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jrs精品都市小说 《蓋世》-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展示-h552a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哈哈!”
白袍幽鬼,看到从“混浊魔胎”被扔出了的三位,禁不住怪笑起来。
经过诸多污秽流光异能侵蚀,白骨那具莹白明耀的骨身,如今看着锈迹斑斑,似被岁月时光无情地腐蚀了。
本就矮小的骨身,很多部位骨骸开裂,像是被丢在垃圾堆的一具枯骨。
再无神异可言。
罗玥炼化的绚烂花篮,也没有丁点霞光,精致华美的篮子,也看着破破烂烂。
她的魂灵,萎靡不振,缩在花篮一角,似处于迷惘不清醒的状态。
她和白骨,现在都在“混浊魔胎”内,受到非常严重的损伤。
魂魄的伤势,因为他们是鬼王,有独属于自己的阴间冥河,能较快的恢复。
譬如现在……
白骨和罗玥一出,他们对应的阴间冥河的河水,流淌的就湍急起来,即使相隔很远,他们依然能汲取那两条冥河的阴气。
白骨浑噩的眼眸,一点点亮起来,眼角溅射着剔除的流光。
罗玥虚无模糊的魂影,也在走出之后,迅速地变得精炼。
恐绝之地,浩荡阴气无处不在,鬼王的魂魄痊愈,只需要依仗阴气充盈灵魂,就能慢慢地得到恢复。
可白骨的躯身,罗玥炼化的那花篮,则难以通过阴气修缮。
白骨的莹白骨身,该是以外界的某些力量炼化而成,他必然是在某个奇异之地,聚涌炼化了那些森白火焰,才能让骨身强大。
他的骸骨之身想要恢复,将内部污秽杂质清除,必须要离开恐绝之地。
他强就强大在,白骨之身释放的森白火焰,能净化污秽魂灵,以圣洁无暇的力量和光芒,让恐绝之地的魂灵鬼物惊悸。
失去了那具白骨之身,他的战力大幅度减弱,加上魂魄也受伤严重,岂会是冥都对手?
一样的道理,罗玥的花篮,也是她精心炼化的神兵利刃,是她的强大魂器。
此花篮的炼制,当然也不是以恐绝之地阴气,她想让花篮重新聚涌七彩霞光,也需要走出恐绝之地,找霞光明耀的地方,收集炼化,拉入花篮。
虞渊猜测,罗玥的花篮,十有八九和临天峰的祖安相关。
他见过祖安在临天峰的阳神之身,霞光万丈,神采飞扬。
极有可能是,祖安欣赏罗玥,得知罗玥一直为了前世的他,找寻魂飞魄散的真相,才会关照罗玥,采集漫天霞光,助她炼化为这个花篮。
如今花篮受损严重,她想恢复,必须再见祖安才行。
“你们现在很弱啊。”曹嘉泽微笑道。
两大鬼王,此刻不仅魂魄虚弱,赖以强大的白骨之身和花篮,都破损严重,怎么看都不是冥都对手。
反倒是虞渊,只是望着虚弱,筋疲力尽。
实际上,他的确没有伤筋动骨,不论躯体还是魂魄,皆保存完整,未遭受伤创。
而且,没那些流光异能侵蚀,没各类繁杂思绪和邪念的渗透,他脑子一恢复清明,胸腔七个被“阴葵之精”打开的穴窍,立即大肆吞没附近的阴气,再将阴气纳入识海小天地。
极短时间内,他就又精神抖擞起来。
默不作声地,他从芥子手镯内取出几枚,能迅速裨益气血和灵力的丹丸,一口吞下后,急忙唤出那剑鞘,紧盯着冥都。
冥都却没看他,而是皱着眉头,凝望着白骨,沉声道:“幽陵,你可认输?”
