错的、、”韦大山给韦浩解释了起来,
而韦浩此刻则是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马蹄:“大爷的,大舅哥居然这么坑人,连马蹄铁都不给我装一个,我花了这么多钱买的,他就差这两个钱,你,牵上,走,我找大舅哥算账去!”
“啊?算账?”韦大山有点不懂的看着韦浩。
“牵上!”韦浩气冲冲的就往太子住的地方赶去,
而此刻,李承乾正和李世民在一起,毕竟打了这么多猎物,也是需要给李世民看一下的,关键是,今天晚上可是要吃新鲜的,所以要也问李世民想要吃什么猎物,吃那一块。
“大舅哥,大舅哥!”韦浩到了他们住的地方,就大声的喊着,李承乾一听,是韦浩的声音,而且感觉是喊自己,就准备出门看看,而李世民也是不知道韦浩为何如此大声的囔囔,于是也是出去看着。
“怎么了,韦浩?”李承乾出门后,就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大舅哥,你不地道啊,我花这么高的价钱买你的马,好嘛,连马蹄铁都不给我装一个,大山,给他看看,看看我的马的马蹄磨成什么样子了?大舅哥,你这样不行啊!”韦浩一脸愤怒的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很懵逼的看着韦浩,而李世民也是如此,马蹄铁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看看,磨成什么样了?”韦浩指着马蹄,对着李承乾喊道。
“公子,这个是正常的,都是这么磨损的!”韦大山看着韦浩说道,感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这个可是小事情啊。
“正常个屁,马蹄铁都没有装,你没有看到啊?”韦浩盯着韦大山喊了起来。
“可是,什么是马蹄铁啊?”韦大山也是不懂的看着韦浩。
“对啊,韦浩什么是马蹄铁?”李承乾也是完全摸不到情况。
“韦浩,这个马蹄铁是什么东西?”李世民也是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没,没有马蹄铁吗?不能啊!”韦浩摸着自己的脑袋,难道自己搞错了,现在没有马蹄铁。
“公子,小的没有听过这个,咱回去吧!这个马匹就是正常磨损,咱们不是带来三匹吗,就是给你备用的,还有两匹呢,不会耽误公子你打猎的!”韦大山看着韦浩提醒说道,这次真是找错麻烦了。
“没有?”韦浩继续盯着韦大山问了起来。
“没有,小的也骑马很多年了,都没有听过!”韦大山摇头说道。
“韦浩,你到底什么意思?孤怎么就不行了,孤怎么就不地道了,马匹买给你,可是好的,现在磨了蹄子不是正常的吗?谁家马跑的多了,不会磨掉蹄子?”李承乾看着韦浩质问了起来。
“哦,搞错了,搞错了!”韦浩此刻马上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
“你少来,过来大呼小叫的,别人还以为孤欺负你了呢,还有,那个马铁蹄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李承乾继续盯着韦浩问了起来,这次自己可是占理了,可不能轻易放过韦浩。
“对了,韦浩,朕也想要知道,你说的马蹄铁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世民也很好奇,从刚刚韦浩说话的态度来看,估计是保护马蹄的,但是怎么保护,自己就不知道了,所以想要问问。
“这个,这个,这里也没有铁匠,儿臣也说不清楚不是?”韦浩对着李世民为难的说道。
“有,朕带了!”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啊,你还要带铁匠出门?”韦浩吃惊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父皇出宫,都会带上需要有可能用上的东西和人!”李承乾站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这个,也行,走,找铁匠去!”韦浩考虑了一下,既然没有,那就需要弄出来了,要不然自己的马匹可就要遭罪了,自己之前是真的没有去看马蹄,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
要是知道,早就弄出来的何苦让自己的汗血宝马遭罪,看到那些磨掉的蹄子,都快要见到肉了,韦浩也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