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t2g火熱都市言情 妖魔哪裏走 ptt-544.東瀛人讀書-jx8qk

Home / 仙俠小說 / jzt2g火熱都市言情 妖魔哪裏走 ptt-544.東瀛人讀書-jx8qk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从真定府转入蜀郡,只要向西走就行。
不过路很不好走,荆楚大地之西和蜀郡之内更是山水连绵。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蜀道难!
不过青凫一族擅长翻山越岭,即使山道险隘,依然能如履平地。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已经远远的将真定府甩在了身后,然后他们抵达了群山之中很有名的一处险地,天断峡。
这是一条大峡谷,在山间绵延怕是有几百里,倒是不太宽,最宽处也只有十数丈。
偏偏衔接峡谷的铁索桥便建在了最宽阔处,这铁索桥自然也有十数丈,它很是宽阔,底下有八条儿臂粗细的铁索联通,八条铁索之间互相以木棍链接,所以倒是很稳。
桥面上隔着一步铺有一块木板,木板之间是空隙,透过宽阔的空隙往下看,底下是汹涌连绵的江流。
頂級特工
铁索桥两端山崖草木茂盛,生长着许多高大的槐树,王七麟见此便说道:“砍树,削出合适的木板,每个人带两条木板,往前走的时候轮换铺到铁索上,这样会更好下脚。”
谢蛤蟆带青凫们进入密林开始忙活。
徐大站在铁索桥头往对岸看,不悦的说道:“这它娘哪个智障铺的桥?他是真会选地方,竟然选在最宽阔的这个地方,怎么着,铁太多了没地方浪费啦?”
杨大眼笑道:“徐爷你这可说错了,在这样的峡谷上搭桥可不只是看宽度,还要看两岸的高低差和风力。”
他指向峡谷两岸起伏的线条:“你看,两边山崖不是这头高就是那头高,这样建起的铁索桥高度差太大,铁链吃力不均匀,而且行客过桥也不方便,有一头走下坡一头走上坡,这地方多险?谁敢这么走?”
神州默示录 殇月星辰
“还有就是风势,这里最宽,可是恰好不在风口上ꓹ 加上两边又被人特意种了树林子来挡风,这才有铁索桥可以建起。”
他的话音刚落下ꓹ 一阵山风呼啸着吹来。
顿时,铁索桥开始摇晃。
八喵哆哆嗦嗦的趴在桥头往下看,它将四个小脚脚挤成一团ꓹ 尾巴伸展开抠住一块石头,这才敢往下看。
徐大用脚尖去挑它屁股:“小八要飞下去吗?”
八喵跟被人踩到尾巴一样嗷呜一声叫ꓹ 原地弹起倒飞了回来。
它安然落地后便站起来指着徐大喵呜喵呜的叫,所有人都知道ꓹ 它在骂娘。
可惜没人能听懂ꓹ 徐大死猪不怕开水烫,两手摊开让它骂。
铁索桥摇曳,这景象确实有点吓人,王七麟盯着铁索桥看了看后觉得有些眼晕。
他嘀咕道:“我好像有点晕桥。”
青凫们也不敢过这桥,胖五一瞅了瞅后说道:“要不然这样,道爷和飞哥都会飞,那就让他们俩费费心ꓹ 把咱们一个个背过去怎么样?”
辰微月直接飞走了。
做梦呢。
谢蛤蟆飞的太慢没飞走,被九六抱住了腿。
九六不敢往下去看ꓹ 它恐高更厉害ꓹ 当初在俞宁县与沈三第一次过山涧的时候ꓹ 它看了眼山涧直接吐了。
但是这次它还是努力去桥头看了看情况——趴在桥头往外伸出脑袋使劲抽了抽鼻子ꓹ 然后跑回来用脑袋蹭王七麟的小腿,用爪子一个劲的点桥头和桥尾。
王七麟看了看谢蛤蟆ꓹ 谢蛤蟆点头说道:“老道去看看林子里的青凫ꓹ 你们先不必着急过桥。”
王七麟又看了看徐大ꓹ 徐大弓马娴熟的将九六给架在了脖子上。
九六在他脖子上一个劲的蹬达腿,前爪刨他头发:“嘤嘤嘤。”
徐大叫道:“哎哎哎ꓹ 干什么干什么?别撕我头发!这娘们怎么都一样?有点什么事就去撕头发。”
绥绥娘子笑了笑,她打了个响指,徐大脚底石头忽然滑落,让他一个踉跄。
九六不敢动弹了,抱着徐大脑袋瑟瑟发抖。
王七麟看向绥绥娘子道:“要不然你来带九六?”
