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3nd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txt-第786章 斷舍離讀書-n4jfs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一只硕大的纸鸾缓缓降落地面。
顾判从上面跳下,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中,发出咯吱咯吱的挤压声音。
红衣等人并没有跟在他的身边,而是寻了一处不近不远的隐蔽地点停留等候,若是到了需要动手的时候,便可以通过古宅直接降临到他的身边,不仅不会贻误战机,甚至能起到神兵天降的效果。
他来到一座数十米高的土坡顶部,朝着北沧城所在的方向看去。
透过风雪,已经可以清楚看到城墙大致的轮廓,就如同是一头死亡的巨兽,趴伏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活的气息。
顾判仔细观察着腐朽破败的北沧郡城,努力回想着当初自己过来此地探查时的所有经历,许久后才不得不有些无奈地承认,他确实忘记了很多东西。
比如那位缇骑千户的姓名,城外庄园到底在什么方位,等等等等。
虽然距离大千之门异闻事件才过去了并没有太长时间,但曾经在北沧郡城内经历过的事情,记忆已经变得模糊。
如果不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特意挑选了这里故地重游,他或许将会遗忘更多东西,甚至到最后都不会记得自己曾经来到过这里,并且在这里进入到了一扇四色混合的大门里面,度过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杀戮旅程。
思索回忆许久,他还是无法清晰记起当初在北沧郡城内发生的所有事情,便相当干脆地暂且将其丢到了一旁,然后趁着匡正乾还未出现的时间空当来梳理总结自身所修习的各门功法。
混沌归元、金刚密法、业火红莲、诛神碧火、乾坤借法,这是目前他投入精力最多,也是掌握最深的六门功法,构成了当前实力层次的六驾马车。
除此之外,还有得到了功法却一直都难以深入的五行生克,以及刚刚才开始入门的观神望气,若是将这两样都加上的话,他已经有了八驾马车,可以开一间小规模车马行的数量。
但是,顾判如今却有了断舍离的念头。
而且这并不是他一时兴起的想法,而是经过了最近越来越多的思考之后,所作出的慎重决定。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那么,到底谁能真正代表这一方天地乾坤?
如果真的是宇、宙设局,大战幽玄于虚空深处,三者洞天之境交织碰撞,最终相互融合化为此方天地……
如果业罗初圣真的是幽玄当初所落下的一粒棋子,那么他从无到有创立业罗秘境的目的又是什么,乾坤借法为什么又会被称之为不可修之恶法?
如果不是真正发现了什么,万载之前的业罗三圣为何要齐聚断界山,最终孤注一掷,要冒着身死道消、业罗破灭的危险去逆反天地?
以此类推的话,除了乾坤借法之外,同样是业罗秘传的业火红莲、金刚秘法、混沌归元、诛神碧火,乃至于重临所创的五行生克之法,是不是也和业罗初圣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不是也都可能会是不可修之恶法?
还有真灵献祭,虽然这只是从蜂后属下口中得到的消息,可靠可信程度并不能得到保证,但在如今的情势之下,还真就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切都必须要朝着最坏的结果去考虑打算。
顾判低低叹息一声,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碑影降临时的情景。
在碑影投下的白色光芒深处,丝丝缕缕的灰黑颜色自虚空中升起,而后迅速蔓延,将那个一袭白袍的业罗老者吞没,瞬间就从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变为了形容枯槁、状似厉鬼……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此乃吾业罗立派根基之一,但如今天地骤生大变,末法之劫降临,再言乾坤借法,借来的却是无法驱除的九幽之力,此乃销金蚀骨、吞灵噬魂之恶意,可悲可叹业罗万千弟子,大半将为九幽之食粮,一身苦修,一点真灵,终将为他人做嫁衣裳……”
“此法本当自此禁绝于业罗,禁绝于天地,但思及开创此法之先贤大能,吾可将其封镇于此碑之内,待到九幽绝于天地之后,留给有缘人观之……”
顾判并不知道那白袍老者的具体身份,但其说的这两段话却一直都被他牢记在心底,而且在近一段时间以来,越是品味,就越能从中琢磨出细思极恐的味道。
这也是他在红衣古宅内最后一次利用经验值提升所修功法之后,决定暂且放弃继续这条道路的根本原因。
尽管他的神魂真灵特殊,没有像其他生命那般天然就被打下了洞天印记,但他的肉身却是实打实的镇南府内一镖师,因此考虑到天地变故的原因,还是不得不防。
如果不管不顾,继续用三级打野刀疯狂刷怪,利用双值加成没有止境地提升实力,将来并不是没有可能出现这样一种情况……
那便是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吸纳的天地灵元越来越多,真灵神魂与这具肉身,与此方天地的牵绊将会越来越深,直至达到无法割舍的地步。
最后只能是被失控的八驾马车拖着向前一路狂奔,然后忽然便一脚踏空,摔落掉入到别人早早就挖好的无尽深渊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顾判此时的感觉很有些微妙和奇怪。
就像是他为了生存和发展,不得不加入到别人所制定的游戏规则之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游戏的继续,却一点点被游戏本身所渗透,被别人把握拿捏住了自己的命门。
而且是随着游戏玩得越深入,在游戏中的实力层次越高,掌握在别人手中的命门也就越多,自己也就变得越来越不是自己,真正成为了游戏中的一部分,或者是一颗棋子,任由那只看不见的棋手肆意摆弄而不自知。
忽然间,洋洋洒洒一直飘落的雪花出现了刹那的凝滞与停顿。
顾判眨眨眼睛,瞬间已经收敛了所有的思绪与杂念,转身看向了土坡下方的那片空地。
“吾本以为可以赶在顾先生前面来到此地,却没想到顾先生竟然早已经到了。”
随着一道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却仿佛又包含了所有情绪的声音响起,在那片空地上悄无声息现出了一道不住扭曲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