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plz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愛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讀書-k26ca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所有人都看向李世民。
此刻,这许多大臣所给与李世民的压力是不小的。
当然……
悠闲自在的长孙无忌此刻却是微微一笑。
作为吏部尚书,这不过是小手段罢了,他要放出风去整一整陈正泰,不知道多少人等着为他效劳呢。
什么叫皇亲国戚,这就是皇亲国戚,什么叫立唐功臣,这便是立唐功臣,什么是吏部尚书,这便是吏部尚书。
只是……狠狠地收拾了陈正泰一番之后。
长孙无忌当然也很清楚,单单靠这些弹劾,是不能让陛下彻底放弃陈正泰的。
长孙无忌现在还不想彻底地将陈正泰弄死。
他要的是陈正泰听话,服软,让陈正泰知道,在这长安城里,他们长孙家是不容置疑的存在。
毕竟……这陈正泰还是有用处的,这家伙是经营小能手,狠狠地踹几脚之后,到时候再给一个甜枣,这个家伙便能对他言听计从了。
论起这等手腕,长孙无忌是专业的。
此时……他觉得终于到他出马的时候了,咳嗽一声道:“陛下,这件事非同小可啊,只是……若只凭大臣们捕风捉影,怎么就能贸然定陈正泰的罪呢?”
“臣以为……这件事还是彻查为好,不如将此事发给刑部,让刑部查一查二皮沟,除此之外,再令御史台好好针对陈正泰偷偷售卖铁器,私通铁勒部,好好地彻查一番,如此……才可令服众。”
刑部和御史台里,多的是长孙无忌提拔起来的人。
多少人希望得到吏部尚书的赏识,从此平步青云呢。
所以只要长孙无忌出手,大家将陈家和二皮沟翻个底朝天,你想定什么罪,总能找到。
只要事情闹大,整个陈家和二皮沟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拿捏?
陈正泰可能不会受影响,可是他那些产业……就未必能全身而退了。
何况……他的那些亲族,难道每一个人都很干净?他身边的那些的人……难道所有人都是白纸一张?
长孙无忌没有急于定罪,其实也是摸透了李世民的心思,因为他很清楚,陛下对这个门生还是很看重的。
提出所谓的彻查,表面上是给陛下一个台阶下,毕竟……现在这么多人站出来,陛下若是一点回应都没有,这文武百官们可都会看在眼里的,陛下是在乎名声的人,不希望被人认为自己包庇陈正泰。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坡下驴,恩准这件事了。
李世民依旧还是犹豫,他目光落在了房玄龄身上:“房卿家如何看待?”
房玄龄心里苦笑,他一下子明白了陛下的意思,这个时候,陛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不答应也不成,此时故意问他的建议,其实是希望他能为陈正泰说几句好话。
房玄龄心里想,陈正泰这个狗东西害老夫回家挨了两顿打,现在伤还没好呢,老夫还为他说话?
可看着陛下朝自己看来,房玄龄却道:“这些事,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确实是危言耸听了,何况……就算所谓的私通铁勒,也很不妥,毕竟这铁勒部现下并非是我大唐的敌国。此事嘛……老夫看,还是从长再议吧。”
这就是最想听到的话,李世民随即高兴起来:“房卿家果然是老成谋国啊,不错,朕看再议吧。”
长孙无忌听到这里……有点懵了……这不对他的剧本啊,就这么想算了?
此前那御史刘峰却知道,自己已将陈正泰彻底的得罪了,这个时候再不加一把劲,最后在长孙相公面前没有立功,还平白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敌人,这时候怎么肯干休?
于是他把心一横,这个时候,他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边道:“陛下……陛下啊……此事事关重大啊,怎么可以从长计议呢?我大唐的百姓,好不容易可以休养生息,可陈正泰却以铁器而资贼,铁勒一旦壮大,则为我大唐腹心之患,陛下啊……陈正泰所为,实属罪恶滔天,若不严惩,如何以儆效尤!”
“陛下若是不肯彻查此事,臣……今日便跪死在太极门前……”
李世民听到这里,脸已拉了下来。
又有不少人附议道:“陛下何以为了袒护一个陈正泰,而使忠臣寒心?陛下啊……忠言逆耳啊……”
李世民显得有些恼怒了。
只是忠言逆耳四字,还是让他渐渐地冷静下来。
真的要查吗?