绥绥娘子提了提黑豆说道:“奴家要带着这个小包袱,他才是重点。”
黑豆仰头大叫道:“豆才不是包袱,豆敢自己过去!”
他走到桥头往下看了看,竟然还真是不怕。
这桥两侧各有两条并排的铁链用作扶手,他够不着上面那条铁链,竟然抱住下面的铁链要迈大步子上桥过木板。
王七麟赶紧把他给提溜回来。
胖五一赞叹道:“不愧是拥有七爷血脉的男人,胆子好大啊。”
王七麟看看黑豆又看看他,这话没问题,这是他亲外甥,还真拥有与他一样的血。
黑豆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有什么胆子大的?刘光腚胆子才大,他敢吃屎!”
众人一愣一愣的:现在孩子都玩的这么野吗?
马明笑道:“七爷,黑豆这孩子倒是个混听天监的好手,你看他胆子大又机灵,仅仅四岁其表现已经超过许多四十岁的人,不如让他修炼吧,别去念书了。”
黑豆顿时饥渴的看向王七麟。
王七麟说道:“听天监这条路太危险了,它有多难走咱们自己清楚,相对来说还是读书人的路更好走。”
他搓了搓黑豆的肥头:“豆啊,听舅舅的,要努力,舅舅是为你好。”
黑豆叹了口气。
王七麟挥挥手:“过桥。”
谢蛤蟆故意炫技,他踩着铁链扶手过桥。
青凫们排队上桥,扶老携幼,带着两块木板,循环使用,走起来很是顺畅。
队列拉的很长,人上去的很多很沉重,铁链摇晃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突然之间,三面发难!
铁链桥两岸、桥下河流,三个地方一同爆炸。
桥头之下的山石崩裂,几十个黑影窜了出来,底下湍流有白色水雾往上冒,又有几十个黑影飞起。
两岸黑影的出现伴随着无数寒光,恍若黑星闪耀,对岸迸射出的寒光笼罩桥上、本岸的寒光则从留守在岸边一干人等头顶铺天盖地。
水下冒出来的人就像壁虎,跳起数丈之高,随即窜向两岸顺着峭壁往上飞快攀爬。
他们嗖嗖嗖的靠近铁链桥,接着往桥上跳去,手中有铁钩扔出,正好锁在桥底铁链上,他们迅速汇聚于一处,纷纷掏出一个瓶子倾倒在铁链上。
训练有素,配合默契。
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过桥的青凫们遭受两面夹击,但他们不为所动,继续沉默的过河。
河岸上王七麟一跺脚,一声剑出开门剑率先发难飞到了迎面而来的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甩手也是一把短剑,仓皇之间接手却没有慌张,短剑精确劈在了开门剑上。
被偷走的那五年 寂落白
开门剑的神剑属性在这一刻得以展示,一声脆响飞来的短剑被打断。
空气门打开,其他四把剑围攻黑衣人。
黑衣人们早有准备,两边的人将后背盾牌扔出,盾牌呼啸着包裹住了冲在最前的黑衣人。
王七麟跺脚瞬间借力前冲,经脉中的真元鼓荡化为气血,漫天之中皆为杀机!
刀鞘飞出插在地上,妖刀在阳光下闪过雪亮光影,正面迎击黑影。
蝗群般的黑影扑面而来,他浑然不惧以太岳不摧神功应敌。
锋利的暗器在他身上扫过,玄衣劲装第一时间碎裂成乞丐装。
王七麟安然无恙,浑身青石般的肌肤毫无破损,但远处有山石崩裂。
后面接着还有暗器袭来,打在他身上顿时破碎,粘稠的火油洒在他身上。
对方有备而来!
火油见风燃烧,王七麟瞬间变成火人。
但他此时与一个黑衣人短兵相接,妖刀直冲他肋下而去。
这黑衣人从腰间竟然断裂,化作两截身躯飞起轻易避开妖刀,又很快合为一体反身给他一刀。
刀光闪过。
刀影甚疾!
王七麟硬扛这一刀又是一刀劈出,刀锋直接到了黑衣人面前。
但对方这次竟然左右分开化作两条身子!
他见此吃惊,这些人修为平平,可是手段却很古怪。
桥上青凫们避无可避,袭来的暗器扫在了他们身上,将他们扫成了筛子。
铁索桥底部八条铁索被瓷瓶里的汁水浇灌顿时腐朽断裂,只听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八条铁链变成十六条,稀里哗啦的往峡谷落去。
峡谷不太深,桥面距离水面大约是四五丈的距离,铁链一端落入水面,像铁鞭抽水,爆鸣声中有更多水浪飞天而起。
青凫们破碎着落下,一阵风吹来,有的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又是如生纸人!
