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s1l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敗類笔趣-779、爺爺,我是您孫子啊!(三更求訂閱)鑒賞-cbmn0

諸天敗類
小說推薦諸天敗類
本来这次三方势力大战,仙庭就处于绝对的劣势,完全不可能凭借战力,强行掀翻仙佛两家的。
龙真君最初的想法,就是既然已经撕破脸皮,肯定无法善了,那就只能展现实力,硬刚一波三界。
昭告天地,科幻仙庭也是一方不朽势力,即便仙佛联手,也无法镇压!
也只有打过了之后,才能够让仙佛接受他们的正式崛起,并愿意坐下来和谈,拟定三界往后的格局。
而且仙庭还有一张王牌的。
那就是科技!
能够和圣人硬刚几波的他,足以独身一人,就挡下仙佛任何一方势力,近乎全部的巅峰战力。
可是没想到圣人那里没有谈判好,通天教主,为了了却私仇,怎么也要不放过这次痛打,乃至镇压科技的机会。
女娲圣人虽然是唯一一个可真身出行的圣人,但是也还不足以,让五位圣人都投鼠忌器。
这或许已经是她能争取来的最大的东西。
通天教主虽然没有直接对仙庭其他人出手,但是除去私仇以外,或许还有点考验仙庭的意思。
抛去科技这个至强战力,你仙庭真的能够对抗仙佛任何一方,全力施为吗?
想要和三清合作,那自然要拿出点儿真家伙。
几尊准圣而已,还不够!
仙庭要是能够从这次大战中独善其身,屹立不倒,那才真正有资格,和圣人合作!
但是如今的局势来看,若不是科技钳制了三尊至强佛祖,仙庭根本无法和仙佛两方并论!
各方都潜移默化的,给龙真君这位仙庭之主,让出了表演空间,让他和万佛之祖单挑。
但结果是,若不是屡次透支自己,借用干戚神斧,龙真君在如来佛祖手下,几十个回合都撑不过!
如今,如来佛祖也不想再继续和敖青纠缠,识破了一切的佛祖,镇压之力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亦真亦假。
为的就是消耗光龙真君动用干戚神斧的气力,最后,在将他一举捉拿!
届时,仙庭之主一败,被自己控制,那么仙庭势力,瞬间土崩瓦解!
龙真君知道佛祖的想法,但是无可奈何啊!
面对如来佛祖的攻伐镇压,他根本来不及去判定,镇压之力是真是假,只要感受到了性命危急,只得二话不说,催动干戚神斧对抗!
又一次。
龙真君将自己最后的力气,贯入了干戚神斧,破开了虚妄,将如来佛祖打退无尽远。
但是,他自身也已经力竭,莫说乘胜追击了,连动用烧火棍全部威能的力气也没有了!
干戚神斧,还是太烧蓝量了。
龙真君为今之计,好像直接鸣金收兵,继续带着科幻仙庭,陷入无止境的逃遁了。
可是这样的局势,好不容易营造起来,如今撤退,确实有伤仙庭气焰和教统。
咕噜咕噜!
龙真君取出几个葫芦,将兜率宫的丹药,不分种类,全数倒入自己嘴中。
只要不是毒丹,内蕴的药效,多少都能帮助自己拾回些力气。
但是,陷入死循环之后,即便找回些气力,能够多动用三五次干戚神斧,好像也完全扭转不了战局了。
龙真君浑身浴血,脚踏大地,四面八方,皆是至强大能的互相攻伐。
凭借干戚神斧,打退了佛祖无尽远的他,此刻似乎是整个战场上,唯一的闲人。
然而他的一举一动,尽皆收于所有人眼底。
佛母孔宣被鲲鹏镇压的筋折骨断,脱了好几层皮,可还是仰天戾鸣,大笑道:“哈哈哈~敖青败相已露,尔等再负隅顽抗,必将天地难容!”
鲲鹏眼神阴翳,幻化出真身额他,震飞围攻自己的两尊准圣,扶摇直上九万里!
径直来到了孔宣身前,鲲鹏之喙啄穿孔雀的咽喉,生生撕下一块血肉,吞入腹中,震天鸣叫道:
“敖青,若还能战,便打穿这三千佛国,若不能战,率我等暂避锋芒!你已经给了三界希望,无人会怪你!”
鲲鹏虽然是凶兽,但也不是傻子。
要不是敖青横空出世,他现在还被镇封在北冥冻土之下,永无出头之日呢。
早在上古洪荒,便经历了大是大非,万古沉浮的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挑拨而动摇。
败,不是没败过!
多宝如来。
昊天玉帝。
自己。
乃至是圣人,都败过!
敖青已经做的够好了,能够建立起科幻仙庭,当乃一代仙雄了。
如今之际,他们要是集体收缩战线,鸣金收兵,仍旧能够保全大半实力,继续成为仙佛的眼中之刺,并随时可能掀翻这天地。
这在仙庭很多人看来,已经是极好的局势了!
不可能一口吃成大胖子。
仙佛又不是软柿子,哪能你敖青短时间内组建起来的势力,就能够锤翻他们啊。
所以,仙庭群仙,几乎没有动摇的。
他们仍旧愿意凝聚在敖青左右,让仙佛此后,卧榻难酣,如鲠在喉!
龙真君屹立天地之间,浴血睥睨,气血之力轰隆作响,几乎能以气血之音,便震死不垢金仙!
但也仅仅只是这样了,这是消化了兜率宫的击打葫芦内的丹药,强提起来的气力。
有些黔驴技穷的龙真君,陷入了滞涩。
无尽远处,如来佛祖已经消弭了开天一击的锋芒,向着这里滚滚降临而来。
三界的目光,都在龙真君这里。
他会如何抉择?
死战方休,还是保全底蕴?
龙真君默然,脚踏大地的他,就欲一飞冲天,组织仙庭众开始撤退了。
他们的目的没有完全达到,但是他们已经证明,若没有圣人插手,仙庭完全能够与仙佛两方硬抗!
这勉强也够了。
圣人不可能次次都直接出手,此后佛祖和玉帝,都得直视他们,平等交流,共同推行三界新秩序!
可就在龙真君要冲天而起之时,他脚下的大地,微微的下陷。
龙真君滴落的血液,形成的血泊,被完全渗入大地。
冥冥之中,一个沉睡无数亿年,尚还浑浑噩噩的声音,传入了龙真君的耳中。
“亲和的血脉……
久违的血与汗……
无尽的黑暗,永恒的镇守……
我醒了,我是谁?
熟悉的你,又是谁?
我已经忘了曾经想要保护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我想问问,那些东西,他们还好吗?”
晦涩的低语,传入龙真君的耳中。
有些难明其意味,似乎这个神念,都还没有完全觉醒,只是一个不甚清晰的念头。
而这个念头中,却蕴含无尽的悲哀,以及……
茫然。
似乎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为何沉睡,又为何苏醒。
然而龙真君在一瞬愣神之后,却心潮澎湃起来。
他傲立大地,睥睨仙佛,仰天大笑,道:“敖青不死,仙庭不灭,事已至此,退无可退!敖青今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三界万物,宇宙洪荒,唯我至高!仙庭众听令,杀穿仙与佛,再建新秩序!”
激昂狂霸的说完,龙真君转头就度出神念,暗中向地下那个晦涩神念传音道:
“爷爷,我是您孙子啊!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