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o0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木葉之賊手笔趣-第五百三十一章 無趣閲讀-ntb3s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轰!!~
长老院落的墙壁轰然崩塌,烟尘间碎石翻滚,将莽撞的迅遁忍者瞬间掩埋。
“哦?”没有感受到‘次元贼手’掠夺的感觉,夏树微微挑了下眉,“稍微挪开了一点吗?”
忍界通识,凡是血继限界的力量,皆非寻常忍术可与之抗衡。
而迅遁虽然不似其他血继限界那般强大,甚至由于效果单一且不具备增强攻击力的效果,在雾隐村里根本没有出名的忍者。
可即便如此,迅遁的价值也不能轻视。
夏树立即纠正了自己的小觑之错,抬指一点,一束凝成细柱的灿白雷电就迸发出去,刺入碎石堆积之处,随即他满意地点了下头。
与此同时,其他迅遁忍者无需破解幻术,就被那声院墙被击塌的巨响从幻境之中惊醒了过来。
“皓太?”
少女微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看着被陌生人拎在手里的少年,下意识呼唤对方的名字。
“你是什么人?我大哥呢?!”
这时一个少年站了出来,手里抽出一把苦无,色厉内荏地厉喝一声,只是那隐约预料到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慌张表情,却已经爬了满脸。
“你就要见到他了。”
夏树微笑着扶住刀柄,刹那间如离弦之箭般踏出。
忍刀不知何时出鞘,刀锋朝向身侧,从少年的侧颈旁划过的瞬间带出一股飞血。
“凉太郎!”少女瞳孔紧缩,大声呼喊道。
“所有人退开!”一名青年这时拉住少女,飞退间大喝道:“此人非一人可敌,大家将其包围,见机行事!”
话音落下,即使反应最慢的也发动迅遁后撤开来。
在瞬间速度这方面,迅遁绝非寻常瞬身术可比。
身体微微转动,夏树饶有兴致地看着周围的七名迅遁忍者,只见七人神色不一,或愤慨或瑟缩,或跃跃欲试或忌惮畏惧。
显然,唯一的上忍遇难,一个同伴被擒,另一个同伴被杀,令被留下来的这些有潜力但实力尚且欠缺的迅遁后裔,一时之间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这就是破绽!
“呵!”
夏树歪着脑袋冷笑一声,屠戮近千的杀气陡然释放出来,层叠铺盖而出,顿时令处于笼罩之下的迅遁几人,只觉晴朗的白日忽然间被盖顶乌云取代,天地之间都弥漫着沉重得令人压抑的氛围。
踏!踏!~
脚步轻踏出来,与地面碰触,发出轻微的声音,落入几名迅遁忍者的耳朵里,却仿佛响应心跳的鼓点,令他们的心脏为之调动频率,更加深了压抑的感觉。
“该死!”那名颇有主见的青年最先反应过来,大喊道:“都给我醒来!”
其他迅遁忍者闻言,接连从杀气的压制下惊醒,满脸凝重地严阵以待,再不敢有丝毫的分神。
夏树微微一笑,对此并不在意。
杀气是居高临下恃强凌弱的气势,并非能够直接杀伤的手段,七名迅遁后裔虽然实力最强者不过是中忍,但也并非单纯杀气就能慑服住的。
不过若是那样,就真的无趣了。
“动手!”
青年大喊一声,随即却向后退。
其他六人发动迅遁,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令他们仿佛不分先后,从不同的方向冲了上去。
最先朝夏树发起攻击的是一名沉稳的少年,迅遁令他矫健如若猎豹,攻击的却并非要害,而是夏树的右腿外侧,显然懂得力有不逮的时候首先削敌力量的道路。
只是他的攻击被夏树侧身扶刀,忽然发力以刀鞘击偏了手里的苦无,接着被一脚踢翻在地。
顾不得夺走对方性命,另外一名迅遁忍者的攻击便到来了,只不过这位迅遁忍者,明显是被愤怒主宰,攻击凶猛激进,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敌我双方之间的差距!
与此同时,退入战团外的青年凝神观战,并且试图寻找出敌人的破绽。
让同伴面对强敌非他所愿,可现在不是迟疑的时候,因为对方一旦熟悉了他们这方的实力,就有可能被对方抓住短板与破绽,一举击杀己方的人手,令己方的士气……
正当他心怀纠结的时候,战团之中一道凛冽的刀光闪逝,疾驰的少女惨叫一声,顿时分成两截飞了出去。
那刀斩得快极,斩过少女的时候没有令她没有感觉,疼痛传播到大脑却瞬间摧毁了她的理智。
凄厉惨绝的痛叫之声响起,其他迅遁忍者的视线不由被捕捉,看到的却是青春靓丽的少女分做两截扑倒在迅速扩大的血泊之中的可怖景象,恐惧的气息霎时弥漫笼罩了神色巨变的几人!
然而他们停顿呆滞,持刀者却依然不会迟疑。
此刻迅遁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余的趣味了,在他看来,迅遁就是比瞬身术发动更迅速,且更加灵活的快速移动的能力,但是却同样存在瞬身术的缺点。
拥有这种血继限界,的确能够在初期交锋占据优势,可面对的若是经验丰富且临危不乱的精英忍者,其实效果与瞬身术也只在伯仲之间……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已经到了足以这么俯视的程度,才会产生的观点吧。
“你们在发什么呆啊?!”
青年看到接下来的一幕目眦欲裂,旁观窥伺敌人破绽的想法消散,立即极力催发血脉里的力量,化作一道迅疾的闪电,试图阻止敌人对那名神色呆滞的同伴下手。
当!~
一声轻吟声波扩散,冲入青年的耳朵里,瞬间击穿了脆弱的耳膜。
“龙鸣闪!”
脑袋嗡嗡作响,几名迅遁忍者同时感觉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纷繁华丽的刀花散去,夏树翻手将并未沾染丝血的八房摆至身侧,口中低语道:“木叶流·鲤鱼舞!”
话音稍落,嗤嗤之声忽然接连响起,在血月凄冷的光辉之下,几名尚未发掘出潜力的迅遁后裔,便身体僵直着横七竖八扑倒在地。
一时之间,迅遁族地内,恍若化为死域,彻底陷入了沉寂之中。
唯有一道身影转身,拎着一个昏迷的少年,缓缓消失在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