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q3p精华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討論-第0714章 所謂的不干預傳統,開始打破了-b24ia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在场众人听沈弼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大堆,针对一九六零年代香江银行业危机的,总结经验教训之语后,终于开始回过味来,感情这次惠丰有点不乐意给恒隆银行提供无限度支持啊。
陈祖泽望了高弦一眼,心悦诚服地想道:“老板对惠丰这帮人的了解,还真是透彻,沈弼还真有撂挑子的意思。”
同样明白了的财政司彭励治,有一种被突然袭击后的发懵感觉。
港府、惠丰、怡和、马会是香江殖民地时期的传统四大顶级势力,相互之间总要给些面子,尤其这个特殊时期,对于惠丰这种特殊存在,港府官员说话都要小心翼翼,何况,彭励治并非资深公务员出身,而是从商界转入政界。
定了定神后,财政司彭励治强忍着心里的不悦,问道:“沈弼爵士,依你的意思,应该怎么办呢?”
沈弼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恒隆银行的问题,不仅仅是因为经营方面的冒进,还有高层人员的违规操作,只有正府出面接管恒隆银行,才能真正迅速有效地稳定事态,并对银行界的歪风邪气形成威慑。”
港府接管恒隆银行,那就意味着,港府要拿出一笔可观的资金来,帮助恒隆银行周转,以度过当前的经营危机,但这笔钱从哪里来?
今年港府财政已经出现赤字了,同时官地拍卖也无人问津,库房根本不敢乱动;那就只能打外汇基金的主意了,可动外汇基金,也是要很多说法的。
想到这里的财政司彭励治,看了看其它银行的代表,期望别家银行勇于担当,对恒隆银行提供支持。
这不开玩笑吗,惠丰这个香江准中央银行都缩了,谁还愿意去当那个冤大头啊!
于是乎,众人非常默契地纷纷避开了财政司彭励治的目光,那场面岂是一个意味深长了得。
高弦的目光倒是没有刻意避开财政司彭励治,当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他微微点头示意。
财政司彭励治不由心中一喜,连忙放下平日的面和心不和,满是热切地问道:“高爵士有何高见。”
高弦也不客套,直白地回答道:“我认为,刚才沈弼爵士的建议,非常有理,只有正府亲自出面,才能最有效地处置恒隆银行危机。”
得,不但没请来援军,还多了一个为沈弼摇旗呐喊的奥援。
感觉到了现场气氛里的“大势所趋”后,财政司彭励治迟疑道:“可是,这有违正府长期奉行的,不干预市场的政策。”
高弦现在最不愿意听什么“不干预”的政策了,因为这基本就是一个噱头。
过去。英资控制了香江经济的方方面面,其利益很难触动,港府自然是“不干预”,还能“偷懒”。
港府要真“不干预”,之前为什么把霍应东收拾得那么狠,什么星光行、货柜码头等等,全都泡了汤,搞得霍应东只能韬光养晦,直到米国总统尼客松访问中国,英国跟进,将双方外交关系提升到大使级,处境才开始改善。
再说金融方面,之前港府还不是管制了黄金、外汇等等重要资源,直到一九七零年代,迫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导致国际金融形势剧烈变化,才逐项放开。
高弦越来越不待见“不干预”政策滥用的最主要原因,还是香江的货币政策。
港元贬值的时间可不短了,现在兑美元的汇率眼瞅着就破七了,可港府却迟迟不采纳高弦的货币方案,没有真正有效的动作,恐怕“不干预”是假,以此为筹码去影响英国和中国的谈判才是真。
现在,惠丰有撂挑子的意思,不愿意为恒隆银行提供无限度支持,并鼓动港府出面,接管恒隆银行,这在高弦看来,分明是让港府的“不干预”政策开始松动的机会。
只要港府“破例”了,那下次就会不得不“依例”,进而有助于高弦让港府按照自己的货币政策改革方案,解决港元贬值的危机。
于是乎,出现了高爵士站在沈弼一边的景象。
“随着时代的日新月异发展,金融形势也发生了各种全新变化,,政策自然要变通嘛。”高弦不动声色地把皮球踢给沈弼,“沈弼爵士,您觉得呢?”
沈弼怎么可能反对,连连点头道:“对啊,这么多年了,《香江法例》修订得少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财政司彭励治便相当于被堵在了墙角,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
他沉吟道:“正府全面接管恒隆银行的话,专业人才严重不足啊。”
见财政司彭励治“认命”了,沈弼适时送上人情,“财政司无需担心,正府全面接管恒隆银行后,专业人才可以由惠丰信贷部提供,绝对称职。”
“好,就这样了。”财政司彭励治作出决定后,也开始行动果断起来,布置工作道:“我这就去向辅政司和督宪汇报此事,紧急召开立法会;你们帮我尽快起草一份《恒隆银行接管条例》,,供立法会程序所需;商业罪案调查科牵头,马上到恒隆银行总部,控制其高管,全面接管恒隆银行。”
实现了各自目的沈弼和高弦,自然恭敬地带头连声答应着。
……
恒隆银行总部这边,庄荣坤、李海光等人,正七嘴八舌地讨论,股东们如何向恒隆银行注资,以解决当前的困局。
可惜的是,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根本拿不出一个结果来。
其实也不奇怪,这些只想着法地,把恒隆银行的超低抵押贷款装进自己口袋的家伙,要是真有这样的本事,也不会为了弥补未结算账户的净损额,把一张十一亿八千万港元的支票,送到渣打去透支了。
这些人一边讨论着,一边等着中银那边是否愿意结算的消息,可却迟迟收不到结果,最后便意兴阑珊地打算作鸟兽散了。
突然之间,数辆打着双闪的警车停在恒隆银行总部楼下,然后一大批警员冲了进来,分别控制职员和各种文件。
听到动静的庄荣坤,刚率众从会议室里出来,便被一名高级警司堵了个正着,“各位,请跟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