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李藥師的內幕!看書

Home / 都市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李藥師的內幕!看書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白马秋风塞上,杏花烟雨江南。
这是某位大人物的向往生活。
又何尝不是道出了寻常人所渴望的人生?
但对苏明月来说,塞上就算了。环境太恶劣,她也没有磨砺身体的想法。
自打生了英雄之后。顶梁愈发照顾自己的身体,包括皮肤状态。包括体态的保养。
可能也是年龄渐长,苏明月开始有了一个女人正常的思考。
而不再像曾经那么奔放而无所顾虑。
都说生孩子对一个女人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也是一个母亲最伟大的地方。
楚云赞同。
但与此同时,生过孩子的女人,往往也会进入全新的思想阶段。
比如顶梁。
她甚至开始主动的做保养了。
而且还是很昂贵的套餐。
对此,楚云十分欣慰。
夫妻二人踏遍江南美景。用超过半个月的时间,享受了足够丰富的惬意生活。
这是他们应得的。
也是高压状态之下,适当的释放。
楚云的人生压力很大。
顶梁的工作压力也比任何人想象中更有强度。
他们平时不说,是因为他们能自我消化。
任何一个强者,都不会轻易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旁人面前。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会。
江南山庄是顶梁早两年购置的产业。
顶梁喜欢这儿的风景。也贪图这儿的僻静。
山庄不算特别大。交通也不是特别方便。
但对楚云夫妇而言,这里却是难得的僻静之所。是可以享受寂静与恬淡的好去处。
山庄内有人工湖,有垂钓的好地方。
女皇攻略
这天下午,睡过午觉的楚云起床溜达。
顶梁已经在书房处理文件。
普通的工作,她在休假期已经彻底摒弃了。
但严重到需要她亲自批阅的文件,苏明月也不可能真的玩失踪,彻底当甩手掌柜。
那对云月投资不负责。
对华尔街的华夏商会,同样是巨大的不负责。
楚云独自出门溜达。并在无趣之时,端坐在湖边钓鱼。
今晚,他想做一个鱼头豆腐汤。就地取材最为美妙。新鲜的鱼汤,也一定会得到顶梁的赞赏。
这一垂钓,便是几个小时过去。
夕阳西下。余辉洒满湖面,令这波光粼粼的湖面,显得熠熠生辉。好一副黄昏美景。
“楚先生可真是悠闲。”
忽然,耳畔传来一把不太熟悉,却也并不陌生的嗓音。
楚云偏头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正是李药师。
楚云微微一笑。问道:“你还留在华夏?”
“这里本就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可以留在这儿?”李药师踱步而来。
身上的气质非常的洒脱。
举手投足之间,也并不存在所谓的黑暗气息。
这一点,和李北牧颇有些相似。
陡然想起李北牧,楚云本来美好的心情又忽然变得低落下来。
李北牧已然成为他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道他今生今世,必须跨过去的一道坎。
“李北牧都已经现身过了。你不是应该继续去执行你们古堡的任务吗?难道你的下一个任务,依旧在华夏?”楚云随口问道。
“我这些日子,一直留在华夏。见过一些故人,也走过一些地方。”李药师微微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很快就要离开这儿了。去执行我全新的任务。”
“但在临走前,我有点事儿想和你聊聊。”李药师点了一支烟。
他只剩一只手。
但他并不在意别人看见他的残疾。
不论是在楚云面前,亦或者是在他的妻子面前,都不重要。
这大概只有内心足够强大的强者,才能完全忽视别人的目光吧。
楚云看了李药师一眼,若有所思地问道:“咱俩还有什么可聊的?”
李药师当年作为父亲的好朋友。
却也是父亲力战古堡时,最大的转折点。
站在楚云的角度来看,父亲之所以会败在李药师这一环节。或许也是太过顾虑朋友之情。
所以对楚云来说,李北牧固然是最大的仇家。
他李药师,也绝对难辞其咎。
“有关你父亲的事儿。”李药师抽了一口烟,眼神略显浑浊。与他身上的洒脱气质,不太相符。
“具体什么事儿?”楚云问道。
这段时间,有关父亲的消息太多。
但基本都是与复仇有关的。
不论是姑姑那边,还是他与李北牧的见面,都是如此。
坦白说,他有些不想再聊关于父亲的任何事儿。
当下,他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强大自己,并有资格站在李北牧的面前,与之决一死战。
除此之外,楚云不想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任何琐碎之上。
“这些日子,你应该收到了不少消息和情报。”李药师说道。“或许你的大脑已经非常混乱了。也很是复杂。对吗?”
楚云反问道:“所以,你是来帮我解惑的?”
