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彼岸之主 起點-第029章 囚籠

Home / 仙俠小說 / 超棒的都市异能 彼岸之主 起點-第029章 囚籠

彼岸之主
小說推薦彼岸之主彼岸之主
血池似乎是活的。在墓门被打开时,顿时,整个血池就开始剧烈的翻滚起来,赫然能看到,血池内,一团团血水汇聚,眨眼间,化为一条条血影,毫不客气的朝着道兵扑杀过去。每一条血影,都散发出不逊色于二阶的战力,甚至是更加强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条!
两条!!
………..
眨眼间,就看到几十条血影同时扑杀过来。
“杀!!”
矛一的反应同样很快,两只手先后朝着身后的矛囊伸了过去,抓出飞矛,对着扑杀而来的血影,毫不客气的将手中飞矛爆射出去,每一根飞矛上,都爆发出璀璨的雷光。眨眼间,就投射出不下六七根飞矛,冲在最前面的血影,一个不落,全部被飞矛命中。在命中后,当场就爆发出一团团炽烈的雷光。
在雷光中,血影内似乎有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但却没有立即消融毁灭。
能看到,这些血影中,破开一个个大洞,但伤口位置,却有血光不断闪现,似乎在快速扑灭伤口上蕴含的雷霆之力,只是身上的血光在迅速暗淡,气息都在不断削弱,战力在锐减。可却并没有死,雷光还在快速磨灭。完全能感受到,血影的强悍,连雷霆都能抵挡住。
承受的起。
但下一秒,就看到,又有密集的飞矛从天而降,将这些血影洞穿,雷光爆发下,再也无法压制,血影被炸的四分五裂,化为一缕缕本源之力,被界灵池所吞噬。
在矛一遇到围攻时,矛二矛三同时出现,毫不客气的发起攻击。
“剑光分化!!”
落笔成婚 欣欣向荣
云青河也没有旁观,心念一动间,天河剑凌空飞起,在半空中,剑身一振,瞬间就分化出一口口相同的仙剑,赫然是以剑光凝聚出的仙剑,虽然不如仙剑本体的威力,可依旧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对于大规模的敌人而言,那就是全面性的覆盖打击。密集的剑雨,破空而来,瞬间就将那从血池中冲出来的血影,洞穿,切割,斩成一块块碎片。
那剑光,太锋利了。
每一剑中,都蕴含着凌厉的剑力,这种剑力,充满着极致的破坏力。哪怕是诡异,被剑力所伤到,依旧会难以愈合,遭受重创。只是,诡异不灭,哪怕是斩灭了,都会复苏,那才是诡异最难缠的地方。
中國 隊長
但正面的杀伤力,并不成问题。
很轻易就看到,成片成片的血影因此被斩灭。
不过,一种更可怕的画面出现了,那些被斩成碎片的血影,竟然同时崩溃,化为一团团血水,滚动着落入血池中,在血池中,重新汇聚,再次化为新的血影,有一次的冲了出来。
这一点,与被道兵斩杀后的血影相比,完全就是两种本质的区别。
“这些血影是诡异,杀不死,将他们重创,让庄小友的道兵出手才能彻底镇杀。”
老乞丐笑着说道。
“还好我们这里有界灵师,要不然,这些血影杀不死,斩不灭,简直是连绵不绝,持续不断。”瘦猴忍不住庆幸的开口说道。以前他们盗墓时碰到诡异,那绝对是想办法逃离出去。或者是以各种办法封印诡异。
可现在,有界灵师在,却能一劳永逸的对诡异进行斩杀。
彻底灭杀其根本,让其无法再复苏。
“庄兄,我们先将这些血影重创,你再让道兵出手击杀。”
云青河也大为赞同的说道。
“好,你们尽管出手。”
木叶之井上千叶
庄不周听到,毫不迟疑的说道。
这种好事,怎么能错过,补刀,他是专业的。
不仅答应,还下一秒就将依旧在伴生世界中的剩余两尊道兵给释放出来,一下子,五尊飞天矛兵出现在墓室中,高大的身躯,散发出的威慑力,简直是完美的护法神将。
果然,一条条血影冲出来时,很快就被云青河他们重创,然后,飞天矛兵的飞矛落下,给予致命一击,血影瞬间崩灭,化为乌有,一道道本源很轻松的就被收割在手。
这些血影体内蕴含的本源之力,比之前面对的那些亡魂,骷髅,还要多的多。让界灵池内的本源之力,再次增加起来。
很快,在相互配合下,一条条血影被快速斩灭,血池内的血水,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干枯。最终,彻底消耗一空。而血影也没有再从血池中冒出来。
一行人走进墓室内。
仔细看去,这血池有方圆三丈大小,并不是与墓室相连,而是单独的存在,似乎,血池能够吞吐冥冥中某种力量,重新积蓄出新的血水。这才是诡异的真正本体,血影不过是血池凝聚出的手段而已。只要血池没有被毁灭,一切都会恢复。
“这血池怎么办,难道要封印它吗。”
