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wh2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遼東之虎 千年龍王l-第八百三十四章閲讀-equho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攻城的艰辛,让印度士兵对章西人充满了仇恨。他们射杀着所有能够看到的章西人,为了节省时间,房屋根本不用搜。
一把大火点燃之后,那些章西人会像老鼠一样窜出来。印度人会拿他们当靶子打,开始还是泄愤,到了后来取乐的成份越来越多。
他们专打人的双腿,能打中脚踝的是优秀射手。能打中膝盖的还算是凑合,打中大腿的人会被无情嘲笑。
街上到处趴着打断腿的人,他们只能无助的用双手爬行。双腿的伤口不断流血,身后的血痕触目惊心。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这辈子也站不起来了。
章西女王就站在高塔上,看着他的子民被无情屠戮。她知道,自己的下场也不会好。吴三桂恨她入骨,绝对不会给她一个体面的死法。
说实话,现在章西女王恨大明人更甚于吴三桂。是大明人鼓动她与吴三桂为敌,虽然当初吴三桂对章西尽情压榨,可说到底他们还能活下去。现在……,这才是真正的没活路。
说好的大明援军,估计是不会来了。现在残存的士兵已经退守到了章西王宫,准备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王宫没有高大的城墙,因为数百年来章西城从来没有被攻破过。那样高大坚固的城墙都守不住,王宫这单薄的城墙怎么能拦得住凶悍的印度人。所有人都绝望了,好多人都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天空之中忽然间出现了巨大的轰鸣声,天空中出现了十几道巨大的身影。是飞艇!这些飞艇明显不是印度人的,每个飞艇上面都画着狰狞的鲨鱼头。
“是大明的飞艇,是大明的飞艇。”王宫城墙上,王大龙看到远处飞来的飞艇涕泪横流。大帅终于出手了,现在的情形,就算仅仅是空中支援也是好的。
天命歐皇遊諸天
飞艇那巨大的阴影下,章西人开始欢呼。欢呼的声音是那样大,十里外的吴三桂也听得清清楚楚。
李枭终于出手了,多尔衮那王八蛋说对了。自己在章西城下碰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就是李枭出手的时候。三天了,李枭按兵不动。如今章西城破在即,他终于出手了。
三天了ꓹ 自己的兵已经成了疲兵。只要李枭出兵,自己的兵在人家面前就是鱼腩。出身辽军的吴三桂清楚ꓹ 辽军主力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可怕。
更何况情报上说,这一次来印度的是辽军主力中的主力。敖沧海的第一师,敖爷的凶猛吴三桂非常清楚。
巨大的飞艇飞了过去ꓹ 没有理会甚至轰炸城里的印度士兵。仿佛就像是过客一样,城里的章西人看呆了ꓹ 不知道大明人到底要干嘛。
吴三桂看得清清楚楚,巨大的飞艇直接奔着自己飞了过来。
“他们要轰炸炮兵阵地ꓹ 快!快去传达命令ꓹ 把所有的炮弹发射出去。”吴三桂一瞬间明白过来,飞艇舰队之所以放过章西城里的攻城部队,那是因为他们瞄准的是炮兵阵地。
天敵 倪匡
自己的队伍里也只有炮兵,能够给辽军带来一些伤亡。
得到命令之后,印度人的炮兵阵地一阵忙乱。火箭炮一边忙着装弹,一边忙着调整角度。城里现在有很多印度士兵,尽可能的不误伤才好。
