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t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三國之化龍 txt-第767章 天佑之人推薦-ktx4o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主公!”
“我等恭迎大将军!”
“主公,平原津已经在手,末将愿再接再厉,为主公取下平原!”
“末将愿往平原!”
妾出自魔門 莊姜
……
李易在登上高位之后,一直都是锦衣玉食,从来不会亏待自己,就算行军,多数时候也是坐在马车里,可这次,为了青州战事的顺利进行,李易难得的辛苦了一次。
为了迷惑袁绍,李易是深夜子时悄悄的从东阿大营离开,连亲卫营都没带,只选了十几个心腹好手随行,一路策马狂奔,换马不换人,日行不下千里,到达高唐的时候,李易的随行不是本身体力吃不消,就是战马吃不消,最后李易身边就剩下了赵大一人,连许褚都没能跟上。
然后李易也顾不上休息,从高唐上船,又这般行了半夜,方才在魏延他们夺下平原津的第二天一早,跨过黄河,来到了平原津。
異界幻想王 闋神子
这种超高强度的赶路,以李易的身体素质也是难免疲惫,尤其是心累,不过,当他走上平原津的码头,看到他的将军们,看到他的数万将士,看到那绵延不绝的旌旗,李易心中只有豪情万丈,哪还有半点疲惫?
“诸君,将士们!辛苦了,李易谢过诸位!”
李易拱手,先是面对周遭士兵,最后对着他麾下的将军们ꓹ 深深一礼。
这一次李易没有丝毫做作,是真的有感而发ꓹ 昨天半夜的时候,他就收到了捷报,魏延不只夺下了平原津ꓹ 还将蒋奇的五千守军击溃,而魏延那支先锋的损伤还不到三百!
傾國策
对于胜利ꓹ 李易从未有过怀疑,按照他的布置ꓹ 魏延那些人一旦过河ꓹ 最初的局势与项羽的破釜沉舟没多少区别,想活命,想立功,必须死战,而且他们还有着许多项羽没有的优势,比如兵员素质,装备质量ꓹ 以及背后可能的援军,都支撑着他们发挥出最大的战力。
胜利是必然的ꓹ 但李易却没想到魏延会胜的如此轻松ꓹ 毕竟蒋奇也不是白给的ꓹ 在平原津很可能会有一场残酷的血战。
此时的局势比他预计的要好上太多ꓹ 甚至李易都忍不住生出了一个非常中二的念头,自己莫非真的是被天道光环加身ꓹ 是命中注定的真龙天子ꓹ 不然ꓹ 这打的也太顺了。
“末将不敢!”
“都是主公运筹帷幄,方有今日之胜!”
“主公ꓹ 万岁!”
……
见李易对自己这些人行礼,众将自然不敢接受,下面的士兵或许不清楚,他们这些高层将领却是明白,这一次的胜利,几乎已经将李易推到了最高的那个位置上,就差最后的落座了。
大概也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最后干脆有人喊了一声万岁。
这一嗓子有些突兀,众人不禁一静,李易也寻声看去,喊万岁的不是旁人,正是立下首功的魏延。
李易抿抿嘴,旋即哈哈大笑着上前,将魏延扶了起来,笑道:“今日文长立此大功,我有两句话赠与文长,也赠与诸位!”
“属下聆听主公教诲!”
魏延现在心态有点爆炸,这次的胜利让他的声望到达了过往想都不敢想的一个程度,比徐晃跟张辽也不差了。
那两人虽然追随李易日久,功劳也不少,却没有如他这般的奇功,百年之后,虽然大家都归于尘土,可他魏延却可能因为这一战被后人久久传颂。
但魏延是聪明人,虽然心里已经有些飘了,可面对李易依旧是恭恭敬敬,没有丝毫立了功劳就要翘尾巴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谁给的,忠于李易才是最重要的立身根本,不然麴义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其余人也是躬身做聆听状,好奇李易会和魏延这个大功臣说什么。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青州挫折,曾让文长一时失意,然后为了今日之谋,更是自毁名声,这半年里,那些将士们看你不喜,对你谩骂诋毁,我都是知道的,现在我案头压着的,弹劾文长的文书足足有七十多道,唉,文长这半年多过的不容易啊!”