白骨之身严重受创,魂魄也没恢复力量,这样的白骨,已经和他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我未曾料到,狂傲如你,居然选择和三大上宗合作。”白骨的碧绿眼睛,重新有了神采和焦距,“我依稀记得,你之所以落得今天这般田地,就是天源大陆的三大上宗,授意那位下的手。”
“白骨大人,这时候挑拨离间,没什么意义吧?”曹嘉泽微笑说。
“幽陵,你如何去说,我并不在意。”冥都轻哼一声,“你该知道,我当年踏入星河,所求的就是鬼神之道。那时,我求助于外。而现在,恐绝之地就有条件,助我进阶为鬼神,我绝不会错过此千载难逢的时机。”
给他这么一说,白骨沉默了。
虞渊这时候,悄然去沟通阴脉源头……
能够通过任何一条冥河,将意志传递的阴脉源头,忽然变得杳无声息。
底下,就有一条和冥都呼应的,河水流淌汹涌的阴间冥河,但虞渊试着沟通时,压根没觉察到阴脉源头的意志。
反而,感应出零星半点的,斩月大修遗落的剑意。
他顿时明白,“魂渡河”落入了那条阴间冥河,借阴间冥河的力量,给“魂渡河”增添了力量。
“化魂池!”
一看阴脉源头没动静,他心念一转,又试着沟通陨月禁地。
此时此刻,白骨和罗玥萎靡,正在借助阴气恢复魂魄力量,骨身和花篮都发挥不出作用。
他只能尽可能地,想办法捣鼓点事端出来,让冥都和曹嘉泽无暇应对。
相隔无垠空间,当他和陨月禁地联系时,居然还真的感知出化魂池的存在。
几大鬼王下意识看天。
曹嘉泽讶然,举头看向昏沉天幕,也道:“你小子确实厉害,在‘混浊魔胎’待了那么久,还能保持灵智清明,还能在出来的霎那,再次沟通陨月禁地。”惊奇归惊奇,他并没有畏惧,没采取行动。
嗤嗤!
昏沉的高空,有绯红剑芒,协同着墨色魂能,又似乎想要入侵这方天地。
恐绝之地的异变,让那些外界的魔宫、妖殿、赤魔宗的强者,天源大陆的诸多来客,也为之惊惧。
无数道目光,凝望着恐绝之地高空。白袍幽鬼骇然变色,猛地看向冥都。
“既然我恢复了鬼王之境,这片天,就不是你想开就开的了。”冥都语气淡漠地,伸手隔空一抓,将浸泡在阴间冥河的“魂渡河”,一下子拉扯出来。
这件可以代表恐绝之地的强大魂器,如一片灿然星河,落于冥都背后。
“魂渡河”内,如有千千万万的魂影蠕动着,排布为密集玄奥的阵列,镇压着恐绝之地的任何异常。
叮!
如有一根弦崩断,虞渊和陨月禁地的精神连系,顿时断开。
化魂池,再也感受不到他的存在痕迹。
昏沉天幕处,刚显露的绯红剑芒,跨界而来的墨色魂能,徘徊了数秒,似不知虞渊的方位,又悄然隐去。
“我成鬼王,它蓄满阴气,在恐绝之地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冥都咧开嘴,霸道地说道:“白骨,罗玥,你们若是肯乖乖效忠于我,我可以留你们两命。千劫,已经和我达成约定,我成了鬼神之后,她就宣誓效忠。你们两个,如果也和她一样识趣,我们力量合拢,恐绝之地将迎来前所未有的盛世!”
“待我成了鬼神,我们,将会趁此时机,在浩漭天地真正有一席之地!”
“三大上宗,魔宫和妖殿,在任何时刻都要征求我们的意见!”
冥都将他的抱负,毫不遮掩地道出。
他要再次一统恐绝之地,以鬼神的力量,向整个浩漭天地宣告他的存在!
让恐绝之地,成为能够和三大上宗,和魔宫、妖殿平起平坐的一股独立力量!
千万年以来,这片独特的天地,就是各方魂灵修行的乐土,地魔,外界的大妖魂魄,人族的阴神,都能来此肆意妄为。
恐绝之地虽然独立,没有真正被五大至高宗派收拢,可也是因为环境特殊。
那是因为,人族和妖族的大修,只能以阴神过来,不然将会战力锐减。
可在外面那些至高宗派眼中,恐绝之地的鬼物,就是一个只敢缩在家里,缩在壳子不出的乌龟。
出来了,失去了优势,恐绝之地的鬼物只能沦为羔羊。
冥都,从诞生起,就发下宏图大愿,立誓要改变这一切!
如今,终于有了这么一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