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rw4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第九十二章 漫漫長夜閲讀-ceri0

Home / 其他小說 / 89rw4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第九十二章 漫漫長夜閲讀-ceri0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距离冬木市最近的机场,在夜色朦胧掩护之下,有一架来自法国的飞机已经降落在跑道上。
身后扎着长长麻花辫的金发少女步下舷梯,踏上跑道,深深呼吸了一口冬夜寒冷的空气,虽然同样都是冬天的寒气,不过日本和法国明显还是有区别的……当然,她此刻也无心分辨区别。
真的好冷,这是少女目前唯一的感受。
而且感觉又累又饿,毕竟在她做出决定之后,就是立刻马不停蹄的一路直奔这个国家而来,甚至连饭都没有怎么吃,也就是在飞机上吃了点东西……
好悍的野男人 安靖
因为事态非常紧急,必须要争分夺秒才行……天知道她作为一个普通的法国女高中生,在接受并且确认这么神圣的使命之后,立刻能够用自己的钱购买机票直奔日本而来,到底是有多么惊人的行动力。
只不过话说回来,虽然的确一点儿都不后悔,但是自己这样的行为还是太冲动了吧?虽然说是为了拯救世界,毕竟按照那位自己特别崇拜的圣女的说法,要是接下来的事态没有被遏制的话,就可能会扩大化成为一场巨大的世界级灾难。
——那个时候,即使自己和家人身在法国也很难置身事外,还不如现在趁着还有机会的时候就果断地站出来……
可是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然而她作为一个女高中生的事实也不会因此而轻易改变,尤其过去她还一直都是那种安分守己的性格,这一次可谓是她人生之中最为疯狂的冒险举动了。
所以未免有些忐忑,恐惧与不安,甚至于有心情禁不住的胡思乱想,担心一声不吭就偷跑出来的自己,在回去之后会迎来家里何等的怒火,想想就觉得腿软……
掌玉生香之宠妹为
少女禁不住的打了个寒战,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就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一个似乎是钢铁一般,没有感情的声音。
“对不起,请让一让。”
金发少女下意识的往旁边让开,紧接着就看到了一行穿着黑色大衣,提着各色各样大小不一的手提箱子的人,面无表情的从自己身边鱼贯而过,身上散发出的低气压似乎要比冬夜的寒意更甚。
“……”
少女稍稍沉默了一下,在飞机上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这群不同寻常的人。
缠绵亿万大亨:女人,你被潜了
虽然那位圣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她的意识之中保持着沉默,但是她也因此隐约明白了什么——貌似这群人和自己要去的地方是一致的,应该都是为了同样的目标而去?
所以在那座冬木市,的确是发生了什么非常可怕的大事?
少女本身终究没有什么城府,尽管在下意识的掩饰着自己的举动,但是却又表现得非常明显,按捺不住的屡屡向着前面的那群人投去视线。这样的举动自然瞒不过前面的那群专业人士,但是他们也完全不在意。
毕竟少女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气息气质,都明显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对自己等人感到好奇而已,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四周到处都有人在好奇的观望,根本就不止一个人。
或者应该说,要是真的对他们表现得毫不在意的话,那才是值得怀疑的对象,到底是不是普通人。
毕竟这群圣堂教会的代行者们,其实也是心知肚明,关于自己等人有多么吸引注意力,他们这样子还算好的,据说在其他地方的队伍有不少都莫名惹出了一些麻烦,稀里糊涂的就被举报了。
有些特别倒霉的队伍现在都还正被扣押在各国的海关那里,等待着教会的人过去处理,解决问题……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这一次的召集实在是太过仓促,没有任何的准备时间。
即使是在势力庞大的圣堂教会之中,也不是说随便谁都有能力处理不小心引发的普通人社会问题的,像是大规模的暗示、魅惑、支配人类,篡改记忆什么的,这些也都属于精细的技术活儿,自然不会说是个人都能够掌握并且做到。
况且以往教会掩盖秘密的方法是比较简单粗暴的方式——
只要杀掉被卷入其中的目击者,自然就可以轻易的保守秘密了。
只不过这一次的集体行动规模更大,引发的问题规模同样也大,不可能使用这种办法解决问题。所以一群常年与吸血种、魔兽和魔术师等异端异类战斗,执掌各种秘迹与恩惠的骑士和圣职者,只能够苦逼的等待教会派人去保释……
实在是有够好笑的,或许这一次任务回去之后,可以好好嘲笑一下那群倒霉蛋?
