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兄弟,想你了 明熙-第391章 助手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兄弟,想你了 明熙-第391章 助手閲讀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哦,对不起啊,我扶你去手术室!”我苦着脸,总不至于和病患对骂吧?病患就是消费者,我就是服务生!
“滚开,本小姐最讨厌男人!”妇女毫不留情的我呸一口,宁愿左手撑着墙壁慢慢的往手术室挪动,也不要我碰她一下。
好半晌,我在病患身后看着妇女终于进入了手术室,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你一个邱医师,原来你叫我来当助手,是知道这个病患对男人不感冒啊,你想折腾我,真歹毒!”我并不笨,关上手术室房门后,拿着眼睛看着正在准备医疗器械的邱医师,心中一阵嘀咕。
“楚思麒,愣着干嘛,给病患脱裤子!”邱医师头也不抬,说得轻描淡写的。
“啊!?”我和病患同时惊呼出口。别说是给病患脱裤子了,即使我搀扶病患,那也是引来了对方的极端厌恶。
“啊什么啊?清宫手术不脱裤子怎么做?”邱医师抬起头,脸上带着口罩,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充满了整蛊我成功的得意。
“清宫手术!”我吐吐舌头,这他妈的是男人该看到的手术吗?我心中狠狠的骂着邱医师的恶毒!
“我不做了,你妹的啊,我怎么可能让一个清洁工帮我脱裤子,我怎么可能在这厮面前清宫?”病患率先不满的抗议道。
“谢女士,你想清楚,我们妇科还有很多其他手术等着做呢,给你做手术安排就这一个时间段,你要是不做手术的话,那么你的会越加糜烂,搞不好会从此不再有生育功能,你自己看着办!”邱医师把手中一个闪亮的器皿装回了医疗盒子里,那样子是不准备继续下去了。
“邱医师……哎,我做就是!”女人无法想象肌瘤什么的病症,只好憋屈着脸点头答应着。
“嗯,抓紧时间……楚思麒,愣着干嘛,给谢女士脱裤子啊,她行动不方便!”邱医师继续埋下头,检查着医疗器械,就好像吩咐我脱别的女人的裤子,和自己没有半点干系。
“我……”我想哭,瞥眼看去,女病患瞪着我的眼神,那简直就是要拿刀杀人嘛!
“我记住你了死男人,本小姐这次认栽,被你这个家伙看一回,诅咒你生儿子没有小JJ。”病患怨毒的瞪着我,咬着牙伸出手来,那意思是让我把自己抱上手术床。
“我……”被病患骂得很厉害,我最终还是伸出手,一把将女病患抱了起来。
“啊!”一声痛苦的嘶叫源自我,那个谢女士居然在我抱她的一刹那,张口死死的咬住了我的肩膀不松开。
“忍忍,楚思麒,谢女士除开她老公之外,对别的男人有种抗拒性,心理上那叫‘葛璐琳男性排斥症’。”邱医师整理器械完毕,双手负在胸口,劝慰着我强忍下去。
“擦!”我把谢女士放在手术床上,耸动一下几乎被病患咬掉的肩膀,对着邱医师投去了一个恨恨的眼神。原来,这个病患不只是身体有病,心理上也是有病的。那个什么排斥症,就是说,她不允许除开老公之外的男人碰她嘛!
“楚思麒,愣着干嘛,把谢女士的双脚放在医疗夹上,然后脱掉她的裤子,快点,时间有限!”邱医师背过头,脸上浮现出整蛊成功的喜悦。
“你敢……你敢脱我的裤子,本小姐打断你的手!”病患实在做不到让我触碰,就开始那一抱,她情不自禁的咬了我,那是自保的自然反应。
我瞟一眼手术床上怒气冲冲的病患,无奈的摇头。
“快一点!”邱医师转过身,不耐烦的对着我说道:“给病患脱个裤子,也让你举步维艰,你说你能成什么大事?”
