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6xa优美玄幻小說 渾沌記 起點-946 穆遠千軍阻萬敵,勾誅百密漏一疏-yiwdh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46 穆远千军阻万敌,勾诛百密漏一疏)
彩泥城中激烈的战况,自然都落在云王中军通过传影展示的虚影中。
无论是云王还是勾诛,还是在场的众人,都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在最初飞出虫瞳的西贾军被林玫儿以三名金丹之力击杀殆尽之后,更多雇佣军依然是如同潮水般前仆后继滚滚而出。
这些家伙可不是西贾人。他们是西贾人从整个东胜神洲、外海、甚至是无极之地招来的,名为“西贾海外兵团”。
不少贫困潦倒、走投无路的中土人也混迹在其中。
海外兵团全都是为了钱财冲锋陷阵的亡命之徒。这些人既无任何信仰可言,也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他们回去也是无路可投,往前冲杀还有不小的富贵的机会。
但真正让他们悍不畏死的,还是西贾人的药丸。只要在战前嗑上一粒,他们的畏惧和痛觉便消失了。即便是战死,感觉上也是很嗨的。
这样的一群人你除非将他们杀光,否则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但杀人总是需要法力。金丹修士法力再雄厚,也是有限度的。
好在林玫儿快撑不住的时候,穆远已经组织起彩泥城千余守军在西贾人的虫瞳和彩泥城的传送阵之间建立起一道防御,连防护禁制都竖立了起来。
只是这二者之间仅仅只有三里左右的距离。因此这短短的距离上可谓血流成河。
尤其穆远一人守在关口,银弹狂舞,血肉横飞,西贾兵团死伤无数。
短短半个时辰之后,不但这一带尸积如山,半边彩泥城也遭遇殃及,城中凡人死伤无数。
西贾人必须夺取彩泥城的传送阵。因为这些冲锋的亡命之徒虽然廉价,但数量太多,合计起来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一个天价了。
而他们收益来源是坤元帝。坤元帝的佣金是分阶段支付的。
攻陷彩泥城传送阵,他们便可以得到相应阶段款项的支付;然后大军传送到云天城,他们又会得到一笔;等云天城攻陷再拿下翠玉宫,他们才能得到最终完整的付款。
所以他们也是无路可走。彩泥城的传送阵拿不下来,这就是一笔巨大的亏本买卖。
虽然战况如此惨烈,在回春院坐镇的云王中军中所有人无一不手中捏着一把汗,云王却无法派出一兵一卒支援彩泥城。
因为其他方向上的压力一点都不见得轻。就在彩泥城战事爆发的同时,坤元帝的诏书也送到了云王手中。圣旨中大意有两条。
其一是玉州彩泥城遭遇西贾军大规模攻击,他已下旨向西贾宣战。因此调云王火速率军前往玉州御敌。
你不是听调不听宣么?现在既然西贾人入侵,我调你去前线御敌,可不是宣你入京,你是遵旨还是不遵旨呢?
其二是由于西贾军入侵,三十万圭州军必须火速越过青霄山脉南下,以支援金玉两州御敌,所以还请云王放开云天城北的关隘。
坤元帝的意思,我的南下是名正言顺,你千万不要抵挡。一旦抵挡,那就是你勾结西贾人,卖国求荣了。
这事如果交给某个腐儒处理,那还真不好办。反正遵旨也不是,不遵也不是。
但是对云王来说简单了,你都已经动手了,还要我洗干净脖子等着砍?怎么可能?
让他去支援彩泥城那是不可能的。让他放开防御让青霄山上的圭州军南下,那也一样是不可能的。
但在三十万圭州军的压力之下,彩泥城只能靠穆远领着玉州军,一卫之力,抵挡西贾人的倾国之击了。就看他能抵挡多久。
他们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干脆关闭或者毁掉彩泥城的传送阵,或者斩断云天城传送阵和彩泥城传送阵之间的关联。
这样西贾人即便攻陷了彩泥城,距离翠玉宫也还有数千里。劳师远征,旷日持久,西贾人不会做这样亏本的买卖。
但云天城传送阵和彩泥城传送阵并非孤立,是金玉两州地脉联络在一起构成的两座如同并蒂莲般的主传送阵,是相互倚靠的。
凡是通往北方的传送都是云天城传送阵完成,而通往西南的传送都是依靠彩泥城的传送阵。
这两者之间的关联一旦中断了或者毁去了一个,那么南北的通道也就要断掉一个了。
彩泥城的传送阵如果关闭或者被毁灭,翠玉宫想要直接与妖界互相传送也不可能了,也就等于失去了妖界的后援。
最终云王和洪如是、勾诛商议的结果,是让穆远先死扛西贾军团的攻击,而林玫儿借助彩泥城的传送阵传送回太白林,到鹤国去召唤援军。
虽然说鹤族人是云王的盟友,但也绝非是云王一纸求援,人家就会屁颠屁颠派人来赴死的。
没有林玫儿这个被鹤族人当做林菡的人界替身崇拜,又是拥有丹顶冠的名正言顺的鹤王亲自去一趟鹤国,小心避世的鹤族人怎么可能去为一场人界之战肝脑涂地呢?
倒是鬼鸮和树族方面要简单一些。鬼鸮方面,只要派一个可靠的人带着鸮王羽传送去万流谷找黑夜王即可。
树族则更简单了,让木头以树皇的身份拟旨传送给木萝就行了。
但虽然说黑夜王和握有树皇圣旨的木萝都是各自族中说一不二的实权派,他们想要将各自族中的战力动员起来奔赴彩泥城战场也多少要耗费一些时间,并不说来就来的。
这就看究竟是援军先到,还是西贾人先攻陷彩泥城的传送阵了。
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神情紧张地盯着占据。虽然战场在数千里之外,但其中任何一个得失,都是直接牵连着他们每个人的身家性命的。
但勾诛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对。
坤元帝一面买通西贾人攻击彩泥城,一面以抵抗西贾人的攻击为名率军南下,又让龙族和忠于朝廷的玄修们从北、东两个方向威胁翠玉宫,这布局已经足够泰山压顶了。
但这其中缺失了什么东西。朝廷的手段一向是无所不用其极。而这一次,他们的手段有点太正了,反而是给他一种虚张声势的感觉。
莫非他们其实是为了掩盖什么?
他又在脑海中将一切都推演了一次,一种不安的感觉如同旷野中的一缕孤烟般升了起来。
朝廷方面的确是还有更狠、更毒辣的手段的。只不过,若这手段要施行,必须有一个前提。而这个前提,是他认为根本就不可能成立、也不愿意相信的。
这让他陷入了不安的犹豫中。
一阵轻微的传送波动在翠玉宫的地下传了出来。就好像有人在地下放了一个闷雷,所有人都感觉到地面微微颤动了一下,但并没有更大的动静了。
“不好!”勾诛忽然一声大吼,“传送阵!翠玉峰地下的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