将门糊女 天上红莲
谁叫他们有了这样的黑历史呢?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
……
在第二批受害者连夜赶往目的地,准备进入那巨大的魔力风暴当中的时候。
就在冬木市的警察局之中。
“英雄王啊,那个、那个……嗯,我先走了……”
被美狄亚作为担保人,交付了保释金,并且被再三警告的迪卢木多,现在已经被允许离开,他此时此刻正站在关着吉尔伽美什的牢门前,犹犹豫豫了好久,最终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似乎是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感到相当尴尬,就这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自然也没有办法再说些什么狠话。
虽然俗话都有说,输人不输阵,作为战士可以被打败,却绝对不能够就此屈服。但是吧,现在这样的情况是真的让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还是只能够无言的对仍然被关着的吉尔伽美什点点头,这么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之前虽然很讨厌这个满口低俗粗话的英雄王,但是迪卢木多现在对后者的观感却是变得有些微妙的复杂起来了。
神医兵王
或许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吧,但是主要还是觉得特别的尴尬……如果可以的话,他之后都不想和这个英雄王打交道了。不是怕了对方,而是实在不想再回忆起来这段记忆。
嗯,最好就是双方都心照不宣,装作没有这么一回事吧。
“……”
“……”
“混、混账……本王绝对不会原谅你们的……”
过于自我的吉尔伽美什,却是没有Get到迪卢木多的意思,反而是被气得浑身颤抖。他觉得迪卢木多在离开之前,专门来到自己的牢房外站着,好半晌才挤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说一句自己要走了,根本就是诚心来羞辱自己的!
金先生低着头,他的表情完全被阴影所笼罩,咬牙切齿的发誓一定要将这一次自己遭受的侮辱百倍奉还!
只不过愤怒的情绪无从宣泄,也很难一直持续,所以独自坐牢的英雄王很快就撤去了那一脸凶狠的模样,转而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迪卢木多离开之后,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丢脸的被关在这里了。
英雄王突然觉得有种孤单寂寞冷的感觉,仿佛这是自己一生中最脆弱的时候。
所以说啊,那个女人……为什么还不来保释自己!
她是交不起保释金吗!
……
……
同一时间,在冬木市的市中心,灯火辉煌,相当繁荣。
在某家高档的西餐厅里,美缀绫子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温暖明亮的灯光,四周的人群,还有美味的食物,都很好的安抚了她的情绪,而且远坂凛也已经向她详细的解释了整件事情。
“……原来是这样吗?我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呢……”
手里还握着刀叉,美缀绫子长长的呼了口气,神色多少有些惶恐之后反应过来的兴奋样子。
她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远坂凛,又看看对面的间桐樱,接着再看看后者身旁的那个魔术师少年:“你们也真是的,瞒得也太严实了吧,居然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还当不当我是朋友了……”
“就是当你是朋友,才没有和你说的啊。”
先前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单手托腮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的夏冉,在这个时候轻笑出声,开口说道。
虽然也知道美缀绫子是在开玩笑,想要借此机会和好朋友重新拉近之前不可避免变得有些疏离起来的关系,不过这个话题终归有些敏感,还是他来插科打诨的解释一下比较好。
“啊?为什么啊?”美缀绫子一愣,不过反应也很快,她蹙着眉头看了看两个女孩奇怪的表情,“是因为这种事情不能够让外人知道吗?有什么规定?”