瘦猴看着血池,本能的有些抗拒,这样的东西,太邪恶了。
“封印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庄兄是界灵师,怎么解决,庄兄说了算。”云青河平静的说道。在没有界灵师时,自然是封印再说,有界灵师在,当然要另当别论。
“前辈,这血池算是诡异吗,为什么我感觉这跟诅咒遗物很相似。”庄不周开口询问道。
要是正常的诡异,管他是人还是鬼,直接杀了就是,可一座血池摆在这里,这怎么弄,他有点懵啊。
黑道公子 小刀06
“诅咒遗物一旦复苏,那就是诡异。诡异和诅咒遗物之间,本身就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这血池,你看成是诡异没有错,看成是诅咒遗物也没有错,只是,这是复苏了的诅咒遗物。”
老乞丐平静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应该被封印。”
庄不周听到,眼中一亮,当即就大义凛然的说道。
这血池留在这里是祸害,是诡异,也是诅咒遗物,那就合该镇压在彼岸中,等待彻底超度了它。
说着,对着血池一挥手,五尊道兵立即上前,猛地一用力,将血池给扛了起来,一起扛进伴生世界中,然后,转移到彼岸,在彼岸内,血池的一切意志,完全被压制,想要翻身都难。
将血池收走,整个墓室中,本来阴冷的气息,随之回转许多。
“快看,这里有壁画。”
苏秋眼睛很亮,扫视四周,立即就看到,墓室周围,也有壁画。
这些壁画就显得很恐怖了,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带来一座血池,血池中,血水满满,但他不知道以什么手段,竟然从血池中,挖走了一枚血色的晶石,那晶石,看起来,仿佛是一枚鲜红的心脏一般。拿走那枚心脏,整座血池都如同一下子变得无比颓废,受到极大的重创,力量大减。
“这是什么,那血晶到底是什么东西。”
夏无琊眼瞳一凝,本能的感觉到,那血晶绝对不是普通的物品,血池可是诡异,诅咒遗物,那血晶,必然对血池有着重要的作用,乃至是关乎到它的根本。
“好一个马博文,好一个灵魂摆渡人,竟然连这样的禁术都敢施展,看来,他已经走到那条道路上去了。”
老乞丐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之色,看着壁画,久久没有移开眼眸。
言语中,更是带着一丝凝重。
“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庄不周好奇的询问道。
“去,先看看其他的墓室。”
老乞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转身朝着其他墓室走去。
“先让我的道兵来开路。”
庄不周当即就说道。
很快,就让矛一再次推开了旁边一座墓室的大门。
刚一推开,顿时,就看到,一张大网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将矛一一下子就笼罩在网中,捆了个结结实实。
“打死偷粮贼。”
在墓室中,赫然能看到,一尊血色的稻草人正拿着镰刀,一刀就向矛一切割过来。镰刀上,能感受到一种可怕的锋芒。
当!!
这一刀,凶狠无比,落在矛一腰间,似乎要将矛一当场腰斩。
然则,被矛一身上的战甲所阻挡,这幅战甲蕴含着极强的防御力,堪称是在同阶中坚不可摧。哪怕是镰刀的锋利,也无法瞬间腰斩,但战甲,却被硬生生割开。一下子,割进大半。让人触目惊心。
孕鬼阴婚之勐鬼霸凌 沐若慕月
“杀!!”
下一秒,一根根飞矛同时轰中稻草人,霸道的雷霆,不断将稻草人炸的向后倒退,一根根稻草被炸飞。
“给我躺下。”
老乞丐手中的竹棍一棍子敲打在稻草人身上,顿时,稻草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的趴在地上。
噗噗噗!!
五口战矛趁机毫不客气的刺进稻草人体内。死死的钉在地上。一道道雷光如长鞭般,不断迸射而出,不断鞭挞。一根根稻草在雷霆中化为灰烬。
又有更多的飞矛刺进稻草人体内。
一道道狂暴的雷霆,在稻草人体内不断破坏。
最终,整具稻草人,都被轰成齑粉,化为一团飞灰。
一团庞大的本源之力,涌入界灵池中。
“果然没错,那马博文真的在施展那门禁忌之法。”
老乞丐却没有管这些,而是继续看向墓室内的壁画。
新的壁画中,俨然就能看到,马博文不知道以什么手段,从稻草人体内,硬生生摄取出一具巴掌大小的血色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