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u7e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起點-第838章 摔跤看書-ms4y2

Home / 現言小說 / 57u7e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起點-第838章 摔跤看書-ms4y2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小說推薦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当然,他心里还是又骄傲的,就是听着太多男生的尖叫,那浑厚的声音甚至都压过女生的尖叫了。
女主也要逆襲 兔小貝
特别是周围的人,感觉他们双眼都放出狼光了,这就让他很不爽了,觉得被自己小心翼翼珍藏着的东西现在被全世界都知道了,并且这些人还在觊觎他的宝贝。
和江锦城的心情完全不同的就是来自于软软师父以及那几个爸爸了,他们看着自家闺女这么优秀,别提有多骄傲了,苏延甚至都扛着专业的摄像机来就是为了给自己闺女这精彩的时刻录像了。
“录到了没有给我看看,我女儿真是太棒了。”安清一个老大的汉子,此刻激动得脸都红了,这简直比他自己得了奖状还要满足。
“催什么催,你自己专心看,我这里不需要你瞎操心。”
苏延烦死他了,一脚将人给踢开,注意力一直都是集中在摄像机上的。
表演到了最后的时刻,软软按照之前排练的那样一跃而起在空中做了一个可爱的猫抓手势,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软糯糯的喵呜声,顿时又引起了一阵疯狂的尖叫,最后身体轻盈落在的瞬间,整场表演圆满完成。
所有观众都站起来分离的拍掌,很显然,今天的这场啦啦队比赛,丰华的赢了。
在南阳啦啦队女孩儿愤恨的眼神中,苏语揽着软软的肩膀,带着自己的队伍看似一脸平淡的走到她们身边。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了,这次的比赛好像是我们赢了哦,之前看你们这么自信的样子我们其实还是很担心的,可惜了,这次的对比你们自信的表情恐怕是白做了。”
语气可以说非常之欠揍了,但是丰华这边的学生就觉得特别爽了。
杨沐咬牙切次的看着苏语“苏语你别太嚣张了,也就这一次而已,还有,你们这次的比赛是靠着这个小孩儿才赢的,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苏语一脸惊讶的看着她“瞎说什么呢,你们这些输给我们家小学妹的都不觉得羞耻,我们为什么要觉得羞耻。”
杨沐气得脸都变色了“苏语你给老娘等着,有本事回去干一架。”
苏语不屑冷笑一声“你傻还是我傻,我跟你打架那肯定是我吃亏啊,有本事咱们两个来比做试卷啊!”
杨沐“呸……老娘这些年书都没碰过,谁跟你比做试卷。”
这不是自找虐吗?
神醫狂妃 夢葉草
苏语顿时摊手耸肩“这不就得了,那还比什么。”
她翻了个白眼,仰着下巴一脸高傲的走开了。
观看了全过程的软软“…………”
感觉苏语学姐和那个教杨沐的似乎很不对付,但是怎么说呢,又有一种彼此都特别了解对方的样子。
尊位 情禅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最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敌人?
“苏语学姐,那大姐姐好像很生气,她真的不会打你吗?”
看那表情是真的很想要咬你的样子啊。
苏语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被吓得立马扭头回来。
“妈呀这个疯婆子该不会真准备打我一顿吧,软软你可得好好保护学姐。”
杨沐那疯子还真有可能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以前又不是没打过,老是她吃亏。
软软“…………”
校运会的比赛正式开始,丰华高中也有专门的体育生,南阳那边也有,一到赛场上那简直就跟猫见了狗一样,一个想要咬对方的人两口,一个想要扇对方几巴掌。
气势汹汹的样子看得观众席上的人都跟着紧张了起来,比赛一开始,两个学校的学生都举着加油棒或者横幅啥的,扯开了嗓门给自己学校的学生喊加油。
这可比去年的比赛激烈多了,毕竟以前都只是一个班的人喊着自己班的同学加油,但现在是轮到整个学校的学生的都在撕心裂肺的呐喊了。
第一场田径一百米冲刺短跑,跑在最前面的是丰华和南阳的两个短跑体育生,两人速度似乎不相上下,奋力跑着脸都变形了,最后还是丰华的那个体育生以0.01秒的微小差距和第一失之交臂。
南阳那边的学生顿时都高声欢呼了起来。
丰华这边,那个体育生正在沮丧,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学长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泄气,你是最棒的。”
然后整个丰华这边的学生都开始齐声喊了起来。
“学长你已经尽力了,学长你是最棒的!”
“学长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
这如浪潮一般的支持声让那个体育生眼睛都红了。
“下一场我会加油的!”
他给自己打气,然后整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了起来。
穆深他们还没有离开,也看了这场比赛,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高兴欢呼,忽然觉得……
“我现在才感觉我似乎有些老了。”
就连一向不允许别人说他老的苏延此刻都感概了起来。
“当然,虽然我年龄是大了点,但是我依旧容貌冠绝天下。”
穆深等人“…………”
他们就不该期待这人会有什么深刻的人生哲理。
爆頭巫師 深藍椰子汁
软软卸妆换了衣服后,就带着爸爸们在学校逛了一圈。
“南宫爸爸你又走错了。”
南宫这家伙对什么东西都怀着一种好奇的心思,所以一会儿跑前面一会儿跑后面的,但关键是他那脚有自己的思维啊,老是带着他往别的地方走去,然后渐渐的就脱离了大部队。
每次要么是秦博卿他们习以为常的给他纠正方向,要么就是软软跑过去把他拉回来。
“这家伙放出去比二哈还牛,二哈那是撒手没,但至少它还能记得路能闻着味儿找自己主人,这家伙倒好,撒手没了自己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啪唧……
看着前面直接一跤摔下去的南宫洵,大家“(O_O)”
软软“…………”
我这是该笑呢还是该心疼一下南宫爸爸?
南宫洵耷拉着呆毛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有东西绊我。”
那个刷脸的女神 流利瓶
然后蹲下来,手指头在那块草地里面扣扣扣,抠出来一个瓶状物体,整体有有软软一节小臂的大小,像是埋在土里很久的样子,将表层的泥巴弄下来,看着像是一件瓷器。
秦博卿接过来拿在手里看了下,然后瞧着南宫洵的眼神诡异得很“好像是汝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