王七麟逼开那怪异黑衣刺客,厉声道:“全上,一个别让他们跑了!”
青凫们从林子里冲了出来,一冲出来就是一群,战斗力或许不咋样,但是架势很唬人。
这些刺客藏匿不可谓不隐蔽,王七麟和谢蛤蟆等人其实都没有发现问题,但是他们知道这一路上肯定会有问题。
其一,祯王集团已经知道他们准备进入蜀郡,怎么会不伏击他们一波?
其二,雷勇健和一干银将铜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听天监在荆楚之地的高层力量被一网打尽,听天监却没有动作,这不是太反常了吗?
特别是雷勇健可是本郡金将的亲弟弟,亲弟弟很可能已经尸骨无存,作为亲哥哥的雷勇杰竟然未能来找王七麟调查,这不是更反常了吗?
事若反常必有妖!
王七麟猜测雷勇杰没有出面调查雷勇健等人,不是还在按兵不动,而是他已经调查过了,甚至已经知道了弟弟等人的死讯,但他无法从明面上找观风卫来报仇,所以会在暗地里动手。
因此他最近一直特别小心。
到了这山涧铁索桥后,他就看出这是个伏击的好地方。
而刺客们虽然深藏不露,却躲不过九六那堪比单兵雷达一样的鼻子。
九六恐高却忍着恐惧趴在桥头往下看,就是因为发现了埋伏。
它将消息送出来,王七麟就和谢蛤蟆以最短时间制定了干脆利索的计划。
奴隶情人 兰之若雅
引蛇出洞!
刺客果然出动,而且破坏桥梁优先围攻桥上人,可惜正在过桥的都是纸人。
谢蛤蟆在林子里把青凫给换成了如生纸人。
刺客们迎头一击不中,立马有人出声下达命令,但他们说的话没有人听懂……
魏侯 三七開
王七麟只听清一句‘挖里挖里挖’。
徐大也听到了,叫道:“他们好像要挖洞逃跑,别让它们逃了!”
巫巫一怔,立马后退将双手拍向地面山石。
王七麟追赶那能上下左右分开的怪人,他境界新突破,实力大涨,快步迈出如踏疾风,刺客压根甩不掉他,只能甩手又给他一团飞镖。
他带着一身火焰扑上去,妖刀毒蛇出洞,刀尖诡谲的闪烁成繁星盯死了刺客。
刺客身躯再次分段,这时候金翅鸟御开门剑缠住他,另外四把飞剑两两一组、前后夹击,将刺客一下子逼入绝境。
见此刺客往土里钻去,结果他一低头,下头又是一把飞剑——
听雷!
雷声轰鸣,这刺客被轰的夹着腿往空中冲,四把飞剑凶猛夹击,见此旁边刺客大叫一声:“呀买碟!”
王七麟听到这话一惊,叫道:“是东瀛狗!给我往死里杀!”
他一行手下都是好手,避过了第一轮暗器风雨后便展开反击。
刺客们顿时被压制住了。
有两个身影轻盈的刺客一看情形不对,两人对视一眼纷纷看向黑豆和绥绥娘子。
有妇女抱着孩子被吓呆了!
两人立马脱身去抓人,妇女和孩子是最好的人质,抓他们在手今天就算成功!
他们速度极快,身影带着残影左右出现在绥绥娘子身边,一左一右抓住她一边肩膀。
绥绥娘子捂住了黑豆眼睛,说道:“姨姨带你飞!”
两个刺客抓紧她的肩膀准备带她们两人后撤,结果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嗖一下子飞了起来!
速度太快了。
两个刺客愣是没反应过来,突然之间他们就看到地下的天断峡变小了……
飞天速度太快,空气被撕裂冲的他们身体痛苦,两人怎么着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看着越来越小的天断峡和人影一下子懵了。
接着他们又发现。
自己手里空了……
绥绥娘子搂着黑豆落在地上,伸手整理了一下云鬓和发髻,女孩子出门在外,发型不能乱。
黑豆又是一头乱发了。
她突然出现在地面,旁边的刺客赶紧往后退:他们不傻,知道这女人的厉害。
绥绥娘子也往后退,笑吟吟的说道:“你们要刺杀的王大人在那边,男人打架跟我们女人孩子没有关系吧?你们别过来。”
天上几乎同时掉下来两个人,摔在山石上变成好几截……
王七麟妖刀旋飞如龙、神剑四处飞舞,杀入刺客群中纵横捭阖,大开大合!
