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l9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隋第三世討論-第650章:重賞之下必有勇夫-480zg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在杜伏威和何潘仁的计划当中,原本是何潘仁率领三万大军到魏军大营之前向单雄信挑战,等到两军战事陷入僵持之际,杜伏威再从背后攻营,使魏军陷入一片大乱,然后再利用骑兵之利冲阵。
但两人没有想到,就在他们算计单雄信的时候,单雄信也打算在今天将乌江枫叶谷之军歼灭,把战火推到历阳县,不放一兵一卒去支援淮南尧君素,以保证李密获得绝对的胜利。所以他一次性动用了五万大军,只留一万士兵留守大营。
綦公顺负责的大营东面靠近长江,当天还没亮时,单雄信率领五万大军已经出发,而在那时,杜伏威船队已经在前方二十里外的六合山山麓靠岸,军队正在下船。
这个消息令杜伏威大喜,何潘仁有备而来,处于进攻一方,哪怕迎头碰到也不会吃大亏,根本不需要他去通知。于是他决定先破了魏军大营,再从后面去追打单雄信,这样敌军就陷入两面包抄的窘境,再加上大营失守的消息传到魏军之中,必将造成人心浮动,从而给予了他们歼灭单雄信的良机。
待到单雄信离开大营约有两个时辰左右,当天色蒙蒙亮之时,率领休息充足的三万大军杀向了魏军大营。
綦公顺虽是一代反王,但本人并没有多大的才能,之前之所以能够在青州营造出浩大声势,完全是骁勇多谋的刘兰成之功。李密为免两人在一起,又在军中形成一股不受控制的势力,于是将刘兰成带到了身边,而失去了刘兰成的綦公顺果真平庸之极。
綦公顺胸无大志,是一个小富则安的人,十分满意于现在的荣华富贵生活,曾经的奋死之志早被多年的安逸生活中磨灭得一干二净,。他对于单雄信所给予的守营任务不但没有抵触,反而乐意之极。
当乱哄哄的大营再次进入平静之时,自以为安全的他便回去补觉了,正所谓上行下效,见到主将如此安逸,麾下将校自然也是纷纷仿效,安排好巡视之军,也都回营睡觉去了。
但是綦公顺为首的守营魏军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主力离开不久,杜伏威的军队直插身后,对陷入一片死寂的魏军大营发动了猛烈进攻。
这一万守军为了出征大军忙碌、准备,可谓是一宿未睡,他们一个个都疲劳不堪,倒头便睡。杜伏威攻营之时,正好是他们睡得正香之时。
杜伏威之军得到充分休息,他们士气正旺,又占有人数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优势,很快就把这一万大军歼灭干净。
当单雄信率领三万大军赶来时,战役早就已经结束了,杜伏威的军队早就已经撤走,呈现在单雄信眼前的是满地死伤士兵,受伤士兵的痛苦呻吟声此起彼伏,鲜血染红了大地,辎重已被焚毁,整个大营浓烟滚滚、火光熊熊。
单雄信恨得牙齿咯咯直响,他猛地将长槊插在土中,破口大骂:“杜伏威,你不得好死!”
