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giz熱門連載小說 《重生之鉅變》-第1040章 誰纔是傻子分享-qrhum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胡铭晨给郝洋出了点子,并且还把这套方法的前前后后给他梳理了一遍,这才让郝洋弄明白,并且觉得这的的确确是一个挣钱的机会。
为了帮助郝洋赚取第一桶金,胡铭晨还借给他一万块钱作为本金,有了这一万块,郝洋起码可以收到一千多套迷彩服。
当然了,要是郝洋觉得效果好,还需要更多的话,胡铭晨不介意再多借给他一些。
郝洋这小子也算是个办事利索的人,说干就干。
他以前之所以没想到要做生意,或者说没想到透过一些其他方式来挣钱帮补家里面,实际上还是与实力不济有相当的关系。没有本钱,就连这次来学校报名的钱也走的是助学贷款,等郝洋毕业工作以后,再慢慢的还给银行。
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再这个金钱的社会,没有钱,啥也做不了。
郝洋马上就去学校里面的商店购买几张大的纯白海报纸,然后买了粗笔,回到宿舍之后就按照胡铭晨的意思写起大字报来。
“郝洋,我没看错吧,你要收购军训时候穿过的迷彩服?”陈鹏凑到跟前,看了一眼郝洋写的海报内容之后,惊诧道。
“嗯,我收购,就是价格便宜了些,陈鹏,你打算卖吗?”郝洋头也不抬,边写边说道。
“什么,你们再说什么,郝洋要收购我们的迷彩服?没搞错吧?”田勇军从他的床上跳下来道。
“不只是收购你们的,是全校其他人的,如果愿意,都可以拿来,我都收。”郝洋洋溢着激情道。
有了胡铭晨借的一万块钱,郝洋底气十足,这人有底气,自然就跟着有激情。
“老蛤蟆打喷嚏,好大的口气啊,收购全校的迷彩服,真是不怕闪了舌头,我们学校今年的新生可是有七千多人,收购几千套衣服,那得多少钱,一百多一套,差不多百万了呢。呵呵呵,佩服,佩服啊。”那边喻毅有开始阴阳怪气的讥讽了。
郝洋理都不理他,根本不接喻毅的话茬,随便他怎么说。
“喻毅,什么百来万啊,郝洋只打算花五块钱收,这是没洗过的,要是洗干净了的,就十块钱。酒泉全校的迷彩服都洗了卖给他,也才七万多快而已。”田勇军看了海报的内容后,解释道。
“扯淡,一百多买的迷彩服,就五块钱收?这得有多坑人啊!”喻毅一下子坐了起来道。
“这和坑人有什么关系,你爱卖不卖,交易是自愿的,又没有谁逼迫谁。一百多买的时候是新衣服,现在已经旧了,也就是二手货,旧东西能和新东西比价格吗?真的是扯。郝洋,我的这一套我卖给你了,给我五块钱吧。”胡铭晨站住来压抑喻毅,并且自己第一个带头卖出自己的迷彩服道。
这个点子本身就是胡铭晨出的,他当然要鼎力支持,要是胡铭晨都后退,那郝洋的这个生意还咋做?
见胡铭晨身体力行的第一个支持,郝洋赶紧放下笔,站起来双手接过胡铭晨的迷彩服,之后就将五块钱给了他。
“胡铭晨,你就这样卖了啊?”潘奕伦趴在床上看着他们道。
“那还怎么着,卖了好歹有五块钱,可以吃一顿早餐,要是不卖,扔了又得到什么?这就相当于郝洋请吃早餐了,有人请客,干嘛不捧场呢。”胡铭晨接过五块钱,乐滋滋的道。
五块钱收购一套迷彩服,从价格的角度来说,的确是便宜,很便宜,相当这只是他们当初买这套衣服价格的二十几分之一。
可是,这套衣服自从军训结束之后,的的确确是不会有几个人再穿了,甚至不少同学是打算扔掉的,他毕竟不时髦。
相比起要扔掉,那么能换五块钱,也是聊胜于无。况且这衣服还是穿了就没洗过的,何乐而不为。
“那倒也是,郝洋,你来,我的也卖给你了,五块就五块,这衣服,反正我也没打算今后再穿。”潘奕伦等胡铭晨卖了之后,向郝洋招招手,也站出来捧场道。
一时间,郝洋的海报还没贴出去,就得到了两笔生意,也算是开了个好头。
完事开头难,做生意的人最讲究开张生意,像郝洋这样,十块钱出去,就等于是踏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你们两个都卖了,那我的也卖吧,郝洋,不过我的已经洗了,这价格……是不是就得十块?”田勇军看了看胡铭晨和潘奕伦后问郝洋道。
“那是当然,童叟无欺,说洗过的是十块,那自然就是十块。”郝洋笑吟吟的道。