“邱医师,你帮我脱吧,我实在受不了这个男人了!”病患转而向邱医师求援。
汉商 浪里飘云
“对不起,我是主治医师,脱裤子这些杂事,是我助手要做的!”邱医师冷声拒绝。
“我擦!”我吐出两字,身子往手术台一靠,双手一阵子上下翻飞。
“嗷嗷……啊……”手术室里,传来了谢女士嘶嚎的叫喊声,那个一直很郁闷的男人,忽然像疯子一般的冲上来……
邱医师一脸诧异的站在手术台后面,我忽然暴起制服谢女士,只用了不到十秒钟时间。而我搞定谢女士后,并没有看一眼病患,而是走向了自己这边。
“邱医师,可以动手了!”我拍打一下巴掌,眼中闪着对邱医师的鄙视。
“哦……”半晌,邱医师才反应过来,拿着医疗箱站在了谢女士跟前。
“忍着哦谢女士,清宫的时候有些疼痛的!”邱医师正经八百的拿着夹子,在清宫前给病患做着例行的讲解。
“嗯!”谢女士眼睛里只有对脱掉自己裤衩男人的怨恨,一双眼睛里只有我的身影。
“楚思麒,别在那边装酷,过来帮我递一下器械!”眼见着脱裤子没有为难住我,邱医师又是计从心来。
“邱医师……”病患正要反对,却被主治医师狠狠的瞪一眼。
“谢女士,你闭嘴,你的要求很多,已经到了超出理解性范畴的允许。要不做手术,要不你自己穿上裤子离开!”邱医师再次不爽快了。
“哎……”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谢女士只好闭上了眼睛。这样的话,只要看不到我,也当自己就是在做一场噩梦吧。
我干笑,本来以为躲在病患的正前面可以避开清宫那一幕,结果还是被邱医师抓住不放。
“帮我递一下拇指手套!”邱医师左手一伸,等待我把手套递过来。
“拇指钳!”邱医师全神贯注着,接过拇指手套后又发出了指令。
“喏……拿去!”我的口气很一般。
“你……”邱医师侧头看向身旁站立的我,只见这个男人,闭上眼睛扭头在一边,但是递给自己的器械却没有一件是弄错的。
“怎么啦邱医师?动手啊!”我不回头,手中拿着拇指钳,左脚踩动着地面,一副极为得瑟的模样。我的确有得瑟的理由,本来邱医师想让我频繁的拿工具的时候,来折磨我必须看着患者,哪知道我的记忆力超好,只瞟过一眼医疗箱里面器械的摆放位置,就能不看的情况下精准的取出来。
你邱医师,能耐我何?
“这家伙,真欠揍!”邱医师找不到别的办法为难我,只好心中鄙夷了一下我。叫我帮着患者脱裤子,我做得很好;你叫我拿工具,我也是一样不差的做得不错。
接下来,整个手术室里面只剩下了患者被清宫的时候,传来的喺喺负痛声,这些女人近乎凄厉嚎叫的声音,听在邱医师耳中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一边扭头的我,却是紧皱着眉宇,每一次谢女士的声音,就像鞭子一样抽在我的身上,引来一阵鸡皮疙瘩泛起。
“哟……”这一声闷哼之后,手术室里传来了浓浓的血腥味。我不用看也知道,邱医师开始把患者的腐蚀事物给弄出来了。
“呕……”我一阵子恶心,再次涌上心坎。虽然没有去看,但是血腥味的蔓延,使得我开始有些站立不安了。
“快……止血贴给我!”忽然,邱医师的声音带着几分急促。
凭借记忆,我从医疗箱里摸索出止血贴递给邱医师。一般的清宫手术,只需要几张止血贴就能搞定患者的血流。
“哎……怎么会这样啊,止不住血呢?”邱医师的声音有些焦虑,听在我耳中却是变味了。这个焦虑正在扩散,手术台上的谢女士的呼吸也忽然加大了。
“楚思麒,给我药棉,止血膏……不行……赶紧给我急救包、消毒棉垫……”紧跟着,邱医师干脆自己一把抢过了医疗箱。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侧目一看,邱医师的额头上居然有了汗珠,再次瞟向患者谢女士的脸上,此时的患者早已脸色苍白。
“大出血!”我脑子里闪过三个字,鼻孔里的血腥味也愈加浓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