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gpf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六百六十三章 大殺四方鳥去了閲讀-4w4bf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三息之数给我让开,否则,可就不要怪我手中的剑了!”龙玉瞧着眼前的这些护卫还敢拔出刀剑出来,这下可真算是把她的火气给激了起来了。
冯智戙听见龙玉的这一怒声,这心中更是痒痒的不行。
就龙玉的说话声,都能勾起他的色心。
况且,他从广州行至这罗浮地界,本来就困累无聊的不行。
再加上他在广州可以说是色胆包天,当街强抢民女之事早就干过了不少。
如今。
又在这罗浮地界的小镇上遇上了两个身姿绝佳的女子。
而且,这脸上更是蒙有面巾。
不用想,他就知道,这两位小娘子绝对是姿色绝美之女。
“小娘子,三息哪够啊,我觉得怎么着也得三百息才行啊,不对不对,三百息也不行,至少得三万息,哈哈哈哈。”冯智戙心花怒放的说道。
“就是,我家郎君绝对能让你们在床上欲仙欲死,小娘子,你们还是从了我家郎君吧。如你们二人跟了我家郎君,天下富贵随你二人挥霍了,又何必东奔西走的呢。”此时,那位管事的更是出言不逊。
此话一出。
蒙着面巾的曼清脸色不悦。
龙玉更是恨不得当场杀了眼前的这二人。
如此调戏之言,能忍到现在,这已经算是留了情面了。
“色徒,三息已过,受死吧!”龙玉瞧见曼清身子都有些气得发抖了,顿时怒声道。
随着龙玉的一声怒喝后,手中的宝剑已经向着围着她的那些护卫刺去。
“咻咻……”
“扑扑……”
龙玉手中的宝剑一出。
根本没有谁能阻挡。
就眼前的这些护卫,也只是普通人罢了。
对于龙玉来说,那真当是杀鸡一般简单,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啊——郎君,救我!!!”
随着龙玉的剑一出后,几十名护卫,片刻之间,就已是没有谁是完人了。
不过。
龙玉到也不是一个乱杀之辈。
龙玉所出之剑,基本都是往着众护卫的手上脚上挑去。
这跟钟文一般模样,专挑他人的手脚筋。
“你!!!”
当那冯智戙瞧见自己的众护卫片刻之间,就已是断了手脚筋,吓得他顿时屁滚尿流,连连后退,往着茶水店中内部退去。
至于他身边的那个管事。
更是吓得撞倒一张桌子,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女子。
谁也没想到。
两个女子真敢动手。
而且一动手就是把人给废了。
就连远处瞧着热闹的人,都纷纷逃散而去,就怕眼前的这两个女子会杀心大起,把他们所有人全部灭口。
茶水店的老板一家,更是直接把自己所搭建的这处茶水店都不顾了,与着家人纷纷从后面的空档逃离。
龙玉瞪着那冯智戙喝道:“你什么你,刚才我就说了,三息之内给我滚,你却是听不懂人话,你的这些护卫都没办法起身了,接下来可就是你们两人了。”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耿国公之子,你要是敢杀我,我爹必会灭你全家,灭你全族!”冯智戙被龙玉吓得再一次的往后退去。
不过,冯智戙到也有些胆气。
哪怕是退,他的眼神之中还依然闪动着狠色。
而他眼中的狠色,除了狠之外,还藏有一些色色的目光。
龙玉不喜欢冯智戙的眼色,更是不喜欢冯智戙看着他的眼光。
顿时,龙玉往前走了几步后,随手一剑,直接把那惊得倒在地上的管事一剑了结了。
就这么一个下人。
龙玉根本不会像对待那些护卫一般,给他留下命来。
出言如此的不逊,不杀不足以平息她们二人的怒火。
“扑”的一声过后。
那位管事当场直接丧命,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你!!!你敢杀我的管家!你敢杀我的管家!”冯智戙见龙玉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的那们管家一剑了结,指着龙玉,嘴里念叨着。
此时。
冯智戙这才有了一些惊色。
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
这事他冯智戙没少干过。
可今天,却是轮到他自己了。
而此刻,龙玉正一步一步往着他走来,这更是让他冯智戙心中震惧。
“哼,他要是不说那些话,我也不至于杀他,至少也会留他一条命,至于你,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龙玉缓步而前,眼中露出一丝的戏色。
“别玩了,该走了。”曼清往着店外走去,丢下一句话来。
曼清不喜欢这样的场景。
更是不喜欢冯智戙这种货色,哪怕看都不想看一眼。
索性,直接离开,让龙玉好去解决。
地上躺着众断了手脚筋的护卫,曼清瞧都不带瞧的,径直越过众护卫,往着前路走去。
龙玉得了曼清的话,冷冷的有情了一眼那冯智戙道:“哼,别以为你是耿国公之子,我就会放过你,即便不杀你,那我也得把你这种人给清除了,省得让你害人。”
龙玉话一说完。
