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179章 牛經義的祕密熱推

Home / 都市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179章 牛經義的祕密熱推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书记,您好!”方娇柔满脸堆笑。
牛大山抬眼看向美女秘书,心中暗道:
“她虽不如婧莹,但也算是极品,在挑女人上,臭小子的目光还是不错的!”
方娇柔见牛大山的目光扫过来,连忙昂首挺胸,充分展现她的好身材。
作为牛总的秘书,方娇柔心里很清楚,牛大山才一家之主,牛经义在她眼里,屁都不是。
牛大山将方娇柔的表现看在眼中,不动声色的说:
“坐吧!”
“谢谢书记!”
方娇柔并未入座,而是拿起暖水瓶,帮牛大山的杯子里续上水。
牛大山的茶是新泡的,方娇柔通过此举,表示对书记的尊重。
方娇柔身着一袭黑白条纹的连衣短裙,V字领,风格前卫,续水时,身体微微前倾。
牛大山侧脸抬眼,顿觉风光无限。
方娇柔续完水后,在牛大山身边坐定,俏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牛大山收敛起心神,沉声道:
“小方,你知道我找你来所为何事吗?”
方娇柔轻摇两下头,娇声道:
“书记,您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牛大山见方娇柔含情脉脉的目光投射过来,不敢与之对视,将头转向一边。
方娇柔将牛大山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暗道:
“牛总对他老子畏之如虎,我看也不过如此!”
牛大山伸手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轻抿一口茶水,沉声道:
“小方,你和经义之间的事,怎么考虑的?”
“书记,我和牛总之间什么事?”
方娇柔故作不解的问。
牛大山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怒声道:
“你把我当成傻子?”
方娇柔的俏脸上露出几分慌乱之色,急声说:
“书记,您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将您当傻子呢?”
“既然没有,那还问你和经义之间什么事?”牛大山怒声质问。
方娇柔抬眼看向牛大山,将心一横,出声道:
“书记,你是否也觉得我和牛总之间有那种关系?”
“难道没有?”
牛大山狠瞪方娇柔一眼,心中暗道:
“老子都已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拐弯抹角有什么意思?”
方娇柔的俏脸上露出几分毅然决然之色,沉声说:
“书记,说实话,我巴不得和牛总之间有那层关系呢!”
不良帝后
牛大山本以为方娇柔和他在装十三,听到这话后,,意识到似乎并非如此。
“小方,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和经义之间没关系?”
牛大山一脸好奇的问。
在这之前,方娇柔猜到牛大山找她极有可能和牛经义有关。
她思索许久之后,决定实话实说,免得惹怒牛书记。
牛大山在安河一手遮天,方娇柔只是个小人物,她绝不敢招惹对方。
“牛总一直让我对外声称是他的情……人,实则,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
方娇柔一脸淡定的说。
牛大山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赫然之色,急声问:
“小方,你说的是真的?”
“书记,您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凤倾城,王爷纵宠
方娇柔一脸打定的抬眼和牛大山对视。
牛大山将方娇柔的表现看在眼中,心里充满了疑惑。
“书记,您今天找我一定是让我和牛总断绝来往,对吧?”
方娇柔出声发问。
牛大山下意识轻点了一下头。
“我若是和牛总有关系,您要想让我们分手,必定会给我好处。”
方娇柔一脸淡定的说,“这对我而言,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完全没必要推辞,对吧?”
牛大山听后,满脸阴沉,下意识轻点了两下头。
方娇柔如果确和牛经义有关系,这时候该抬高价码才对,而不是竭力否认。
赛丽亚快还钱
“既然你们俩之间没关系,那怎么……”
牛大山欲言又止。
放眼安河乡,只要认识牛经义的人,都知道方娇柔是他的女人。
既然两人之间并无那层关系,儿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牛大山很是不解。
“书记,说实话,您的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方娇柔一脸淡定的说。
牛大山彻底懵了,不知儿子和方娇柔之间唱的哪一出!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答应他?”
“牛总答应每个月给我五千元好处费,我没理由拒绝!”
方娇柔出声道。
“世纪景园的房子是怎么回事?”牛大山追问。
丹警 静夜寄思
安河人都在传,方娇柔在世纪景园的房子是牛经义帮她买的。
“那房子是我自己按揭买的,每个月都要还房贷。”
方娇柔出声道,“这是还款记录,您看!”
牛大山接过方娇柔的手机,果然有两千多元的房贷扣款信息。
世纪景园的房子如果是牛经义买的,必然是全款,也就不存在还房贷一说了。
牛大山彻底懵了,不知儿子到底唱的哪一出?
“你刚才说巴不得做经义的情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牛大山嗅觉非常灵敏,急声发问。
方娇柔俏脸微微一红,娇声道:
“大家都在传,我们之间有关系,我便想弄假成真,但是……”
“但是什么?”牛大山急声问,“你不会担心,我绝不会将这话告诉其他人。”
方娇柔见状,将心一横,低声说:
“半年多前,我曾经借助牛总醉酒的机会,想和他那……那什么,但他好像……”
“好像什么?”
牛大山满脸慌乱,急声追问。
牛经义不可能无缘无故每月给方娇柔五千元钱,让他充当其名义上的情人。
这不合情理!
牛大山非常精明,从这事中不难推测出,儿子极有可能借此隐藏什么。
方娇柔抬眼看向牛大山,俏脸一直红到脖子根,低声说:
“书记,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那天晚上,无论我做什么,牛总都毫无反应!”
晴天霹雳!
五雷轰顶!
这是牛大山最为担心的事,从方娇柔口中得到了证实。
尽管心中慌乱不已,牛大山却丝毫没表露出来,一脸阴沉的问:
“那天晚上,他喝了多少酒,醉到人事不省的程度了?”
“没……没有,牛总虽喝了不少酒,但并未醉到人事不省的地步,否则,我也不可能……”
方娇柔说到这儿,满脸羞涩的低下头来。
牛大山的脸色阴沉似水,冷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