愤怒归愤怒,恨归恨。
但单雄信心知自己已经失败了,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撤回全椒县,否则的话必将陷入全军覆没的危险。当下一面救治伤员,一面派人打探刘黑闼的消息。
很快就得到了刘黑闼全军覆没、何潘仁率军来攻的消息,眼见大军人心惶惶、疲惫不堪,只得率领士兵撤往全椒方向。
然而单雄信想走,杜伏威却是不干了。
他早就料到单雄信一旦回到火光冲天的大营,必将撤离,所以早就在前方埋伏,当单雄信进入埋伏圈之时,挥师猛攻,将单雄信之军杀得溃败如山倒。
单雄信退到全椒县时,战后一清点,去时六万大军,但如今,成功脱困的士兵只有区区一万之多。他知道损失掉的士兵一部分被隋军所杀,一部分被俘虏,但更多兵士是逃入了荒野,当起了逃兵。这样的战绩若是传了出去,他这所谓的大魏第一将也将成为一个笑柄。
最重要的是,杜伏威已经和何潘仁兵临城下,容不得单雄信有丝毫喘息之机,心中除了苦涩,除了尽快部署士兵防御,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杜伏威军团牵制在全椒城下,希望李密尽快歼灭尧君素,在占领淮南、庐江、历阳之前,分出一部分军队支援自己。
。。。。。。。
如今已到三月,不管天下何处,都处于姹紫嫣红、春意盎然的阳春时节。淮南郡也进入了生机勃勃的时刻,淮南郡位于淮水南岸,淮水中上游河段。
淮南郡古称九江,这里开发历史较早,为重要之地。夏、商时期属荆、扬二州之域,春秋时属吴之西境、楚之东境,因而有了“吴头楚尾”之称。它作为行政区划最早出现在秦代,秦始皇划天下为三十六郡便设有了九江郡,由于历史变迁,此后又有淮南国、延平、柴桑、淮南郡等名称。
大隋一统天下以后,经过几百年混战的天下出现241州、680郡,1524县,其中一个郡一般只辖一到三个县,州、郡、县三级行政区划混乱到了极点,郡一级形同虚设。隋文帝面对这种局面,采纳了民部尚书杨尚希提出的“存要去闲、并大去小”建议,将混乱的地方官制从三级精简为两级,一口气撤销了500多个郡,裁汰了大量冗官。
与那些被合并的州郡县相比,淮南存在的问题是它的体量太大,它在全盛时辖境跨后世的河南、安徽、江西诸多地域,所以在撤销、合并的时候,它遭到了阉割,至今只有寿春、安丰、霍丘、长平四县。
淮南郡除了从北部东流淮水,还有源自南方庐江郡,最终汇入淮水的沘水、肥水,这两条河流,自南向北的把淮南郡分成三个部分,在境内还有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大型引水灌溉工程——芍陂。
隋开皇年间,长史赵轨对芍陂再次修治,他疏泄支流,注入芍陂,溉田良田数万顷,又在芍陂外面加固堤防以备水患,并将原有的五个放水闸门改为三十六个。这对淮南大地的灌溉工程,是一个很大的发展。由于他疏浚水道、扩建芍陂,使淮南的灌溉面积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目前虽然只是沦为小郡,但淮南郡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江淮大地北接中原、西临荆襄的枢纽要地,也是中原南下江淮的战略桥头堡,
淮南郡以寿春县为郡治,随着杜伏威的投降,已经成了大隋的土地,境内四万编自萧铣军的隋军将士由大将尧君素率领。
在这一次和隋军作战,率领十万大军西进的李密自领征西大元帅,这就意味着他不仅是防御,而是一次大规模的向西拓境之战。
在隋军即将全面攻打唐朝前夕,这次西征是他李密孤注一掷之战,如果能够成功歼灭尧君素和南方历阳的杜伏威,那么将彻底占领江淮大地,然后以此和隋朝谈判,割让淮北七郡给杨侗也无所谓,到时候只要王伯当和徐世绩南撤,他完全可以依仗众多兵力巩固淮水防线,和隋朝划淮水而治,这即是李密西征的真实用意。
他从东边的钟离郡举兵之后,立即对八公山南麓的隋军大营发动了猛烈攻势,魏军的基数是十多万人,而尧君素只有四万名士兵。
双方交战多日,互有损失。
几千人的损失对于兵多将广的魏军影响不大,可尧君素虽有先进犀利的武器装备,奈何这支军队战力不济、士气不高,损失了几千人后,士气是一落千丈,若是再打下去,他这支军队非得崩溃不可,所以尧君素试探出双方军队的战斗力之后,不再发起进攻,而是依仗兵营之坚固和武器装备之利,坚守不出,让魏军以攻坚的方式来打,只要打掉李密这股锐气,那么,己方将士的士气在战斗中慢慢上涨,不再害怕大举来犯的魏军,与之相反的魏军则会慢慢陷入颓唐之势。
