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n3a超棒的言情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txt-第165章 支支是心肝寶貝分享-toful

Home / 現言小說 / hbn3a超棒的言情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txt-第165章 支支是心肝寶貝分享-toful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清清楚楚的看见上边写着自己名字,而房子的地址正是他们现在住的这栋。
“怎么回事?”她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拿着房产证仔仔细细的看。
“现在是你的了。”支临冥笑着说。
他早就看出来了,因为那栋别墅不能住人,蓝阳阳还挺难过的,所以抽了个时间,把现在这栋别墅转到了她的名下。
“支支,你太好了!”蓝阳阳激动的抱住他,亲亲他的左脸,又亲亲他的有脸,“爱你!”
喪屍來襲,老婆是個什麽鬼 公子浮香
支临冥的唇角上扬,“口头表达爱意,未免也太没有诚意了。”
“那你说要怎样?”
木叶之懒遁
蓝阳阳又天真了,她万万没想到支临冥索取的爱,是让她到天亮再睡觉。
无奈隐婚:小叔叔请自重
又是中午起的床,她下楼之后没看到六婶和小萍,还有点奇怪。
“支支,六婶呢?”她问正在单人沙发上看财报的支临冥。
“打发走了。”
“啊?”蓝阳阳震惊,六婶那么奇葩的人,就被打发走了?不会是被扫地出门了吧?
支临冥沉声说:“我把你那栋别墅的钥匙给了她,高兴的不行,立刻就拿上行李走了。”
素手遮天
“我去!这样会不会太损了点?”
支临冥摇头,冷冷的说:“冤魂就需要六婶那样的人来镇压。”
“哈哈哈哈哈!”蓝阳阳没忍住,大声笑了出来。
两人靠在一起,说了会儿闲话,蓝阳阳的工作群里有了条新消息。
设计师王:蓝小姐,这一块空出来贴寻人启事怎么样?位置很好,但凡进店的人都能看见。
蓝阳阳:好,就这么办。
她抬头看了眼支临冥,“支支,你有外婆的照片吗?”
“没有,怎么了?”
“嘻嘻,我本来想等新店开业了,给你一个惊喜的,不过我现在就藏不住了,我特别想告诉你。”蓝阳阳说着,爬到了他大腿上,靠在他的臂弯里,“我准备在咖啡店里张贴寻人启事,帮你寻找外婆。不仅如此,宋瓷男装旗下的服装店,也要贴上,我一定要帮你找到外婆。”
她兴致勃勃的说着,说完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支临冥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感动,温柔的暖意充斥着他的心头。
其实,找一个人对他来说并不难,兰项集团如今在全球的地位无人能挡,亦有着自己的情报网,可却始终找不到外婆。
陌靈輕語 木葉青
虽然蓝阳阳所做的事情,或许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但她却是拼尽全力,一心一意的想要帮他。
除了感动,支临冥说不出太多的情绪。
他紧紧地抱住了蓝阳阳,柔声说:“谢谢你,真的,特别谢谢你。”
“哎呀,不用这么客气的,都是自己人。”蓝阳阳抬头,正好撞上他的唇。
“这可是你自己主动的。”支临冥勾唇,露出邪魅的笑容,将她抱起来,又去了卧室。
蓝阳阳以前很喜欢在床上待着,哪怕一整天不离床都行,可现在……她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宋瓷男装经过了一年多的发展,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小公司了,尤其是楚溪来了之后,再加上有应殊然投资的钱,现在公司的规模扩大了有十倍不止。
又是周一开例会,原来有楚溪在,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旁听就好。
可现在楚溪不在了,她就像失去了左膀右臂,哪哪都不得劲。
例会结束之后,秘书又拿了一摞文件给她。
“蓝总,这些都是需要您签字的。”
蓝阳阳翻开看了一下,里边有很多专业的词汇,甚至还有英文,她压根就不懂。
“这什么意思啊?”她指着文件上的一个英文词汇问道,“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什么意思啊?”
“蓝总,要不您还是自己百度吧。”秘书一脸为难,“我那儿还有事情呢。”
永生天帝 非白
秘书说完就溜了,蓝阳阳没办法,只好求助百度,但是她发现,百度上的东西也并不是那么通俗易懂,干脆打了电话给支临冥。
“支支,你现在忙吗?”
“不忙,怎么了?”
位面之穿梭系統 智者如風01
“哦,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你能不能来我公司一趟啊?”
“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蓝阳阳不好意思的笑笑,“对啊,楚溪不在了,我有好多地方都不懂,没办法,只能向你求助了。支支,你最好了,来帮帮我吧~”
听见她撒娇的声音,支临冥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温柔的说道:“我帮你把楚溪找回来了,马上就能到。不过,你要是需要我,我现在也可以立刻赶过去。”
“真的吗?”蓝阳阳不敢相信,“你真的把楚溪找回来了啊?我的天呐,支支你也太棒了,我爱你!爱死你了!”
她激动的不行,对着手机“啵”了好几声,“支支,你简直就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太爱你了!”
支临冥轻笑出声,“是吗?那晚上回来,得好好表达你的爱意。”
蓝阳阳的脸颊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急忙说:“好了好了,不说了,楚溪到了。”
她挂掉电话,抬头就看见楚溪在办公室门口,倚着门框,双手环胸。
她穿着火红的连衣裙,裙子的长度只到大腿,勾勒出她性感的身材,脚上踩着一双同色系的细高跟,头发剪短了一点,但依旧很性感,举手投足间尽是性感。
“聊什么呢?脸都红了。”楚溪露出一抹坏笑,“不会是聊什么羞羞的话题了吧?”
“瞎说什么啊,臭渣女!”蓝阳阳有些怒意,气她突然就走了,不仅撂下了公司,还撂下了弟弟。
楚溪走到她面前,捏着她气鼓鼓的腮帮,“好了大团子,不气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蓝阳阳轻哼一声,“说,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去偷男人了,偷了哪个野男人,我要打断他的狗腿!”
“大团子,你这么说我就很伤心了,我是这种人吗?”楚溪叹气,一脸受伤的模样。
下一秒,她云淡风轻的说:“我不过是去A市做了个宫外孕手术而已。”
“啥?”蓝阳阳又被惊到了,“宫……宫外孕?”
她突然不知所措起来,低声问:“是弟弟的吗?”
“当然了。”楚溪点头,一脸的坦然,“我这个人呢,还是很专一的,在腻了弟弟之前,不会有其他人的。”