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ldf小說 一劍傾國 ptt-29、美好總是如此,一開始就在閃耀鑒賞-9q5o8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姬纸鸢的内心渐渐柔软下来,“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燕离被巨大的幸福感砸了个猝不及防,整个人都像飘在云端,需要极大的意志来控制情绪,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态,尽管哽咽声已把他出卖。过了许久,他才稍微地平复了情绪,“你明明在我眼前被双九给……可是,怎么会没事了?你这么多年去了哪里?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推开姬纸鸢,轻轻地从她脸上揭下一层面具,露出了魂牵梦萦的真容,在无数个梦回的午夜里,这张脸反复出现,从未有哪一刻遗忘。“你还在为神州的事恨我吗?”
姬纸鸢凝视着燕离,轻轻地摇了摇螓,然后绕到他的背后,给他的伤口敷药,最后抓着他的双肩,轻轻地把额头贴在他的温暖的背脊上,感受着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从未有过的滚烫心情,“这些年,不,很多年,我独自在时光里流浪,备受孤独,每当最难熬的时刻,就会想到你,想到你不在我身边,我就开始恨你!可当我再见到你,就只剩下庆幸,庆幸能重新站在这里,我爱阎浮世界,但是更爱你。”
燕离再次转身,眼中有光,美好总是如此,一开始就在闪耀。他犹如捧着绝世珍宝,把美人按入胸怀里,像要让这个世界的风雨都绕过她。他们紧紧地相拥,像要相互融入对方的灵魂里,明灭不定的烛光下,影子合二为一,连不识风情的喧嚣的风,也找不到半点缝隙。
“很抱歉打断二位叙旧,噢,瞧这位姑娘,真是不可思议……”梁上一人如蜘蛛一样倒挂下来,抱着膀子微笑着看二人,“身受双九而不死,恐怕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长州王又创造了一项奇迹。不过,二位的脖子上便是在下的杰作,在下今日似乎能大获丰收,在名望上亦将前无古人。”
“不想死就快点滚!”燕离斜睨过去,毫不掩饰被打断重逢的暴躁。
“燕十方,你有修为在身,我花非花还忌惮你两分。”花非花阴森森地笑起来,“如今你失去修为,我杀你如屠狗,还敢在我面前放肆叫嚣,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可还记得当年在华阳城外?我本可轻松收伏绿林众,将江北两路纳入朝廷掌控之中,我亦可借此从中筹谋,出任江北总督,你仗着剑神之威横插一脚,坏我大事,此仇从未曾忘,今朝正是雪恨之时,且看你还有甚么手段!”话音方落,独属于神境的气息顿时统治水榭,他的身影骤然化为残影,几乎不用转一个念头的功夫,已来到燕离的左前方,运气抬掌拍向燕离的胸口。
燕离将姬纸鸢挡在身后,伸手取一滴水珠,水珠虽无真元加持,却可吸收水气以变幻形状。他抬剑一挡,恰挡住花非花一掌,后者有些惊讶,没想到燕离失去神识,还能挡得这样精准。
“没用的!”他狞笑一声,掌心正要运劲,突觉轻微破空声,原来是姬纸鸢趁隙发起了进攻,用的是薄如蝉翼的伞刃,这要是被洞穿,一样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他无奈后退开去,身形重又隐入空气之中。
“方才黑暗时刻,我感应到有神境的气息,应该就是他。”姬纸鸢轻声地说,“他的神境只让他拥有速度,只要封住要害,很容易破解。”
“我当年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何况现在。你躲我身后,看我怎么收拾他。”燕离已是剑道大宗师,凭肉身之力就能跟恶狱的怪物斗智斗勇,如今慢慢适应过来,找回了一点在恶狱的感觉,于是在他的眼中,花非花非反而成了猎物。
花非花听得火冒三丈,更让他怒火攻心的是,姬纸鸢居然真的听话地收了伞刃,一副我相信你能对付他一样。
“好,今日我便送你两个一起上路,到星海里做一对鬼鸳鸯!”
他的速度骤然提到极限,连残影都失去,但是每消失前都会出现一次,由于速度实在太快,就如同拥有了分身术一样,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他的身影
“你便试试找到我本体,若找不到,你就等死吧!”
