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可敢一賭?展示

Home / 都市小說 /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可敢一賭?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听罢村民的话,巫师脸色大变。
他深知五色蟒的厉害,自忖清河村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这畜生的对手,可眼下这又该作何解释?
巫师也顾不得细想了,伸手枯瘦的手掌,重重的按在村民的肩头,满脸严肃的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民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当即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听罢,巫师顿时暴跳如雷:“胡闹,这简直就是胡闹!”
旋即,他急匆匆的朝着村长所在的地方赶去。
仙 路 爭鋒
一路辗转,巫师来到了巴黑茅舍外,大声呼唤。
“村长……”
此时,村长正和肖舜以及巴黑商量着打猎事宜,听闻外面传来的声音,微微一笑:“呵呵,是老蛮回来了!”
说着,他便对肖舜和巴黑招了招手,示意大家伙一块儿出去。
三人先后离开屋子,刚一出去就看到那满脸怒容的巫师老蛮。
见状,村长有些不明所以,尚未来得及询问,耳畔却传来了老蛮怒气冲冲的询问声。
“村长,是那个混蛋胡乱出手救人?”
闻听此言,巴黑和村长两人心中“咯噔”一下!
人家恩公就站在这儿呢,不料这老货竟然如此恶语相向,这摆明了是要让恩公难堪啊!
念及于此,村长眉头一蹙:“老蛮子,休要胡言乱语!”
老蛮丝毫不理会村长的呵斥,自顾自的说着。
“村长,你是真的老糊涂了啊,竟然被一个宵小之辈如此糊弄,五色蟒之毒那是何等的厉害,但只要不是从伤口进入,就并非不治之症,可这小子倒好,竟然以银针封穴的办法来给人治病,这简直就是狗屁不通!”
话音刚落,村长和巴黑不约而同的看向身旁肖舜。
被两人目光注视,肖舜缓缓朝前走了一步,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呵呵,这位想必就是清河村的巫师了吧?”
老蛮冷哼一声,抬起高傲的头颅与肖舜对视一眼,双眸中流转着浓郁的不屑。
紧接着,他错开目光,没有要搭理肖舜的意思,而是对村长接着道“村长,我不久之前去了绿荫村一趟,对方说只要我们能过加入他们,就能够提供充足的食物给咱们度过冬荒,而且只要他们那边的老巫师出手,那三名猎人的蛇毒自然能够药到病除!”
村长态度解决的回了三个字:“不可能!”
“为什么?”老蛮满脸错愕。
村长义正言辞道:“老蛮子,你我相处那么多年,你还能不知道我的性格?虽然咱们村实力微弱,但哪怕是死的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去当别人的奴隶!”
荒芜之地中,从来就没有什么合纵连横之道,有的只是大鱼吃小鱼,任何一方弱小的势力依附强大的族群,到最火也不会融为一体,而是形成一个固化阶层。
说的简单通俗一点儿,也就是成为别人的奴隶!
对此,老蛮却是有不同的看法,自顾自的说着。
“村长,以你我的身份,只要加入绿荫村,绝对会被重用,只要咱们坐稳了位置后,还担心不能让其余村民过上好日子么,,这次冬荒咱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你可要分清楚轻重!”
闻言,村长抬起一双充满睿智光芒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的老友:“老蛮,绿荫村只怕是给了什么好处吧,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会如此帮他们说话?”
老蛮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正如村长刚才猜测的那般,绿荫村绝对是给了他莫大的好处,只要清河村能够将自愿投靠,他们便许以高位,让其平步青云!
这些事情,自己知道也就罢了,是万万不敢对别人提起啊!
于是,老蛮不动声色的回答:“我做的这些事情,可都是为了清河村在考虑!”
“我看巫师是在为自己考虑吧?”
许久没有说话的巴黑,此时接过了话头。
“据我所知,绿荫村一直都有开疆拓土的想法,因此和几个强大的村落发动了战争,想来如今战事势必已经白热化,所以才会想要兵不血刃的找一帮奴隶,以供驱使!”
闻言,老蛮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声厉喝:“巴黑,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见他们寸步不让的逼视,村长站出来表态:“事关村子兴盛,只要是清河村的人,都有发言权,我不觉得巴黑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很明显,村长这一次是站在巴黑这边的!
巴黑向来就和老蛮不对付,老早就看出来对方是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家伙,不过平日里碍于身份,倒是一直没有发作。
此时机会难得,他当然是不会放过!
“哼,现在有恩公在,村子里的粮食根本就无需担心,我们又何必去成为别人的奴隶,老蛮你到底是何居心,难道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就要拿整个清河村来垫背么?”
听罢,老蛮仰天大笑:“哈哈,你们为了一个素为蒙面的人,就将我的一片真心说的一文不值,我今天倒要看看这家伙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将你们迷得神魂颠倒!”
话至于此,他调转目光看向了肖舜。
“小子,可敢与我打一个赌?”
夜深,夫君来敲门
肖舜不以为意的耸耸肩:“什么赌?”
老蛮回答:“你不是医术高明么,咱们不妨就赌这个!”
不等肖舜接话,一旁的村长便清喝道:“老蛮子,恩公在上,不得无礼!”
老蛮也豁出去了,丝毫不给老领导面子,大刺刺说着:“我看你是老糊涂了,被一个毛头小子耍的团团转,什么恩公,狗屁的恩公!”
村长被气的是浑身颤抖,当了那么多年的村长,还是头一遭被人给如此当面顶撞。
然而,任凭村长如何恼怒至极,老蛮却根本不予理会,一动不动的看着肖舜:“小子,有种的话咱们就比比谁先治好五色蟒之毒,若是你输了便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
肖舜饶有兴致的瞥了他一眼:“那要是你输了呢?”
老蛮满脸倨傲:“哼,不可能,老夫从医几十载,虽不说药到病除,却也挽救过清河村无数的生命,尤其是你这等初出茅庐之辈,能够抗衡的存在?”
听他字字铿锵,肖舜下意识的撇了撇嘴,旋即漫不经心的说着:“说这些没用,我就问你,你输了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