“能否帮你解惑,我不太清楚。”李药师摇头说道。“但我所说的这一切。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也不会有第二人会亲口告诉你。”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楚云问道。
“不需要。”李药师说道。“如果非得说你要答应我一件什么事儿的话。”
“好好活着。这场浩劫,才刚刚开始。”李药师用浩劫形容这场恩怨情仇。
楚云能够理解。但依旧觉得用词太过。甚至夸大其词了。
即便李北牧再强大。
也绝对谈不上是一场浩劫。
说到底,只不过是他楚云与李北牧之间的私人恩怨罢了。
“李药师。你把我和李北牧之间的恩怨形容为一场浩劫。会不会太看得起我了。也太看得起李北牧了?”楚云问道。
属于你的我的时光 瞳岚
“我看得起李北牧。但并没多么看得起你。”李药师说道。“现在的你,也还不够格让我看得起。”
“那为什么会是一场浩劫呢?”楚云问道。
“因为我的理解和你的理解,并不在同一条线上。”李药师说道。“你以为,这只是你和李北牧的私人恩怨。但在我看来,这是两代人的恩怨。甚至是三代人,牵连极广的恩怨。”
“我不太理解。”楚云摇头。
“你会理解的。”李药师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来找你聊这些,就是为了让你理解。让你明白你的处境有多恶劣。过往所发生的一切,又有多么的复杂而诡异。”
楚云微微点头,道:“那您请说。”
“当初你父亲与古堡一战。我在现场,也是执行者之一。”李药师说道。
“我知道。”楚云点头。“你也说过,你的出手,正是我父亲的转折点。对吗?”
“是的。”李药师微微点头。“但你父亲的实力,比我强大太多。我本来,只不过是以炮灰的形式出现在你父亲面前。”
“你是想说,我父亲因为眷恋你们之间的友谊。所以才会被你重创?所以你才能为古堡立大功?”楚云微微皱眉。
“并不是如此。”李药师摇摇头。仿佛陷入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捡个仙女学修真 癫狂小宝
楚云见状,也没有催促。
石敢当 李焕文
而是耐心地等待李药师的下文。
他隐隐觉得,李药师今天会向自己透露一些异常重要的消息。
一些或许就连母亲,也未必知道的内幕。
毕竟。通过种种内幕显示。
萧如是对当年往事,也并不是全部了解。
有些东西,她也是靠猜测,靠推理。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药师抽了一口烟,抿唇说道:“你虽然没见过你的父亲。但你通过各方面的了解,应该知道你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武道巅峰强者。是我们那个时代,最强大的武者。”
“有所耳闻。”楚云点头。
“以你父亲的实力,我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威胁。在当年,真正能对你父亲构成威胁的,仅有李北牧一人而已。”李药师说道。“所谓车轮战,只是李北牧在为自己增加胜算罢了。”
“可以理解。”楚云点头说道。“那你为什么会成为最大的转折点呢?”
“因为你父亲对我留手了。”李药师说道。“他似乎不想杀我。在那座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古堡内。他没有对我下狠手。也因此,给了我重创他的机会。”
“即便我父亲对你心慈手软。按照你的分析,你也不太可能重创他。”楚云敏锐地捕捉到了重点所在。
“是的。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困惑。”李药师说道。“哪怕你父亲只是被动防御,我也不可能伤害他分毫。甚至重创他。”
“你所说的诡异,就在这儿?”楚云问道。
“这只是诡异之一。”李药师说道。“也是诡异的开始。”
李药师一通分析。
至少让楚云掌握了第一个重磅消息。
蓝魅
父亲的身负重伤,是有意为之。而并非被环境所迫。
可父亲为何要如此?
为何要在如此险境之下,令自己身陷囹圄?
他的动机是什么?
又有什么动机,能让他如此冒险?
楚云也是陷入了沉思。
良久之后,他看了李药师一眼:“还有其他诡异的地方?”
“据我所知。李北牧最终并没有动手。”李药师说道。“至少没有全力出手。”
“而你父亲的死讯,便传得天下皆知。”李药师耐人寻味地说道。
“你不是就在现场吗?你不是还对我父亲出手了吗?”楚云皱眉道。“难道你没有亲眼见证我父亲的力战而亡?”
“你父亲是在离开古堡之后,才传来的死讯。我并不知情。而真正追踪出去的。只有李北牧。”李药师说道。“所有人都知道。李北牧要和你父亲做最终决战。不会有第三个人敢参合他们之间的巅峰对决。也没人有那个实力。”
“我父亲的死讯,是李北牧亲口所说?”楚云问道。
“不是。”李药师摇头。“他从离开古堡到回来,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你父亲的死讯,却天下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