向培虎不断抛出香去,很快山崖上弥漫着香气,一群刺客出手速度越来越慢。
远处山林里响起笛声,声音并不响亮可是却极为悠长,王七麟听到后感觉五脏六腑发痒。
正在喷箭头的吞口闻声冲到桥头位置仰头咆哮:“汪汪汪!汪!”
声浪从它口中喷涌激荡,空气层层摇晃,像是一把透明的气斧打横扫向前方。
笛声完全被压制住。
刺客们往地上扔出小球,小球落地便炸响,四处白烟弥漫。
王七麟等人担心白烟有毒,便号令众人后退。
白烟散去,人影自然消失。
连尸体也不见了。
沉一挥舞伏魔杖愤怒的说道:“阿弥陀佛,跑的够快,喷僧的疯魔杖法还没有打完呢。”
巫巫笑吟吟的说道:“让他们跑吧,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解除我撒下的石头蛊。”
侦情档案二 莫伊莱
王七麟问道:“你刚才已经下了蛊?”
巫巫点头说道:“对,徐爷说他们要挖地而去,于是我便下了石头蛊。”
石头蛊,王七麟倒是知道。
这是南荒比较常见的蛊虫,又叫飞石蛊,蛊虫纤细能没入石子中,人靠近一定距离,它们便会驱动石子飞到人身上,透过皮肤钻进身躯中。
他看书上说,这蛊虫进入人体后能迁移人的骨头,这是个很缓慢的过程,起初人体没有感觉,然后逐渐感觉关节痛,最终关节上会出现一些小石头粒,痛苦不堪。
根据他的理解就是这蛊虫能吸收骨头里的钙,将钙元素堆积到关节处。
它不是很厉害的蛊虫,不能要人命,可是石头粒出现在关节处会让人一动就很痛,这样对于武者来说是很要命的。
杨大眼拄着拐杖说道:“巫巫下了石头蛊?那得老天爷保佑呀,保佑他们不要有所发觉,否则这蛊虫就不能起效啦。”
石头蛊很好解决,许多与蛊相关得文献都记述了破除之法,说是‘蛊虫入体伊始以雄黄、蒜子、菖蒲、滚水生咬吃,得吐与泻自愈。戒荤盐,愈后仍戒腥气一二年’。
不过如果蛊虫已经在人体内形成小石头粒了,那再想解蛊就很难了,所以他们得期待这些刺客没有懂行人,不会在近期内发现他们已经中蛊。
巫巫却不在意,笑道:“我的蛊岂是那么好解除的么?这些蛊虫都被我的触蛮氏炼过了,它们身上带有触蛮毒,他们能解除石头蛊,但绝对解不了这毒!”
“简单来说,这些坏蛋完蛋了!”
王七麟冲他竖起大拇指:“厉害。”
铁链桥已经断裂落下,辰微月便要下去捞取铁链准备重新衔接。
谢蛤蟆拦住他抚须微笑道:“无量天尊,行走江湖,小心为上,老道在这里考你们一个问题。”
“若是你们知道对头要从这桥上经过,会怎么安排陷阱?”
徐大沉吟道:“如果是大爷安排陷阱,大爷先在这里安置个摊子,准备上蒙汗茶、毒酒……”
“滚蛋吧,”王七麟推开他,“你在这里安置个摊子?傻子才会在这里吃饭喝茶,不是摆明有毛病吗?你怎么不在这里建个勾栏院?”
徐大无奈的说道:“客人太少,姑娘们没法赚钱,而且大爷也找不到姑娘愿意来这穷山僻壤。”
“滚。”王七麟看向马明,“大马哥来说。”
马明沉吟道:“回禀七爷道爷,若是卑职来布置陷阱,那以明防为辅、暗刺为主,暗刺要设置梯度,目标不同,任务不同。”
“这次伏击咱们的人应当与雷金将有关,所以卑职若是他,会在明面上先现身质问七爷,堵住桥头不让过,但不能撕破面皮,会恰如其分的离开。”
“之后我们过桥,伏击发动,目标是我们全员所有人,任务是杀我们一个全军覆没。”
“此外我会断掉桥,以桥为诱饵再设伏击。这伏击是在上一次伏击失败前提下进行,任务是截杀搭桥者,目的是给咱们以损伤,以此激怒我们、让我们悲愤,进而准备后面的陷阱。”
谢蛤蟆听到后笑了起来,伸手指向铁链断头落处。
王七麟明白了,恐怕还有第二波伏击在等着他们。
之前那一波刺客让他们跑了,这次可不能再让他们逃跑。
巫巫再次下蛊,向培虎掏出几支香搓碎扔下去,王七麟放出六把剑,吞口喝水清了清嗓子,准备继续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