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二百九十九章 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Home / 科幻小說 / 超棒的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二百九十九章 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猫眼咖啡厅。
因为来生泪身体不适,门外挂着暂停营业的标志,等廖文杰抵达时,天色已暗,咖啡厅只剩二楼灯光。
“迟到了,而且还送错了地方。”
廖文杰拿着百合花走下车门,面露不满,坚持着自己最后的倔强。
“我知道,我知道,等你看完病人,我再开车送你去约会地点,这样可以了吧。”
来生瞳敷衍一句,带着廖文杰走上二楼,指着走廊尽头最后一间房间:“病人就在里面,多说点甜言蜜语,我就不跟进去了。”
“问一句,里面没装窃听器吧?”
廖文杰握住门把手,转过头狐疑一句,正义的眼神令来生瞳压力山大,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专家级重生
那就是有了!
廖文杰一脸无语,不知道这算职业病,还是算八卦党,门前沉默三秒,拧开把手走了进去。
对面房门打开,来生爱探出脑袋,朝自家二姐招手,零食已经备好,就等里面干柴烈火了。
“二姐,不愧是你,我还以为要多跑两趟才能把人带回来。”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出马。”
来生瞳趾高气扬走进屋,迎着妹妹崇拜的表情,更加膨胀了:“小爱,今天二姐教你一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只要摸准脾气和心理,抓住要害对症下药,再难缠的对手也能手到擒来。”
“二姐,你好厉害。”
来生爱连连点头,虽然没怎么听懂,但厉害就完事了。
“还行吧,也就比大姐强了一点。”
来生瞳大手一挥,表示自家大姐的本事也就一般,迫不及待戴上耳机,撕开零食袋,聚精会神听起了对面的动静。
“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动静没有,小爱,你装了几个窃听器?”
“四个,你换个频道试试。”
……
推开房门,香气扑面而来,廖文杰在屋内没看到来生泪的身影,察觉到浴室隐有声响,他径直走到床头,将百合插入花瓶之中。
重生之出人头地
书橱、办公书桌、床头柜,最后在笔筒中找到了一枚黑漆漆的窃听器。
啪!
廖文杰撇撇嘴,捏碎窃听器,取过一张纸巾包好,扔进桌边的垃圾桶。
狡兔三窟,不可能只有一个窃听器,他继续翻箱倒柜。
“是小爱吗,我没什么胃口,留一杯果汁就行了。”
浴室方向传出来生泪的声音,廖文杰闻言清了清嗓子,沉声道:“是我,我来探病。”
浴室瞬间一静,簌簌穿衣声过后,来生泪一袭浴袍,长发盘起,包着头巾走了出来。
“阿杰,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她们告诉你的?”
确认是廖文杰本人,来生泪压住心头惊喜,故作冷静的同时,默默给两个妹妹点赞。
不愧是亲妹妹,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么,偷偷摸摸就把人带了回来。
还好,不算太笨,不枉她一番苦心,一个不小心让两人把手机偷了过去。
逆 天 邪 醫 獸 黑 王爺 廢 材 妃
手机是故意丢的,但感冒没有弄虚作假,说话时还有些鼻音。
来生泪昨晚心绪不定,各种烦躁郁闷,做什么事都没法静下心,打算洗个冷水澡冷静冷静,回过神后就得了感冒。
更郁闷了。
虽说有两个妹妹陪着,但感情这档子事就是有了男人就没有姐妹,心里空落落的,索性一不留神丢了手机。
作为一个生了病的女人,想让喜欢的男人在身边陪着,想早点病愈康复,用点小手段怎么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那才叫悲哀。
“听说你生病了,我过来看看,马上就走。”廖文杰一边翻着书架一边说道。
马上就走,干嘛还要找窃听器?
来生泪走上前,轻轻松松从枕头、书桌抽屉、鞋柜里翻出三个窃听器,开门扔进了走廊。
之前两个妹妹安装窃听器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现在她们的利用价值结束,窃听器也就没必要继续保留了。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你好熟练啊!”
廖文杰嘴角抽抽,隐约听到了对面弱者的悲鸣哀嚎。
“是她们太笨了……”
来生泪咬了咬嘴唇:“阿杰,来都来了,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不太合适吧,大家普通朋友,而且我晚上还有约会,再不走就迟到了。”
“约会!?”
来生泪眉头一皱,正想问些什么,回过神才惊觉关心则乱,廖文杰又不是渣男,才两天不见,失恋期还没过,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了约会对象。
不诚恳的男人。
来生泪心头暗笑,满不在乎说道:“这么快就开始了感情上的新生活,恭喜你了,能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吗?”