李易自己也是忍不住唏嘘,魏延确实是付出了许多,自污名声说来简单,可事实上,大半年时间每天都被人们用厌恶的目光看着,而且还不能解释,这种压力和落差,一般人根本顶不住。
魏延原本内心是美滋滋的,可听李易这么一说,想起之前半年里的事情,鼻子竟然隐隐有些发酸。
其他人也是若有所思,这次魏延立下大功,自然有人羡慕,认为魏延运气好,被李易选中得到了立功的机会,换他们上他们也可以。
但是,现在被李易一提醒,他们方才想起魏延的不容易,甚至,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还暗地里嘲笑过魏延,说他不争气,不上进,这般胡闹下去必然不得善终之类的……
现在想想,那些曾经嘲笑过魏延的人,无不惭愧脸红。
魏延揉了揉鼻子,忽的再度露出了笑容,因为有李易,他曾经有多少委屈,今日李易就给了他加倍的荣耀,这还有啥好感伤的?
深吸口气,魏延抬起头来,大声道:“末将记住了,这两句话,属下回去就写进家谱传家,让后辈子孙,世世代代都为主公效忠!”
李易都准备好继续深情了,却不想魏延忽然就是一个马屁送了过来,让李易又是无语,又是好笑。
不过,都是大老爷们,那些事情点明就好了,李易也不是非要婆婆妈妈,当即点道:“好,只要你不嫌弃字丑,我亲自写给你,不过现在嘛,走,找个地方,给我说一说袁谭那边的情况,我军大胜,占据优势,却还未伤到袁绍根本,还不是大意的时候!”
“喏!”
城主攻略
见李易说正事,众将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之色,取而代之的是郑重。
很快,众人簇拥着李易来到了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棚子里面,码头上的房屋基本都被魏延给去了顶,门板也拆了,破破烂烂的,让李易去那里,还不如搭个棚子方便。
李易也不矫情,与众人一般,随便找个东西垫着坐下,便开始听张辽与魏延向他报告现在的具体情况。
首先,是兵力方面。
昨天晚上的时候,张辽那支主力十多万人,已经陆续抵达高唐,正在不断的往平原津运兵,截止目前,平原津已经有兵力接近三万。
张辽认为,夜晚运兵太过不安全,昨晚就发生了船只倾覆的事情,幸好救援及时,损伤不大。
之前是形势紧急,不得已冒险,现在三人万人登岸,对于攻略平原已经足够,所以,张辽有意适当放缓运兵节奏,考虑到船只回返乃是逆流,再加上各种辎重粮草,大概需要十天时间,才能将兵马全部送到平原。
对此,李易应允了,顺便也与众人说了东阿那边的情况,袁绍此时还在与他隔岸对峙,最快最快,也得今天晚上才能收到消息,至于确认他本人的位置,还会更晚一些。
左手愛,右手恨
与此同时,徐晃和黄忠也会做足进攻的姿态,吸引袁绍兵力,有了这么多的掣肘,袁绍就算及时得到消息,也很难迅速做出有效的应对。
洪荒修聖 軒影九變
所以,众人在平原的时间非常宽裕,完全掌握了战场的主动。
然后,张辽继续说了现在的兵力布置,在他登岸之后,魏延已经击败了蒋奇,但碍于兵力有限,并不敢离开码头,于是,张辽便将兵马调拨给了魏延,让他继续追击,占了蒋奇的大营。
现在大部分兵马都驻扎在那里,修整的同时,也防备袁谭派兵来抢夺平原津渡口,不过一夜过去,北边倒是安静的很,根据张辽推测,应该是变故太突然,魏延又把蒋奇打的太狠,袁谭被吓到了,故而决定固守平原,将战事的希望全都放在了袁绍的身上。
重回八零年代
说这一点的时候,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意,因为有李易拿出来的大杀器,真的进攻的话,平原一天都守不住,袁谭肯定是等不到袁绍了。
最后,魏延提了一个建议,昨天俘虏了蒋奇的部下两千多人,魏延认为进攻平原的时候可以让这些人先上,必能沉重的打击河北士气,然后再用上大杀器,让那些俘虏们看到人力所不能触及的差距,如此定然可以将那些俘虏震慑住,让他们投降之后不敢有二心。