只不过田勇军的衣服还没有干,所以没有完成交割,不过,郝洋已经提前支付了十块钱,这也就等于,等田勇军的衣服干了之后就直接归郝洋所有。
“郝洋,我就纳闷了……这些衣服都穿过了,而且一些还有一股子的汗味,你收去做什么啊?我真的是不明白。”陈鹏不解的问道。
“这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呵呵,不好意思了。”郝洋尴尬的笑了笑道。
现在不透露底,这是胡铭晨教他的,要是告诉其他人说是拿去卖,那么就有可能会节外生枝。
当然了,很多人想也想得到是收了来干什么,总不会是捐给山区小学做慈善,这毕竟是成年人穿,而且还是迷彩服。
只不过,想得到是一回事,自己是不是说出来,那又是另一回事,反正自己没有亲口承认,就存在各种各样的可能。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收了回家穿啊,好不容易看到这么多衣服要扔,那还不得两眼放光啊。有了这批衣服,全家人几十年就不用卖衣服了。甚至网上买点装备的花,都可以冒充一只队伍。我是宁愿扔掉也不卖,五块钱,呵呵,丢不起那人。”喻毅又忍不住要针对郝洋一下了。
“你喜欢扔就扔,也没有谁非要买你的衣服,说那么多干什么。”郝洋也忍不住,冷冷的应了一句道。
“哈哈哈,我就不卖,我就不卖,五块钱,拿来能干什么,丢不丢人。”喻毅洋洋自得的笑道。
“喻毅,你的意思是,也说我们四个丢人呗?我们丢什么人?五块钱,你觉得很少,那你有本事就站出来五十块收啊,你要是觉得你家财大气粗的话,你还可以五百块钱收,怎么样?你要是收的话,我们全部都卖给你。”胡铭晨翻了翻白眼,有要路见不平了。
“五十块,五百块,怕是我疯了还差不多。”喻毅缩了缩脖子道。
“你要是没疯你就闭嘴,废什么话,没谁拦着你扔,没谁求着你卖,你看不起五块钱,我们看得起。”胡铭晨板着脸训斥道。
“我觉得也是,有五块钱干嘛不要,不要的才是真的傻子。”田勇军跟着道。
刚才喻毅将田勇军也归到傻子的范畴,因此田勇军现在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喻毅的那个秉性,真的是不讨喜,他这种人,是非常容易得罪人的,而且,得罪人了之后,还不知道转圜。
“田勇军,你说谁傻子呢?我就是看不上五块钱,怎么了?我又不是要饭了,那一套衣服换五块钱,哦,就为了一顿早餐吗?我还没那么贱。”喻毅觉得惹不起胡铭晨,就能惹得起田勇军。
因此,对于田勇军的话,喻毅是要据理力争的。
“你不是要饭的,这里又有谁是要饭的?喻毅,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要不是靠家里给钱,你有什么?你算什么?啥也不是,也许你比要饭的还不如。”田勇军伸手指着喻毅气哄哄的道。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最终,竟然互相动起了手来。
田勇军推了喻毅一下,喻毅就挠了田勇军一把。
这事情真的是有点搞笑,原本是喻毅与郝洋之间的不爽,接过却演变成了田勇军与喻毅的动手,可见喻毅这小子是多么的气人多么的讨人嫌。
照理说,他们两个动起了手,胡铭晨作为室长,应该要出来劝一下,拉一下。
可是胡铭晨并没有,若无其事的继续整理自己的生活用品,就像是他们俩根本就不在视线内似的。
其他人看胡铭晨都无动于衷,左顾右盼,也没有上前,就是潘奕伦言语上劝了两句而已。
胡铭晨之所以不为所动,就是故意的,他知道两人动手的话,喻毅根本就不是田勇军这个北方汉子的对手。
对喻毅这个混蛋,胡铭晨是真的有些气,所以,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希望这样的话,他可以管管他的嘴,收一收他的脾气,别以为家里面有几个钱就真的了不起。在学校里面,同学之间可不吃这一套。
果不其然,两人动手之后,喻毅很快就被田勇军夹住脖子,按在床上,抽了两个大嘴巴子。而喻毅只能在田勇军的手臂上拉扯,接着就是不痛不痒的打了田勇军的背一拳,可是,他自己被掐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眼看差不多了,胡铭晨这才出面将他们两个给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