“长辈介绍。”
廖文杰说道:“那晚离开仓库之后,我在街上捡到一个走丢的老年痴呆患者,按他口袋里的字条将其送回家,才知道他是大家族的族长,然后就稀里糊涂被安排了相亲……”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宗家的继承人,漂亮是很漂亮,但年纪太小,才十四岁,我没有接受。”
“等会儿,你为什么要想着接受?”来生泪不爽道。
“我听人家说,忘掉感情的办法是重新开始一段感情,挺有道理,决定试一试。”
“不对,条件不成熟勉强去做,只会招致失败的苦果。你还没有放下,再去招惹其他女孩,到时不仅你伤心,那个女孩也会伤心。”来生泪有理有据分析起来,没别的意思,纯粹是不想看朋友受情伤。
此言差矣,强扭的瓜是不甜,但它解渴呀!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考虑其他问题。”
廖文杰接着说道:“后来他们又给我介绍了一个分家的女孩,十八岁,挺漂亮的,今晚的约会对象就是她。”
编,接着编。
见廖文杰一副不负责任的态度,来生泪又好气又好笑:“阿杰,你的出发点不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不懂,没谈过恋爱。”
“我懂呀,我帮你。”
见廖文杰眼神质疑,来生泪讪讪一笑:“我看过很多情感分析的书籍,解决这类问题千万不能逃避,直面你的前女友,什么时候你对她真的不在乎了,什么时候你就真的走了出来。”
“不懂,要怎么判断我是否对她还在乎呢?”廖文杰虚心请教。
“很简单的。”
来生泪上前两步,勾住廖文杰的脖颈,一个长吻过后,靠上他的肩膀。
“怎么样,忘了吗?”
“没忘,更在乎了……”
“那就别忘了,虽然我没见过那个女孩,但我敢断言,她肯定不适合你。”来生泪抱住廖文杰,压抑的感情爆发,又是一个深吻送上。
你胸大,你说的都对!
廖文杰顺势抱住来生泪,跟着她一同爆发压抑的感情,不知不觉就滚到了床上。
“呜呜……等一下……”
来生泪推开廖文杰,理了理自己的睡袍,待脸上红云稍散,才板着脸朝房门走去。
咔嚓!
房门拉开,两声惊呼,来生泪拿出一家之长的威严,将两个妹妹赶进对面屋,不顾哀嚎关门上锁,带着钥匙走了回来。
反锁房门,一双手从后环抱而来,来生泪闭上眼睛,靠在身后的怀抱中……
————陶渊明————
一道窗帘分界,窗外月明星稀,窗内,来生泪依偎在廖文杰身边,眼中浓情蜜意,卷起长发在他脸上搔弄。
“阿杰,你的约会怎么办?”
来生泪调侃道:“似乎女方一点也不着急,迟到这么久也没给你打电话。”
“确实,搞得我好没面子,要不……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要是她怪我放鸽子,麻烦你开车送我过去。”
“呵呵!”
明知道是假话,来生泪还是很生气,张口咬在廖文杰脖颈,不轻不重啃了几下。
廖文杰抬手扭过来生泪的下巴,咬住红唇说道:“没用的,泪姐,我练的是横练功夫,你破不了防的。”
“阿杰,不能换个称呼吗,越听越奇怪了。”
来生泪吐槽一声,想到了什么,追问道:“关于你的横练功夫,我记得上次你说过,是童子功,现在……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功夫已经圆满,只是青春期时错过了很多好女孩。”廖文杰故作遗憾,气得来生泪直咬牙。
猛然间,她眉头紧皱,闷闷不乐道:“上次你给我钻石的时候太无情了,我不喜欢,能不能再重新送我一次,这次要单膝跪地,我不同意,你就一直坚持,直到我同意为止。”
“泪姐,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无欢之痒 醉我
“女人都是这种风格!”
“可以,我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
廖文杰欲言又止,半晌后说道:“泪姐,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别做猫眼了?”
来生泪没有正面回答,低头伏在廖文杰肩膀上,双手环抱他的脖颈:“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找到父亲,你再把钻石送给我。”
“会很久吗?”
“……”
“泪姐,既然你对我没有秘密可言,那我也和你实话实说吧!”
“什么意思?”来生泪惊愕抬头。
“上次我之所以生气,并不是因为你骗我,毕竟我这么喜欢你,被骗了也心甘情愿。”
廖文杰深情款款对视来生泪,送上一句常挂嘴边的渣话,继而说道:“就像你说的,我的确是在逃避,并非你千金大小姐的身份,而是因为你是……猫眼!”
“我知道,没人喜欢小偷,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小瞳的男朋友是一个警察,就在对面的犬鸣警……”
“我敢打赌,小瞳的男朋友肯定不知道她是猫眼。”
廖文杰出言打断,起身做好,双手按在来生泪肩上,严肃道:“不告诉他是好事,一旦得知真相,他会和我一样,在面临选择时逃避。”
“啊,你在说什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我懂他,因为我也是个警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