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6n4優秀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一十七章 當不得真看書-rsk6v

Home / 言情小說 / le6n4優秀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一十七章 當不得真看書-rsk6v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可谁知,下一秒。
墨君羽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手撑着桌面,一手勾起凰久儿尖细的下巴,俯身压了上去。
随着他的动作一缕青丝,从背后悄然滑到胸前,又层层叠叠的落于桌面。
凰久儿刚吃完桂花馅的糕点,还带着桂花的清香。扬着雪白的天鹅颈,长睫微阖,睫毛微微抖动。
墨君羽有些贪婪的攫取着她的香甜,待到外面传来清风的声音,才松口。
刚被滋润过,小嘴红润的如娇艳的玫瑰,更加的诱人。墨君羽不舍的用指腹在那软糯上流连。
英雄联盟之王者无双 梦回炎黄
又想起第一次,小女人吻他的情景,似乎跟现在有些相似,只不过这次换他主动了。
而且当时她还说了什么,那自己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也说点什么。
如此想着,薄唇一动,话已出口,“好甜,我喜欢。”
秀色田园之贵女当嫁
魂帝大陸 月下陸皇
凰久儿感觉小脸倏地热到耳后根,唇上温热的指腹让她心尖一颤,羞红着脸拍掉那只不安分的大手,“有人来找你了。”
末曙
詭夫大人太兇狠
墨君羽眸光幽幽的扫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管他们做什么?”
档腹黑娘亲带球跑 桐歌
这几个碍事的家伙真是会挑时候,不好好办事跑到这来做什么?
凰久儿看着他坐下来继续查着账本,也没理外面的几人,忍不住提醒,“他们说不定找你有重要的事。你不打算让他们进来?”
墨君羽:“不急。”
被扰了兴致,他不爽,现在不想看到他们。
门外的几人久久没得到回应,站在门外面面相觑。
清风几人这几日有了经验,隐约猜到楼主跟久儿姑娘或许正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紧要关头千万不能去打扰。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外,沒有再去敲门。
诛仙 萧鼎
墨林有点急,他可是有事情要跟公子禀报。
墨封也很急,他想快点搞清楚公子喜欢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于是,墨林催促站在最前面的清风,“清风,你再敲一下门,公子刚刚是不是没听到?”
清风赶紧摇头,“不行,我们再等等。”
男人被打扰,后果很可怕。
墨封皱眉,“公子有可能查账太入神了,一时没听到,你再敲响一点。”
清风惊讶的转头,看着墨封,赞许道:“墨管事,你说对了,公子的确太入神了。”
不过不是查账太入神,而是……不可说。
最后,清风还是摇了摇头,“我们还是再等等,等公子办完事自然会让我们进去。”
墨封没好气的瞪着清风,“你不敢敲我来敲!”
公子有那么多账本要查,等他办完事,天都黑了。
墨林也是有点小情绪的撇着嘴,“就是,你们这几个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胆子怎么比老鼠还小。”
嘿!清风几人被气急了,抿着嘴也不劝他们了,主动让出地方后,就端端正正的站在一旁,冷眼瞧着两人在作死的边缘疯狂摩擦。
墨封清了清嗓子,抬手敲了三下,“咚咚咚”,接着小心翼翼的喊到,“公子。”
没反应,又敲了三下,喊了一声。
墨林也跟着喊了一声,“公子,我回来了。”
第四皇传奇 美与日月
可是他这不喊还好,一喊嘛…
墨君羽听到墨林的声音,就想起久儿跟他说的那句“想他了”,心里就像喝下了整缸醋,闷闷的,酸酸的,难受的要命。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樓聽風雲
久儿是他的,怎么可以说想别人。她都还没有说过想他,居然就说了想墨林那小子。
真是恨不得让他立马原地消失滚蛋!
“平凡”的海賊生活
墨林的声音就像一个宣泄口,墨君羽毫不客气的朝那里发泄自己的醋火。
他冷冷的轻呵一声,慢悠悠的将眼神朝门口睨去,眸光蓦地犀利如炬,仿佛要透过那紧闭的门,将外面的那个人射穿。
凉薄的两片唇瓣一张,低沉的嗓音铿锵有力,一字一珠冷凝如冰霜,“你回来了,是不是还需要公子我为你接风洗尘啊?”
墨林毕竟是从小跟着墨君羽的,对他也是非常了解。墨君羽说这话的语气是喜是怒,他自然是听的出来的。
心中微微一惊,底气也减了几分,“不,不用了公子。我回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公子。”
墨君羽:“有什么事,可以书信告诉我,不用回来。”
墨林:“…”书信?写信哪有他亲自跑一趟来的快。更何况自己那字也拿不出手啊。
墨林欲哭无泪,刚想要在墨君羽面前哭诉一下他这两日如何如何的辛苦,以此博取墨君羽的同情。
可是,墨君羽显然没给他这个机会,再次冷厉的说道,“现在立刻马上去写,写完了立刻马上滚回去。”
墨林腿一软,扶住门框,凄凄惨惨的挣扎,“公子…”
他都已经回来了,何必多此一举再去写信啊。还有公子你是有多不想见到他啊,居然连用了两次“立刻马上”。
最苦憋的是,他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公子。
清风四人看着墨林这样子好不凄惨,可是他们不想同情他,谁让他把他们的话当耳旁风,还说他们胆小如鼠。
嘿嘿,在楼主面前谁的胆子能大起来。这不,现成的反面教材就摆在眼前,该怂的时候就得怂,不该怂的时候,还得怂。
墨封站在门口一双脚像被定住了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连林护卫都这样了,那他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趁公子还没注意他,先溜了?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拘这点小节。
墨封缓缓的抬起脚,准备溜之大吉。
可是…
清风伸手拦住他,戏谑的道,“墨管事,你跑什么,不是有话要跟主子讲。”
墨林一听,瞬间来了精神。不能只自己一个人凄惨,这种独一份的好事,怎么也得分一半出去。
他拉住墨封,“对啊,墨管事,有什么话快点跟公子说。”
墨封直摇头,“我其实也没什么话要跟公子说的。”
南风插话道,“墨管事,刚刚在楼下你可是说的义愤填膺,怎么现在就怂了。”
墨封装傻:“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
明风打趣道,“墨管事,你不是说做下人的要时刻提醒主子克己省身?”
墨封立马变脸一本正经的说:“笑话,公子一直严于律已,初心不改,哪里需要人提醒。”
清风不怀好意的笑到:“墨管事,你还说让我们提醒主子不要被人迷惑,特别是里面那位。”
墨封横眉冷竖:“胡说!公子一向慧眼识人,他看上的人,谁敢质疑!”
墨林冷哼:“你还说让公子不要出来招摇。”
墨封脚下一软,绷不住了。“我那些话都是瞎说的,当不得真,你们可千万别让公子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