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ptt-第一五六九章 補刀!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ptt-第一五六九章 補刀!閲讀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随着冷磊将小冰一刀放倒,阿浪等人也一拥而上,粗暴的将小冰按在了地上,让他难以动弹分毫。
“怎么回事!这人是干什么的?”冷磊抽出自己的腰带,将小冰的双手反绑在身后,同时又把小冰的腰带抽出来,将他的双腿捆上,这才对着阿浪问了一句。
“啊,这个……”阿浪听完冷磊的解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因为按照余家邦的意思,王新卉这件事是需要对外做到绝对保密的。
“踏踏!”
这时候,余家邦也关上书房的门,走到了客厅当中,发现冷磊在场,略一挑眉:“你怎么来了?”
“手包落下了!回来取一下!余哥,这是怎么回事?”冷磊看了一眼裤腿上崩着血点子,而且脸色明显有些不对的余家邦,此刻也是一脸好奇:“这个人,是奔着袭击你来的?”
“这事一会再说!你们先带他去处理一下外伤!”余家邦看了一眼那个倒在地上被刺伤的保安,对另外三人挥了挥手,犹豫了一下,转身向书房走去:“小磊,你跟我过来!”
“哎!”冷磊见状,跟在余家邦身后进了书房,刚一进屋,就看见了倒在血泊当中,而且面部变形的的王新卉,整个人不禁怔住:“余哥,这……”
“你混了这么多年,见到这种场景,还害怕啊?”余家邦调整了一下情绪,面无表情的向着冷磊问道。
“不是害怕,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你居然也会遇见这种事!”冷磊很快释然。
横刀万里行 周郎
“人是阿浪失手打死的!不过他是在为我办事!”余家邦一句话把王新卉的死推了出去,绕过地上的尸体,坐在椅子上看向了冷磊:“这个女人,曾经是我的小三之一,她手里有一份东西,对于我而言很重要,而她今天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藉此威胁我,刚刚被你抓住的那个人,就是她的同伙之一!”
“原来如此!我还纳闷这些人为什么会来袭击你!原来是过来讲条件的!”冷磊点点头,再度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王新卉,挑眉道:“余哥,这件事,我能替你做一些什么呢?”
“王新卉跟了我六七年,我对于她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个女人有野心,但也知进退,所以今天的事情,不像是她能做出来的!所以她身后绝对有人指使!”余家邦顿了一下:“你始终跟我说,你缺个机会,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帮我把东西找回来,我给你指条明路!”
“余哥放心!这件事,我肯定竭尽全力!”冷磊听见余家邦的话,登时眼前一亮。
“这件事,只能私下去办,不可以让任何人听到风声,包括徐合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余家邦声音不大的向着冷磊问道。
“我最近只是在给自己办事,跟任何人都没有瓜葛,更没跟你过多接触,所以余哥你的话,我没听懂!”冷磊看着余家邦,笑呵呵的开口。
花为爱绽放
“你是个聪明人!”余家邦见冷磊准备自己把事扛下来,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具体的事,阿浪会跟你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嘞!我送你!”冷磊闻言,起身跟余家邦一同出门。
一分钟后,余家邦独自驾驶路虎车离去,冷磊也吩咐贾路叫人过来,同时跟贾路一同进门,用染血的地毯准备将王新卉卷起来。
“咳……咳咳!”
就在两人准备动手的时候,王新卉却忽然咳嗽了一声,从昏厥状态中迷迷瞪瞪的醒来,之前余家邦那一击,其实并不足以造成王新卉死亡,只是让她进入了昏厥状态,而余家邦身份显赫,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打过架,自然也不懂得去确认王新卉真的死了。
“小磊,这……”贾路看见王新卉忽然醒了,登时怔住。
“别说话!”此刻书房的门紧闭着,阿浪也正在大厅看押小冰,冷磊犹豫了一下,直接拽过地毯的一角,捂住了王新卉的嘴。
“唔——”
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王新卉无比虚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小磊!你这是要干什么?!”贾路看见冷磊的动作,脸上的表情一变。
“咱们能接触上余家邦的机会不多!帮他处理死人!可比处理活人绑的紧多了!即便咱们补一刀,人也是死在余家邦手里的!懂么!”冷磊跟贾路对视着,手上逐渐加大了力气。
“呼呼!”