“这些飞艇怎么飞得这样快!”新型飞艇的速度相当快ꓹ 吴三桂眼睁睁看着黑压压的一片飞艇从自己脑袋上飞过去。而自己的传令兵,此时应该刚刚到达炮兵阵地。
当印度士兵手忙脚乱的装填好炮弹之后ꓹ 飞艇也飞到了他们脑袋上。飞艇没有投弹ꓹ 而是直接降低高度ꓹ 用飞艇上的速射炮进行扫射。
炮弹好像鞭子一样在大地上犁出来一道道深沟ꓹ 被炮弹击中的人立刻变成了两截或者是几块!十五艘飞艇,就这样抽打着印度人的炮兵阵地。
“轰……!”一声冲天巨响ꓹ 隐藏起来的弹药被引爆了。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ꓹ 天上的飞艇都在巨大的威力下舢板一样的颠簸。四散奔逃的人好像火柴棍一样被冲击波吹飞了ꓹ 几乎只用了一次爆炸,印度人的炮兵阵地就废了。
飞艇稍稍稳定了一下高度和航速ꓹ 又开始继续扫射。这次任务,飞艇上没有带炸弹。重达两千斤的炸弹没有丝毫用处,倒不如全部换成速射炮的炮弹,这样造成的杀伤力更加大一些。
炮兵阵地化为乌有,扫射的目标变成了印度人的辎重和营房。反正只要人员汇集的地方,就会被飞艇照顾一下。
七日繭
十几万印度兵立刻就崩溃了,他们本来就是临时征召起来的农民。根本谈不上作战意志,前几天拼命那波人如果不是身后有重机枪逼着,早就一哄而散逃走了。
现在,炮弹都落到脑门儿上了,连英国军官们都在惊慌失措的乱跑。这时候不跑,还等什么时候儿。
到处都是乱哄哄跑的人,东一群西一群。一个跑的人可以裹挟十个,十个人可以裹挟一百个。好多人也不知道往哪里跑,只是别人往哪跑他们就往哪跑,随大流的思维这时候占据了主导地位。
那些冲杀进章西城里的部队,还不知道外面已经混乱成了这个地步。虽然听见那医生巨大的爆炸,可作战顽强的廓尔喀人,还是按照命令在章西城里作战。
他们仍旧在射杀一切看得见的章西人,有逃跑的印度人,也在射杀之列。还有些有性格的,喜欢抽出廓尔喀弯刀,见人就抡刀剁上去。
血肉横飞之下廓尔喀人狰狞的脸上,每一根胡子都带着欢愉。
章西城里,每个人都心惊胆战,生怕厄运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上又出现了一艘飞艇。这艘飞艇吊舱显得有些大,飞艇屁股后面拖曳着一排灯,不时闪亮几下。
十几个廓尔喀士兵,刚刚把一群章西人堵在胡同里面。他们冲上去枪打刀砍,将这些章西人不分男女老幼屠戮殆尽。
他们站着喘了一口气,就听到一声尖利的呼啸。紧接着,一枚炮弹就在他们身边精准的爆炸。残肢断臂在天空漫天飞舞,落下来的时候没有一具全乎的尸体。
敖沧海举着望远镜,看着下面的廓尔喀人。“操!这样打仗还有个毛的意思。”
耳边的参谋们,正在报着新一组射击诸元。“标尺三百,密位七十,三号装药。两发急速射!”
参谋们报出来的射击诸元,立刻会被化成灯光讯号,通过灯光的闪光告诉身后炮兵观察哨。很快,炮弹爆炸的硝烟就覆盖在那一队廓尔喀士兵中间。烟尘和硝烟笼罩之下,那些被烟尘和硝烟吞没的人一个也没跑出来。
不得不说,榴弹炮的落点准确性十分惊人。在飞艇的指挥下,基本上能够做到指哪打哪!。炮声隆隆,廓尔喀人不断的被炮击着。伤亡也呈直线上升状态!当廓尔喀人发现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天空中出现了十几艘飞艇。
这些飞艇落到距离地面只有十米左右的地方,上面抛下来一根根绳索。背着枪的士兵们,鱼贯从绳索上滑下来。足足下了四五十名士兵,当最后一个士兵滑下来之后,飞艇上吊下一个大大的包裹。
地面上的士兵解开绳索,飞艇就晃晃悠悠的飞走了。
十几艘飞艇,一次性空降了两个营。而且还是带着弹药补给来的!