她敏锐的发现,刚刚远坂虽然一直都在给自己认真详细的解释,可是语气却一直都是很冷淡的,只不过那不是针对自己,而是试图用目光杀死对面的魔术师,或者至少逼迫自己妹妹不要和对方黏得那么紧。
只是对面的魔术师毫无感觉,只当作是看不见。还有樱也是,一点儿都没有羞涩的表现,反而是洋溢着笑容,死死抱着哥哥的胳膊不松手,不断的夹菜,或者小声的说着什么话。
完完全全就是一副乖巧好妹妹的做法,只是差点儿没有将她真正的姐姐给气出个好歹来。
杯中残酒席之残羹
美缀绫子之所以一直都在问东问西,除了自己的好奇之外,也是为了多多少少拖住好友的注意力,免得远坂热血上头,真的直接和这个魔术师扭打在一起……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不过在刚刚的那个玩笑开出来之后,她也发现,远坂的表情就微微出现了变化,就连樱的神色也是有些沉,眼神显然复杂了许多。
“可以这么理解,魔术师这种存在是不被现代承认的,与现代社会是不相容的存在,作为这么危险的职业,被一般人知道真实身分的魔术师,只有消灭目击者来保护自己……”
夏冉点点头,说着危言耸听的话语。
美缀绫子的脸色有些发白:“……所以和我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也要被消灭了吗?”
“那应该不会,我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樱肯定也下不了手……”夏冉眨了眨眼睛,毫无心理负担的黑了远坂凛一把,“不过远坂可能在打着这样的主意,你没有发现她今天晚上情绪总是很激动,眼神表情都特别凶恶的样子吗?”
“……”
“……”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啊?!”远坂凛果然就显露出了极其凶恶的眼神,情绪激动的高声叫道。
“看吧看吧,我没骗你吧。”
魔术师伸手指着远坂凛,对美缀绫子用力点头,试图增加自己的说法说服力。
“你!!”
黑发少女几乎要气昏过去,一下子站起身来,似乎是再也忍耐不住了,就要扑上去撕烂对方的嘴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察觉到突如其来的魔力反应接近的前兆,她下意识的偏了偏视线,紧接着立刻警惕起来。
下一刻,之前的那个擅使双剑的Saber,正从餐厅的大门走进来,在他的身后是一个款款而来,将容貌隐藏在兜帽之下的窈窕女性。
不仅仅是远坂凛,就连美缀绫子都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毕竟那个猛男还是自己报警抓进去的,现在都还没有过上两个小时,对方就已经出来了?还直奔这里而来,她自然本能的觉得对方可能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啊啊,是美狄亚啊,真是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
魔术师一下子站起来,兴高采烈的连连招手打着招呼,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行为会不会给餐厅里的其他客人带来困扰。
当然,餐厅里的其他人,无论是客人还是服务员,此刻似乎都对此视若无睹,充耳不闻。
“真的吗?听起来不怎么可信呢,Master……”神代魔女微微一笑,兜帽下的嘴角貌似是轻轻翘起,上扬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要是我不来找你的话,怕是你到本次圣杯战争结束,都不会主动来看我吧?”
