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鄴城爭奪戰 六看書

Home / 歷史小說 / 优美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鄴城爭奪戰 六看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夜色有些冷。
东城门外。
贾诩的目光有些森冷的让人恐惧,他看着城门,心里面却犹豫不绝,进城还是不进城,一个决定,却能改变整个战局。
他不相信李文优一点部署都没有。
但是他思前想后,却还是没有绝对的把握。
或许这就是谋士。
谋士正因为智慧太聪明了,所以凡事都想要有八九成以上的把握,才敢去做,但是一方诸侯,哪怕有三成的可能,都敢果断的去拼一把。
这就是差距。
贾诩善谋,但是想要决断,还是有些困难的,邺城之重,对大汉局势而言,是无可替代的。
總裁 離婚 請 簽字
他担当不了这个责任啊。
“贾先生,不能再等了!”阎行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探马汇报,城中决战打响,张燕一旦溃败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希望了,不能给他们时间来喘息啊!”
独宠狂妃 浅潜心思
鞠义的主力不少。
他麾下只有五千精锐,看似战斗力不错,但是兵力太少了,很难定鼎局势,所以机会很重要。
抓不住机会,这一战,他就没有任何希望。
“等他们两败俱伤了,我们收拾残局,不好吗?”贾诩沉了一下心,幽沉的说道。
“就怕没办法做黄雀!”
阎行苦笑:“我兵力太少了,我们要是入场太晚,会给鞠义翻盘的,鞠义的主力一旦击溃了张燕,那么我这几千兵马,填进去都没有任何用处!”
“或许你的是对的!”贾诩闻言,心中一突,想了想,道:“某家想要的太多了,反而迷茫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下令:“进城,击溃鞠义!”
“进城!”
阎行闻言,迫不及待的下令。
“进城!”
“进城!”
军令一环接着一环的传递下去,西凉将士们开始在夜色的掩盖之下,进入了东城。
入城非常顺利,战场集中在了南城,东城仿佛没有任何人镇守。
道观有只美男妖
阎行在战场上有充足的经验,也有绝对的能力,他控场的本事还是不错了,入城之后,当机立断,没有半点犹豫和喘息,直扑南城战场而来。
而且他选择切入的点,也非常调转,沿着城墙往南,绕了两条街,再越过城中河道,避开了被控制的战场,出现在了鞠义部助理的东南方向。
………………
战场笼罩整个南城。
张燕集中主力,以南城中央驰道加上左右两侧七条街道为战场,和鞠义部展开了血腥的拼命之战。
“杀!”
“不惜代价,击破他们的阵!”
“三人为一小阵,三十人为一大阵,三百人前后呼应形成进攻队形!”
“不要乱!”
“城中之战,必须要稳住!”
张燕身先士卒,他指挥才能还是比较强大的,不然这些年也不可能凭借黑山一地之力,成为了袁绍的眼中钉肉中刺。
袁绍想要杀他无数次,却始终不能攻灭黑山,除了黑山有足够的底蕴,还因为他张燕有足够的领兵能力。
他的武艺和能力其实不在河北四庭柱之下。
面对黑山军凶猛的战法,鞠义部反而有些畏首畏尾起来了,鞠义部和黑山军不一样,鞠义的主力是从战场上撤回来的。
不管是什么理由,他们在官渡战场是狼狈的逃喘,士气其实已经被打灭了不少了,此时此刻,战意不足,是一个事实。
决战打响,三面围攻,他有主力从西面往北面渗透,出现在张燕部的北翼,完成了三面合围的局势。
但是张燕的凶猛,让他的先手优势失去了一大半。
打仗,最关键的还是战士的斗志,战士斗志越是强大,那么战意就越是旺盛,在战场上也就表现出越是凶猛来了。
一个凶猛不畏生死的将士,可比十个畏畏缩缩贪生怕死的将士强大的多了。
战场上,最重势。
大多以少胜多,都是以其是势直接压住了对方,然后一往无前,非常体现的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法则。
这一刻的战场,鞠义兵力优势,地理优势,都占据了,但是却在气势上,被张燕给压着。
鞠义也是老将了,他也看到这一点,但是人心需要慢慢影响,一时半会他也没办法让自己的部下恢复斗志。
这种状态之下,他有些急躁了。
最后一招。
唯有亲自上阵,以无上之血勇,镇住全场,然后给将士们提高战意,唯有如此,才能在最快的世界,剿灭黑山军。
鞠义手握一柄战矛,胯下一批黑马,如同一阵风的刮过去:“某家鞠义,何人敢一战!”