魏军大营扎在八公山以东,与隋军遥遥相对,全军大营绵延三四十里,气势浩大壮观,帐篷是一顶接着一顶,而且每天都在增加,营造出魏军不断增兵之状,给予隋军施加心理上的压力。
这是李密采用了房玄藻的增灶之计,他只有十二万大军,却摆出了二十万大军的规模和气势,这给居高临下的隋军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使隋军士气低迷、惶惶不安。即便是尧君素看得出来,也改变不了兵少的局面,也改变不了本就畏战的隋军作战意志;要想改变,除非换成大隋的百战雄师。
当然了,占有绝对优势的李密也不轻松,作为一代枭雄,他知道一个地方的优势,并不能改变隋强魏弱的大局,一旦隋军回过神来,派遣主战之师作战,那他的魏国将会陷入极为不利的局势。为今之计,便是发挥兵力上的优势,在大隋主战之师发动攻势之前,将尧君素歼灭,然后兵分三路。
一路继续向西,占领兵力空虚的弋阳、义阳二郡,威胁到与舂陵对峙的淮安隋军、汉东隋军。
一路南下占领庐江郡西部,将势头推到永安、蕲春、同安之交,
另外一路则是占领庐江东部,杀向历阳郡,与单雄信夹攻杜伏威,将之彻底歼灭。
但是要想实现这个战略,必须先把尧君素这头拦路虎歼灭,然而这个善守之将,并没有辜负杨侗重托,他在魏军没日没夜的猛攻之下,始终稳如泰山。
眼见时间一点一点的消耗,始终拿不下隋军大营的李密自然是心急如焚。
此时的魏军中军大帐内,李密正和诸多文武商议对策。
他用一支木杆指着地图上的淮安方向,语声沉重的说道:“淮安在二十万隋军,主将是隋朝的兵部尚书李靖,一旦听到我军猛攻淮南的消息,他一定派兵增援。”
说到这里,他手中的木杆又点向了汝南,接着说道:“汝南郡目前由隋朝控制,李靖方面的隋军可以绕开淮水,没有后顾之忧的通过官道,经过义阳、弋阳,直达淮南。以隋朝骑兵之利,不须数日即可抵达,所以留给我们歼灭尧君素的时日不多了。”
众人心下凛然。
“圣上言之极是,但是我们歼灭尧君素的机会还是极大的。”房玄藻站了起来,继续道:“经过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攻营,尧君素损失极大,之所以坚持到现在,完全是依仗弓弩之利。但是打到现在,隋军不管是士气,还是体力和兵力,都受到了严重的消弱,根本无法坚持多久,再加一把劲,便能将隋军大营攻破;只要将之歼灭于此,那么江淮大地就是我们的了。而据我们得到的情报称,唐朝的李世民已从夷陵方面对着南郡发动了猛烈攻势,段德操率领的隋军依然是编自萧铣军,他们表现不佳,江夏方面的秦琼不得不派兵援助。如果我们能彻底消灭尧君素,便能占领兵力空虚的弋阳和义阳二郡,从南方威慑淮安和汝南,从东面威慑荆襄大地,这样就能破除西部之敌,实现划江而治的战略,至于陷入四面包围的杜伏威,有大将军牵制,放到之后来消失也无所谓。”
李密点了点头,“先后说得不错。我们不能着眼于既定战略,僵化的执行下去,我们要从大局出发,适时改变战术。我们在这里浪费了比较长的时间,迅速歼灭尧君素和杜伏威已经变得不太现实,但只要打到义阳,将李靖牵制到淮水以北,这样我们再来对付杜伏威时,就不用担心西部出事了。”
说到这,李密问向房玄藻:“先生觉得荆州方向会出兵援助尧君素吗?”
房玄藻叹了口气,“这也是微臣所担心之处,若是荆州隋军出兵,那也是防御竟陵唐军的安陆郡隋军,或是江夏方面的秦琼水军。不过依臣之见,安陆方面出兵的可能性江夏更大。”
“先生的理由是什么?”李密问道。
“秦琼要是出兵,也只能在庐江和历阳之交登陆,再由陆路北上支援淮南,从所时间上说,甚至比安陆还长;而安陆隋军是隋朝的主战之师,从安陆到淮南的都是陆路,虽然比较远,但隋朝的优势是骑兵,我想他们不会舍优势而让水军为主的秦琼出兵。”
房玄藻沉思片刻,又说道:“其实不管是荆州增兵,还是李靖支援,以我们的兵力都有些力不从心,所以微臣建议尽快出战,赶在隋朝援军未到之前击溃尧君素,这样便能破开局面。而隋军那时候需要防守的地方多出好几倍,将会处于绝对防守的地位,在稳定大局之前,他们根本无力发起进攻。”
“先生言之有理,那我们今天就攻破尧君素。”
李密当即站了下来,目视下方诸将,霍然下令道:“传朕之令,大军轮番强攻隋军大营!哪怕打成尸山血海,也要屠掉这头拦路虎。”
“末将遵命!”众将轰然应命。
“率先破营之师,所有将校各升一级,普通将士奖励一年俸禄,斩尧君素首级者,赏金万两、赐国公之爵。”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官爵和金钱的鼓动下,帐中诸将斗志昂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