贾路看见冷磊的目光,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甚至没敢低头,直接用地毯蒙住了王新卉的脸。
两分钟后,冷磊和贾路抬着卷起来的地毯放进了迈腾后备箱内,随后重新回到了房间里,走到了小冰面前。
“你今天既然敢来这个地方,说明你很清楚余公子的身份,对吧?”冷磊蹲在小冰身边,目光阴森的问道。
“大哥!我知道错了!你放我走吧!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行吗?”小冰之前亲眼看见了王新卉的尸体,而且腿上也被冷磊扎了一刀,尤其是刚刚看见被抬出去的一卷地毯,也猜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超出了小冰的认知,也让他明白,自己真的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嘘!”
冷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将手指伸到了小冰面前:“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一次说真话的机会!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说话,我就不折腾你!我问你,你们手里的东西,在哪呢?”
腹黑老公狠狠爱 西瓜公子
“大哥!这事我真的不知情!我是被王新卉雇来给她开车的!都是她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知情!真的!”小冰看着冷磊,苦苦哀求了一句,但却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按照他现在的想法,只想装傻充愣的把事情混过去,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如果说的太多,他真担心自己就走不成了。
“行!机会没了!”冷磊见小冰仍在狡辩,伸手捏开他的脸蛋子,直接按着他的头,让他咬在了实木茶几的棱角处。
“大……大哥,我真的啥也不知道!你饶了我吧!”小冰打颤的牙齿不断的碰撞着茶几的台面,大声求饶。
“说了给你一次机会!你怎么还不珍惜呢!”冷磊使了个眼神,让贾路按住小冰的后背,然后拿起一个沙发的抱枕垫在他的后脖颈位置,另外一只手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奋力砸了下去。
“嘭!”
一声闷响,小冰的脑袋猛地往前弹了一下,随后便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叫声。
随着贾路松手,小冰满嘴是血,牙齿掉了五六颗,其中两颗门牙已经镶在了木头桌面上。
“啊!啊!!!”
小冰满嘴冒血,痛苦的坐在地上开始打滚,牙齿被生生折断的痛感直冲头顶,让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以上,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仿佛脑袋被人给拧下去了一样。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跟我说实话,究竟是谁指使你跟王新卉来的,或者东西在什么地方!只要你能答上来一条,我就可以放过你!否则的话,你今天要遭的罪,只会越来越多!”冷磊看着痛苦无比的小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而一边的阿浪看见这一幕,已经吓懵了,虽然他之前也动手打了小冰,但这么祸害人的手段,他是绝对想不出来,更不敢做的。
“大哥,我真不知道,我……”小冰疼的眼泪横流,嘴里咕噜噜的冒血,吐字不清的还在坚持。
“给你机会,你是真不中用啊!”冷磊听见这个回答,俯身将手里的烟头在小冰脖子上按灭,伴随着一声惨叫,在牙签盒里抽出一根牙签,一脚将小冰踹翻,抓住了他的手。
“大哥!大哥!我知道!我说!!”小冰是一个跟在楚恩光身边的赌徒,以前在赌场出千被抓,也被掀过指甲,知道那种感觉有多么痛苦,最主要的是他也看出来了,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牲口,如果自己一直硬扛着,整不好就得被他生生的折磨死在这个别墅里,所以小冰现在已经彻底被折腾拉稀了,甚至于有一种想法,哪怕让冷磊直接把他杀了,也不想再遭这种罪了。
“懂得及时止损!你倒是还没傻到家!”冷磊听见小冰的喊声,扔掉了手里的牙签:“说说吧,怎么回事?”
“大哥!我就是个跑腿的!今天这件事,是楚恩光策划的!他是王新卉现在的男朋友!楚恩光是蓝道的人,前一阵子去澳M,输了五六千万,直接把自己输死秧子了!不仅把自己的钱输了,而且把王新卉的房产、车子也都给输没了!两个人走投无路,这才把主意打到了余家邦身上!”小冰说了几句话,感觉牙龈疼的厉害,缓了半天才继续开口道:“当初王新卉跟楚恩光说,他手里有一份对于余家邦而言,很重要的东西,可以用这个东西作为威胁,让余家邦给她拿一部分钱青春损失费!也就是上次要走的一千万!但楚恩光直接把这钱给输了个干净,而且还欠了一屁股高利,之前他背着王新卉留下了备份!这就有了今天的事!”
“也就是说,楚恩光拿这东西,完全就是为了要钱,而不是针对余哥的,对吧?”阿浪听完小冰的解释,发现这件事的因果关系很简单,并非是有人准备针对余家,这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