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25章 我不是守護者(3-4)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25章 我不是守護者(3-4)看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说是百里左右,但对于千界而言,百里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和未知之地的广袤相比,等同贴在了一起。
陆州回想着帝女桑出现的一幕一幕,实在很难想象,这帝女桑是十大神尸之一。
闻嗅神通也没能闻出半点神尸的味道,或者说神尸之间也有这明显的区别?
陆州已经见过赢勾,赢勾是实实在在的神尸,只是二者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环形湖上安静异常。
在靠近湖心的巨大桑树附近,一只只白鹤泛游于湖面上,看似零零散散,实则有组织有纪律,围在一起。
数千米的环形湖并不大。
古桑树华美特殊,全然不像是未知之地应该存在的植物。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陆州使用了听力神通和闻嗅神通……
两种神通叠加下,他的感知能力覆盖四面八方。
数千米范围内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
“人呢?”陆州疑惑。
闻嗅神通覆盖桑树。
桑树花的淡淡香味,与帝女桑身上的一致。
他继续搜寻目标,希望尽快确认她的位置。
可惜的是,桑树范围内,竟毫无动静,也没有人影。
“没人?”
陆州感到奇怪不已。
回想起帝女桑乘坐白鹤,掠过裂缝时的动作,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先行离开了。
陆州收起神通,回身看向天启之柱。
不在?
正疑惑间。
哗啦————
一道身影破开了水面,带起冲天的水浪。
陆州转身,目光如炬,看到了帝女桑修长的身影。
那长裙似尾,黄白交织,似皎洁月光。
唰。
她的长裙一展,竟在一瞬间,变成了羽毛!
“……”
再次一收。
羽毛化作狭长又修身的长裙,迎风飘扬。
湖水已经被蒸干。
和陆州初次见到的模样一致。
陆州眉头一皱,暗道,竟不是纯人类。
信息也无法显示。
陆州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迷雾,时间差不多,也该走了。
既然确认帝女桑出现在这里,接下来就是想办法让徒弟们得到天启之柱的认可,激活他们的太虚种子。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桑树的方向传来笑盈盈的声音——
“既然来了,何不过来聊聊?”
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淡和戏谑之意,似冰冷又似温水。
“……”
陆州皱眉。
还是被发现了。
她的修为果然不简单。
这种情况下,也没必要施展无量神隐神通,好在徒弟们和其他人不在身边,若是一言不合打起来,也不至于会伤到其他人。
陆州转过身。
看向那棵巨大的桑树。
帝女桑优雅地坐在桑树干上,笑意盈盈地看着陆州所在的方向。
她摇晃着白皙的脚丫,时不时地撩起旁边的桑树花。
陆州踏着白泽,朝着环形湖飞了过去,在距离百米的地方停住,淡淡道:“帝女桑?”
帝女桑说道:“你就是躲在裂缝中的人?”
“嗯?”
“白鹤闻到了人类的气味,却没有找到你躲藏的位置。你挺厉害的。”帝女桑说道。
这说话的风格,态度,哪里是神尸?
而且陆州没有感觉到有敌意。
陆州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越是人畜无害的模样,越可能有大陷阱。
人心难测。
这里是未知之地,不是地球幼儿园。
陆州开口道:“你早就发现了老夫?”
“嗯。”
帝女桑面带微笑,“我着急回来,就没有打扰你们。你的同伴呢?”
陆州疑惑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帝女桑悠悠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无聊,或者寂寞……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活着的人类了呢。”
“……”
这个理由,听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传说,你的赤帝之女?”陆州问道。
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
帝女桑的笑容凝固,消失了。
她站了起来,站在纤细的树干上,那树干明明细如钢丝,却能承受住她的重量。
然后再次露出笑容:
“我讨厌这个话题……你叫什么?”
“老夫姓陆。”陆州回答道。
“哦……”
帝女桑说道,“你为什么来这里啊?”
这个“啊”字,让陆州出现了一种面对小女孩的幻觉。
“天启之柱。”陆州回答四字。
帝女桑看了看天启之柱,说道:“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人类靠近鸡鸣这个地方了。你找天启之柱做什么?”