手中的宝剑直奔冯智戙的双眼奔去。
“扑扑”两声过后。
冯智戙双眼直接被龙玉的宝剑给刺瞎了。
“啊……”
冯智戙被这突然其来的宝剑刺瞎了双眼,巨痛难忍,双手捂着脸面,大呼大悲。
龙玉随之转身。
当她路过一张小矮凳后。
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的笑意,随之一脚回踢。
矮凳顿时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般,直扑冯智戙的双腿之间飞去。
“砰”的一声后。
冯智戙直接被击昏了过去。
随之。
龙玉离去,往着曼清追了过去。
冯智戙是死是活,龙玉心知肚明。
就她刚才那一凳子。
绝对不可能会要了冯智戙的命去。
杀一个国公之子,虽说并不会怎么样,但在她们二人离开慈航殿之前,殿主也曾交待过。
能不惹朝廷之人,尽量要选择避让。
而今日。
并非她们二人要惹,而是有人要惹她们。
没有杀了那位所谓的国公之子,就已是便宜了他了。
现在,只是把此人废了罢了,也算是留了一些情面了。
“龙玉,我们得走快一些,要不然,天黑之前可赶不到浮云宗。”待龙玉追上了曼清后,曼清瞧着天色冒似稍有一些担误,出声说道。
曼清对于龙玉刚才所做下的事情,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至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曼清也不会往深里想,更是不会放在心上。
就这样的事情,自打她们二人从慈航殿中出来后,就没少遇上。
如果天天因为这些事情而烦恼的话,那她也就太容易被挑起怒火了。
“师姐,浮云宗是往这边去吗?”龙玉闻声后,看了看小道的前方,感觉越往前走,这路就越是没法行的样子。
曼清也不多话,只是点了点头。
而此时。
小镇路口的那家茶水店外,却是迎来了一些似衙差一般的人。
“快,快,这是耿国公府上的人,赶紧去报信。”那几人一来到茶水店外后,瞧着满地悲呼着的护卫后,惊得胸中的心脏跳三跳。
可随之当他们见到茶水店内一死一伤之人之后,这更是连大气都没敢再喘了。
冯智戙,他们可以不认识。
但冯智戙身上的吊坠什么的,以及身上的官服什么的,他们不可能不认识。
好在小镇上有大夫。
冯智戙也被抬到了医馆救治。
至于那位管家,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整个医馆当中,全是伤员。
手脚筋被挑断了,依着这些普通的大夫,根本是不可能接得回去的。
能止止血,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我要杀了她们!我要杀了她们!”医馆内,包扎好的冯智戙,此刻正在疯狂的怒骂。
眼睛瞎了,鸟没了。
这让他冯智戙悲从中来。
眼前一片黑色,这使得他怒气升到了顶点,跌跌撞撞的砸起了东西。
可随着他每动一下,双腿之间的疼痛更是激起了他的杀心。
“杀了她们!杀了她们!杀了她们!!!”
医馆的主人也好,还是小镇的衙差也罢,谁也不敢前去阻拦。
而且,他们也从那些护卫的口中,得知了冯智戙的身份。
如此尊贵身份之人,在他们的辖地出了这么一件大事,这也使得他们心中也是悲呼不已,心中的担心,恐惧,震颤等等均让他们都在担心着未来。
如此这般的呼叫大喊之声,在医馆内响彻了好半天之后,这才渐渐的没了声。
这也使得小镇上的百姓也都处在担忧与紧张之中。
更有甚者,都开始收拾起行襄,准备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了。
而那茶水店的老板,早已是背着行襄,带着家人,准备连夜离去了。
他们这一家,开了这家茶水店,行行色色之人,哪一种没见过。
打冯智戙他们一行人一入他的茶水店后,他们就知道这一行人其背后代表着的是谁了。
这点眼色,他们这一家还算是有的。
在自家茶水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都不用去想,他一家绝对不会好过。
而且,这茶水店的老板,曾经也是一位读过书,且上过战场之人。
出了这档子事,他直接放弃在这里生活,带着家人准备逃离。
至于逃不逃得了,他们一家也在担忧之中。
耿国公的势力,在岭南太大了,大到他们都无法预料到结果,只能没命的往北逃去。
此时。
曼清二人已是到了罗浮山中的某一地。
“慈航殿曼清、龙玉拜会浮云宗。”当二人一来到某地后,就大声向着某山门大喊一声。
片刻之后。
山门之内突然纵出十数条人影出来。
为首之人,一身的道骨仙风的模样。
在他的带领之下,面带笑容向着曼清二人行起礼来道:“二位圣女驾临,浮云宗有失远迎,还望二位圣女海涵。”
“慈航殿曼清、龙玉见过各位,我二人此次奉殿主之令,前来拜会,如有打扰,还请见谅。”曼清与龙玉二人也随之行礼言道。
“客气客气,二位圣女,请入门内叙话。”那浮云宗为首之人笑着回道。
随后。
曼清二人在浮云宗人的引领之下,入了浮云宗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