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鎮國天師 線上看-第522章 倒打一耙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鎮國天師 線上看-第522章 倒打一耙鑒賞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我这边惊疑不定,受伤倒地的夏梦却强忍着身体不适,一个鹞子翻身,快速跃起,指着那老妖婆厉喝道,“你对我不仁,别怪我不义,你们快上啊,姥姥身上的旧患一直没好,只要你们联起手来,肯定可以攻破她!”
“贱人,找死!”听了这话,老太婆脸上的褶子老纹皱得更深了,顿时一声怪吼,从树梢上一跃而下,对着夏梦兜头一打。
原本跌在地上惨呼的李芳则是忽然跃离地面,身体宛如灵猫,腾空出现在老太婆面前,将指甲对准了姥姥一抓,大呼道,“不许你伤害她!”
“两个叛徒!”
老太婆显然是没有预料到,自己居然会如此轻易,就陷入众叛亲离的悲凉境地,眼中的凶狠变得更深了,挥掌逼退了李芳,一脚飞踹,撞在着女人腰腹上,眼珠暴凸着厉喊一声,“不杀她,那就先杀你吧!”
这一脚的威力十足,整整将李芳踹飞了将近六米,同时还不嫌解气,拐杖又至,对着李芳头颅砸下。
“住手!”
我和陈玄一各自爆吼,急忙赶去增援,不过她在盛怒下出手,速度却是快到了极致,不等我们靠近,那拐杖一些携带着一股灰黑的气息,重重击打在李芳侧脸上。
啊!
我仿佛听到了李芳颅骨破碎的声音,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再度定睛一看,只见李芳大半张脸的肌肉都垮了,口中鲜血狂喷,身体则摩擦着草地再度滑落,直至后背撞击在一棵树上,这才“咔嚓”一声,颈椎折断,失去了生命迹象。
“啊……芳姐!”
紧随而来的,便是夏梦那抓狂不已的尖锐呼喊,整个人犹如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一个暴冲,奔向老太婆身后。
亲眼目睹知心大姐的死亡,这个女人的面目变得有些狰狞,乃至于不顾一切,丝毫不在意自己和对方修为上的差距。
她冲得很快,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在察觉到夏梦的动作之后,老太婆立刻扭身瞪向这女人,发出一道嘶哑的厉吼,“来得好,就等你了!”
说着话,那拐杖犹如巨杵,又要递向夏梦腰腹,我和陈玄一堪堪赶到,一个挥刀架开了拐杖,另一个着挥剑刺去,抹向这老女人的颈脖。
老太婆攻势受阻,再度跳开,口中着发出嘶哑的狞笑,一边后退,一边朝我们两人怪笑道,“好……今天老身无法取了这小丫头的命,不过你们也别得意太早,终有一天,老身还会卷土重来,将你们的性命一一取走!”
“你会有这个机会了!”
陈玄一目光爆闪,忽然一声大喝,从怀中掏出一张蓝色符篆,就要对那老太婆施咒,但对方却早已依靠身法的敏捷,直接飞纵而起,一跃跳上了一棵大树的树顶,不屑地冷笑道,“老身要走,你们谁能留得住我?”
“你这个老贱人,你杀了芳姐,我一定要为她报仇!”夏梦却是不依不挠,又要猛冲上去。
我见机不对,急忙跳到她身边,一把扣住她肩膀说道,“别冲上去了,你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哼,你这叛徒倒是嚣张得很,有能耐,就自己来吧!”见我和陈玄一始终护着夏梦,老太婆直到今晚是没办法取走着叛徒的性命了,也不啰嗦,撂下一句狠话之后,直接纵身一弹,接着树枝的弹性,直接闪身没入了树林。
“你别走!”夏梦的呼声尖锐的宛如一只狸猫,张牙舞爪,就要冲上去报仇,然而却被我拦得死死的,反手扭着她胳膊大喊,“你别走,自己的事情还没有交代清楚,现在上去也是送死!”
“放开我,放开我!”夏梦好像疯了一样,无比激动,挥着爪子在我身上又抓又挠,我实在无奈,只好一拳打在她肩上,把人摔出两米多远。
“啊……”她惊呼倒地,这才不闹了,扭过头,深深地朝我和陈玄一看了一眼,继而麻木地爬向了李芳的尸体,抱着已经渐渐冰冷下来的尸身,口中发出压抑不住的恸哭声。
我和陈玄一则是面面相觑,有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按理说,这女人耍了我,于情于理,我总该找她要点说法才是。
可是看见夏梦抱住李芳,哭得如此心酸的样子,我又觉得于心不忍,不晓得应该怎么做开场白。
就这样,我俩一阵沉默,守着夏梦,看她哭泣了很久,直到天色将要亮起来的时候,这女人方才止住了哭声,有些艰难地扛起了李芳的尸首,打算朝林中走去。
不灭战魂
“……你等等!”我思前想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挡在了夏梦前面。
“怎么,你们也打算对付我?”夏梦表情冰冷,平静地望着我说道,“要动手就快一些,我很忙的!”
“……”
这番话说的我一阵无语,只剩咳嗽的份儿,而陈玄一这快步走来,手持长剑说道,“妖女,你放肆什么,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那你还想怎地,杀了我,好证明你有多有了不起?”夏梦并不退缩,抬头,斜眼看着我们,一句话噎得陈玄一直接哑火。
是啊,倘若这女孩是个十恶不赦的不法狂徒,那自然没得说,我和陈玄一直接出手把她擒下来,交给六扇门处理就死了。
然而夏梦虽然有过错,但这过错似乎并不致死,更何况她还有一颗幡然悔悟的决心,直接与培养她的姥姥翻了脸,走向对立面。
如此一来,我和陈玄一倒是没有什么理由朝她下手了。
半晌沉默后,我摇头苦笑了一声,说你这人,实在不好相处,我们拦下你,并不一定是为了向你出手。
夏梦依旧面无表情,反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我顿了一下,看了看陈玄一,见他没吭声,只好自作主张道,“我想问你一件事,这位姥姥的身份,是否和光复会有关?”
“呵,我明白了,你们是打算通过我,擒住姥姥,好像六扇门邀功对不对?”这女人不晓得哪根筋搭得不对,跟吃了枪药似的,语气很生硬。
我无奈摊开手说,“夏梦,你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我们好歹昨晚帮过你,救了你的命,有你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恩人,呵呵……”
听了我的话,夏梦笑得更冷了,先是恶狠狠地跟我对视了很久,然后凄声道,“你们明明有能力阻止姥姥,却眼睁睁看着芳姐被她杀死,我之前已经告诉你们了,只要大家联手,一定可以战胜这个老女人,可是你们根本就不肯听我的,如果芳姐不死,我肯定会跟你们合作,可现在,我凭什么告诉你们?”
陈玄一摸了摸鼻头,嘿嘿一笑说,“你这女人,倒是挺会推卸责任,怎么一下子就把自己栽得干干净净,李芳到底是被我们害死的,还是因为收到你的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