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愛下-第1775章 一哭二鬧三上吊(求訂閱)相伴

Home / 科幻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愛下-第1775章 一哭二鬧三上吊(求訂閱)相伴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刘备有着怎样的命运,与江缺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
他并不在意。
反正他是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
想随意逛逛,然后看怎么弄取世界本源。
至于争霸天下,或者谋求创一番大事业。
江缺表示他没有那个想法,也没有那个准备。
——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
他一身孜然,初来三国世界,无拘无束。
三仙岛内的人,他一个也没有放出来。
不过……
刘备大概不准备轻易放过江缺,毕竟江缺是一个有钱的公子。
放过岂不可惜。
因此。
他不准备放过,反而还想牢牢束缚住,并抓在手里。
今后,他刘备也就不用为一点金钱的事情伤脑筋了。
“大丈夫,就应当做大事业,而不是被金钱束缚住。”
刘备心里想着,“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走了。”
一旦江缺离开,他去哪里找人啊。
那可不成。
眼中异色闪动,刘备旋即便说道:“公子,备实乃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祖上也曾辉煌过。
特邀公子一叙,聊聊这天下大事,说说这周天星辰……”
胡言乱语当真是张口就来。
一点也不含糊,一点也不忌讳。
仿佛这些本来就是一种本能一样,仿佛早就被刘备练习得炉火纯青。
不需要再提升了。
看得江缺一位大道级中期的绝世强者,都是一愣一愣的。
他目光滞然,“想不到这刘备还真有一套手段,当真是‘人不可貌相’的典范啊。”
长见识了。
今日,江缺算是见识到刘备的功力。
论忽悠大法哪家强?
古代三国找玄德。
一准没错。
“好一个刘备,怪不得后来能成事,能坐几年皇帝。”
江缺暗赞一声,“人家天生自带一张神嘴,说得天荒地老也行。”
就这口才,江缺觉得连鸿钧都不如。
“哦。”
江缺回应着,然后又准备离开。
他倒不是没有办法离开,只是单纯的想不给刘备面子。
谁让刘备这副圆滑的面孔,让他不舒服了。
这就是刘备的错。
怪不得他。
刘备:“……”
等等!
这是什么回应,什么态度?
风中的年华 欧阳果儿
太平静了。
主要是,这些都不是他刘备想要的结果。
也不是他预料的结果,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他嘴角一阵抽搐,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
甚至,眼神里还闪过一丝怒意,“想我刘玄德好歹也是中山靖王之后,是大汉宗亲,和当今陛下比起来,也是他的弟弟……”
他指汉灵帝。
仔细算起来,还真就是汉灵帝的远方堂弟。
只不过,是隔了无数代的堂弟。
在刘备寸功未立的情况下,洛阳城里的那位自然也不可能认可刘备的身份。
现在嘛。
他刘备刘玄德,只是一个卖草鞋的罢了。
不足为惧。
也不够让人注意到。
刘备的不要脸,江缺已经体会到了。
功力确实不错。
就差更进一步的更加不要脸了。
当然,现在可能还没有到巅峰吧。
所以看起来功力稚嫩,力度控制得还不是很好。
“公子,我可是中山靖王之后,是当今皇帝陛下的堂弟。”
刘备瞪大眼睛问道:“你……你就没别的想法吗?”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很怪异的样子。
这明明就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不按套路出牌。
年轻人,太不讲武德了。
他气得不清,面色阴沉沉的,“公子,大汉皇室宗亲你应该知道代表什么吧。”
“……”
江缺嘴角微微抽搐,“还真是很不要脸。”
太不要脸了。
他甚至在想,你刘备是大汉宗亲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但……
区区一个大汉皇室宗亲罢了。
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或许。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很有说头,很中看,是身份的象征。
——虽然依旧穷困潦倒,依然没有钱财可用。
甚至,连吃饭都成问题。
但刘备依旧觉得光荣无比。
这是他的政治资本,是他谋划未来的底气。
“刘玄德是吧?”
江缺眉头一挑,“你似乎很有自信,区区一个大汉皇室宗亲的身份,就让你飘了?”
刘玄德:“……”
我飘了?
他不禁皱起眉头看一眼,脸色瞬间就黑下来。
阴沉难定。
大概也觉得心里有气吧。
自我检讨一秒钟。
刘备便茫然地抬起头来,“公子说笑了,我刘玄德从来都不飘,稳得很。”
他虽不清楚江缺为何不在乎皇室宗亲的身份。
但这是他刘玄德比较骄傲的地方。
他是中山靖王之后。
是根正苗红的大汉皇室后人。
也姓刘。
未来必定前途无量。
“公子,寒舍就在不远处。”
刘玄德继续忽悠起来,“即便是不买草鞋,那不如去寒舍一坐?”