数不清的幻影都发出了声音,听来就好像许多声音汇聚在一起,配合着数目庞大的真元,犹如隆隆的滚雷,在水榭里显得分外的刺耳。
燕离忽然抬起左手一挡,一只脚兀然出现,“砰”一声,他的上半身在沛然巨力下猛然侧弯,肋骨猝然之下无法完全受力,发出“咔咔”的脆响,这一下就不知断了几根。
花非花一击得手,正要出声嘲讽,却见燕离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忍受着巨大痛苦重新站直,他怒火攀升,换了一个角度,仍是用脚,但此次用上了绝技,想着若对方再敢用手来挡,必然叫他粉身碎骨。
燕离居然真的再次抬起左手,同样的动作,让花非花更用上了全力。他本来已气昏了脑壳,只是凭借本能,敏锐发现前者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于是察觉到不妙,在仓促间收招,绝技反噬的作用力令他在半空飞速盘旋,他努力地远离燕离,并看到对方左手后面藏着的剑锋,不禁暗道好险,这一脚若是踢出去,恐怕会被直接斩断。
趁这个机会,燕离抢两步冲上去,速度虽慢,却非常精准,剑尖直取花非花的咽喉。花非花挠破头皮也想不通,对方已失去了修为,怎么还能跟自己斗得旗鼓相当。他最终把这一切归咎于真名,只觉上天是如此的不公,把一等真名给了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让他得以取得巨大成就。
这世上大部分人都看不到巨大成就背后的艰辛与努力,一个灵魂不可能突然完善,其间经历的曲折,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说时迟那时快,花非花也并不真是废柴,在生死危机的关头,他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从“荷包扣”完善以来,他的神捕之名才实至名归,他很自信,这天下绝没有人被“荷包扣”锁住脉门后还能挣脱。
花非花是如此的自信,以至于根本不看燕离的神色如何,他甚至不想再跟对方说一句废话,真元涌动着,化作恐怖的劲力,顺着对方的脉门直逼心脏。对付一个失去修为的敌人,居然要使出“荷包扣”,以劲力摧毁对方心脏的方式来取得胜利,这让他有一种作弊的感觉,他发誓绝不会讲给第二人听。然而他意想中燕离痛苦倒下的情景并没有发生,脑海中骤然划过一道亮光。
剑池!
花非花心中狂跳,反应过来自己疏漏了什么。对方是被封住了修为,但其躯体是修过“万剑归宗”的,灌顶之后,已开辟了剑池,可以吸收外力。这些劲力注入,岂非帮助对方蓄力?
深黑色的剑光乍起即逝,比昙花还要短暂。
花非花的额头逐渐显出一道血线,他死死盯住燕离,“你……赢了,但是……你也会……死……”尸体轰然倒下去。
姬纸鸢走上来,扫了一眼花非花的尸体,道:“前两招很冒险,他若能冷静下来,你的计划就不奏效。”
“男人这个时候只需要女人的夸奖。”燕离笑道。
“有问题请教呢?”姬纸鸢也笑道。
“请。”燕离道。
“你怎么知道他会在那个时候用‘荷包扣’,你又怎么知道他用完了‘荷包扣’,会以摧毁你的心脏来结束?”
“第一,他不用就会死;第二,他不用就会死。”
“有什么区别?”
“第一,他缺少勇气,不敢冒险用别的手段,担心我的剑会更快;第二,他缺少理智,把果断用在了错的地方。生死对决中,哪容得这许多的错误,他接连犯了两次,这样结果一点也不奇怪。跟修为无关,他缺少生死搏杀必备的要素,再重来几次,我都能将他斩于剑下。”
“精彩。不过二位,现在可不是探讨的时候。”
墨竹雅间轰然垮塌,联军五个首领,加上唯二活下来的冷情两姐妹,向二人汇合过来。张逸枫看姬纸鸢的眼神有些古怪,但没有说什么,只向她点了点头,“现在形势很糟糕,离恨天有许多弟子都被收买,我想下山的路一定被截断了,必须要马上通知我们的人。”
“纸鸢……姐姐……”姬玄云看到姬纸鸢的脸,叫了一声,终究今非昔比,不是当年的小霸王了,按捺住了许多情绪,接张逸枫的话头道,“趁敌方高手未到,我们直接杀下山去,跟手下汇合就好了,这破圈慢慢再想办法解决!”
“已经晚了。”连海青衫抬头轻叹着说。
话音方落,水榭穹顶无声无息湮灭,那数目庞大到无以复加的雨点,刹那间化作一重又一重的山,轰然将整个听雨观砸成了齑粉。气劲摧山灭林,在高处向四面扩散,形成了大范围的尘雾,远远地看,像是一朵在暴雨中盛开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