他的声音如同雷鸣一般的响亮。
所到之处,无人能当,一瞬间就已经冲杀了黑山军小半个方阵,斩杀了十余黑山将士的。
代行 者
“鞠义,休要猖獗,我们来战呢!”
两道袍老者缥缈的身影杀出,左右两柄长剑,撕裂虚空,直接刺向了鞠义。
“两老不死,这一次你们没有之前那么幸运了,不把你们斩下长矛之下,本将军今晚决不收兵!”
鞠义长矛破空,一左一右,破开了两柄剑,不退反进,欺身杀上,一人应付两人,游刃有余,而且招式越发的凶猛。
“鞠义已经被缠住了,机会来了,亲卫营领命,本渠帅亲自领军,不惜代价,杀过去,灭中营,斩帅旗,破他们军心!”
张燕等了就是这样的机会,他知道太平道的两长老,撑不住太长时间,鞠义本身就是一个巅峰状态之下的顶级战将,别说两长老已经血气不足,哪怕血气还维持在巅峰,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必须要在这段时间突破,不然黑山军今夜,有可能会全军覆没,他心中没有绝对的把握贾诩会救援。
“杀!”
“杀!”
亲卫三百,皆为黑山精锐,而且最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太平道弟子,在太平武经上练出真气的武者,他们聚合在一起,虽然比不上太平神卫军,没有太多的军阵配合,但是战斗力却不凡,是黑山军之中最强大的核心。
他们对张燕也是忠心无比,愿意生死相随的。
张燕一马当先,麾下三百勇士所向披靡,直接攻破了中央驰道,破鞠义两方营盘,横冲直撞的杀进来了。
“他们中营在前方,破其中营,必群龙无首!”
张燕看到了鞠义部的营盘了,任何一支兵马在战场上作战,都会有核心指挥的地方,只是在意这个地方是移动的还是固定了。
只要斩了这个地方,那么各部分开的指挥就是失灵。
普天之下,除了明军因为武备堂的存在,在中小军官的培育之上花费了不少心思,让明军在中下层的指挥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中军指挥所被击溃,也不会丧失太大的战斗力。
可其他诸侯的兵马,都没有这等战斗力,大部分指挥军官集中在中上层次,意思就是端了中枢,就会让整个部署变得的瘫痪起来了。
这就是张燕今晚一战的核心战术。
破敌破营。
“杀进来了!”
“斩旗!”
“焚粮!”
张燕大喜。
不过很快这种喜悦,就被凝固在脸上了,突如其来的四周,不需要他们的点火,已经亮起来了。
在光芒之下,所有的营都是空的。
“怎么回事?”
“假的营盘!”
拒 嫁 豪門 少奶奶 99 次 出逃
“不可能啊!”
“难道你不是鞠义掌战局?”
张燕勒住马缰,有一丝丝的惶恐起来了。
“黑山军,果然名不虚传!”
幽暗之中,一个声音比较突围的响起来了。
“谁!”
张燕瞪眼。
“围杀他们,一个不留!”黑暗之中的声音充满果决和杀意,随着声音响起,周围突然冒出一层层的弓箭手。
“准备!”
“放!”
左右的弓箭手普天该地的箭矢形成箭雨,覆盖了整个营盘中间,包括张燕麾下的精锐三百将士。
武艺不错,也难逃远攻的弓箭,在不断的弓箭攻击之下,不少的将士开始倒下去了,倒在了血泊之间。
“陷阱?”
张燕后知后觉,他心里面大恨:“根本不是鞠义在指挥这场战斗,是另有其人,他就是专门引诱我上党,让我深入敌营,他想要斩首!”
“撤!”
“冲出去!”
张燕竭斯底了的叫着。
“绝杀他们,一个不留!”幽暗之中,一袭青衣,无风自动,双眸冷厉,杀意四溢,声音之中,带着绝对的命令。
“杀!”
“杀!”