他心想:“只要你随我去坐一坐,保管我刘玄德能说哭你,到时候再收为手下之人就不难了。”
富家公子爷嘛。
刘玄德很清楚,这种人一般情况下都是比较心高气傲的。
不把他这位贩卖草鞋的皇室宗亲放在眼里也正常,人家本来就有这种能力。
有钱人嘛。
怎么能没点脾气呢。
刘备心里表示,他能理解。
江缺:“……”
老实说。
刘备的无赖和不要脸,简直刷新江缺的三观。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存在者。
可怕得很。
险些要毁人三观。
他依旧没有搭理对方的意思,区区一个皇室宗亲还远远不够看。
一点不够。
冷然的目光下,江缺眼中的寒光闪烁起来。
他暗暗地想着,“有意思,怪不得这刘备能从一无所有到三分天下,还坐了几年皇帝。”
就冲这不要脸的性格,就够了。
“唉!”
刘备见江缺没有反应,便神色暗淡,“公子,我知你可能是看不起我这般宗亲者。
毕竟我只是一个落魄的皇室宗亲。
实际上,压根就不算什么。
只可怜我……”
说话间。
刘备还哭起来,眼泪说流就流,一点也不含糊。
比演员还要专业。
狐妖女友不会媚术 却胜
人家这才是哭戏的鼻祖啊。
简直可怕得很。
时不时观察江缺的表情,如果江缺有反应,他自然也懂适可而止。
但……
江缺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反而是很平静起来。
一脸淡定。
就好像天塌地陷也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着实叫人惊诧几分。
特别是刘备,眼珠子都快要惊掉。
一计不成,他便又生出一计来。
心里开始在想:“既然哭戏搞不定,那就换一种方式吧。”
“公子,你有所不知……”
刘备再次诉苦起来,求死求亡的样子,也看得江缺暗暗皱眉。
江缺不禁暗道:“果然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这刘备果然擅长这方面啊。”
手段非常厉害。
并且分寸还掌握得比较好。
江缺估计,在这天地间能够赶上他刘备的人应该不多,。
至少,在这三国世界里他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早知道刘备的性格,只怕他江缺也有可能被刘备忽悠到。
“刘玄德,你为何非要盯着我不放呢?”
江缺有些好奇,“这天底下的人多的是,你也可以盯他们。”
“……”
刘备老脸上有些尴尬起来,他心想:“我只是觉得你比较有钱而已。”
但这样的话又不能直接说出来。
于是。
刘备就讪讪一笑道:“这不是和公子你有缘分嘛。”
鬼的缘分。
江缺心里吐槽一句,“我江某人和你刘备之间,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缘分。”
“公子,现在可愿意跟我去寒舍叙叙旧?”
刘备一脸笑意,哪里还有此前的哭诉和沮丧啊。
完全没有了。
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此前的样子。
完全是判若两人。
刘备这演戏的本事,在江缺看来已经很高了。
真是一厉害人物也。
能把一哭二闹三上吊搞得这么有节奏,还很有蛊惑人心的意思。
这刘备绝对能称得上是一代大宗师。
“不去了。”
江缺回过神来,冷厉地说道:“你刘玄德的邀请,我可不敢接。”
刘备:“……”
什么意思?
他顿时就有点懵了。
整个人都是呆滞起来的,甚至,他的神色也好不难看起来。
他仔细检讨一番,觉得自己也没有得罪过江缺啊。
至少,他们是第一次见面。
压根就没有什么。
恩怨情仇的事情,更是谈不上了。
所以,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
“公子,你我之间没有矛盾吧?”
刘备皱起眉头问道:“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恩怨吧?”
“对,都没有。”
江缺坦然道:“实际上,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也并没有什么矛盾存在。”
“那公子你为何对我不搭理,也不耐烦,甚至觉得有些厌恶呢?”
刘备不解地询问道:“备只是想与公子你交个朋友而已。”
“可我不想。”
江缺神秘地说道:“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交朋友的,你觉得呢?”
他倒是觉得很正确,你说得都很对。
额!
一时间。
刘备竟无言以对,他很想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是有前途的人。
不是那些无赖者,也不是外头那些不要脸的家伙。
自己还是很牛的。
绝不可能是如别人所想的那样。
“刘玄德,咱们就此别过吧。”
江缺继续说道:“你我所走的不是一条路,也不是一样的路,若是有缘的话,我们还能再见面的。”
若是没有缘分,想要见面只怕难了。
要知道,江缺走的是游戏人间的路子。
好不容易来一趟三国世界,自然要好好玩一玩。
关于世界本源的事情,他其实也不着急。
并不觉得有什么。
当然,在这方世界里,江缺能够感觉到自己是无敌的。
这种感觉又回来了。
位面炮灰急救站
这就很好。
刘备:“……”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江缺的话很怪异。
什么叫不是一样的路?
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
他一脸懵圈了。
简直不知道江缺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哪’的状态。
这很不自在。
就在他一脸怪异的时候,晃眼间江缺就已经消失在眼前。
他想追上去,却又不知道该往何处追。
前一秒都还在眼前的公子,忽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仿佛是凭空消失的。
刘备:“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