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e45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三百五十七章英雄惜英雄讀書-zvftx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陈家宝终于反应过来,明白段不忍告诉自己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看了一眼手中的旌旗怔神了一下的陈家宝急忙想将令旗还给段不忍。
“大将军,你刚刚说的,咱们浮屠军没有孬种,你这是要让家宝当孬种,当逃兵啊,我不走,打死我都不走。”
“我也是浮屠军将士,你们跟突厥人死战,我也敢跟突厥人死战,我陈家宝坚决不当孬种,不当逃兵。”
段不忍收回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脸不高兴的陈家宝。
“混账,老子没让你当逃兵,你给老子听清楚了,旗号是咱们浮屠军的一切,咱们可以战死,但是咱们的旗号绝对不能没了。”
“其余几路弟兄们现在是否安好咱们全然不知,若是也不幸战死沙场了,咱们浮屠军的旗号只有咱们这一路弟兄了。”
“你是浮屠军的希望,把旗号带回去交给大帅,让他看在昔日弟兄们追随他同生共死的情分上,不要撤销了咱们的浮屠军旗号。”
“你是浮屠军的种子,我们战死了以后,你一定要再次将咱们浮屠军的旗号重振起来,并且发扬光大。”
“孩子,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你身上肩负这五万弟兄的信念啊,快走,把咱们的旗号带回去交给大帅,听话!”
陈家宝看着段不忍,眼眸中迅速凝聚出了水雾。
“大将军,我………我……….”
“走!别让弟兄们白白的战死,否则我们做鬼也会死不瞑目的。”
段家宝下意识的环视了一圈,看着周围一群年长的大哥望着自己欣慰的眼神含泪重重的点点头。
“我走!我走!”
“大将军,大哥们,答应家宝,能活着杀出去,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去颍州等你们回家!”
“把你的猫尿收回去!走!”
“卑职得令!卑职告辞!”
“驾!”
望着段家宝频频回首从断壁一侧迂回过去消失的身影,段不忍欣慰的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突厥人并未因为段家宝这么一个小虾米就展开追击,拔汗那甚至有些高兴,这个大龙将士或许是找哪一支向东撤离的大龙兵马前来支援了。
若是如此更好,省的自己东奔西走的找寻他们了。
“大将军,突厥人出来了一骑!”
段不忍目光如炬的望着那个朝着这边赶来的突厥人,纵马迎了上去。
“来人报上姓名!”
“呼延王庭拔汗那大将军先锋官车木,见过大龙将军!”
“废话少说,所来何事?”
“将军,拔汗那大将军很佩服将军你为了保护那些百姓舍生取义的行为,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后面就是万丈深渊,你们是插翅难飞,拔汗那大将军很佩服有血性的军人,投降吧,他不想看着你这样的好汉就这样白白的送死了。”
“哈哈哈……”
段不忍仰天大笑了起来,戏虐的望着先锋官车木:“你们拔汗那将军他娘的比我们大帅还要幽默,不过这个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车木眼眸深凝望着一脸不屑的段不忍:“将军,末将不否认你们都是骁勇善战的将士,可是我们突厥人同样不差,你们只有三千人,我们突厥却又一万六千的勇士,你们没有一点胜利的机会。”
“投降吧,战事结束以后,你们还有机会被大龙赎回去,或者被释放回来。”
“你不怕死,可是你总得为你麾下的三千兄弟考虑考虑。”
“车木,回去告诉你们的拔汗那大将军,我浮屠军旗号自成立那一天,从来只有胜利或者战亡一说,投降两字是坚决不会出现在我浮屠军身上的!”
“弟兄们,你们愿意投降吗?”
三千浮屠挥舞着兵刃哈哈大笑的望着车木齐声喊道:“去你娘的!”
“你们………你们………..”
车木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三千浮屠军朝着拔汗那的位置纵马赶去。
段不忍直接将手中的刀鞘丢在地上,取出背后的令旗朝着三千弟兄的前锋赶去。
“弟兄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跟老子冲啊!”
“杀啊!”