李易觉得魏延说的有道理,这一次出兵河北,抓的俘虏必然是以万计数的,而袁家在冀州影响力很大,如果不给这些俘虏足够大的震慑,将来万一被人挑拨鼓动,多半还会闹出乱子来。
于是,李易同意了魏延的提议,可就在他准备继续与众人说说接下来具体布置的时候,忽然有斥候来报,说他们抓到了一个人,本以为是奸细,可那人却自称他的家主是李易的人,要求见军中主将,有重要情报送上。
李易先是微微诧异,但很快就想起了自己在袁谭那边的两个卧底。
华彦和孔顺整个一副小人相,李易不喜他们,这次前期布局没让他们帮忙,现在优势巨大,也不用他们插手,所以,李易倒是把这两人给忘掉了。
不过,本着就算是块烂泥也能糊墙的想法,李易并没有故作高冷,吩咐让那人进来与他当面说话。
很快,士兵带了一个四十多岁,一副老农打扮模样的汉子走了进来,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人的模样远比寻常的农夫要富态,明显不是干农活的。
那人进来之前就已经被告知,李易也在这里,心里砰砰乱跳,进来时头都不敢往上抬,直到带路的亲卫拦住了他,这才噗通跪地,大声叫道:“草民见过大将军,祝大将军旗开得胜,一举平定河北,冀州百姓必然世代感激大将军恩德!”
“咳咳——”
李易立时就被呛了一下,在场将领们也是暗暗发笑,心说已经旗开得胜了好不好,这马屁太慢了。
李易清了清嗓子,不想跟这人扯淡,直接问道:“你是谁的人,来此有何事禀报?”
那人当即答道:“小人是华彦华主簿府上的一名管事,华主簿闻听大将军率领王师北上,欣喜若狂,奈何不能亲自于阵前为大将军浴血奋战,深感懊恼自责,故而,昨夜华主簿心中一动,生出一条妙计,以设伏为由,使得袁谭分兵,派出四千兵马在城南十里设伏,领兵之人又是华主簿好友,孔顺孔先生,只要大将军有意攻取,孔先生必然会全力协助大将军,让大将军轻易拿下这四千人。”
这人说罢,众人表情不一,有人是高兴,还有人怀疑这人身份,倒不是对方说的哪里有问题,而是太过顺利了,顺利到让人不敢置信。
蒋奇折了五千,稍后再败四千,剩下的六千人还能有勇气和李易抵抗?
莫说袁谭,即便是孙武复生,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徒呼奈何。
李易虽然也微感诧异,不过他还算是冷静,因为平原在他眼里从来都不是阻碍,华彦的表现算是锦上添花,仅此而已。
报讯那人解开衣服外袍,在内衬上摸了摸,猛的扯开,取出一块写着字的布帛,双手捧着,说道:“此乃我华主簿书信,请大将军查验,另外,华主簿还说,袁谭身边亲卫死士众多,他无法为大将军擒拿,不过,待到大将军兵临城下,应当能够打开一扇城门,迎大将军入城。”
步骘将那块布帛取来,交到李易手中,只见其中一半是华彦的手书,先表忠心,然后说他打算怎么把袁谭给卖掉,与报讯之人描述的并无差别。
另外一半,则是一块地形图,虽然粗糙,但借助标记很容易辨认,正是孔顺带兵埋伏的地方,可见为了能把袁谭卖个好价钱,华彦也是花了心思得。
将华彦的书信递给张辽,李易很是有些感慨,知道的是华彦他们卑鄙无耻,卖主求荣,不知道的还以为袁谭杀他们老爹,抢他们老婆了,不然哪来的这么大仇怨,竟然一点活路都不给袁谭留下。
果然,叛徒总是比敌人更加可怕。
等几个主要将领传阅之后,李易缓缓起身,微笑道:“黄河天险,何其雄壮,然而,我军过黄河如履平地,破敌万千如碾草芥,今日,我欲取平原,又有人献计献城,诸位,你们说,这是为什么?”
这问题突兀,但众人中不乏反应快的,直接俯身一拜,大声道:“此乃天意,天意在于主公,主公乃是天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