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9vl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元宵兵變展示-4me4v

Home / 軍事小說 / b49vl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元宵兵變展示-4me4v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晚,8时。
尚明荣在自己的团部摆了一桌,宴请他的那些心腹们。
何家振携款私逃的消息,他也知道了。
尚明荣一肚子的气。
这个王八蛋,抓到了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等过完了这个元宵再说吧。
豪门夺爱之偷心游戏 兰齐儿
正在那里吃得热热闹闹,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叫声:
“团长,团长,出事了,出事了!”
就看到娄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
尚明荣心里一惊。
“兵变、兵变!”
娄真一开口,所有人“哗”的一声全都站了起来。
夢境直播系統
“别急,慢慢说。”尚明荣赶紧问道。
娄真喘息着:“费强带着第一营,兵变了,眼看着就要到常熟了,团长,快做准备吧。”
“他妈的,我就知道他靠不住!”
尚明荣脸色铁青:“庞忠!”
“到!”
“带着你的二营,立刻给我死守常熟!只要他们敢冲击阵地,格杀勿论!”
“是!”
“向苏州发报,请求增援,请求增援!”
尚明荣不断的下达着命令。
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啃蘿蔔的兔子
可他也知道,费强选择在这个时候兵变,是做了精心准备的。
日本人不太可能会在夜间增援。
不过他倒也不是太担心,要守到天亮也不是什么难事。
……
“营长,对面架起机枪了!”
底下的人一听这话,有些混乱。
消息泄露了?常熟已经有准备了?
“不管他们,冲过去!”
费强大声下令:“我们是来讨饷的,他们不敢开枪!”
有营长的这句话,手下胆子顿时大了:
快穿之炮灰逆襲計劃 斬千次
“冲,冲,冲进常熟,讨饷去!”
……
常熟,外线阵地。
“连长,他们冲过来了!”
“打电话向营长请示。”
“连长,营长说了,冲击阵地,格杀勿论!”
“对空开枪,发出警告!”
连长究竟还是想着,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自相残杀,警告一下,让他们知难而退也就算了。
常熟,他们进不去的!
……
枪声,骤然间刺破了夜空。
本来正气势汹汹前进的队伍,一下子乱了起来。
“开枪啦!开枪啦!”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叫了起来:“杀人啦,尚明荣下令镇压啦!”
前面的部队倒还好,可是后面的部队却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
“咱们的十几个弟兄被打死啦!”
这个消息迅速在队伍里传开。
尚明荣下令武力弹压,要全歼一营,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弟兄被打死了,双方已经开始交火。
一传十、十传百,这个消息立刻成了真的。
一营大乱。
“弟兄们!”费强杀气腾腾:“尚明荣不把我们当人,何家振是他指使的,军饷都在他的手里,他是要把咱们一营往死路上逼!咱们一营大部分的底子当初都是国军的,日本人从来就没信任过咱们,弟兄们,他们要咱们死,咱们反啦!”
“反啦,反啦!”
十几个声音开始附和。
“反啦,反啦!”
冰山王子的專屬愛情
群集性效应再次体现。
到底有没有杀人?没人在乎。
鉆石暖婚:迷糊嬌妻寵上天 顏北煙
怎么闹饷成了真正的兵变了?也没人去在乎。
只知道大家都在叫着“反啦”,那就真的反了吧!
民国29年2月22日,伪和平军第一团第一营,在军统特工的策划下,集体哗变。
此即为“元宵兵变”!
……
战斗,在晚8时35分正式打响。
轻重机枪、步枪的弹雨,划过长空,在夜晚的天空构筑起了一道道的流星。
一营的知道自己现在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左右是个死,一个个都豁出了命来干。
9时30分,周围忽然开始出现身份不明武装。
但费强通知各连排长,这是来增援的。
增援的?
怎么看着像是游击队的啊?
这次兵变,是事先策划好的吧?
有的人开始回过味来。
可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没什么用了。
而在常熟阵地上,火力同样凶猛。
和平军在所有的伪军中,装备好,战斗力较强,一时之间,双方打得热热闹闹,难分胜负。
10点,一营的两门迫击炮都调了上来,开始轰击常熟阵地。
常熟方面,同样不甘示弱,也用迫击炮进行对轰。
重生之命當爭 半畝南山
壹世輕狂,醫妃狠絕色 逗喵草
双方,逐渐开始形成了胶着状态。
……
苏州方面的日军,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常熟兵变的消息。
日军指挥官森木一郎试探的派出了增援。
但一出苏州城,立刻遭到了打击。
夜晚,不明对方到底来了多少武装的日军,担心遭到伏击,迅速又退回进了苏州。
森木一郎给常熟方面下了命令:
死守,坚持到天亮!
以常熟的力量,这个命令不难完成。
这点森木一郎还是非常确信的。
……
战斗打得如火如荼。
都有伤亡,但并不严重。
二营一连,负责的是城外。
二营二连,则负责城内防御。
二连的官兵一个个都在议论纷纷。
一营之所以哗变,根本就是在那闹饷。
黑鴉 寒英
是啊,自己这不也没拿到军饷吗?听说都被何家振卷款私逃了。
大家伙都是扛枪吃饭的,今天不知道明天脑袋还在不在,容易吗?
今天是一营闹饷,明天没准就轮到自己闹饷了。
哎,怎么好啊。
“谁!”
——————
“长官,别开枪,我们没带武器,来见你们连长的。”
……
二连长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普普通通的,后面还跟着四个人,抬着两口箱子。
“你们,做什么的?”
“长官,我姓麻,麻成。”
麻成看了一眼连长,又看了看周围的士兵:“弟兄们,我是费强费营长的表弟,一营没有兵变,只是来要他们该得的军饷。这不过分吧?可是尚明荣居然开枪弹压!弟兄们,今天杀的是一营的兄弟,明天,尚明荣就会把枪口对准你们!”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
“闭嘴,给我抓起来!”二连长厉声说道。
“连长,他说的有道理啊。”一排长嘟囔着:“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呢?”
“连长,营长来电话,一连顶不住了,让咱们迅速增援!”
二连长还没说话,就听麻成猛的抬高了声音:
“自家人不打自家人,当兵打仗,没钱打什么仗?来人,开箱!”
箱子被打开了。
顿时,一阵惊呼四起。
满满的一箱子大洋!
麻成从箱子里抓起了一把大洋:
“弟兄们,拿钱啦,咱不打自己人啊!”
说完,他把大洋朝着空中用力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