段不忍挥舞着战刀一马当先的朝着突厥大军冲锋了过去,身后的三千将士面无惧色,纷纷效仿嚎叫着冲杀了过去。
正如张狂评价新军六卫的那句话一样,柳明志麾下出来的兵马,都是一群悍不畏死嗷嗷叫的狼崽子。
拔汗那叹息了一声,挥了挥手中的令旗。
“冲锋!”
一万多突厥骑兵卷起翻滚的烟尘朝着段不忍三千人合围而来过去。
弓箭对射之后的手弩来不及二次装填直接被丢在地上,上去就是战马纵横短兵相接的拼杀。
狼,也不是无所不能,它们不怕死,却会战死。
血染残阳,不知名的断壁荒野上,战马打着喷嚏,黄沙已经变成了红色。
不知道是如血的残阳映射的缘故,还是鲜血浸透了沙土之中。
不大不小的荒野之上尸横遍地,旗帜翻倒,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具尸体倒在这片土地之上。
一辈子,有一群同生共死的兄弟一起战死沙场之上,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段不忍浑身浴血,头盔已经不知道去了何处。
望着最后一个倒在自己身边的弟兄,段不忍颤巍巍的翻身下了战马从怀里取出一块染血的肉干朝着刚刚战死,尚未闭目的冯安走去。
颤抖着手将肉干送到冯安的嘴角旁,段不忍哽咽了起来。
“好兄弟,你不是最喜欢吃肉的嘛?你吃啊,你起来吃啊,老子再也不扣扣索索的小气了,我把我所有的肉干都给你,都给弟兄们呢,你们起来吃啊!”
“快吃啊!”
脚步声传来,数个全身血污的突厥士兵持着弯刀将段不忍包围了起来。
望着疯癫的段不忍,其中一个突厥人操着不流利的汉话说了起来。
“将军,投降吧!你的弟兄们已经全部战死了,别白白的送死了!”
突厥人话毕,周围的众多突厥人望着段不忍的目光全都充满了敬佩之色。
勇士,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值得敬佩的!
段不忍缓缓地站了起来,扫视了一眼周围无一生还的三千浮屠军咧嘴笑了起来。
“死了,都战死了,既然如此,本将军活着还有什么用!”
“我的兄弟们都没有了,该我继续冲锋了!”
段不忍提着战刀在尸堆中找寻了起来,周围的突厥人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良久之后,段不忍将一杆旌旗用腰带捆在背后,拿起一杆号角放在嘴里吹了起来。
号角声悠扬哀伤,段不忍轻轻地将号角别在背后扫视着周围的浮屠军弟兄。
“诸兄,再听兄弟一曲冲锋号角!”
“冲啊!”
一人,一马,一号角,一染血旌旗朝着上万人的突厥大军冲锋了过去。
长枪入肉的声音清晰传来,猛虎架不住群狼,再次拉了七八个突厥人垫背的段不忍被数杆骑枪捅了个通透。
“噗…..噗…………”
段不忍牙关鲜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目光猩红的扫视着纵马赶来的停在自己面前的拔汗那咧嘴笑了起来。
“你们……………可以来我大龙边…………关放牧…….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在我大龙…………放……放肆!”
拔汗那目光复杂的望着段不忍。
“拔汗那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大龙新军………..六卫………浮屠……..北疆并肩王柳明志…………麾下柳家军……….浮屠卫!”
“吭哧…….噗…….”
“段—不—忍!”
望着拄着战刀单膝跪地迟迟没有倒下去的段不忍尸体,拔汗那叹息了一声。
望着段不忍背上随着微风略微起伏的旌旗,拔汗那默默的挥挥手。
“柳家军!段不忍!”
“来人!”
“请大将军吩咐!”
“这里的风景真好,将咱们战亡的勇士跟大龙的这些英雄合在一起厚葬了吧。”
“立碑英雄冢。”
“虽为敌人,可是我们也不过是听命行事。”
“当兵的啊,总是要听命令的。”
“对错谁又说的准呢!”
“英雄冢,自当英雄惜英雄!”
“本将军有种隐隐的预感,此次南下,或许是咱们这辈子最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