不说陈正泰是他的门生,这二皮沟里,更不知有多少是宫里的财产,一旦彻查,查出个好歹出来……
李世民看着一脸大义凛然的刘峰,此人若真跑去太极门跪拜,而且还真跪死在那里,只怕……这天下人会将他当做是隋炀帝那样的暴君吧。
他略知道刘峰这个人,此人的名望很不错,许多人都交口称赞,在士林中也有一些影响。
一方面是此人确实有一些才华,作的文章很好,另一方面……他是御史,御史毕竟是不干事的,不干事就不会出错。
而他的职责,就是不断地抨击一些朝中不好的现象,自然容易引起许多人的满堂喝彩,毕竟……要挑人错是最容易的。
朕今日若是让此人跪死在此,倒是成全了他这个大忠臣的美名了。
李世民就在踟蹰不决的时候,却是坐下,举起茶盏来喝,刚刚举起茶盏,却发现茶盏中的茶水已是冰凉了。
他本就心中有怒气,忍不住又想……这陈正泰为何非要危言耸听,总是说铁勒要大败?如若不然,想来也不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
作为皇帝,是不能痛骂自己臣子的,于是李世民便勃然大怒道:“张千,你便是这样办事的吗?”
说着……将手中的茶盏砰的一下摔在地上,怒斥道:“朕要你有何用?”
张千本是站在一旁,理论上来说,这样的小朝会本和他其实没有关系的,他就像一个安静而专心一志的观众般,一直喜滋滋地站在一旁看戏呢。
哪里想到……双方谁也没有定罪,最先倒霉的居然是自己。
一听皇帝这口气,是非常的不高兴,张千吓得脸色惨然,立即道:“陛下,奴万死,奴……奴这便奉新茶来。”
再不敢耽误,他打着哆嗦,连忙小跑着出了宣政殿,往隔壁小殿中的茶房去。
一出来,便见银台的人在此等候着了。
这银台的小宦官见了张千,忙上前,笑呵呵地道:“奴见过张力……”
张千依旧惊魂未定,又挨了骂,此时正心中火起,咱惹不起陛下,惹不起陈正泰,那殿中的人,一个都惹不起,咱还不能找小弱弱出出气吗?
于是毫不客气地扬手就给了这小宦官一个耳光。
这耳光快很准,这小宦官顿时被打得七荤八素,随即捂着自己的脸,委屈地道:“张力士……奴……奴做错了什么?”
想要挑错还不容易?人家御史说啥都能有理,咱好歹也是内常侍呢,张千就冷笑道:“好端端的,你不在银台,在此做什么?”
小宦官不停地抚着自己的脸,终于发现了张千一脸火气的样子,于是战战兢兢地道:“有夏州来的紧急军情,方才送来的,奴觉得事关重大,所以来奏,只是……只是……见陛下在此与相公们议论国家大事,奴便在此等。”
“夏州来的?”张千撇撇嘴,这个时候,夏州能有什么事?
他带着狐疑道:“取来给咱。”
小宦官于是将奏报奉至张千的手里,张千却不敢将这奏报启开,只是不客气地道:“滚吧。”
那银台的小宦官怕又一个不小心又要挨打,忙一溜烟的跑了。
夏州……
张千不停地嘀咕着,让人换了一盏新茶,便端着茶盏回到了宣政殿。
在宣政殿里,李世民故意一副勃然大怒的样子,众臣见他大怒,于是都不敢做声,这殿中于是鸦雀无声。
可也有人知道,陛下这是在借喝茶来拖延时间,权衡着所有的利弊呢。
这滚烫的茶水送了来,李世民摸了一下茶盏边缘就又怒道:“这茶水如此滚烫吗?”
张千:“……”
李世民恼怒地道“你这狗奴,越发不中用了。”
张千要哭出来了:“奴万死……奴……奴……噢,陛下……方才……银台送来了紧急的奏报,奴带来了。”
张千一面说,一面从怀里将奏报取了出来,他心里想,幸好将奏报带了来,如若不然,只怕今日没法儿金蝉脱壳了。
奏报送到李世民的面前,李世民看着奏报,皱着眉头喃喃道:“夏州何事?”
他嘀咕着,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奏报启开,于是……夏州刺史黄岩的亲笔奏报便展露在了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一面看,一面皱眉,而后……他突然在这安静的殿中道:“铁勒部……兴师十数万众……”
长孙无忌很想伸着脑袋去看看奏报里写着什么,他一听到铁勒部三个字,顿时就打起了精神:“是啊,陛下,铁勒部声势浩大,不得不防啊。”
…………
第三章,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