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第二四七章 已退無可退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第二四七章 已退無可退熱推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三营长说他妹妹家在上面渡口处不远,就三四十里的样子。现在小黑狗满头是血的过来找他,肯定是妹妹家遭难了。
边说边抱着小黑又哭起来。
三营长是北边过来的投诚兵,打仗勇猛,被提拔做了骑兵营长,他老爹觉得自己是蒙古人,一脉同源,在组织疏散时就没有走,
巴图马上警惕起来,或许昨夜敌人趁着白毛风的掩护偷渡过来了呢。
他立刻命令侦察连派人前去侦察,叫全师准备出击,巴图是新军第一骑兵师师长,二师和他协调行动,等于掌控了两万骑兵,是陈吉山守卫延安府的主力了。
正在安排呢,侦骑回来说十里外看到一辆马车,边上一个老头冻死,马也累死了。
三营长立刻骑上马奔跑出去。
巴图判断前面渡口肯定出事了,命令骑一师立即出发,向渡口搜索前进,他自己也跟着披挂整齐出发了。
下午,三营长跑回来跪在他面前大哭,嚎着要报仇,报仇。
他赶到他家的小海子,看到自己的妹妹被敌人奸杀,身无片缕趴在炕沿,血流了一地。妹夫被敌人悬挂在马棚里活活冻死了。
侦骑报告:从附近没走的猎户口中打听到大队蒙古骑兵往东去了,人数在好几万,再从沿途留下的马蹄印和马粪看,人数确实不在少数。
巴图听完眼睛里充血了,几万骑兵从他身边上跑了,他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是贻误战机啊。
他立刻传令二师跟进,一路向东急追而去。
新宋的军队,侦骑部队都训练有猎狗,后世叫警犬了,这是赵晓兵在罗城初次剿匪时就尝到的甜头,所以特别注意专门训练猎狗用于军事。
狗是很聪明又有灵性的动物,用好了帮助极大。
大解放的小人
当下,巴图的侦察兵前面就有三条训练有素的猎狗在奔跑,指引着骑兵沿着蒙军走过的路向东,向东不停地追击前进。
如果站在高处,更高处俯视大草原上,东、西两支骑兵集团正像两把利刃直插九原的黄河渡口,距离在一点一点的快速接近。
如果能站得更高,像天仙飞舞临空,还能看到灵州方向还有一个骑兵集团正在急速赶来,他们是王飞统领下的骑兵,他在准确判断敌人只攻击了九原一点后,下令增援了。
这就是新宋军队,他们是唇齿相依,紧密团结,有浓郁兄弟情的一个整体。
天亮了,麟州的赵晓兵和老曹一夜没有睡好。老曹望着窗外,说雪再大,遇见阳光,还不是要化了。
赵晓兵看着屋外的积雪点头,昨天还堆的老高老高的,今天,向阳处都能看到发黄变白的老草了。
再难的事,也不是个事,挺过去就是阳光明媚的春天。
永恒绝望
赵晓兵在沉思,他记得明朝朱棣的步兵将北方的骑兵打的惨败,看来新军还要在步骑混编,火力配置上再下工夫。
这种被蒙军轻骑兵指哪打哪的局面必须得改变了。
中午,莹莹接到九原的飞鸽传书,报告敌人约三十万将九原两座城池彻底包围起来,新宋军歼敌三万,战事还在继续,新宋军完全能守住九原。
文字越短,内容越丰富。
其时,蒙军进攻九原城已经三天,三天里不间断的发起进攻,和李兴志打起了疲劳战。还一度炸毁了北边十丈长的城墙,两军直接面对面的厮杀。
新军边打边加固,夜里休战了,他们泼水成冰的方法修复了损毁的围墙,继续同蒙军鏖战。
赵晓兵叫莹莹将陈吉林喊来。
老曹说要让他去九原?
赵晓兵点点头,说敌人来不了麟州,他在这里憋屈,还不如放他去九原了。
等陈吉林到了,老曹说命你带领两个旅赶往九原,将敌人彻底打败。
陈吉山一阵激动,又问,他走了,曹尚书和二哥的安全谁来保证?
赵晓兵说已经留下一个旅了,以你二哥和曹尚书的本事还守不住麟州?
这丫马上一个立正,敬礼,转身出去调兵了。
稍后,赵晓兵和老曹在城楼上和他挥手告别,全部实现大车机动的两个旅排着六列纵队,蜿蜒向北快速行进。
有的士兵嫌马车不够快,还一半在车上坐着,一半下来快走,减轻马车的重量以便加快速度呢。
这些砸烂旧枷锁解放出来的新军战士,敢打必胜,具有一往无前的牺牲精神。
异时空之恋:我的老公是条龙 雪漫紫晨
而此时,渡口南三十里的无名小山包还在激战。
上午,望龙看到敌人潮水般涌来,几百人依托山势抵抗,杀退了蒙军一次又一次的连绵出击,也在不断地往后退去。打到中午,已经退无可退了。
陈望龙和邱伟商议,后山还有卫队的一百来匹马,他俩分兵,邱伟守山,望龙带着卫队下去杀上一阵,分散敌人的注意力。
目前的关键是山上缺水,战士靠融化岩脚未化的积雪解渴,已经十分危急,不如冲一批下去杀上一通试试。
这是一招冒险棋,但是总比在山上弹尽粮绝,失去战力束手就擒的强。
最后,望龙将使枪的兄弟留下,选100名敢死队,背上大刀,手提强弓,牵着战马下山了。
望龙带头,战士们将黑色红底的披风都反穿了,只见队伍如红色旋风扫向敌群,三连发的强弓不断将箭矢射向敌人,很快就跑出敌阵。
稍息,旋风卷向西南,贴着蒙军后卫直扫而去。
傲世皇尊 自在无相
慌张中蒙军对小山的攻势顿减。
踏道
很快,塔海调整兵力,一支千人队追着陈望龙接战了。但是望龙没有纠缠,继续着他的旋风飞舞,围绕着蒙军不断袭扰。
蒙军接着再分出了第二支,第三支千人队拦截,尾随望龙的敢死队攻击。
直到蒙军的第四支千人队出来,红色旋风终于不在,散作一团团鲜红的花朵在敌群继续跳动、战斗。
红色的花朵越来越少。
越来越稀少。
邱伟看着,心里在喋血。
山上的他们也是十分危险,炮弹早就没有了。箭矢也是数着在用,受伤的战士还在后面寻找,拔出泥土里,树干上敌人射来箭矢交给战友再射向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