她露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陆州提防道:“你真是天启之柱的守护者?”
帝女桑眉头微微一皱,精致五官变得有些不悦起来,说道:“我从来都不管天启之柱的事,为什么总有人类造谣?”
“你不管?”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守护者。”帝女桑说道。
“既然你不是守护天启之柱,为什么守在这里?”陆州百思不得其解。
帝女桑的表情浮现一丝忧郁,说道:“我不能离开这里……也不能离开未知之地,我怕老,我怕有一天,我会变成老太婆。”
她抬起白玉般的双手,摸着自己的脸颊。
“……”
陆州说道,“罢了,你走你的阳关道,老夫走老夫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他转身要走。
哗——
环形湖的四周水幕冲天,成空心水管。
吱——水幕迅速凝结成冰,化作圆形冰墙,将陆州挡住。
“??”陆州皱眉。
帝女桑轻点树枝,跃向空中。
身如柳絮,来到了高空中,说道:“你想永生吗?”
此言一出,陆州疑惑不解问道:“何意?”
“我看你人不错,要不,你留下来……当环形湖的男主人,好不好?”帝女桑说道。
“……”
“如果能有一个活着的人类,陪我聊聊天,说说话,以后的日子,应该没有那么枯燥无聊。”帝女桑说道。
“……”
她飞掠到空中,俯视陆州补充道,“要不,你好好考虑考虑?”
陆州看了一眼冰墙,说道:“不用考虑,老夫对这些,没有兴趣。”
“没有兴趣?”
帝女桑闻言,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她悬浮在半空中,许久没有移动,就像是定格了似的。
“老夫还有很多要事需要去做……况且,从来都没有人可以永生。”陆州说道。
“谁说的?!”
帝女桑不住地摇头,“我就可以!”
“你?”
“我。”
“天地恒久,时间无边无际,没有尽头。你怎么确定你能永生?”陆州问道。
帝女桑,双臂展开,长裙垂落。
那修长的长裙裙摆,不多不少,刚好落在湖面上。
“可我在这里待了十万年……十万年,不算永生吗?”帝女桑说道。
陆州狐疑地看着帝女桑,又一种面对邻家小姑娘的感觉袭上心头。
“你若能回答老夫几个问题,老夫便承认你能永生。”陆州说道。
“你问吧。”
“第一,天地存在了多久?”陆州回答道。
“这……”帝女桑支支吾吾,摇了下头,表示不知道。
“第二个问题,天有多高?”
“……”帝女桑又摇了摇头。
“第三个问题,地有多厚?”
一连三个问题,把帝女桑给问住了。
她只得无奈地摇头。
陆州说道:“你待了十万年,那么二十万年,三十万年,四十万年之后,还能确定自己存在?”
帝女桑无言以对。
她的情绪逐渐低落。
四面八方的湖水,和她的情绪一样,落了下去,冰墙,碎裂,一一坠入湖中。
陆州没有继续再问,而是拍了下白泽。
白泽领会了主人的意思,按照原路返回。
心想,又一个容易忽悠的小丫头……由此可见,年龄和阅历未必成正比。
“等一下。”
帝女桑突然开口。
陆州低声道:“别停。”
白泽加快了速度。
帝女桑身子横飞,那一身的长裙,竟在一瞬间化成了羽翼。
她高兴地笑了起来,说道:“我想明白了,正好你可以留下,和我一同验证这个问题。”
“……”
加速。
嗖。
眼看要离开湖水的范围。
一道道冰锥,冲向天际。
陆州踏了一脚白泽的后背,纵入空中。
帝女桑也在这时抵达面前,满脸笑容,伸出手抓向陆州。
陆州则是推出一道掌印!
那掌印大如天幕,冲断冰锥,撞在了帝女桑小巧玲珑的手掌上。
砰!
帝女桑凌空翻转,后飞百米。
陆州没有感觉到杀机和进攻性,奇怪地看着帝女桑,说道:“作甚?”