“啊哈哈哈……怎么会,我主要是想着去见你之前,先处理掉一些麻烦的琐事而已。”
夏冉脸不红气不喘,果断的转移这个对自己不利的话题,“话说起来,看上去你这些年的进步很大呢,灵体都已经物质化了……”
“毕竟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就一直都在钻研魔法的领域了……”美狄亚轻轻点头,直接承认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第三魔法的层面,同时目光异样的打量了一下眼前几乎已经完全辨认不出来的御主。
“倒是Master你……我现在完全看不透了呢,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算是魔术师。只怕我的这些进步和你比起来,大约是不值一提的吧。”
“那倒没有,我这些年其实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在魔术之路上钻研过一段时间,之后又跑去修仙了,最近还学了一大堆的佛法……”
夏冉连连摇头,谦虚的说道。
“每个人都各有所长,而我是什么都只会一点点,又什么都不精通,只能够说是略知一二,实际上都没有学到精髓,上不得台面的……”
同一时间,在他自身内侧展开的冥冥虚空之中。
似乎有一白衣沐冠的少年道人端坐于心灵大海中央,俯视万方,头顶升起一朵庆云,隐约而又模糊,如梦似幻,在其身侧悬千百盏金灯,璎珞垂珠簇拥,照亮四周,显化种种异象。
形象并不真切,似乎雾里看花,但是已经能够看见个大概轮廓。
而在另外一边,也存在一道更加模糊的影子,仿佛是与白衣道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身影,只是还没完全分化出来。其眼神淡漠,气质清净,身上却是若有似无的存在着一种逆佛的魔性。
两个形象与此刻通过「第三魔法·以太真身」呈现于外界,作为主导的魔术师风格,恰好达成一种三位一体般的微妙平衡。
因为四重存在重叠,一个正体,三种显化,只会同时呈现出一种风格而已。
……
……
时间来到接近午夜凌晨。
地点是山丘上的教会,礼拜堂之中灯火通明。
“好了,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
银发的修女少女一脸不耐烦的训斥着刚刚被保释出来不久的吉尔伽美什,她本来是想要将计就计,直接不管这个麻烦的家伙,让他在警察局里被关到圣杯战争直接结束来着的。
但是巴泽特据理力争,硬是花了一个多小时,说服了卡莲。
最终修女小姐还是去将人带了出来,不过显而易见的就是,她对于英雄王感到越发的嫌弃了。
“……”
“……”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林依雷
理应该暴怒不已的吉尔伽美什低着头,表情都被阴影覆盖,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修女小姐也没有理会太多,只是不厌其烦的交代了一遍之后,就直接离开了礼拜堂,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熬夜对皮肤不好,可是需要女孩子慎重对待的大忌,圣杯战争也别想改变她的作息。
而就在她离开之后不久,黄金的英灵才慢慢抬起头来,猩红眼眸里的怒火与憎恶熊熊燃烧。
他的愤怒,他的戾气,他的杀意,终于是积攒到了极点,现在要伴随着他之前所受到的屈辱一并爆发出来了!
金光闪动之间,英雄王直接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教堂。
不多时,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冬木市警察局正门对着的大街上,眼神冰冷无情的打量着前方的那栋建筑,狂怒的杀意让他的表情扭曲到狰狞,痛恨到极点的情绪更是让他一刻都不愿意等待下去了!
直接发动审判即可!
让这群卑贱杂种见识一下,什么是最古之王的雷霆震怒!
空间扭曲着,刀枪剑戟等宝具的尖锐从金色涟漪之中探出头来,宝具的光辉在一道道的不断增加,最终大概是数十道宝具的光与热如同暴雨破灭,发出凄厉的呼啸声,一波对着警察局轰击出去!
气疯了的英雄王这一次不会再犯之前的错误了,他要直接将这片区域都给夷为平地!
轰!
轰!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巨大爆炸轰鸣声中,黄金的英灵发出猖狂的狂笑声,复仇的快意竟然是如此的酣畅淋漓!
只是……
“就是那个小子!”
“抓住他!他在外面!”
妻妾成群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没见过这么猖狂的家伙!”
气急败坏的警察们的怒吼叫喊声传来,一下子让英雄王的狂笑声被掐断,直接戛然而止。
五分钟之后。
已经换上睡衣的卡莲·奥尔黛西亚小姐,神色冰冷的放下电话,她刚刚接到警察局的通知,说是被自己保释的那个人为了报复,又跑去往警察局里扔鞭炮,现在又被抓进去了。
十分钟之后。
“老实点!”
中年警察咆哮着,口沫横飞,手指用力戳上吉尔伽美什的脑门。
解夢者 蜀山女子
重新坐回到审讯室的椅子上,被拷着双手的英雄王正倔强的仰着脑袋,桀骜不驯的用鼻孔看人,只是他很是努力的不去眨眼睛,免得使眼眶里的液体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