这些士兵手里端着的是改进型的阿卡步枪,不但可以进行连续点射,还可以进行三发点射和连续射击。
飞艇晃晃悠悠的飞走了,带着钢盔穿着迷彩服的步兵们迅速投入战斗。
他们迅速攀爬上制高点,架上两脚架机枪。这是四三型通用机枪,与大名鼎鼎的MG-43几乎一模一样。
制高点上的机枪,不断进行精准点射。那些暴露在外面的廓尔喀士兵,被通用机枪的点射不断放倒。好多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什么武器击中。
至于廓尔喀人的迫击炮,刚刚摆出来他们的位置就被通报到炮兵阵地。一个五发急速射,一个迫击炮排就不存在了。
凶悍一些的廓尔喀人想着冲上去,和大明人短兵相接拼个你死我活。可等待他们的不是冷兵器对砍,而是阿卡步枪精准的点射和疯狂扫射。
拼刺刀?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儿那种无聊的游戏。
很快,城内几乎没什么目标需要轰击。章西人惊讶的发现,数十艘飞艇再次飞过来。这一次,每艘飞艇的吊舱下面都吊着一门炮。
那些飞艇找到地面上比较平坦的地方,迅速降落下来。士兵们很快架好了榴弹炮,对着远处正被飞艇蹂躏的印度兵营进行轰击。
敖沧海这时候,也飞到了印度军营的上空。根据多年的军事经验,他知道印度人已经完蛋了。不但战斗意志垮掉了,连组织架构都谈不上了。
地面上一群群印度人,好像没头苍蝇一样,这里一群那里一群。炮弹一次次覆盖射击,几乎每一次都会有无数残肢断臂被抛向空中。
霸寵冷皇妃 淺陌黎
忽然,敖沧海看到一支大概三千人的骑兵,正疯狂的冲向章西城下,那里有明军的炮兵阵地。
“呦,还真有不怕死的。”敖沧海并不为自己的手下人担心,而是饶有兴趣的举起望远镜,看着眼前的场景。这场面,今天不看今后恐怕看不着了。
吴老二骑着一匹白色战马冲在最前面,他手里拿着步枪。嘴里嘶吼着,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他的眼珠子都红了,命不要了,只要能干掉这个该死的炮兵阵地就好。
敖沧海当然不会傻不愣登的,把炮兵阵地无保护的摆在两军阵前。在炮兵阵地前面,几十米远的地方,架着十几挺三四型通用机枪。
我的火影忍者
当骑兵进入到射程的时候,撕裂亚麻布的声音响了起来。骑兵们好像下饺子一样往马下面掉,不断有战马中弹倒地挣扎。
倒地的战马奋力挣扎,绊倒了后面冲上来的战马。冲击中的骑兵,是不能减速的,不然你会被后面的战马撞翻,然后死于铁蹄之下。
十几挺通用机枪,硬是打出一道子弹组成的墙来。吴老二率领的骑兵,不管是人和马都被射得血肉横飞。没人能够靠近炮兵阵地,就算是鸟也飞不进来,因为炮兵阵地里面,还有两门高射炮,专门用于防空,现在正愁英雄无用武之地。
再说现在印度人也没有飞艇了,孟买来的十五艘飞艇,都被冒失的吴三桂派来轰炸章西城。结果被埋伏在城墙上的高射炮,轻易就击落了。
飞艇这东西,在天空上目标很大,而且飞行速度慢。想打不中都不容易!
吴老二身上中了六发子弹,人整个被从马背上扫下来。刚刚喷出嘴里的鲜血,就被身后飞驰而来的战马重重踏在后背上。
打热的枪管趁着换子弹的工夫换好,十几挺通用机枪足足打了十几分钟。阵地面前再没有能站着的东西之后,他们才停手。
子弹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死人和死马。层层叠叠的叠摞在一起,看着有些吓人。
“操!这就完事了?”敖爷很不满意手下杀人的速度,他认为太快了,自己还没看过瘾。举着望远镜在着,看看印度人有没有其他骑兵。
骑兵还是有的,吴三桂带着一百多名骑兵,疯子一样往孟买方向跑。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彻底战败了。只希望更多的人能够逃回到孟买去为即将到来的孟买保卫战,留下更多的种子和资本。
多尔衮轻蔑的看了一眼吴三桂带走的骑兵,天上有飞艇盘旋,带着骑兵这样狂奔就是找死。飞艇飞得是慢,可追上奔马还不是太大问题。
多尔衮就聪明得多,他选择了一辆马车,上面载着两名亲卫和食物武器,选择了一条小路逃走。
他清楚的知道,吴三桂完蛋了。自己跟着回孟买,只能是羊入虎口。三天前,他已经派人回到孟买,通知济尔哈朗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