超过两千精锐,从左右扑杀过来了,直接围杀他们。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张燕部下亲卫乃精锐,但是面对这等局势,有弓箭压阵,又多了好几倍以上的战斗力,他们仿佛只能被围杀。
一个又一个儿郎倒下来,张燕浑身染血,瞳孔通红,却感觉无能为力,他在竭斯底里的叫着,怒喊着。
可身旁的将士,依旧在不断的锐减。
不到半刻钟,已经仅存不到一半,连一百五十将士都不足了,而且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伤。
“投降吧!”
突然进攻停止了,幽暗之中,声音响起:“张燕,投降,我放你一条生路!”
张燕在喘息。
他看着皓月当空,看着繁星点点,在看看自己身边残存不多来的儿郎,他嘴角有一抹苦涩的笑容。
降?
不能降!
不是忠。
而是一种原则,买定离手,不能给自己的太多的选择,因为选择多了,他会看不到希望的存在的。
“杀!”
张燕冷厉的回答一个字。
“杀!”
他麾下仅存的将士斗志依旧,杀意冲天。
“杀!”
突如其来的一阵声浪呼应起来了他们,这声波如同海浪一般,直接覆盖整个南城。
战场瞬间被这种突然变化给影响了。
所有人的目光在注视东翼。
“给我杀过去!”
“一个不留!”
南城东侧,鞠义部下一个营的主力,足足两三千的将士,直接被好像推土机一样推过来。
“援军?”
“是我们的援军!”
黑山军绝望之中忽然诞生希望,分散的战场在不断的增加士气,因为张燕身陷敌围之中而摇摇欲坠的形势又稳固下来了。
“阎行的主力?”
青衣文士目光幽幽,忍不住叹了一口:“还是失算了!”
“哈哈哈,天不绝我!”
张燕知道这一次,他赌对了,他森冷的眼眸扫视前方,他看到了黑影,看到黑影之中那一道青衣身影。
“杀过去!”
张燕越战越勇,他要亲自斩敌。
不过他麾下皆伤兵,哪怕爆发出更多的血勇,也难以近身,倒是把中营给贯通了,打乱了鞠义部全部的布局。
“两老不死了,今天先绕你们一命,滚开!”
鞠义本来稳的一匹的心态,因为有李文优给他撑住全局,他不担心,反而可以身入局,诱引张燕出击,斩了张燕,黑山军就会直接崩了。
但是没想到这局势变化的太快了,东翼全面溃败,他战损无数,战场瞬间都乱起来了,麾下兵马节节败退。
他急起来,自然不敢继续僵持下去,不在游斗,手中长矛凝聚浑身之力,一招破双剑,直接以伤换伤,逼得太平道两老道倒退十余步之外。
他转身返回,冲入营中。
“先生,怎么办?”鞠义有些慌了。
“撤!”
青衣文士目光有些无奈,但是决断依旧,这一点,他比贾诩好多了,贾诩好谋,但是性格不善断,当断不断,他可不一样,他善谋,亦有狠断之心,他冷沉的说道道:“失了机会了,如今阎行杀进来了,我们优势全灭,阎行兵力不多,但是绝对是精锐,西凉将士本来凶猛,如同他们又以逸待劳,除非你能多两万主力挡住他们,不然根本没办法挡住他们的脚步,再血战下去,我们会全部死在这里!”
“先生,我不甘心!”
鞠义咬住牙根,拳头纂紧了。
“不甘心也要忍住!”
青衣文士保持冷静,低沉的道:“立刻集合兵力,护送袁尚从城中撤出去,不要走东南西,走北城,只有对穿,我们才保存更多的主力杀出去,不被他们追击!”
他眸光深远,看着前方,幽幽的说道:“虽然邺城保不住了,但是袁尚在手,河北还是有希望谋一番的!”
“唯有如此了!”
鞠义不甘心却无奈,到手的功劳没有了,拿下邺城和没有邺城的状态之下投奔刘备,那是不一样的概念和待遇。
但是这时候却不是逞强的时候,他分得清楚轻重。
“集结!”
“各部撤回来!”
“主力从北面凿穿黑山主力,从北城撤出城去!”鞠义在不断的下一道道军令,迅速的应变整个崩溃的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