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35章 好事成雙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35章 好事成雙閲讀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玛德!
实话说,以前我觉着刘总是方法、方式不对,但总的来说,还是为李柔着想的。
毕竟,亲娘俩。
现在看来,真特么扯蛋。
中秋节那天李柔判断,刘飞那小子不是表弟,而是亲弟弟,是刘总外面偷男人的私生子。
尼玛!
这事,太精彩。
怪不得李柔,恨自己亲妈如骨。
刘总背叛前夫不说,这些年费尽心机,欲将女儿产业转给私生子,所作所为没下限了。
而这次收购石府,她肯定之情,又装作不知道…
指不定,又憋什么坏呢!
“哈!”
想到这,我下意识嘲讽而笑。
人,是给脸不要脸的生物,当初刘总用自杀来威胁李柔,后来李柔干脆说陪她死。
这一闹,她不敢明着来,改完阴的了?
行!
“贺师傅您忙,我去聊聊。”
说着,准备向孙康办公室过去,却被贺师傅拽住:“叶飞,你那狗脾气要改改。”
“啊?”
“你脸一黑,准是心里憋着气。”
“哦!”
华夏龙刃 道纪
我不否认。
当年跟着贺师傅学过半年手艺,他对我了解,而刚才一通分析,的确是憋着火。
随后也开口:“关于刘总,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叶飞,我在酒厂几十年了。”
“嗯?”
“刘总的事多少听说过一些,而具体事不知道,也不多问,只给你提个醒。”
“您说。”
“那些在圈里混几十年的老人,比你想的更城府。”
“谢谢。”
我向贺师傅,道谢。
这个醒,提的好。
刘总城府我知道,而我、李柔一直认为,孙康那家伙会保守秘密。
现在想想,不简单。
而在到达孙康办公室前,在一旁角落我停下脚步,不知道里面刘总、孙康聊什么。
但绝对,是麻烦事。
稳妥起见,对付刘总还得请李柔出马。
稍后,那边接下电话,我问她:“这会在哪呢?”
“泡澡。”
电话中,李柔懒懒声调中透着舒坦,而我搞不懂,也问:“大白天,泡什么澡?”
“带小兰来小塘玩,泡个温泉。”
“哦!”
我羡慕。
小塘,是石安最有名的温泉天堂,以前我带米露去过,在里面泡着人会飘飘然。
就在我撒呓挣时,李柔问了:“找我有事?”
“有…”
“说。”
“我已到石府,可…嗨,就是提醒下,别欺负我家小兰。”临了,我改变了注意。
“你这话到提醒了。”
“啊?”
“相比于你叶飞,和小兰美人一起好快乐的。”电话中李柔,一如既往不正经。
罢了!
不和她闹,只是来了句:“晚上早点回来,给你们做好吃的。”
天嫁之合
说罢,挂掉电话。
还是别让李柔过来了,不是舍不得打扰她享受空间,也不是,怕辜负她的信任。
而是…
抓鬼奇谈
怎么说呢!
李柔对她妈很冷,言语、态度中不是讽刺,就是生生死死的话,但有一种感觉。
若有选择,她不愿意这样。
或许也因如此,她失去了晨曦商贸控制权,而昨晚她明确表态,让我处理石府酒厂的事。
也许她早意识到,要面对刘总。
哎!
我口中的坏女人,心中存留着温柔,只是藏得太深…又或者,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那…
我就保护下,属于她的温柔。
万一今后真做她老公了,我可不想天天被攻…当然,偶尔来一次,还是不错的。
带着调侃,我来到办公室门前。
“铛铛。”
算是礼貌的敲了门,但不等里面有回应,直接推门而入,看到刘总坐旁边沙发。
几天不见,她好像又老了一些。
但脸上表情,又春风得意,在那坐着正和孙康夸夸而谈,而我进来后,她停顿下。
仍维持着表情,对孙康道:“年轻人冒失,老孙,以后还得你帮忙多引导一番。”
“应该的、应该的。”
重生之嫡女有毒 尤拉
爱摆谱的孙康,立马接话。
而我…
是别扭,还是不别扭?
刘总说话态度,完全是长辈口吻,而孙康回应,也是一副‘我懂’模样。
得!
管他呢,我面向刘总问:“您日理万机的,怎么大驾光临来这?”
“叶飞。”
孙康率先抢话,跟着说:“我和刘总啊,可是多少年朋友,你这话问的不妥啊!”
“哦!”
随便应付着,我坐刘总跟前。
而她这会很直接:“收购石府后,打算做什么?”
“挣钱。”
“好,我支持。”
“谢谢。”
“这话说的,我女儿是这老板,我支持、支持不应该?”刘总说话时表情,理所当然。
而我顺着她话问:“说说具体的呗!”
“我向你汇报?”
“不敢。”我先恭维一声,后对她提醒:“您现在说了,我好一五一十转达给李总。”
话什么意思,她听得懂。
靠!
背着李柔,玩这样一套。
我特么严重怀疑,当初李柔、曹铭联姻,得到曹家资金相助,期间刘总也是这么阴的。
想想…
当初留柔,一口气代理好几个一线产品,那时年轻、冲动。
而刘总,是故意默认吗?
这老娘们,要比想象的更卑鄙,也有可能,这次事件和曹铭那狗日的,有串通。
当下,不能在客气了。
“哎!”
但就在我开火前,刘总叹气一声后作出表态:“和李柔一样,你也浑身带着刺。”
“还不是您逼得。”
“安生会。”训斥一声,刘总接着道:“那你就转告李柔,别说我这当妈的偏心。”
“请说。”
“等收购完成,我会投入一个亿。”
“要分股?”
“我这做妈的,要股份干嘛?”刘总做出反问。
而我双手一摊,真特么服!
您要真这么大公无私,那为什么晨曦商贸多半股份,会落在您和刘飞手中呢?
有钱人扯蛋,脸是真不红。
行!
那我就问:“一个亿投入,真不附加条件?”
“我只想帮李柔。”
“那感情好。”我夸赞,真特么要给一个亿,那就是帮大忙了,要我给她磕头道歉都行。
而这,还未了。
答应给钱的刘总,问我:“叶飞,三十一岁了。”
“对。”
“是做事业时候,好好干,以后这里你就是销售总监。”刘总自然中,做出应许。
这…
好事。
可在她面前好事成双,真的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