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第九章 委託人鑒賞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第九章 委託人鑒賞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方别站在屋子外,透过窗子看着屋子里的人。
西木镇依旧有很好的阳光。
但是与方别和他们无关。
墙壁本来就是将世界分割开的东西,一个屋子就是另一个世界。
女人倒在地上,用手捂着脸,黑色的头发被这一拳打散。
她在地上摇了摇头。
她的摇头似乎反而激怒了这个叫做东树的男人,他从床上站了起来。
方别的那一脚只是帮助他睡了过去。
不过现在看来,少年有些后悔当时是不是应该踢得重一点。
但是随即,这个叫做东树的男人来到了樱子的面前,狠狠一脚踹了出去。
不知道是樱子太轻的缘故,还是说这个东树的这一脚实在是太重。
樱子被踢飞然后撞在了木头的墙壁上,让整个房子都发出呜哑的声音,头顶上簌簌落下一些灰尘。
她发出了呼痛的叫声,但是随即被对方补上了一脚。
“你还有脸叫!”
女人蜷缩在地上,双手紧紧抱住了头,在对方的警告下,连最后的呼痛都不敢发出明显的声音。
而男人依旧在她身上拳打脚踢着,似乎有着无穷的愤怒可以倾泻在这个弱女子身上。
屋中的场面一时间就变成了单纯的施暴者对于受害者的殴打。
方别叹了口气。
他看了看在屋外玩耍的两个泥娃娃。
他们应该听到了屋里的些许声音,但是却没有尝试过去看上那么一看,依旧在自顾自地玩耍着,似乎这一切已经变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方别伸手抓住了木屋的窗棂,抬脚踢开了窗户,整个人顺着窗户穿过了这个墙壁,从而将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男人也看到了突然从窗子穿过来的方别,也意识到了这就是之前把自己踢倒的男人,不由发出了愤怒的叫声,但是还没有等他的叫声落下,方别便上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将他重新打回了床上。
这一记少年用了真力。
所以这次他是真的晕了过去。
而樱子则依然倒在地上,全身蜷缩,双手抱头,似乎进入了某种入定的状态。
不过随着感应到接下来的拳脚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最终解除了自己的防御,抬起头,就看到了正站在望着她的方别。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她还不至于能够记住方别这个只偶尔来买过她一两次饭团的少年,更何况此时方别的打扮和之前完全不同。
她也看到了已经被打倒在地上的男人。
她呆呆看着方别,然后就开始抬手解身上的衣裳。
方别看着她:“你在做什么?”
樱子看着眼前的少年,轻轻咬了咬嘴唇——她脸上有着隐约的淤青,不过可想而之,她身上的淤青应该会更多。
不过方别一点都不想看。
“你不是强盗吗?”樱子问道。
一个入室抢劫的强盗,樱子知道自己家里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他已经打倒了自己的男人,那么唯一能够拯救这个家的东西,大概只有自己了。
“我不是强盗。”方别看着樱子说道。
“我是来杀你的人。”
他努力这句话说得尽量冰冷。
但是方别没有想到,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樱子的眼睛在那一瞬间焕发了光彩。
她原本如同死鱼一样全无生机的眼睛,那一瞬间看向方别的眼神充满了热切和欣喜。
“你是来杀我的吗?”她开心地说道。
“所以说,那位大人她没有骗我对吧。”
方别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如此开心地听到自己的死讯。
她向着方别张开了双臂。
抬起了头。
“快杀了我吧。”
方别看着眼前的樱子,她其实应该还没有超过三十岁吧,虽然说不算十分美丽,但是至少也算得上是小有姿色。
只是比较憔悴和虚弱罢了。
如果说她真的就这样长期受着自己丈夫的虐待和毒打,那么精神上的虚弱也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
方别看着她,轻轻问道:“所以说,杀死西木镇茶馆那个卖饭团的女人这个委托,是你自己提出的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樱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什么委托,只是有一位卖饭团的大人她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要完成的心愿,我告诉她,我想要被人杀死而已。”
“她告诉我,很快就会有这个来杀死我的人。”
“只是我没有想到会是您。”
她这样对方别说道。
“如果想死的话,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以去死的方法,为什么非要求别人帮忙呢?”方别问道。
樱子摇了摇头:“我是一个软弱的女人,我没有去死的勇气。”
“我很害怕疼痛,更害怕如果万一没有死掉的话,可能会遭遇到更可怕的事情。”
“所以虽然我已经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更没有勇气主动离开这个世界。”
“我希望有一个可以帮我的人。”
“如果这个帮我的大人是您的话。”
“请允许我向您表达感谢。”
陌 香
她这样在方别面前说道。
少年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他看了看昏迷在床上的男人:“你的痛苦都是他给你的不是吗?”
“为什么你不提出想让他死的愿望?”
“或者说。”方别轻轻叹了一口气:“你现在也有机会修改自己的愿望。”
“我很乐意帮你把他杀掉。”
杀掉这个名为东树的男人。
“不,不,不。”樱子连连摇着头说道。
“我一点都不希望他死。”
“如果他死了的话,那么镇上的男人都会来欺辱我,我也没有办法照顾我的孩子,他死了的话,我的日子一定会更加的难过。”
“所以,他死了我不过是从一个地狱进入了另外一个地狱罢了。”
“还是请您杀了我吧。”
樱子认真说道,双眼中满是泪水。
“从一个地狱到另外一个地狱?”方别看着樱子摇头说道。
“明明活在这个世界上是这样美好的事情。”
“为什么你会要想着去死呢?”
“死了确实就感知不到一切的痛苦,可以获得永久的宁静。”
“但是去死的本身就只是去死罢了,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为什么不愿意活在这个世界上,直到再也没有力气活下去的那一天呢?”
樱子呆呆地看着方别,似乎不能理解他说出口的话。
“我不会杀你的。”
方别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