帝女桑有些委屈地看着陆州,颇有些生气地道:“你太凶了!”
“老夫说了,对你的提议,毫无兴趣。”陆州说道。
“兴趣会有的。”帝女桑不放弃地道。
陆州明白了。
这丫头看似楚楚可怜,人畜无害。
实则是个修为极高,深不可测的强迫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陆州淡淡道,“若再敢纠缠老夫,莫怪老夫下手无情。”
“哦……好吧……”
帝女桑的失落感达到了极致,整个人蔫了下去。
刚耷拉下脑袋,表情一变,又起了兴趣,说道:“你真的要去天启之柱?”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没错。你要阻挡老夫?”
“我不管那些的。”帝女桑摇头说道。
“如此甚好。”
陆州飞回白泽的后背。
他回头看了一眼帝女桑,发现她正在搓着手掌,似乎有点怕疼的意思。
帝女桑说道:“那好吧,你走吧……不过,我得告诉你,去天启之柱的人类都没好下场。你到时候求救,我也是不管的。”
陆州巴不得她别管事。
驾驭白泽迅速掠了回去。
……
回到原来的位置。
陆州跳下白泽。
孔文跑了过来说道:“阁主,怎么样?”
陆州负手道:“比预想的要糟一些。”
“……”
“天启之柱前方三十里左右,有大量的贯胸人。只怕是,为了寻仇而来。传令下去,这几日好好调整。”
“是。”
三日过去。
魔天阁众人集合。
赵红拂来到跟前说道:“阁主,符文通道构建已经完成。不过每次最多只能传送三人。”
“很好。”
陆州下令道,“跟老夫走一趟。”
“是。”
符文通道构建完成并且隐蔽。
这是为了以后做准备。
魔天阁的队伍,浩浩荡荡行进。
在来到了贯胸人躲藏的地方,陆州抬手道:“前方有大量的贯胸人,于正海,虞上戎,你们二人从两边包抄,清理一下。”
“是。”
“花月行,你从左前方的石峰上配合。”
“得令。”
花月行手持风灵弓,朝着石峰上飞去。
陆州则是继续率领众人前进。
前进千米左右的距离。
前方的乱石堆中,以及树林里,蜂拥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贯胸人。
数量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那身着长袍的大祭司,持法杖,于空中掠来。
落在了前方……
大有排山倒海,压境之势。
大祭司的五官像是古树老皮,只能看到深邃的目光,其他看不出有人类的相貌。
“我,等你很久了。”大祭司开口道。
“你在等老夫?”陆州疑惑道。
大祭司面无表情,眼中透着杀机说道:“愚蠢又丑陋的异人。镇寿墟中的一切,是你所为。”
相府嫡女:五毒大小姐 卫疏朗
“没错。”陆州也不否认。
大祭司微微点头:“敢于承认错误,你比其他异人聪明得多。”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贯胸人异口同声,山呼了起来。
“我是真的不明白,上天为什么会让这些丑陋的异人存在……看看,他们的胸膛竟都是堵死的,他们的个头如此矮小!这简直是在侮辱我的审美!”一名贯胸人跳了起来说道。
“我也很奇怪,实心的胸膛,怎么凝聚光柱,怎么生存?”贯胸人开始打倒苦水,“他们比三首国的异人还要恶心!”
“……”
这一番言论着实让陆州等人无语且无奈。
也再一次让他们明白了不同种族之间,想要有共同的审美,那几乎不太可能。
陆吾四蹄踏地。
目光中尽是寒意,獠牙露出,沉声道:“卑微的爬虫,矮小的蝼蚁,迎接本皇的怒火!“
轰!
陆吾落地的一瞬间。
上千名贯胸人被巨大的震荡力量击飞。
庞大的身躯,横向一扫。
千米的乱石堆,眨眼间被夷为平地!
大祭司凌空后飞。
手中权杖发出光芒。
光芒成丝线,穿过那些被击飞的贯胸人的胸膛。
像是穿针引线似的。
向后一拉,上千名贯胸人飞了起来。
PS: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