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 線上看-第202章 醫治阮才忠相伴

Home / 都市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 線上看-第202章 醫治阮才忠相伴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大哥…”
“到底是谁干的?!”
阮家人心情急切。
与之相反。
江凌云脸色难看,如果阮才忠说出真相,很可能令阮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令人震惊的是!
“是,是…”
阮才忠喉结上下翻滚,却是不断吐出同样的音节!
他如同机械、木偶,根本不像个活人,除了重复“是”字,什么都说不出来。
所有人…
呼吸凝滞!
目瞪口呆,通体发寒。
方才的那些暴怒、悲愤,仅仅在这刹那,已通通如烟消散。
阮才良口干舌燥。
“交流”。
是人才拥有的能力,抑可作为“是否为人”的标准,人类的语言,更是大自然中最独特的魔法。
但显然,在这一刻,阮才忠是无法交流的。
他…
还是人吗?!
噗通!
阮才良惊醒之余,竟不顾他人目光,立刻向江凌云跪下!
“江,江凌云…”
他满脸热泪,情绪彻底崩溃了。
“您大恩大德,您妙手仁心…”
“我求求您…”
“二叔!”
不等说完,阮思弦赶紧蹲下,可不管怎么扶,阮才良就是不起来。
甚至越是如此,他哭的也越厉害。
“我求你了!”
阮才良声泪俱下。
这个不惑之年的男人,无论人前人后,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冷漠无情。曾经何时,为了对付江凌云,捏造事实,煽风点火。
千影
可如今。
为了大哥,却愿意当着其他人的面,给曾经仇视的江凌云跪下。
“大哥失踪的时候,才三十出头啊…”
“为了阮家、兢兢业业,每天从睁眼到闭眼,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阮家的一切,都是他跟爸拿命换的,可这一切…”
“他们一天都没享受过!”
阮才良嚎啕大哭。
阮宏轩和阮思玉,也都被这股情绪感染,鼻子发酸。
“求求你…”
“救救我大哥,行吗?”
阮才良拼命抹着脸,眼泪却越抹越多。
但他还是努力挤出郑重之色。
“江凌云…”
“只要你救了我大哥,你跟思弦的婚事,我阮才良一定支持到底!”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阮思弦满脸眼泪,心里既难受,又羞臊。
“二叔,你胡说什么…”
不等阮才良开口。
“江凌云,我也求你了。”
不知何时,阮老太已站在楼梯口,望着回到家里的阮才忠,心碎欲裂。
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奶奶…”
阮思玉立刻跑过去,小心搀扶着她。
对老人而言,最见不得的,就是大喜大悲,所以阮才忠回来的事,他们根本不打算告诉老太太。
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没事…”
阮老太身躯摇晃,目光始终停在阮才忠身上。
“江凌云,我愿意把阮家的一切,都送给你…”
“只求你救救才忠!”
说完。
她不顾阮思玉阻止,作势就要跪下!
“不必了。”
江凌云大手挥舞,转过身去。
所有人齐齐一怔!
阮老太连呼吸都在颤抖:“你,你的意思是…”
“我治!”
江凌云的话语,掷地有声!
如此真情,饶是铁石心肠,也该化成水了。
更何况…
虽然阮家处处与他作对,但这一切,都和阮才忠无关。
阮才忠。
只是受害者罢了!
但江凌云的语气,依旧冰冷。
“老太太,阮才良…”
“你们今天说过的话,希望你们不要忘记。”
阮才良点头如捣蒜!
“我记得,我记得…”
“江凌云,以后你有任何吩咐,尽管开口!”
江凌云又转过头,望着阮老太。
“当初你危在旦夕,也说过一样的话。”
诛神狂徒
“希望这次以后…”
“别再食言!”
言罢。
他不再理会这些人,直接拉着阮才忠,到沙发上坐下,准备检查病情,为其诊治。
看着江凌云,阮老太老脸涨红。
她有些后悔…
江凌云帮了阮家多少次,可自己没给过他一丝好处,反而恩将仇报,如果老伴儿还在,一定会埋怨她。
想到这些。
阮老太赶紧招呼其他人。
“愣着干嘛?”
“赶紧过去,给他打下手!”
“这个…”
阮才良等人一怔,旋即快步来到沙发前,小心翼翼的巴着眼。
每个人都很迷糊。
打下手?
可…
他们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此时此刻。
唰!
江凌云端坐沙发上,单手抚在阮才忠额头,透视眼随即开启。
刹那!
“嗯?!”
注意到阮才忠体内情形,他立刻震惊到了极点!
“好浓郁的阴气…”
阮才忠从头到脚、四肢百骸,尽被阴气充斥,如此可怕的情形,在活人身上,几乎不会出现。
更可怖的是。
阮才忠的五脏六腑,虽然还在,却全部腐烂。
心脏还能跳动,却尽是虫蚁撕咬的痕迹,密密麻麻,鳞次栉比。
这…
还能活吗?!
仅仅看过一眼,江凌云已淌下冷汗。
诡异!
但就在此时,他透视之际,忽然注意到毗邻心脏的动脉中,一只蚂蚁大小的蛊虫,正随着阮才忠的呼吸,上下起伏。
“嘶…”
江凌云倒吸冷气!
蛊虫…
是清江居士的手笔!
这一瞬间,清江居士的许多话语,不断袭上心头,阮才忠为何会如行尸走肉般,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听心蛊!”
江凌云心思电转。
“苗族听心蛊,厉害非常,不但能封锁心智,更能将其变成奴隶。”
“一旦违背主人的意志,心脏便会被听心蛊撕咬!”
他惊疑不定。
听心蛊出自苗疆,用上万只蛊虫,以炼蛊之术,置于一只蛊罐,互相残杀。直至争出唯一的蛊王,再用人的心头血养大,才能炼成。
江凌云虽然知晓,但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此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听心蛊”只是传说,现实中并不存在。
“难怪阮才忠心智尽失…”
“清江居士用听心蛊,让所有人成为行尸走肉,只听命于他。”
那么刚才。
阮才忠之所以无法说出真相,也是清江居士的命令。
“算了。”
江凌云冷静片刻,收敛思绪。
“救人要紧…”
唰!
他心意一动,按在阮才忠额头的大手,仿若生出狂暴吸力,其体内的重重阴气,也在以极速被剥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