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o5w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889章 苦境之殤-q51ei

Home / 仙俠小說 / kzo5w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889章 苦境之殤-q51ei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婆娑世界中,来自折冲等界域的修士陷入了苦战,他们不是对佛门没准备,只是准备的还不够充分,泯灭行者能应对一般的佛国,却对菩萨级别的佛国世界无能为力。
他们过高的估计了佛门的底限!
婆娑世界苦境的影响在逐步加强,从稍微影响,到影响一,二成,接着继续……当然也不可能就把一个强大的修士消弱到手无缚鸡之力,各依心境实力,被影响的最多的,一身实力就去脱了五成;意志坚定的,就只能暂时影响一,二成!
看起来不多,但在同等层次境界的修士围剿下,些微的差距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兔唇鼻涕虫领人开始了无情的杀戮!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因为佛国世界也不可能永远存在。
但主要的杀戮力量还是来自那二十来名僧人,他们在婆娑世界中毫无影响,这是他们熟悉的环境,从小修行中的习惯。
当僧人们扯去伪善的面具,打着伏魔卫道的幌子,其杀戮的本质其实也和其他修士没什么区别,反而在佛的光辉下更加的肆无忌惮!
这样的杀戮就连道人们都有些看不下去,这是个矛盾,是道统之争更重要?还是界域之争更重要?
娄小乙光明正大的打酱油!他也出剑,不过与其说是在杀人,就不如说是在试探在婆娑世界中的飞剑施展情况。
在道家修士近半都在打酱油的情况下,僧人们的损失同样不小,毕竟,另一方有数量上的优势!
在战斗中,兔唇和鼻涕虫发挥出了他们真正的战斗实力,他们的最终目的就在太朴古灵上,不由得他们不尽心竭力。
随着折冲等界修士的一个个殒落,大小眼终于腾出了手,把精力逐渐转移到自己真正的目标上,他赫然发现,这个剑修受苦境的影响微乎其微,这只能说明其人的精神意志已经达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步!
兔唇很不满意,因为这个剑修完全就是在出工不出力!
“一只耳!界域相争,还故意偷奸耍滑,这是逍遥游的处事态度么?”
娄小乙淡然,“我会为界域出力!前提是,界域各方力量精诚团结!我出死力,你能保证随后不会有人对我针对么?”
鼻涕虫插嘴,“修士不应该以臆想来决定行止!”
仙夢塵緣 小魚人
娄小乙反驳,“但修士应该有自己的判断!”
兔唇提醒,“你这样做只会让佛道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娄小乙不屑,“现在的裂痕不够大么?我一个小小金丹就能影响佛道两家的关系?这话说出去,怕是没人肯信!”
兔唇和鼻涕虫两个就感觉很棘手,事情发生到现在这个地步,让他们两个也左右为难,太多的算计让修士之间的关系处理变的不纯粹,本来就是一场战斗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却把这许多人拖累其中,真不知道佛门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他们不奇怪剑修有这样的感觉,换任何一个人来,到现在如果还没意识到什么,那才真正是奇怪呢!
娄小乙慢条斯理,“其实对道家来说,两个目的!一个是佛门,一个是道家中的旁门左道!剑脉就是你们眼中的旁门左道吧?我不怪你们,因为这本是大趋势,个人力量在其中无法左右。
单就目的而言,如果完不成一个,完成另一个也是可以的吧?”
两人皆不做声,他们很清楚这剑修话中的意思,太大胆,太猖狂!区区一人,就敢在这里大言惑心?
但他们也没有继续催逼,既然已经挑明,再让人临死前出死力那就未免拿人当傻子了,一切还要等佛门和剑修的碰撞后再看。
重生毒眼魔 风间名
他们把目标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丧衣!如果一只耳和佛门起了冲突,你站在哪一边?还是两不相帮?”
青玄毫不犹豫,“这需要选择么?当然是杀佛敬道……”
豪门危情,首席总裁太绝情 美杜莎夫人
兔唇叹了口气,“剑脉并不是正宗道家……”
青玄反诘,“这一次你们的理由是剑脉是外道,如果我不帮他,下一次你们的理由变成出身非神山大陆时,谁来帮我?
恕我直言,佛门的这次布置太过拙劣!他哪怕直接纠集人手围上去,我都不会说二话,因为他们之间有恩怨在!
两位可能没太注意,咱们的盟友中已经有很多对僧人在佛国世界中围杀道门中人颇有微词,这就是他们选择观望的原因!
杀了剑修,却让自家基本盘发生动摇,我不知道得失利害之所在!
難耐相公狂野
但我太玄中黄却不会在外面做出拆自己台之事!
家规是家规,外敌是外敌,不分清楚了,谈何领-袖群伦?
清微元始一直以道家魁首自居,却一直责怪其他上门不予配合,你们这么做,人人自危,谁来配合?”
兔唇无言以对,“丧衣,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青玄直接拒绝,“不用考虑!佛门对逍遥门人出手时,就是我向佛门出手那一刻!我提醒你,彼时出手的恐怕还不止我一个!
醫女傾城:妖帝,榻上請 木嘁嘁
鴉片戰爭
總裁酷帥狂霸拽 語笑闌珊
灵气复苏中的岁月妖 风卷残云雨倾城
鲛人少年苏蒙的婚恋史
一盘好棋,下的稀烂!明明能用更修真的方式来解决,偏偏就要搞这些阴谋诡计!
逍遥人是特意过来帮助我等收取灵机的,就凭这一点,我就会护他平安!别和我提什么大道理,长辈嘱托,就是真君来了,我也是这句话,否则不能心安!”
青玄自顾而去,搞的兔唇尴尬不已,大家都摊了牌,他发现自己当真是枉做小人!
但这还不是最后,鼻涕虫直言不讳,“这个丧衣的心境,我不如也!师兄,我的态度你其实是很清楚的,真若事态失控,师兄可别怪我不帮你!”
兔唇气恼道:“鼻涕虫你永远是这样,一到关键时刻就开始拖后腿!认识你数百年,就从来没有改变过!”
鼻涕虫无所谓,“师兄会把场中变化告诉大小眼么?”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兔唇恨声道:“这样的变化,怎么说?难不成你我还能亲自下场参与这场烂仗?修真界终究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等等吧,看看他们的交手情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